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秘密武器”解封,淘鲜达快速复制“新”商超

2019-05-28 15:40 稿源:锌财经公众号  0条评论

淘宝、淘宝双十二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何星莹 钟微,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互联网买菜在今年春天备受青睐,但巨头的关注远要更早。

在阿里生态圈中,除了盒马和饿了么,一直略显低调的淘鲜达,也早已在两年前正式上线,通过帮助传统商超旧城改造,升级新零售,从生鲜场景的门店到家做起。

手机淘宝新的首页入口里,淘鲜达的图标是一个绿色菜篮子。而在这之前,它的前身是“淘宝便利店”。

淘宝首页的淘鲜达图标

2016 年年初,阿里巴巴CEO逍遥子描述淘宝的未来时,提到要“内容化、社区化、本地化”。便利店成为淘宝进入本地生活的切口,其启动模式类似于改良版的“O2O”:采用加盟+控供应链的模式,利用淘宝的运力平台,打造一小时送达圈。

业务一直不温不火,团队很快发现,便利店确实是一个高频生活的场景,但结合线上业务对门店效率的提升非常有限,虽然有地理位置的优势,但便利店所能提供给消费者的场景选择和商品宽度,无法有效服务用户。并且配送成本很高,无法给商家带来实际的价值。

淘宝便利店的业务想法,从这个时候在顶层设计上被推翻。但这个基于本地服务的入口位置始终未撤出首页,而是把眼光放到了商超和高频的生鲜场景。

这是淘鲜达的雏形——围绕着社区卖场和超市,帮助商家实现底层的数字化场改造,并且结合手淘独有的零售心智流量,构筑生鲜一小时达的品质到家服务。

自 2017 年 5 月淘鲜达正式上线之后,三江、大润发等接近 20 多个实体商超品牌的近 800 家门店已经接入这张网络,覆盖近 200 个城市。

“天猫超市,天下超市”。今年,天猫正式升级为大天猫业务,与此同时,天猫超市和淘鲜达业务正式合并成为天猫超市事业群,淘鲜达在内部正式更名为超市生态事业部。

低调了两年的淘鲜达,在今年要正式开始“大提速”。

“在改造大润发等新商户时,门店的改造和业务成长的加速度提升了一倍,也初步验证了模式在大卖场更强的有效性,所以今年会通过和更多区域商超的合作,快速进行复制。”天猫超市生态事业部的总经理周天牧告诉锌财经。

“三江模式”

在淘鲜达上线的半年前,宁波实体商超“地头蛇”三江超市的总部胜丰店,就开始进行新零售改造试验。

拣货员王锐在为线上订单拣货时,需要推着购物车,一个个订单挨个找,一个订单可能需要从洗护区跑到食品区,再辗转到冷藏柜。推着车在分散的货物间到处跑,是他的工作常态,效率低的时候,一天可能只能完成十几单。

而在商超的前场(收银台端),线下消费者要买单,拣货员要递货,配送员要在堆满收银台出货口的塑料袋里翻找自己要取的货。三方挤成一团。

这是当时的商超到家服务最常出现的场景,也是淘鲜达在改造三江前的试验里出现的场景。

淘鲜达运营负责人何琳告诉锌财经,在整体的改造过程中,三江做的是后场场地改造、硬件设备、加电容等门店端工作,而淘鲜达主要负责整个系统的实施和相关线上线下作业的培训。

淘鲜达在前场进行货架的调整,方便拣货员以科学的路线顺着去拣货。但更多的改造被放在了后场:

把放货库存的空间进行合并优化,所有商品进行分区,对拣货员的动线根据商品分区和配送区域做规划;

与三江对接了新零售系统等数字化底层,更新了作业工具,比如在时效上进行路程设计和数据监控,以及通过RF枪扫码,把库存进行数据化管理。

对于新的设备和软件,淘鲜达需要对前后场的员工都进行培训。比如,档口卖鱼的师傅,在卖鱼的过程中,也要开始学会关注在电脑上面的提示:如果线上有消费者已经定购了这条鱼,他就要进行预留,而不能让线下全部卖掉。

工程层面的改造都有明确的目标,但商品的数字化需要团队依照品类逐个排查。这是何琳眼里最“难”的部分。

在线下零售里,一盒巧克力的会以铁盒装、袋装、纸包装等存储方式为维度进行简单区分,一双袜子会以女性、男性、儿童、婴儿进行区分,但在线上,这些简单的分类方式却不是决定消费的核心。

何琳告诉锌财经,类目属性、粗细,以及拓展度,都对经销层的管理和分析产生影响,如果商品类目对不齐,之后的分析、管理都无法进行。

“基于对消费流的理解,帮助商超调节商品结构,比如为了适应消费者对生鲜品质商品的需求,不断加大商品端生鲜SKU的比重。”周天牧告诉锌财经。除此之外,还要根据淘系数据分析消费者购买的商品,并与门店所拥有的品类进行分析,补齐缺失品类。

何琳提到,当时团队内部将淘鲜达的上线时间定在了 2018 年 5 月份,整个团队都驻扎在了三江。在三江的二楼,还空出了一个大会议室给这批从杭州来的人。

产品、开发、运营三个部门的人,到各自的工作时间就聚集在这个会议室里。“常态是十几个人,后端商品的时间,后端产品开发的人在,前端产品的时间,前端产品开发的人在,但是运营是一直在的。”何琳解释。

零售切换、商品上传等工作都是在晚上结账之后去做,何琳总是要待到半夜一两点钟。而门口的保安,也因为这支团队而每天等到两点钟才会下班。

何琳还记得,那一年她的支付宝年度账单的总结里,出现最多的词语就是“宁波”。

“跑通第一家门店之后,复制就很快。哪些成本可以不投入或者减少投入,都在第一家店的测试里完成了。”何琳负责参与了 11 家三江门店的改造,在第一家门店上线之后,她参与的其他门店在五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基础改造、系统接入和人员培训。

三江单店完成改造后,买卖交易与履约配送成本的基础财务模型花了半年多的时间能够打平。但在周天牧看来,单店投入了商家和淘鲜达业务团队大量的资源和精力,相对容易实现打平,但这只是第一阶段的跑通。

把所有先期投入的成本算上,再加上本店的培训、管理和复制不走样,这才是对三江和淘鲜达团队最大的挑战;差不多花了 14 多个月,三江才实现整体业务的打平,并且每家接入门店都获得了全新的业务增量和可观的新用户人群,三江整体的商品结构也由此得到更大的提升,算是第二阶段的跑通。

“但团队很快发现,新零售局部上的创新,很难帮助商家全部效率的提升,光靠一套模式不够。”周天牧说。

在三江这个案例上,由于在宁波门店分布密度较高,从效率角度出发,并不需要把所有三江门店全部改造、接入淘鲜达频道。

周天牧告诉锌财经,事实上如果全部接入,每家门店的业务增量都会被摊薄,这也并不符合效率优先的原则。

“如何选择更多正确的解决方案,组合协同,全面释放三江在宁波城内的能量,并且在每一家门店都能看到持续的生意增长和利润提升。三江第三阶段的业务模式跑通还在继续中。”周天牧说。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