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独角兽的梦里醒醒吧,能全身而退的创业者,也算是幸运儿

闪电,创业,挫折 困难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姚赟,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1 月 3 日,被贴上“老赖”标签数小时后,罗永浩以“自白”的形式回应了这一事件。

自白中,他有些悲壮的说:“我会继续努力,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

罗在自白中描述,很容易引起创业者的共鸣:“我的创业过程算是相当完整了”,“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

2019 年 10 月,仍在美国的贾跃亭提交了个人破产重组申请,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将同时设立,待偿债务仍有 36 亿美元。

2019 年 9 月 19 日,因为拖欠 5167 万广告费,广西金嗓子公司的创始人江佩珍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

2019 年 7 月 31 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

2018 年 12 月 4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主体)作出了“限制消费令”,戴威也在限制之列。

2018 年 1 月 25 日, 80 后创业明星茅侃侃,不堪重负自杀,在寒冷冬夜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提到创业,很多人会想到IPO的巅峰时刻、论坛的鲜花与掌声,但很多人都选择性遗忘了,这条路还布满了失信、入狱、精神疾病,甚至自杀等风险。

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关于创业曾经有一个比喻:创业就是一面嚼着碎玻璃一面凝视深渊。在习惯以成败论英雄的中国创投圈,失败变得更加沉重。即使没有取得财富与荣誉,创业者最终能做到全身而退也算是幸运儿。

“被采访的创业者基本都出事了”

9 月 24 日,江苏省丹阳市法院判决,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10 日内,向原告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支付货款3705991. 6 元。由于锤子科技未履行判决,罗永浩被限制“高消费”。

11 月 3 日,这份由丹阳市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在网络广泛传播。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罗永浩被限制消费,这也意味着他今后不能乘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孩子不能上私立学校。

当天晚间,罗永浩通过微博回应称,公司最难的时候,欠下 6 个多亿,现在的情况是还了三个亿,还剩下三个多亿;自己会继续努力,在未来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哪怕以“卖艺”的方式,但不会放弃锤子科技。

这一回应迅速得到了不少锤粉和创业者的力挺。

一向喜欢蹭热点的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直接微博喊话:“波场愿意先出一百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 老师担任我们的创业精神代言人,如果效果拔群,后续愿意持续追加一千万投入,助罗老师早日还清债务!”

100 万人民币一年,不知道对老罗来说算不算是个侮辱性的报价。

2019 年 1 月 11 日,《燃点》上映,这部电影似乎成了诅咒。

15 日,在快如科技 2019 发布会现场,罗永浩插播了纪录片电影《燃点》的硬广。罗自嘲被采访的创业者基本都出事了,“好像有三个已经出了很严重的问题了,其中也包括我。

这部带着‘诅咒’的电影,真实记录了罗永浩、戴威、张颖、papi酱、傅盛等 14 位创业者的创业历程。

罗永浩还调侃道:“其实挺不愿意推这个片子的,但是我觉得这片子很神奇,怎么能采访谁谁出事呢?”

压力最大的应该算是戴威。

2018 年 12 月 4 日,ofo创始人戴威已经接到过法院的限制消费令:不能坐飞机和高铁,不能旅游、度假和住星级酒店,也不能在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消费。

当月 19 日,戴威在一封内部全员信中承认,公司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无数次地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想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跪着活下去”;他还进入过区块链求生,但币圈也没能救他。

2019 年 6 月,一份来自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因买卖合同纠纷向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2. 5 亿标的。法院认定,ofo已“无财产”,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一家公司的倒掉,会引发供应链上的一系列危机。罗永浩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申请执行人为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锤子科技拖欠了该公司 370 余万元充电器货款。运气欠佳的是,辰阳电子生产充电器、移动电源等,也曾是乐视供应商,被欠款 4050 万元。 

被“诅咒”的创业者们

硅谷资深创业者本·霍洛维茨曾用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创业史:“在担任CEO的 8 年多时间里,只有 3 天是顺境,剩下的 8 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10 月 30 日,《蔚来李斌, 2019 年最惨的人》; 11 月 1 日,《李斌成 2019 年最惨?暴风冯鑫都没机会反驳!》; 11 月 4 日,《罗永浩, 2019 最惨的人》。

公开报道中 “ 2019 年最惨的人”这朵大红花,一周之内从李斌传到了冯鑫,再到了罗永浩手上。

如果一定要比惨,冯鑫确实更“惨”一些。

2019 年 7 月 28 日,暴风集团披露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9 月 17 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披露了暴风集团的有关违规事实、当事人申辩情况、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情况以及纪律处分决定。

《公告》显示,深交所对于暴风集团作出两项处分决定。一是对暴风集团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二是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冯鑫,时任董事兼董事会秘书毕士钧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10 月 30 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董事会已收到副总经理、首席财务官及证券事务代表的辞职报告。这表示, 2017 年暴风高管掀起离职潮至今,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暴风高管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

公告发布次日,深交所对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尽快聘任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公司经营稳定,信息披露及时。

也就是说,除了目前暴风集团只有冯鑫一个高管他目前还处于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中。

