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99的11家互联网公司:唯独阿里巴巴“化茧成蝶”

2019-04-29 11:34 稿源:锌刻度公众号  0条评论

阿里巴巴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刻度(ID:beefix),作者陈邓新,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1999 年是一个神奇的年度,互联网的嫩芽在春风中含苞待放。

那一年,中国网民人数突破 890 万人,位列世界第八。

那一年, 72 小时网络生存实验成为舆论焦点。

那一年,马化腾推出QQ的前身 OICQ,聊天不再依靠伊妹儿。

那一年,搜狐张朝阳成为胡润富豪榜唯一的互联网大佬,风光无限好。

那一年,刘强东怀揣梦想在“京东多媒体”柜台前制作VCD。

那一年,丁磊预言未来将出现语音输入、便携设备。

那一年,李彦宏于圣诞节离别硅谷回京欲大干一场。

那一年,马云创立了阿里巴巴。

那一年,李国庆创立了当当。

那一年,陈天桥创立了盛大。

……

生于 1999 年的互联网公司已到加冠之年,有的昙花一现,有的扶摇直上,有的风光不再,有的华丽转身,还有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唯独阿里巴巴一枝独秀。

1/同一起跑线 名声有高下

1999 年,阿里巴巴、中华网、当当、携程、盛大、易趣、天涯社区、ChinaRen、8848、红袖添香、亿唐网,这 11 家互联网公司站于同一起跑线。

生于 1999 年的互联网公司

朋友圈、微博流传一个广为人知的视频,视频拍摄于 1999 年 2 月 20 日西湖边湖畔花园 16 幢 1 单元 202 室,马云矗立于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中央,滔滔不绝地描绘着阿里巴巴的未来:“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不在中国,而在美国的硅谷。”

无数网友感叹若能早听到这番演讲,早就跟着马云干、登上人生巅峰了,假如时间能倒流,又不开上帝视角,真会选择阿里巴巴的马云吗?

将时针拨回 1999 年,这一年诞生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名声并不是最大的。

风头最劲的为中华网,也是第一只中概股,掀起中国互联网公司持续 20 年的赴美上市浪潮,而更早创业的新浪、网易与搜狐都是 2000 年4- 7 月上市。

名气最大的为8848, 8848 为中国最早电商网站,由电商领域“开山祖师”王峻涛创办,当时的网络地位宛如后来的淘宝网。

手头最阔绰的为亿唐网,初入美国端盘子、卖鞋子唐海松出人头地后回国创业,拉来 5000 万美元天价融资。

至于陈天桥的盛大、梁建章的携程、李国庆的当当,邢明的天涯……当年名声不显。

生于 1999 年的互联网公司,既要相互竞争,又要同互联网赛道上更早创业公司竞争,激烈、残酷不言而喻,最终纷纷止步了创业四大难关。

2/难关1:被收购交出命运主动权

多数互联网公司要面对一个诱惑的选择,是接受大公司递来的橄榄枝从此过上“上面有人”的生活,还是继续披荆斩棘。

在初创期,ChinaRen创始人周云帆、易趣创始人邵亦波选择了接受大公司递来的橄榄枝,前者将公司卖予搜狐,后者将易趣卖予美国eBay。

ChinaRen在搜狐手中并未发扬光大,反而日落西山最终被关闭,而周云帆进入搜狐后失落感扑面而来,内心的躁动不是钱能解决的,其于 2002 年 3 月离开搜狐,再度创业成立空中网,专注彩信业务,并于 2004 年纳斯达克上市,如今的空中网已转型为网络游戏研发商和运营商,且于 2017 年完成私有化退市。

易趣归属eBay后,马云趁机创办了淘宝涉足C2C,双方展开正面厮杀, 2005 年易趣败下阵来,让出C2C龙头宝座,从此淘宝成为电商的“旗帜”飘扬于互联网天空,而易趣如今犹在但已边缘化了。

至于邵亦波, 2003 年卖了公司之后没过多久就举家搬去美国硅谷, 3 年之后离开eBay加入经纬美国,从事创投工作。

ChinaRen与易趣失败归根结底于失去灵魂人物。

拿破仑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一头雄狮率领着的一群绵羊,会战胜一只绵羊率领的一群狮子。”

互联网公司缺失了指挥棒就如一盘散沙,几番折腾就会退出赛道这也不足为奇。

这点腾讯就做得很棒,侧重股权投资,不干涉被收购公司的日常运营与方向,只要整体适应腾讯生态体系即可。

譬如 2007 年红袖添香就被盛大文学收购,后者又被腾讯旗下阅文集团收购,日子过得逍遥,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依然为文学网站的主要玩家之一。

3/难关2:战略失误导致全盘皆输

创业最怕的是什么?必须是战略失误。战术失误不伤筋动骨,战略失误则可能导致全盘皆输,碰到一流的想法、二流的战略、三流的执行那就没戏了。

2003 年盛大凭借《传奇》游戏达到人生巅峰,净利率高达43.13%,这个净利率水平即使今日也超过A股 3000 多家上市公司,仅次于贵州茅台(47.81%)和长江电力(45.88%),可与互联网三巨头BAT盈利能力一决高下。

陈天桥在接受采访时感叹过:“我用两年时间,赚到了我认为可以用最奢侈的生活过一辈子都够了的钱,用 4 年时间,成为了中国首富,但是我花了 15 年才艰难地学会了如何花钱。”

2005 年富得流油的盛大开启了战略转型之路,试图由网游公司转为家庭数字娱乐公司,重点为盛大盒子,寄望将新闻、游戏、电影、电视、网络小说等娱乐项目集合一体,从而独掌互联网入口

如今电视盒子很为常见,可当时却是在无人区试水,终被监管层叫停成为先烈,后又谋划转为泛娱乐公司,成立了盛大文学、收购了酷 6 网……

显然盛大低估了泛娱乐战略的烧钱速度,游戏收入赚的钱都快覆盖不了新业务的开拓成本,特别是酷 6 网与优酷等头部视频网站的博弈已白热化。

独木难支的盛大放弃了竞争,酷 6 网退出一线领域逐渐边缘化,至于尝试盛大手机、盛大电子书等都不了了之。

2010 年陈天桥因身体原因退出盛大后,盛大每况愈下,更是错失手游时代先机,等盛大再发力时,市场已是腾讯和网易的天下了。

中华网、亿唐网、天涯社区也是此类。

譬如天涯社区就是论坛时代的“微博”,而等到真正的微博( 2009 年 8 月)诞生后,地位急转直下、流量惨遭流失。

更糟的是移动互联网兴起,天涯社区一成不变的论坛设计体验再遭抛弃,错失了流量重分配的机会,而天涯社区的重心也变成尝试游戏、区块链等新业务探索。

邢明曾在接受采访时感慨:“假如我把这些精力、资金、资源围绕原创内容社区展开,包括用户体验维护、产品提升、移动端转型等,天涯肯定不是现在这样。”

未坚持主业、未深耕主业、摊子铺得太大、烧钱速度过快,这是所有创业者的大忌,一旦触犯轻者掉队,重则消亡。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