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能建立护城河的科技公司,非常有价值

2019-05-05 15:00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巴菲特,富豪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 5 月 5 日报道

北京时间 5 月 4 日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2019 年股东大会在美国奥马哈召开。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第 54 届股东周年大会正式拉开帷幕, 89 岁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 95 岁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主席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再度坐在主席台上回答股东提问。在长达近 6 个小时的股东大会问答环节,两位投资元老共回答了投资者四十九问。

针对一位中国投资人提出的“怎样掌握专业的技能来捕捉住5G时代最佳的机会”的问题,巴菲特说,伯克希尔的子公司将会进行涉足5G或者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科技发展方面的行业,公共事业、液化天然气、铁路,这一类都是包含在内,他们有一些工作人员,对方方面面的行业都有所了解,而且独具专业理念。而且总公司不会过多干预子公司业务。

谈及买入亚马逊背后隐含的价格投资还是价值投资的问题,巴菲特表示,“买入亚马逊仍秉承着价值投资的理念。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例如是否是投资者理解的业务、未来的发展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有形资产/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

芒格在后续的补充中透露,很遗憾此前错过投资谷歌,所以并不介意投资亚马逊。芒格称,“他与巴菲特都不是最有灵活性的人,也有些后悔没有抓住极端发展的互联网趋势。因此他不介意投资亚马逊,之前他和巴菲特没有更好地识别并投资谷歌,已经很遗憾。”

对于如何看待苹果公司,巴菲特表示,很满意苹果是伯克希尔的最大科技股持仓,但不好的一点是苹果股价太贵了,希望更便宜一点就能买到更多。巴菲特也支持苹果的股票回购计划,未来预计将花费 1000 亿美元来回购股票。

在被问及未来是否应该多投资一点领先的科技平台公司时。芒格表示,“也许吧(maybe)。”巴菲特则表示,我们不会自己来投资看不明白的科技股,可能会雇佣 10 个完全专注于新领域的人来投资,因为他们更熟悉这一领域。“喜欢护城河,喜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公司,如果科技公司确实能建立护城河的话,会非常有价值。”

据路透社在 2017 年报道,特斯拉公司与美国利宝保险公司合作,专为其美国电动汽车提供汽车保险计划。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特斯拉进军车辆保险业务时,巴菲特表示,在用远程信息处理越来越普遍,数据很重要,汽车公司在这方面不会影响到保险业,但网购车会是竞争对手。新车保险毛利率6%,已经没有太多盈利空间。特斯拉等企业的进军会是对手,但不会摧毁整个汽车经销商的业务。不是颠覆性的威胁,但的确会形成威胁。

如何进行新能源方面的部署?主管伯克希尔所有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Greg Abel被巴菲特点名发言。Greg表示,伯克希尔能源业务已经专注于投资在爱荷华州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目前正在寻求更多在美国西部的公用事业公司投资机会,不过目前这些项目发展缓慢。例如PacifiCorp公司在 2008 年就规划增加更多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直到目前才开始建设第一期。

在回答如何“复制成功”时,巴菲特表示,我会做非常广泛的阅读,尝试了解哪些生意是我有更多的专业知识和理解能力,也许会和我的竞争对手有些不一样。我也同样会看哪些行业是我不太理解的,然后建立我自己这样的投资组合,也要找到现在我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以下为凤凰网财经梳理的精华版实录:

问题一:关于伯克希尔一季报与股票回购。

伯克希尔公布一季报后巴菲特说,公司 2019 年第一季度和 2018 年第一季度有点类似,希望大家要注意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经营的收益,忘记资本的收益或者是损失,后面会有大量的资本收益,还有未实现的资本收益。伯克希尔公司一季度总利润216. 6 亿美元,远高于 2018 年同期的净亏损11. 4 亿美元;A类股实现每股收益 13209 美元, 2018 年同期为每股亏损 692 美元;B类股实现每股收益8. 81 美元, 2018 年同期为净亏损0. 46 美元。 2018 年四季度,伯克希尔净亏损253. 9 亿美元。

