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仍狂谁家子?一个中年创业大叔访谈录

2016-02-01 14:29 稿源:中国站长站  1条评论

北京最冷的一天,又见到了老胡,在万圣书园旁边的咖啡馆。老胡是我大学同学,我们上学时很聊得来。

从去年7月份加入一个创业项目后,第一次见他。他低着头走了进来,还沉浸在某种思考的氛围里。他看上去很疲倦,但眼睛又看上去过分精神。

坐下寒暄几句,我问他最近项目进展如何,他只是淡淡说了句还行,就不再多谈。

“你看上去很疲倦,最好休息一下。”我试着活络下气氛。

他摇了摇头,好像要把什么不好的念头甩出了的样子,“一会还得去趟办公室,兄弟们还在鏖战上线。”

“你都快奔四十的人了,有车有房,生活体面,何必这么拼呢?你怎么拼得过哪些刚出校门的小伙子啊。”

“人皆有不甘之心。”老胡突然提高了嗓门,好像刚才的话刺中了什么。“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会选择这条路。”

“你不甘心什么?”我插了一句。

“我想主宰自己的命运,不想做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任人摆布。”他缓慢又坚定地说了句话。

老胡其人——内心狂野,腼腆孤傲

我知道老胡是个骄傲上进的人,自视甚高,出人头地的执念融入了他的血脉。老胡经过高考独木桥走出来的,知道机会来之不易。

他来自江西一个偏僻的农村,瘦瘦小小的,脑袋也不大,但给人的感觉是五官都挺大,尤其是脑门。

刚来到北京上大学那会,老胡喜欢独来独往,不太爱说话,有时候还语不惊人死不休,有点高深莫测的狂人感觉。图书馆是他去的最多的地方,跟老师、同学、老乡来往都不多。

后来有次我跟他分在一组做一个课外作业,几次接触之后,发现他简直就是个矛盾体,脸皮薄,心肠好,能为别人着想,从不强人所难,渴望跟别人交流。但同时内心狂野,考虑问题爱走极端,但我却从来未见其跟人论辩过什么。如果我是这种人,我非得人格分裂不可。

他有轻度的社交恐惧症,不善表达自己的感受。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第一次的破冰交谈让他很焦虑,他说:“如果你不想被别人拒绝,那你就先拒绝别人。”那一刻,我发现他内心很脆弱,自卑。

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一次系主任跟大家闲聊人生,不知怎么就说到默默坐在角落里的老胡。系主任说了句:“胡同学的性子,应该在呆在高校的围墙内,做做学问,要不我都担心他在社会上怎么生存。”

老胡当时笑着说了句:“怎么突然说到我了,还是多谈谈别人吧。”不再多言。

我知道,以他的性子,系主任的这句话一定会被他记住很多年。但他骄傲的性格,当时都不想多分辨半句。

他不是那种疏阔男儿。他读了很多书,就格局而言,不够洒脱。心底里,我对他还是有些担心的。

老胡大学毕业之后去读研究生,之后就去了一家国字号的事业单位,从办公室职员开始步入社会。由于做事努力认真,不久就开始得到重用,还评上了先进,2年后成为一个小团队的头目。也许是由于他对于人情世故的不敏感,他竟然安然无恙度过了几次最激烈的办公室政治。我们都为他的发展感到高兴。后来他跟着老领导出来二次创业,经过多年的打拼,他坐上了高级总监的位置,有望跻身公司高管层。

苦逼不浪漫——放下名利,专注当下

去年7月份,他突然跟我说要去一个内部创业项目。他说人生上半场基本就这样了,谈不上成功,也谈不上失败。希望在下半场有个好的开局,在一个全新的领域从头来过。

老胡当时兴致很高,充满了乐观的浪漫主义。我劝他不要放弃来之不易的职位。他倒跟我说如何在迷茫时代做个明白人:放下名利,专注当下。他比喻说,创业就要沉到一线去,这就像海豚一样,潜得越深,冲出水面就越高。

这次见面之后,我们有过几次零星的网上交流,他的项目进展顺利、弯路、焦虑,都会跟我提及,最近他老说自己失眠。我从一个外人的角度,看出他的项目应该进展不顺利。

我知道他过得很苦逼!

怎么办?——事在人为,皆有命数

“老胡你的项目进展不顺吧?我从你的状态就能感觉出来。”我说。

“自从我进了这个创业项目,本来不多的头发又少了好多,睡眠少了一半,大多数的时间是在煎熬。但比起我获得经验教训而言,这些都不算什么,就当在人世修行吧。唯一感到有愧于心的,就是没有时间照顾好家人。”老胡说完喝了口水,镜片之后的眼睛波澜不惊,好像他说的是别人一样。

“万一你的项目失败了怎么办?”我又问道。

“99%的创业项目都是炮灰,但不是还有1%的机会成功么?我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把1%的机会变成100%的现实。”

“说实话,我不看好你这个叫微什么的建站项目的。”

老胡补充到:“微企点。”

“对,微企点,我不是搞IT的,也知道建站这个行业太古老了,竞争红海,而是红得发紫了,你能玩出花来?你们还免费给人用,以后怎么盈利?”

老胡苦笑了一下:“我不跟你讲这些技术上的事情,不过我也承认,我这个项目不那么性感,但并非没有机会。我只是先前对行业生态了解的不够,估计过于乐观,革命晚成功半年又有何妨,我打算打持久战。”

“你打持久战,你的投资人有这个耐心吗?”

“事在人为,皆有命数。”老胡说完对我笑了一下,露出他标志性的大板牙。

我要证明给谁看吗?——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你这样折腾是在证明给什么人看吗?”我旁敲侧击问他。我想知道经过这十多年,当年系主任那句点评是否还在发挥效力。

“你是说当年系主任那句评语吧。”老胡果然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刚毕业的那会,确实有点这个意思。我经历过内心的冲突,自己都不接受自己。”

“现在呢?”我追问一句。

“现在早就不在乎了,这是我的人生,跟他人无关,我又不是为别人而活。”老胡淡淡笑了。“我要说我听从内心的召唤,你肯定说我矫情,但事实就是这样。王阳明辞世前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说的多好。”

“你还是个装逼狂,你怎么不写本狂人创业日记?”我指着他说。

“我们这行都不说自己狂,有个更文艺的说法,叫心如猛虎,细嗅蔷薇。”老胡身子前倾,眼睛含笑。

老胡很有文采,上大学时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激流在静水深处》,对天才们那种持久专注投入大加赞赏,激励他自己下笨功夫,改变自我,改变世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修身以待天下。

真是一个狂人!他始终是这样的一个人,年近四十仍未变。

钱钟书说,一个人二十不狂没志气,三十犹狂是无识妄人。四十仍狂的老胡又该作何解?

————————————————

创业方向:移动建站/H5自助平台

官方网站:http://www.weiqidian.com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