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无章张荆棘:两年前发不出工资,两年后读者300万

Q1:从去年开始,许多公众号的打开率逐渐降低,你有哪些建议? 

张荆棘:打开率是一个长久的结果。 并不是一篇文章就能改变的,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所以对于公众号来说,我能给的解决办法,其实只有一个——把文章写好。好的文章一定会成为爆款,但爆款不一定是好文章。

Q2:遇到内容创作瓶颈和疲惫感时,你会如何解决?

张荆棘:这是每一位内容创作者都会遇到的问题,但我认为一个专业的创作者不应该把灵感当作最重要的东西,我们应该找到一个不断有规律输出的方式。

比如我们旗下矩阵号“女朋友生气了”,这个号我定好了两个人设,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我的女朋友,而我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吐槽我的女朋友。

所以当我将这些前提放到任何场景里,我都可以很快写出一个故事。

然后杂乱无章的内容风格可能会更加自由一些,我也不知道我要写什么,但我大概知道什么样的内容会让杂乱无章的读者更喜欢,它不需要像“女朋友生气了”一样可以有具体的人设,只要故事稍微特别一点,大家都会觉得比较不错。

03、摆脱流量思维

“想成为爆款的选题我会’毙掉‘”

去年杂乱无章 4 周年时,张荆棘策划了一场周年派对,当天,有 300 位读者从全国各地到广州相聚,那是张荆棘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杂乱无章面对的是每一位读者,而不是粉丝数字。

张荆棘告诉浑水,其实维护粉丝粘性很简单,只要把内容做得足够好就行了:“我们其实一直没有做过维护粉丝粘性的事,但我们的打开率一直维持在10%以上”。

很少有公众号像杂乱无章一样不追热点,张荆棘说,他们只是想跟读者讲一讲最近他们身边发生的一些故事以及他们看到的故事。

“这种公众号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非常少。很多公众号的团队很难摆脱流量思维,他们觉得追热点会出爆款他们就会去写,但其实很多这样的文章没有什么意义。

杂乱无章更多的时候希望一篇文章能够给予读者一点安慰或不一样的体验,他们喜欢我们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吧。”

每周的杂乱无章选题会,如果有作者和张荆棘报了一个选题说一定会成为爆款,这个选题他基本上都会直接“毙掉”。他更希望作者们多提一些发生在身边的真实的故事或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等这样更有趣的选题。

“因为我觉得他的创作动机是错误的,他用讲故事的技巧把爆点讲出来,甚至写得很好,我觉得意义不大,这可能就是我们团队的性格。因为这样的选题在我面前我可能很快写出好几篇,但我们其实很久以前就不做这样的内容了。”

04、不会画出版社

“漫画只是盛着故事的容器”

王泽鹏是杂乱无章成立最初的 5 人团队成员之一,在杂乱无章的两年多的时间里, 10 万+逐渐成为对他来说比较平常的事,后来,他感觉自己的创作到了瓶颈,希望通过其他新的创作模式,去刺激自己的创作可以继续进步。

于是, 2018 年 8 月,他选择离开杂乱无章这个公众号,在张荆棘的帮助下,开始创建新的公众号——不会画出版社,一个月后,他推送了不会画出版社的第一篇文章《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今年 1 月 5 日,不会画出版社的一篇长图文《“别难过,我先走啦”》的阅读量近 560 万,为他们带来了超过 20 万粉丝。这篇文章讲述奶奶在离世前与亲人们的告别,让不少读者落泪。

作为杂乱无章目前的矩阵之一,不会画出版社如今已经拥有 130 万粉丝。

如今,杂乱无章的公众号矩阵有杂乱无章、不会画出版社、女朋友生气了、拥抱要深、王泽鹏啊 5 个公众号,聚集近 300 万读者。

王泽鹏告诉浑水,最初将公众号取名不会画出版社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确实不太会画画,另一个是比起画面,希望读者能更关心故事本身。

“漫画、视频都比文字有更轻松的阅读体验,不做视频是我们擅长的内容对“演员”要求比较高,所以选择做漫画。”

目前从单个作品来看,对王泽鹏来说最困难的是剧本和分镜。从长期创作来看,最困难的是找到团队当下最合适的创作模式和生存模式。

在不会画出版社中,还有一个固定角色的漫画更新——陈来池,但在去年 7 月,公众号发布了一条《陈来池赞停更新通知》:这次暂停是为了调整,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将陈来池这个栏目呈现出来。

王泽鹏表示,陈来池这个栏目之所以暂停更新是因为他们发现在点赞、评论以及转发等调查中发现这个栏目都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

在王泽鹏的预想中,想将陈来池打造成一个活生生的角色,读者了解他,读者喜欢他,读者愿意去讨论他,甚至,当陈来池面对一个决定时,读者能猜到,他会做怎样的选择。

Q3:截至目前你最喜欢“不会画出版社”的哪篇内容?为什么?

王泽鹏:还是挺多的,有些是因为新的形式,比如我们做过一篇 6 个结局的互动推送;有些是因为好的故事,比如《我也好想你啊》;有些是因为好的内核,比如《你明天,请我吃饭吧!》;有些是因为好的画面,比如《去拨通电话吧》。

Q4:你如何看待长图文的市场及发展趋势?

王泽鹏:今年很多人做漫画号,感觉大家还是低估了“漫画”这个本身已经足够成熟的领域,它不仅仅是创作领域,甚至还有“工业属性”。

蜂拥而上的漫画号,到最后必然也会有大量的淘汰,但即将到来的这波淘汰其实比纯文字号来得残忍。

低质量的漫画号会自动被大众审美淘汰,而高质量的漫画号如果没有找到自己的工业模式和商业模式,那么高昂的制作成本很容易会拖垮一个团队。

Q5:在长图文创作上有哪些技巧和经验可以与大家分享?

王泽鹏:首先,先从文字创作学起,理解什么叫“故事”、“编剧”;

其次。理解画面是故事的一部分,不是配图;

最后,学习镜头语言。

Q6:一个没有绘画功底的人,想通过绘画的形式将文字和人物形象以及故事表达出来,困难度有多大?需要必备哪些知识和技巧?

王泽鹏:难度不取决于这个人有没有绘画功底,取决于他对故事、分镜的理解。

漫画是“容器”,是“载体”,它不是故事本身。漫画是创作者把故事端给读者时,那个盛着故事的餐具而已。

好不好吃,不由餐具决定,而由餐具(漫画)里的食物(故事)决定。

所以如果对故事、分镜的理解到位,即便用火柴人画,也能打动人。

必备的知识说起来很简单,但也是很多人一生都在学习的东西,那就是编剧、创作。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