谈及对伯克希尔股票的回购,巴菲特表示,现金持有量多少并不会决定伯克希尔的股票回购规模,我们会在股票价格低于内在价值保守估值时回购股票。我们希望确保回购股票可以使多数股东受益。他还表示,我们只有在觉得做得好的时候才会回购股票,而且股票的价格也要值得回购。巴菲特说,如果我们公司的股票与其内在价值相比变得便宜,我们将毫不犹豫花费 1000 亿美元进行回购。

问题二:关于铁路建造精密性。

铁路维护的工作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太平洋铁路正在做一个比较保守的做法。我们当然没有说好像要去复制他们这种成功的做法,但我们确实也从他们的这些做法当中学了很多。我觉得在铁路建造上一定要非常精密。

问题三:关于运输行业投资考虑。

巴菲特表示,当你去看我们交通运行的情况,比如每英里多少吨的单位衡量,铁路是美国运输的40%。当然我们没有谈当地运输,我们谈的是长途运输,铁路占到40%。BNSF在每英里吨量的效率上比任何公司都要高,每 10 公里每吨的运输我们占到全美的15%,如果再考虑公铁联运和车的话,长途其实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问题四:回应富国银行假账户丑闻。

当被问到为何富国银行的假账户丑闻只是遭遇了罚款和更换管理层,以及重要股东巴菲特为何对此保持相对沉默时,巴菲特表示,似乎富国银行激励了错误的行为。当发现问题后必须采取行动,富国银行可能在实践中犯错了,但是富国银行当时的CEO可能并不知情,知情后就马上通知了美联储并且接受了审计:当你是公司最高层,得知出错后必须快速行动来修正错误。我不能给任何人如何经营企业的建议或指导。

问题五: 1000 亿回购计划时间。

巴菲特说,如果我们公司的股票与其内在价值相比变得便宜,我们将毫不犹豫花费 1000 亿美元进行回购。芒格称,我们在中国进行了购买,我认为我们还将购买更多。

问题六:一生中做过的最有意思的投资。

巴菲特:只要能赚钱当然就很有意思。我觉得这是我个人投资比较有意思的事。我那个时候没有太多现金,我是从我妻子那儿借了一些钱。他们说你要不要借钱买一只来福枪呢?

芒格:当我很小很穷的时候,我有一次花了 1000 美金,我只做了一次这样的投资。后来的一次,我买的这只股票后来很快涨了 30 倍,但我在它涨 5 倍的时候就卖了,这是我一生当中最愚蠢的决定。

问题七:怎么评价自己的政治观念?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在它 54 年的历史当中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在以后做任何的“政治现金”,不会对任何总统的候选人做政治现金,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做过。巴菲特表示,我的个人主张都是我个人的意见,不代表伯克希尔。我确实是有募集一些资金去支持某些竞选人的。我不希望过多的金钱用于这种竞选和政治的活动当中,但毫无疑问政治确实是受到很多金钱的影响。

问题八:5G行业投资方向。

有股东提问在5G的时代中进行投资的一个方向是什么的时候,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没有所谓核心的能力,我们一些子公司将会进行开发5G或者是任何一个今天在全世界发展的任何科技方面的行业,公共事业液化天然气、铁路,这一类都是包含在内。我们有更多的工作人员,他们对于方方面面的行业都有所了解,而且是独具专业的理念。我们现在在期待以后这些行业中发生的事情上,不见得能够给你更多的意见,我们不是中央集中式的运作方式。芒格则称我对于5G不太了解。

问题九:回购伯克希尔股票时会买A股还是B股。

巴菲特表示,我们关注的是购买B股的人的生活会不会因为购买他而变得更好。我们将来会回购大量B股,因为B股发行量非常大。

问题十:回应收购卡夫花钱太多。

巴菲特表示,买卡夫的时候也许付出的钱比较多,但目前的收益率很好,把它运作好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不会以低廉的价格买一个不好的业务,这也是我们在卡夫哼亨氏上的做法。而芒格则称,获得亨氏的价格相对还是比较合理的,而一个买的好一个买的不好也并不是什么惨剧,错误很可能发生,卡夫已经开始进行大量的改进。

问题十一:如何看线上销售模式?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的产品在奥马哈的线上销售量是很好的。很多人喜欢在线上下单,实体店提货,这样我们可以很好的追踪顾客的购物偏好。但我们的实体店销售也不会放弃,还会做的更好。

问题十二:如何看举债投资?

