对话余承东:华为手机能不能超苹果赢三星,就看 2017 年了

2017-01-07 10:44 稿源:PingWest品玩  0条评论

当地时间 1 月 5 日,拉斯维加斯 CES 电子展,华为高级副总裁、消费者 BG CEO 余承东带来了新的武器——华为 Mate 9: 装配着自主研发的海思麒麟 960、第二代徕卡双摄像头以及号称 18 个月不卡顿的系统,并且还宣布与 Google、亚马逊在虚拟现实(VR)和人工智能领域达成深度合作,其中内置亚马逊 Echo 同款 Alexa 语音控制助手的 Mate 9 版本将会在第一季度上市。

此时已是华为 Mate 9 的第三次大规模发布活动。前两次分别是在慕尼黑和北京,上市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Mate 9 销量已经超过 220 万台。这也是华为首次在美国销售自有品牌的手机产品,售价 599.99 美元,1 月 6 日起即可在百思买、亚马逊、新蛋商城和 BH 购买。

在 CES 主论坛演讲结束之后,余承东接受了包括 PingWest 品玩在内的多家媒体的采访。和以往一样,他说话也太直接了。

言论一:“钱都被渠道商赚走了,还有渠道商用从华为赚来的利润补贴其他厂商”

几乎与华为 Mate 9 亮相拉斯维加斯同期,华为消费者业务公布了 2016 全年业绩预期,预计实现销售收入 1780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42%;智能手机发货量达 1.39 亿台,同比增长 29%,年初定下的目标是 1.4 亿台,余承东把它归结为产能原因;并且在 11 月份,也就是华为 Mate 9 中国上市第一个月的统计中,华为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超过 20%。

可以说 2016 年是华为手机业务斩获颇丰。然而过去一年华为手机的盈利并没有增加,甚至利润率还下降了,看似热闹的智能手机市场中 91% 的利润被苹果赚去了。余承东甚至还因此遭到了任正非的批评,他表示 2017 年将在渠道和营销上做调整,控制成本:“产能的问题任总是能理解的,如果非要说批评了什么,那就是批评我们盈利能力还是不足,利润增长太慢,太多利润都被渠道商赚走了,我们成了为渠道商打工的了。这是任总比较不满意的。”

渠道之利成就了 2016 年的 OPPO、vivo 和华为,而得线上渠道之利的小米也在前几年间一路猛进。对华为来讲,渠道同样至关重要。在未来,他的布局依旧是华为主品牌线下为主,线上为辅,荣耀则是以线上为主。

DSC07915

言论二:“美国市场一定要拿下,但老换人影响太大,团队得稳定下来”

华为还晒出了海外成绩单,这部分是此前它不太媒体过多关注的。GfK 数据显示,目前华为在全球有 33 个国家市场份额超过 15%,另有 18 个国家市场份超过 20%,其中接近半数为欧洲国家。

余承东在接受 PingWest 品玩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全球市场只要是份额占低于 15% 的,都是不盈利的,必须在前期有一个比较长的投入期。目前,华为在欧洲、中东和拉美少数地区是盈利的,其他海外市场都还处于亏损状态,“也是需要控制节奏的。”

2016 年 8 月份数据显示,华为手机已进入全球 170 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而这其中,美国市场是华为垂涎已久的,也是余承东决心一定要拿下的。

虽然此前华为尝试在美国销售过荣耀手机,这次的 CES 上,它也发布了一款针对该市场的中端新品荣耀 6X。但美国是全球第一大高端手机市场,也是任何一个想成为全球智能手机王者的品牌所绕不开的战场。早在 2015 年底,余承东就喊出了要在两年内超越苹果的口号。而这里是苹果的大本营,其市场占有率超过 30%。

华为 Mate 9 在美国的销售平台主要是百思买、亚马逊等社会渠道,至少在上市初期如此。而美国还是一个严重依赖运营商的市场。余承东对记者表示,社会渠道的销售量也就几十万台,而高端手机美国一年销售 6000 万台,也是全球最大的高端手机市场。

