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IP恩仇录

2019-11-20 09:26 稿源:吴怼怼公众号  0条评论

但显然令人没有预料到的是,不但投诉不成立,还促使晋江的抄袭处理制度来了一次更新。

当月,晋江修改了抄袭处理制度,称「抄袭的本质是掩盖原作者、据为己有,致敬、戏仿、反讽都在一定程度上使用原著,但不是据为己有;法律保护的是表达而不是思想,是具体的文字描述,而不是梗。」

自此,融梗一词诞生。随着电影《少年的你》口碑的水涨船高,关于「融梗与抄袭」的争议越来越大,面临不断升温的舆论,玖月晞做出了回复。

2019 年, 11 月 4 日,下午 3 点 28 分,玖月晞发布微博,微博中写道:我不认同网友所说的「融梗」指责,我的作品中或许有共通的思考,但没有任何抄袭融梗。

截至目前,这条微博点赞 49 万,评论5. 7 万,转发3. 3 万,随手点开转评,清一色是网友对「共通」一词的震惊。

但纵使舆论场上围观的众人惊掉了下巴,但仍然对现实影响寥寥。

在无数场没有尽头的网络抄袭争议中,事件的发酵与静默一时盛极,一时又被遗忘,围观者的态度能左右舆论,但无法一锤定音地决定事件走向,这些争议最终不过是一场归不了档的网络审判。

恩怨江湖

一本头部IP,从连载、出版,到卖出有声书版权、漫画版权、电视剧版权,再到电影版权,甚至是游戏版权,牵涉者甚多。

资方在购买版权的过程中做不做背调?互联网时代,关键词检索再方便不过,为什么还选择争议作品?

对观众来说,这是一个选择题,但对版权方而言,这实际上是一道论述题。

网文生产的大环境如此,「抄袭」边界模糊,大多作品都脱胎于流水线式的文学网站,一部作品可能涉及抄袭、融梗、撞梗、借鉴等多种说法。

买版权的人不可能毫不知情,但肯定心怀侥幸,比起「抄袭、撞梗」争议带来的伤害,显然是作品的流量诱惑更大。

最近几年,几乎年年都有争议IP摇身一变登台亮相,网友的指控只要没有官方一锤定音就意味着作品还有无限生存空间。

但随着版权意识的不断普及,争议作品被捧得有多高,就会摔得有多惨。

那些原本冲着小说名气买版权的资方,最终也将被版权所拖累。这一出大戏,看起来,是网友干着急,但原作者与版权购买方不可能毫无龃龉。不过是一张大布铺下去,先遮羞为算,若是实在遮不住,便将始作俑者推出去,两手一翻,再称「毫不知情」。

不过话说回来,面对那些涉嫌抄袭的IP、出版方、片方,没有谁更无辜的说法。既然IP共享,那么自然也荣辱与共,一起分了蛋糕就不要喊委屈。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有些人不明白这个道理,直到自己倒霉。

榕树中空

消费文学的模式化创作,讲究批量生产,什么题材热,什么风格好,作者们便一窝蜂涌上去。

网文的连载模式使得作者与读者成为创作共同体,作者每一章更新都有即时反馈,这就使得创作者为了数据好看,不停迎合读者口味,久而久之,作品陷入快餐式写作窠臼。

女频文的腰部作者,一般来说,日更两到三章,总字数在五千至八千。头部作者的喘息空间要更大一些,保持日更,一章在四千字左右,至于基层写手,没有过万的手速是难以让作品「被看到的」。

而男频普遍则更粗放,时速2000— 3000 字左右是常态,日更八千更是普遍。

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被扒抄袭的女频文始终多过男频文,是男频文少抄袭吗?

其实,男频小说看似抄袭少的背后依然离不开类型化写作的锅。不是抄袭少,而是动辄千章不封顶,读者看文大多粗粗略过,并且在巨量文本下,看到后面忘记前面,就连情节的相似也是粗放地相似,所以,不是没抄袭,不过是受众群体懒得扒。

在《少年的你》融梗争议正热的时候,「和菜头」曾发布微博,称「起点男频只要拍电影拍剧,男作家都相互祝贺,相互宣传,群里发红包,线下开洋酒,换了晋江什么女作家,只要是拍了电影拍了剧,永远万年不变的戏码就是抓抄袭、抓融梗,随时随地调色盘。」]

字里行间,怨气冲天,不知情者还以为他是为玖月晞鸣不平。果然有好事者网友扒出了些许蛛丝马迹,在 2017 年的时候,由和菜头任剧本统筹的《热血长安》第四集剧本被网友扒出涉嫌抄袭大风刮过所著《鬼笔筒》。

当年 3 月 10 号,和菜头发布道歉微博,并在那时写到:作为一名写作者。我一贯支持版权,反对抄袭,因此,发生这件事可以说是一个讽刺。

时隔两年,显然今昔对比更具讽刺意味。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储慧娟,曾写过一本书,《说书人与梦工厂》。在书中,她称网文写作的某种群体特征仿佛机器的「嵌入式编程」,作者们经历着资本力量的固化与异化,就像「码字民工」一样开足马力,拼命赶稿。

而文学网站们,通过技术手段,为作品排名,更新速度、字数成为攀升的先决条件,小而精的作品得养肥了看,推荐位留给能大批量更新的作者,这本质上是通过不断改进的大规模生产方式,来左右人们能看什么内容。

但实质上读者的兴趣并非是真实的兴趣,在框定排名下顶到受众视野中的作品往往以技术而不是以内容为导向。

既然是技术导向,那么繁荣背后必然藏着来自文化环境的各种暗示,可以来自其他读者,来自喜欢的网文作者,或者来自资本有意导向的消费趋向,

最终,技术导向牵手文化暗示,共同致使「榕树中空」。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