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5岁,炒鞋月入百万”,是新风口还是割韭菜?

② 炒鞋如炒股

如今,还有更复杂的因素在搅动着球鞋市场的价格,比如掌握资金和影响力的幕后庄家,会有计划的炒热一些鞋款,带动更多人闻风购买,使得球鞋市场出现大量泡沫。

今年 6 月 20 日开始的“乱冲日”,就使得球鞋市场价格变得更加不稳定。比如庄家会大规模买下一些超限量鞋款,导致该鞋款价格垄断,随后引起普通人的恐慌或者跟风,做局人赚得盆满钵满,在高点接盘的人就当了韭菜。

球鞋交易平台的出现将多年的传统球鞋现货交易完全虚拟化,变成了类似股票市场的交易模式。而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使得球鞋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当涨跌幅在 App 内被实时呈现,球鞋市场可以给你带来如股市一般的刺激。

Nice 平台 K 线交易图

另外,从长期来看,一些颜值确实非常在线但因货量很大价格没被炒高的款式,价格会随着大规模铺货的结束慢慢上来,这种球鞋被业内人称为“长线理财款”,价格大多要在原价甚至低于原价的区间蛰伏一段时间才会抬头。

 

长线来看,基本有 20% 收益率

所以,真正的挣钱办法一定是用资本撬动市场,利用价格波动赚取利润。和股票一样,综合各种因素考虑,进行买入、持仓、卖出,才是长线稳定的盈利方式。

谁是炒鞋背后的受益者

从 2011 年开始,源源不断地有人涌进球鞋市场,甚至在这一两年出现了全民炒鞋的“盛况”。球鞋市场之所以这么火爆,归根结底还是球鞋背后的暴利。

那么,炒鞋背后的受益者都有哪些人呢?

1)鞋贩子

首先受益的当然是二级市场的鞋贩子。

根据数据显示,2018 年球鞋二级市场中,AJ 占据了 44% 的份额,Nike 其他品牌占 26%,Adidas 占 24%,而这三大头部品牌在二级市场分别溢价 59%、58% 和 25%。

鞋贩子一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散户卖家,他们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排队抢鞋,然后再加价几百块卖出去,从而赚取其中的差价。

被鞋圈评为“没有他买不到的球鞋”的 @夏嘉欢在一次采访中说到,2011 年球鞋二级市场的利润空间可以达到 30%,甚至是 100%。

一双 Nike 的 Air Yeezy,在国外卖 1000-1500 美金,回国可能可以卖到 2000-3000 美金。

另一类则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庄家,他们会先预估好某款限量球鞋的畅销色和黄金鞋码,然后雇人到实体店排队抢货。只要买断主力货品,他们就可以提高该尺码的价格,从而带动其他尺码的价格上涨。

《第一财经》曾经报道过,2018 年 11 月,一款 AJ 联名在昆明发售,一位东北庄家特地飞到昆明,雇了 50 个人排队抢鞋。昆明总共发售了 26 双,被这位庄家拿下了 21 双。

2)交易平台

像国外的绿叉(StockX),国内的毒、Nice 等这些球鞋寄售平台,差不多是在 2015 年前后兴起的。从这时时候开始,市场开始出现变化。这些球鞋寄售平台大大压缩了鞋贩子的利润空间,而 @夏嘉欢 也在那时候放弃了卖鞋。

球鞋博主 @zettaranc 称,这些球鞋寄售平台为球鞋交易提供了便利,但他们的手续费,以及强制使用顺丰快递,都提高了球鞋在二级市场的价格。

此外,有些鞋会在平台被提前高价预售,还有些鞋在对倒交易下,价格不断攀升。

到 2016 年,@夏嘉欢 也开了自己的球鞋寄售店铺 Solestage,从个人散户转向全职售卖球鞋。

平台的兴起,把国内的二级球鞋交易市场,真正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投资生意,在 Nice 的首页,还赫然挂着“球鞋理财日记”的 Banner。

目前这些平台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球鞋转卖和鉴定服务,向卖家收取手续费。毒的手续费是 收取定价的 7.5%-9.5%,Nice 的收费方式则是现货收取 4%,预售收取 8%。

如果球鞋的价格炒得越高,那么平台就可以从中收取更高的手续费。

3)品牌

二级市场的兴起,也给品牌方带来了极大的商业价值。

前面我们也提到,在 11 年、12 年左右,球鞋的二级市场开始发展起来。一位球鞋寄售店铺的店主在界面新闻的采访中提到, 当时开始有人不断在问有没有卖 AJ。

当时 AJ 的发售频率非常低,一个月只出一款,有时甚至两个月才有一款。因为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AJ 炒的是文化,很多爱好者都是奔着球鞋背后的故事和文化去的。

到了 2014 年,这位店主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问 AJ。也就在这一年,Nike 加大了 AJ 系列球鞋的发货量,发售新鞋的频率不再是一两个月一双,逐渐变成一周一双。

2018 年,Nike 总共发售了 170 双 AJ1,相当于平均不到 3 天就出来一款新配色。而 AJ 也从原来一双 980 的原价,飙升到 1200,再到现在的 1400、1500。

且不谈市场火热带来的价格攀升,限量鞋的意义更多是在于对品牌价值的提升。但消费者不能买到限量鞋时,他们就会倾向于去购买普通款的球鞋作为替代。这样一来,就刺激了整个市场对品牌的消费。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刺激消费的操作,就是补货。品牌会在首次发售的时候严格控量,然后几个月后再进行补货。这样一来,之前没买到或犹豫了的消费者就会购买,帮助提升品牌提升销售额。

4)莆田假鞋

也正因为球鞋的暴利,加上品牌的控量,莆田鞋厂也开始做起了假限量鞋的生意。据说,每年都有比正品多出几倍的仿制品混入二级市场。

对于消费者来说,想要获得限量球鞋,只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经过“抽签-摇号-排队”这一流程买到原价鞋子;第二种则是从鞋贩子手上加价买到鞋子

不过,目前来说,想要买到原价鞋子,概率非常低。如果消费者不愿意从二级市场加价买鞋,那他们就可能选择“莆田鞋王”。

一双被炒到五六千的球鞋,莆田鞋厂通常会有几个档次的仿品,一般的仿货批发价 150 元,质量好点的 280 元。如果需要的话,还能提供鞋盒、包装袋以及鉴定证明。

在市面上,一套印有毒鉴定书、防盗扣、印着毒标志的包装盒仅需要几块钱。

很多莆田鞋厂每天都能卖出超过一百双的仿鞋,月入过百万完全不是梦。

结语

夏嘉欢在一次采访中说到,2015 年之前,10 个人里有 9 个赚钱,2017 年之前,也有一半的人能赚到钱。而就在这两年,炒鞋不再稳赚不赔,10 个人里面可能有 7 个亏。

球鞋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球鞋市场,更像是“股市”。

球鞋已经变成了一种“炒作的工具”,一双鞋很难用原价买到,市场价去买就只能去看跌还是涨,就跟炒股一样,有些赌博的性质。

最后,还是奉劝大家一句,鞋圈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