“过去几年美国市场的人一年换一个人,现在要保持队伍稳定。人员换的太频繁,经验不能积累。持续的干持续的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换人对我们的影响其实很大。”

因此,余承东想借鉴以往的成功经验去打开美国市场:“我们想要美国消费者先了解华为,逐步了解华为,然后再一点点和美国运营商谈。而华为海外战略中最为成功的欧洲市场也是先从社会渠道开始,再逐步进入运营商渠道。”

言论三:“我们的研发投入几乎等于中国所有其他手机厂商研发投入的总和,我们在虚拟现实的投入也比其它中国公司多得多,只是你们看不见”

余承东经常用来吊打对手的一个数据是华为的研发投入。他给出的数据华为在研发方面累计投资达到 380 亿美元,仅 2016 年全球研发投入就到达了 90~92 亿美元。其中 30 亿美元是用于终端研发的。

“我们是一家长跑型公司,我们也没有赚快钱,给未来赚钱,我们比思科、苹果的投入都要高,我们没有这么多利润的情况下,研发还投入接近 100 亿美元。所以这里说,华为是中国科技企业里面真的是投资未来的长跑型选手。”

近年来,华为已陆续在美、法、英、德、日、印度等众多海国家或地区建立了专门的研发机构,此外华为和曼彻斯特大学、剑桥大学都有合作,建立了华为研发研究实验室。

而对技术研发的大力投入也在逐渐带来回报,比如 Mate 9 的杀手锏之一海思麒麟 960,荣耀 Magic 高达 40W 的快充和石墨烯基锂电池。“我们投入这么多资本在技术研发,投入到低端市场里面我活不下来。如果只做低端机,没有那么多利润我们去做研发,高端的利润才可以保证我们有更好的研发,更高端的机器。”余承东这么解释解释华为坚持做高端手机的原因,而且这部分的研发投入他并不打算缩减。

关于研发上的投入,华为在 VR 细分领域的同行也深有同感。一周前品玩对话暴风科技 CES 冯鑫时,后者表示华为是大公司中少数几个下战略决心研发的。目前华为在北京设立了一个 500 余人的团队专门做 VR,而且人员一直在增加。

余承东告诉 PingWest 品玩,与 Google 合作是为了贴合海外用户需求,不会放弃自主研发 VR,而且华为在 VR 上的投入主要集中在芯片、算法、平台等核心领域,“我们在 VR 的投入比其他中国公司多得多,只是你们看不见。

华为 Mate 9

华为 Mate 9

言论四:“我不担心OPPO和vivo,几年前小米也不可一世的,现在到哪儿去了”

手机是一个很热闹的市场,免不了要提及竞争对手。

“我不担心 OPPO 和 vivo。几年前小米也不可一世的,今天到哪里去了。目前手机市场是洗牌期,我们本身也要保证盈利。年年亏损的先死。现在的 OPPO 和 vivo 也不代表将来,看将来,看谁能继续往前跑。今年OPPO 的销量快到 9000 万,我觉得没关系,我看的是长远。有些公司膨胀很快,死的也很快。友商增长得好我恭喜他们。但我想未来是一场长跑。”

照例,余承东也道出了华为终端接下来的目标预期,“2018 年我们销量有望超越苹果,市场份额做到全球第二。两年后超越现在的苹果份额。”

余承东认为 2017 年依旧是决胜之年。“2014-2015 年,我说这两年是华为终端一举定生死之年,我们成功的活下来了;2016-2017 年则是华为终端崛起之年。所以 2017 年是最最关键的一年,闯入前二抢夺第一,就看这一年,成了,那我们会继续遥遥领先成为世界王者;不成,就只能在第三名晃悠,最后尔尔。今年,是我们奠定全球大格局最为关键的一年。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