巴菲特表示,我之前在我的投资经验当中不断说到指数基金肯定会做得很好,如果你能够在那个方面杠杆化,你的回报率有多高。杠杆投资与非杠杆投资相比,有时候会好,有时候会不好,像你提到的那样,我们希望去保护那些举债人

查理和我不会去做杠杆投资,我们目睹过一些智商很高的人因为做杠杆最终把事情搞砸。巴菲特还警告说,不要对“所谓的另类投资”感到兴奋。

问题十三:买入亚马逊是否意味未来会更多去考虑价格投资而非价值投资?

巴菲特表示,上个季度伯克希尔两位投资经理中有一人买入了亚马逊,但仍秉承了价值投资的理念。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例如是否是投资者理解的业务、未来的发展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有形资产/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他相信,两位投资经理未来做对的次数会超过犯错误的次数。芒格补充称,他与巴菲特都不是最有灵活性的人,也有些后悔没有抓住极端发展的互联网趋势。因此他不介意投资亚马逊,之前他和巴菲特没有更好地识别并投资谷歌,已经很遗憾。

问题十四:伯克希尔非常规保险的业务是否令公司本身在极端灾难中承受太大风险?

巴菲特表示,也许在他去世后的某个时间,就跟金融市场会偶尔发生的一样,一些坏事发生并影响了保险市场,但他认为伯克希尔的非常规保险也许是大家最后想要寻求的帮助。芒格表示,这些业务为伯克希尔赚了不少钱,但不是能教会别人或者很容易做的生意。

问题十五: 13 岁男孩问巴菲特该储蓄还是及时行乐。

巴菲特表示:“不管怎样及时享乐也是种方式,省了钱买 30 年国债也赚不到多少。如果你能让家庭现在享乐,而不是存在钱包里也不是不可取。所谓延迟满足不是说不提倡去做。我一直相信,储蓄还是有很大力量的。但我不觉得很多富人因为有了很多钱就开心。开心和财富不是成正比的。如果你有了 50 万、 100 万美元还不开心,你有了 500 万或者 1 亿美元也不会开心。”

问题十六:继承人计划是什么?

巴菲特未直接回答,巴菲特表示我们其实也讲到过这一点,也是我们在考虑的一件事,我们阿贝尔(Greg Abel)和简恩(Ajit Jain)考虑过把他们带到过台上,四个人接受提问。这个形式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因为我怕我和查理看起来在他们面前太寒酸,这两个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我想说作为运营的经理,这两个人再出色不过,你再找不到比他们出色的人才,他们做得非常棒,为我们取得非常多的成就,也很好地理解了我们的业务。我们鼓励你们大家向他们提问,可以在股东会议上向他们直接发问。我们两个人在台上的形式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大家想让他们上台的话,这是可以实现的。

问题十七:对富国银行投资是否会有变化?

巴菲特表示,关于银行投资以及美联储要求规则。拥有10%以上持股权或者普通股, 6 个月中可以短期销售、赚取利润。对于富国银行有大约10%持股,如果美联储规则改变,那么跟现在情况会不一样。比如达美航空投资比例也面临这样的情况。

问题十八:作为一个资产管理的人,怎么管好别人的钱?

巴菲特:管理其他人的钱的前提是必须自己已有了一些工具,而且你可以真正地使被你管理钱的人跟你有一样的心态,你才能够去管理他的钱,否则他们对你会砸石头的。

问题十九:假设持有了国外股票,五个最重要的股票是什么?

巴菲特:今天并不是建议你投资什么股票。我们不需要报告国外股票交易的结果,但在某些重要的国家之中,它们的门槛是比较低的,在那些国家我们需要去把我们持仓的情况进行报告,他们比美国的进入门槛要低,在某些股票上是这样。当我们买慕尼黑市场和DAX这些股票我们是必须要进行报告。

问题二十:长期内对精密铸件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巴菲特:增长率确实比两年前要低。他们需要有一个最低的收益率保证,但是去掉这部分,还是比预期要低。芒格称让明年再来问,对此会有更多信息。

问题二十一: 11 岁中国男孩提问巴菲特人性的差异怎么能帮助你做更好的投资?