本·霍洛维茨还有一句关于创业的名言在网络中传播广泛:“与普通人相比,那些令你最想躲藏起来或干脆死掉的时刻,就是你作为一名CEO所要经历的不同于常人的东西”

如果把商业失败,创始人无法全身而退视为“诅咒”,98%的创业者都是被诅咒者。

2018 年世界读书日当天,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发布了一篇名为《企业家在狱中都读什么书?》文章,文中讲述了入狱的企业家在监狱里的故事。

2015 年入狱, 2018 年出狱的快播创始人王欣。

分别于 2000 年、 2014 年两次入狱的原健力宝集团董事长张海。

2005 年 9 月被正式批捕, 2012 年 9 月 6 日出狱的原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顾雏军。

2010 年 4 月,完成“四进宫”的原东星集团董事长兰世立。

2016 年 9 月刑满出狱,在监狱中待了 16 年的牟其中。

2008 年一审后,在狱中待了 12 年的北京物美集团原董事长张文中。

2006 年 3 月,新加坡初等法院做出判决后,经历 1035 天的羁押后,入狱期满于 2009 年 1 月 20 日刑满出狱的陈久霖。

2016 年,盒饭财经(ID:daxiongfan)曾发表过一篇名为《清明节,三十六位企业家的六种死法》的文章,文中整理了因精神、债务等压力自杀的企业家。“每逢宏观环境趋冷,出口不景气,民间借贷崩盘,银行收贷,反腐高峰,都会出现集中的企业家跑路,自杀,或者遭遇暴力伤害事件。特别可以看出,‘被钱逼死’的企业家特别多,以至于可以将因资金链断裂自杀单列一项。”

2003 年 9 月 7 日,有“河南首富”之称的黄河集团董事长乔金岭自缢(亦有说法死于脑溢血)。

2005 年 1 月 1 日,山西鑫龙集团董事长赵恩龙跳楼。

2011 年 4 月 13 日,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自焚。

2011 年 5 月 20 日,珠光集团浙江钢结构有限公司董事长卢立强投湖。

2011 年 9 月 27 日,温州正德利鞋业董事长沈奎正跳楼。

2013 年 11 月 13 日,湘潭恒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检忠跳楼。

2013 年 12 月 13 日,湖南娄底市同星集团董事长肖仲望跳楼。

这份名单还会不断加长。

披着浪漫外衣的残酷

“自白”中,罗永浩提到了一个重要概念——有限责任公司。

罗永浩提到:“按照现代公司法的基本原则,有限责任公司因经营困难、资不抵债时,申请破产清算,然后重新创业会轻松很多。(事实上多数的连环创业者都是这么做的)但我不想这样做,因为破产清算会让很多当年帮助过我们的债权方或债权方负责人,以及我们的投资者,彻底失去希望。”

企查查显示,罗永浩名下,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 25 家。

其中,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0%、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7.81%。

而本次被丹阳市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温洪喜,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为100%持股的大股东。

企查查平台中,显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被执行人信息有 3 条,本次被众多媒体提及的丹阳市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是其中之一。

这 3 条执行标的,分别是349400、3747440、1515609。

企查查平台显示,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为罗永浩,最终受益股份44.046%。

中国法定公司有两种形式: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法》第三条,关于公司界定及股东责任中明确表示: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这是创业者必须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和风险。

每到福布斯富豪榜公布,必会引起一波热议。

身价 373 亿美元的马云,排第一;美团 4 年亏损 600 多亿,王兴身价却有 390 亿元,滴滴 6 年亏 500 亿,程维身价也有 180 亿。

这里就要提一下“身价”的算法。

富豪榜按照公司市值或者估值来排行的,属于虚拟财富。如世界首富贝佐斯 1084 亿美元的身价,实际上并不代表真的可以拿出这么多现金来。

那些动辄以亿计算的身价,很容易令你目眩神摇,但很多人忘了最基本的数学题,一家未上市公司,即使流水超过一个亿,利润率超过20%,扣除地方税费、销售费用、物流费用、管理费用、银行利息,净利润也不足千万,如果是制造业,老板自己恐怕连 200 万也剩不下。

既然这样,为何永远有人前赴后继踏上这条“不归路“?

2018 年 10 月 25 日,马云在以色列创新峰会中提到当年被人问及:“当了 19 年阿里巴巴的CEO,你获得了什么?人们说是财富。”

马云回答到:我自己觉得我获得的财富,就是我见过和认识那么多伟大的人。我记得有一个故事,二战结束之后,有一个小男孩问他的爷爷。爷爷,你参加了战争,你是个英雄么?爷爷说,我不是英雄,但是我曾有幸和英雄一起战斗。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则觉得:“创业的初心,财务的自由是第一步,精神的独立是第二步。当你精神独立了之后,你要获得幸福感。那怎样获得幸福感,我觉得创业这件事情是能够让我获得幸福的一条路。

并非每一种失败都值得理解与同情,但创业者作为一个整体,是这个奔腾时代的英雄,“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时也命也,对老罗,少一点嘲笑,多一点祝福。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