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军人再创业,融资6000万后他瞄准下沉市场,用2万块广告屏掘金8亿人群

2019-05-16 15:04 稿源:小饭桌公众号  0条评论

物联网,互联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小饭桌(ID:xfzmedia),作者:柴容,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从军队总装备部机关退伍后,汪洋瞄准农村市场准备二次创业。

早在国防科技大学读博士期间,汪洋就曾创业做了一套数字广播系统应用在高校和医院等场景,赚到创业的第一桶金。

2015 年 10 月,汪洋针对农村土地流转难题创办“来买地”,累计成交额近 10 亿元。与此同时,汪洋对低线市场的长期观察让他看到新的商机:随着国内一二线城市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低线城市成为新增的重要驱动力,但是低线城市传统的营销方式落后低效,难以满足品牌下沉的触达城乡用户的需求。

2017 年 8 月,汪洋带领“来买地”团队转型成立农广传媒,瞄准县域市场,通过“线下零售场景获客+线上KOL裂变传播”的模式,帮助品牌触达下沉市场的 8 亿人群,做低线城市的“分众传媒”。

一年多的时间里,农广传媒将触角下探到在 200 多个区县人流量聚集的超市、便利店投放了近两万块智能广告屏,精准覆盖村镇商业网点和核心消费人群,累计服务了 700 多家广告主。

跑通后的商业模式也引来资本的青睐, 5 月 8 日,农广传媒宣布完成由创世伙伴资本领投的 6000 万人民币A轮融资,此前,农广传媒还曾获得 1500 万元的天使轮投资和 2000 万元的Pre-A轮投资。

做下沉市场的“分众传媒”

下沉市场的机会,从一组数据可以看出。

2017 年到 2018 年间,中国移动网民规模突破 10 亿人之后出现了明显的增长乏力,在一二线网民所占比重开始降低的同时,三四线城市网民数量则开始飞速增长;同时,小镇青年由于没有房贷等压力,可支配成本和消费潜力高出想象。越来越多的品牌盯上了下沉市场这块大蛋糕。

但对于品牌来说,想要触达下沉市场商业网点的神经末梢并不容易。

在低线城市,传统的营销模式不外乎刷墙、张贴广告横幅、喇叭车循环播放广告等形式,落后低效的同时还无法保证广告效果,而随着县域城市收视率的连年下滑,电视台广告投放也难以解决广告主的痛点。

汪洋自己算了一笔账, 2017 年全国广告经营收入超过 6800 亿元,而国内有 2800 多个县城,3. 8 万个乡镇, 60 多万个村庄,按照低线城市聚集了我国3/ 4 的人口,贡献了近50%的社会零售额来算,预计县域地区广告收入规模在 2000 亿左右。随着本地主流媒体的萎缩,低线城市的广告市场成为一片蓝海。

具体来说,农广传媒会在前期通过分析区域人口、商超数量等信息确定如何布点,通过租下点位的方式,在人流量密集的地方商超、便利店投放智能广告屏。

广告主则可以在后台自主选择想要投放的点位和广告投放的次数、时长,实现远程上刊。完成投放后,广告主也可以在后台实时监测广告播放量和用户扫码转发情况,量化投放效果。

农广传媒为广告主提供的解决方案主要有三类:品牌宝、促销宝、导流宝。其中,品牌宝针对一二线的品牌下沉进行品牌曝光,按播放次数、点位数乘单价收费;促销宝一般针对酒水、牛奶等快消品在零售场景进行品牌曝光,按照定制化方案收费,以商家的促销活动、电子优惠券派发为主,用户可以通过扫描屏幕上的二维码参与活动或者领取优惠,同时也可以通过社交平台进行二次传播赚取佣金,由此实现裂变传播增强广告效果;导流宝则为本地的4S店、KTV等商家导流,比如用户通过扫码登记可以到店领取奖品,而广告主则可以据此统计导流效果,收费则是在品牌宝的基础上加收获取流量效果费用。

用户的扫码让农广传媒可以在后台实时监测进行数据采集,形成更加精准的消费者画像,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

店主则扮演着当地KOL的角色,对于他们来说,日常会通过建立多个社群,不断更新商品信息来促进销售。通过农广传媒,店主不仅每个月可以拿到固定的租金收益,还可以通过在社群内做广告内容的二次传播拿到佣金分成。由于这些广告本身就带有各类商品的优惠信息,所以并不会引来用户的抵触情绪,同时用户领取优惠券之后到店消费也进一步拉动了本店的销售。

汪洋透露,店主每个月的收益从几百到几千不等,而目前农广传媒 700 多家广告主中,一二线城市的品牌在20%左右,本地商家占到 8 成。随着屏幕规模拓展未来全国性的品牌比重也会相应增加。

客单价方面,农广传媒的用户中既有京东金融、北汽福田、BOSS直聘、北大青鸟、花生好车等百万级别的订单,也有本地超市促销、KTV开业、工人招聘等几千块的订单。

地推能力形成壁垒

在汪洋看来,农广传媒的模式没有不可替代性,真正形成自身壁垒的是团队的地推能力。目前农广传媒的地推团队在 80 人左右,其中军人出身的占比约15%,令行禁止、强大的执行能力成为农广在开拓线下点位时的优势。

据汪洋透露,目前一块智能广告投放屏的成本在1000- 2000 元之间(视配置而定),后台可以实时监控屏幕的损耗情况,出现损毁之后会自动报警,降低后期的运维成本。

农广传媒的主要投放区域集中在京津冀及广西、山东等区域的 200 多个区县,实现100%的乡镇以及95%的行政村 2 万块广告屏的覆盖,辐射用户过亿。目前农广也在通过输出标准化硬件、软件体系和运营的方法的模式发展区域加盟商,向华中、华东、华南、西南等地拓展,将广告屏的数量提升到 20 万块,实现规模化广告收入。

目前农广的团队有 100 多人,地推团队占 8 成,预计 2021 年广告铺设规模能够达到 100 万台以上。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