巴菲特:“我们真正通过什么去学习呢?我们有时候是必须要通过你更多的阅历、更多的积累去学习这一点。除了我所有的缺点之外,我可能没有像以前那么敏捷地做一些事情了。但我对人性的行为确实有更敏锐的观察,比 25 年前、 30 年前还要多。”

芒格提到了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说过的一句话,“看看什么是行之有效的,然后去行动吧”。芒格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宗旨。你如果去践行这一点,你会发现这句话真的非常奏效,就是真正去找到行之有效的方式,也要去看其他人是怎么做事的,这些都可以帮助到你们。

问题二十二:对麾下庞大保险业务的估值是多少?

巴菲特:“我们认为,它(保险业务)对我们来说更有价值,对伯克希尔来说更有价值。我们对这项业务的估值非常高。保险行业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如果你有多元化的财产和意外灾害保险业务,如果你准备支付你的赔偿金,那么你就必须拥有那么多的资本储备,这不是什么好生意。

如果你真的遇到最坏的情况,就不可能真的避开这种风险。再保险根本无法覆盖它。这意味着,伯克希尔是承保保险业务的理想形式,因为该公司拥有大量与自然灾害无关的资产。伯克希尔不需要从别人那里购买再保险,这样他们就能够比多数保险公司更有效地使用手中所持有的浮存金。”

问题二十三:为什么继续投资卡夫亨氏?

卡夫亨氏其实赚的钱非常可观,六七年前他们也是赚钱的公司,但这些产品也都被很多家庭或是商业上使用。当然一些趋势全部都是在进行改变,并不是常常会有一样的趋势的改变。 讲到今天能赚的利润跟它的价格,有时是非常困难的,也许今天的价格已被分配到消费者的身上了,所有的食品公司都是如此。

问题二十四:怎么看苹果公司?

巴菲特表示,很满意苹果是伯克希尔的最大科技股持仓,但不好的一点是苹果股价太贵了,希望更便宜一点就能买到更多。巴菲特也支持苹果的股票回购计划,未来预计将花费 1000 亿美元来回购股票,可以增加伯克希尔的持股价值,而且苹果自身是很好的业务。芒格补充道,他的家人最喜欢苹果设备,最后一个放弃的东西才是苹果。借此来说明苹果是很受欢迎的消费者品牌,也是伯克希尔认为值得的投资。

伯克希尔副董事长查理·芒格表示,该公司投资于苹果公司所获得利润可能弥补错过其它科技巨头的影响。查理·芒格芒格说,他对自己没有预测到亚马逊公司的崛起并没有不安,因为杰夫·贝索斯是一个“奇迹工作者”。但他觉得不购买谷歌的股票是一个很大的错误。芒格说,对于没买谷歌,“我们感到很惭愧。”柏克夏董事长沃伦·巴菲特则表示,他的一位副手上季度买入亚马逊的投资并没有偏离他长期职业生涯中使用的价值投资方法。

问题二十五:BNSF和联合太平洋的业绩有什么不同?

巴菲特:对竞争对手联合太平洋进行了很多关注,看他们哪些地方做的更好。我们在市场定位上并没有什么劣势。联合太平洋在经营上更有效率,比我们过去几年做的更好,他们裁员很多。我们还会继续观察他们有什么改善。如果要做改变,会毫不犹豫做。BNSF是我们很好的资产,会把这个业务继续做 100 年。认为整体铁路业务相对其它公司有竞争力。

问题二十六: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巴菲特表示,首先他希望自己和芒格能够活更久,但是时间和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也是最重要的。他非常幸运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时间,也有足够的金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和芒格能够做不受肉体衰老程度限制的工作非常幸运。芒格也认为,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时,巴菲特再一次强调了生在美国很幸运,符合他一贯对自己投资生涯的评价。

问题二十七:伯克希尔为什么不能告知每年的资产组合表现?

巴菲特称,可以看看前 10 大持仓,可以简单进行估计。我们每个季度都会公布持仓。有些信息是自营投资信息。我们这个行业并不需要向人解释,为什么我们会持有哪些股票。我们 2000 亿资产组合中,有至少 1500 亿都有不错的收益。我们未来十年会做的明显更好。

问题二十八:波音事件是否会增加对伯克希尔旗下FlightSafety的需求?

巴菲特:没有。FlightSafety主要培训公司飞行员,比如NetJets的飞行员。波音737MAX发生的问题不会导致航空界大的转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