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拓传媒秦致:海归里的异类

2012-01-16 16:01 稿源:TechWeb  0条评论

“TechWeb我的2011”系列之盛拓传媒秦致 (TechWeb配图)

秦致是海归里的异类。他从中国到美国,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爱荷华大学、哈佛大学等名校,供职于IBM、加拿大北方电讯、麦肯锡等著名跨国公司。

按这种IT互联网圈内海归精英的回国路子,早期有丁健、田朔宁,中期有李彦宏、张朝阳,而和秦致差不多同期回国(2005年前后)的还有庄辰超、杨浩勇,他们登岸后无一例外都选择了自己创业,最不济的也会选择到驻华跨国公司里发展,逐渐担任大中华区高管。

而秦致却和他们迥异,回国后一头扎到“草根”蔡文胜创办的265导航网站里任首席运营官。一年半后,秦致又跳到另一“草根”李想创办的汽车之家任总裁。

此后,澳洲电讯为主的资本介入,将汽车之家、车168(现改为二手车之家)、泡泡网、IT168四家专业垂直网站整合组成盛拓传媒集团,秦致于2009年8月担任盛拓传媒CEO,全面执掌上述四家网站。至今,汽车之家已是全球最大的汽车网站。

那么秦致算是创业者还是职业经理人?秦致作了一个比喻,我不是职业经理人,我也不是亲妈,但我是奶妈。

【TechWeb报道】在2011年,我曾讲过一个大马哈鱼的故事。大马哈鱼是在海里生活,产卵的时候,需要由海进入江河,逆流而上,涉途几千里,洄游到淡水河出生地。旅途中艰难重重,需要跳过石头,翻上小瀑布,还会遇到天敌捕捉,游不到就可能死了。

具体有三种情形对应人生的三个道理:一是在河床上,有些大马哈鱼在上面,有些大马哈鱼在下面,不同的位置看起来好像有生存概率的差别,但说白了都是大马哈鱼,没区别。其对应的人生道理是:一个人在工作中,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智商和能力没有本质的区别,不同的只是境界和经验而已,就像爬到五楼看世界和在一楼看世界是不同的。

二是大马哈鱼跃石头,翻过小瀑布,是很费力气的。其对应的人生道理是:人要上一个新台阶,获得更高的位置,是要付出比平时多几倍的努力的。

三是有些聪明的大马哈鱼会沿着河边游,避开河中间的激流或者礁石。其对应的人生道理是,在前进的过程中,从较低水平到更高水平也要注意方式和方法,有些捷径是可以走的,用最少的努力达成最好的目标。

这三个道理也是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体会。

年轻时候也挺迷茫

我是1990年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我在里面念了5年(那时是5年制本科),考试还可以,书念得真一般。

1995年毕业后,我选择了去外企工作,没有像我的很多同学一样去国外。那时的想法很简单,去外企挣一份好工资,舒舒服服地生活。我就去了休斯网络公司,是做“甚小口径终端”的。做了一段时间,我就跳槽到了IBM中国。

大概到了1997年底,我陷入了彷徨。因为工作了两年多,该学的都学到了,外企也就那么回事。然后我的大学同学跟我讲,那就跟我们一样考托福、GRE吧。然后就跟他们一起考,成绩很不错。之后就像我的同学们一样,浩浩荡荡去了美国。

我们那个时候出去必须读PhD(Doctor of Philosophy-博士学位),这样才能拿全奖。因为有清华大学毕业和IBM中国工作的背景,我就拿了全奖。到了爱荷华大学之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把RA(助研)转TA(助教),这样就可以通过教书来糊口,最低成本把学业完成。我跟我的导师说,我的家庭收入挺困难的,想读完硕士就毕业了,导师当然很失望。

我说这些主要是想说,一直到那时,我对人生还是很迷茫的,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

后来硕士毕业以后,我在北电(加拿大北方电讯)做工程师,那段时间给我一个启发,学校和工作是不一样的。我后来在工作中唯一的词就是“付出”,在美国的环境里,我做的还不错。但很快,我又陷入了迷茫,因为在美国做工程师不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情,所以我还得改变我的人生,就像大马哈鱼再跃上一个小瀑布一样。

然后我又去考GMAT(经企管理研究生入学考试),我又考了一个高分,就进了哈佛大学。在哈佛的环境里,我的人生才真正有了很大的改变。那时候我快三十岁了,我第一次思考别人的三十多年都是怎么过的,我自己这辈子想要做什么,想得到什么,为此我要付出什么?从那以后,我的人生目标才是清晰的,包括我在麦肯锡、回国做互联网。

2005年6月,史蒂夫·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学生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的时候,也是我从哈佛大学MBA毕业的时候。那年冬天,从康州的斯坦福到纽约的火车上,当我读到乔布斯“Stay Hungry,Stay Foolish”、“Follow your heart”这些话语时,我热泪盈眶。也因为这个,我回到了中国,开始创业,直到今天。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