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SOHO的1800个日和夜

2019-04-22 11:28 稿源:全天候科技  0条评论

离开

偌大的望京SOHO里,很多离别来得猝不及防。

3 月 21 日,熊猫tv平台上充斥着道别的主播和用户,等待随时可能来临的关站、黑屏。

熊猫tv在租金最为昂贵的塔 3 同时租下了 2 层作为办公室,占地3545. 70 平方米。这对于一家刚刚创业的公司来说,极为奢侈。有王思聪作为CEO,团队在 2 年间,完成A-B轮融资,总额近 20 亿人民币。

一年多前,户外主播小丽第一次从位于河北农村的家,来到熊猫TV办公室,与运营人员见面时,一度被高大上的氛围触动到。“那天有些轻微的雾霾,但望京SOHO的建筑从很远就看得到,很霸气。之前说他们花了上千万挖来头部主播,很多人还不信,但我到了办公室就完全相信了。”

加入熊猫直播一度改变了小丽的生活,她可以从枯燥的日常生活中,和天南地北的人互动,户外直播一度她带来了还不错的收入。

王响是一名熊猫直播的赛事运营,最初来到熊猫TV,是因为喜欢游戏。“能把兴趣和工作结合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但他已记不清有多少个晚上在公司加班度过,毕竟很多赛事发生在晚上,从技术到运营,都要保证直播质量。

王思聪办公室离他的工位不远,“校长(王思聪)很少过来,但每天都会有人去打扫,后来变成了一个会议室,有采访、会见重要客人等。” 王响提到。

他还记得, 2018 年初的年会上,当天最大的奖品是欧洲 15 日双人游和一次乘坐王思聪私人飞机的机会,但他只抽到了三等奖的一台相机。

2018 年 11 月,IG夺取英雄联盟世界冠军。作为独家直播平台,熊猫TV也借此最后狂刷了一波存在感。王响回忆说,确定夺冠时,办公室里充满了欢呼声,团队破例开酒庆祝。

从 2016 年直播高峰到 2018 年底、 2019 年初的互联网寒冬,不过两年时间。

“ 3 月中旬,突然在内部群里提到,说可以帮我们内推到其他平台,说白了就是各谋生路。”王响意识到,这天还是来了。

在最后的日子里,熊猫直播经历了“回光返照”。下载率大幅提升,很多老主播回到平台上告别,微博热搜居高不下,“多希望这只是一个营销事件。”熊猫直播COO张菊元无奈地提到。

3 月 21 日,王响拿着手里签好字的离职证明,坐电梯回到 12 层的工位,他还要站最后一班岗,除了电脑之外,此时其他私人的物品已经收进了盒子里。

同一天,小丽来签解约合同,只有先解约,她才能有资质入驻其他直播平台。但这样意味着,基本放弃了过年后两个月直播的收入。

已经入春的北京阳光明媚。阳光洒在脸上,望京SOHO的玻璃闪着光。她走出塔 3 大门,在广场上打开直播,向仍然在线的用户表达自己的不舍。小丽觉得自己对这个地方恨不起来,“就是感觉很惋惜,这里太耀眼了。”

租房中介已经迫不及待挂出了办公室出租的消息。

还没等王响和同事们全部离开,SOHO中国的官方微博也发出了招租启示,“客户熊猫直播搬走了,他们把租金交到了 3 月底,没有拖欠SOHO中国一分钱租金。他们原先所在的办公室,处在望京SOHO 塔 3 的中高层,面积,西南朝向,精装修,视野开阔。欢迎有意向的客户朋友们来看房。”潘石屹也对这条微博转发点赞。

“这个所谓视野开阔的中高层,已经不可能再卖到好价位,”张明直言不讳,“毕竟中国公司还是迷信的。”

中介们对互联网公司爱恨交加,这类公司往往在付款时不差钱,但不少后续会违约提前搬离。渐渐地,中介们已经摸清了行业的规律,并在其中发现新的商机。例如当一家公司人员快速扩展,并且拿到融资时,其提前搬离的可能性增大。一位地产中介曾因成功帮助一家快速扩张的公司从SOHO搬迁到来广营附近的朝来产业园,从中分成超过十万元。

如今在望京SOHO,100- 200 平是最受欢迎的体量。创业公司越来越多,中大体量的公司经常另觅他处。

2014 年开始,共享办公热潮兴起,潘石屹也创办了共享办公品牌SOHO 3Q,他开始在各地举办的“潘谈会”,找来刘强东、雷军、冯仑等业内大佬分享创业心得,希望进一步打响SOHO在创业者心中的招牌。

2015 年的一次潘谈会上,潘石屹和赛富基金合伙人闫焱对谈。期间,蹭饭App、心意盒子、量子泡沫咖啡、心跳社交、易农场等 16 个项目进行了现场路演。望京soho还举办过明星品牌分享,如经纬和深创投投资的游戏公司魔方网、二次元视频网站ACFUN等。

遗憾的是,这些品牌现在都已经不再公众视野内。

2015 年 3 月,由于人员扩展,猫眼电影、美团市场部等部门,从 2 公里外的美团总部——望京东路 6 号望京国际研发园三期搬入了望京SOHO 塔3,入驻21- 23 层的SOHO 3Q。

王艳那时刚入职美团不久,她在 21 层的工位上向下望去,可以看到不同品牌的外卖小哥,可以看到举办不同活动的O2O地推,“五颜六色的,特别活跃。” 她和同事有时会到“扫码一条街”上转转,看又出了什么新项目,时常还能领到一些小礼品。“一点不夸张,有时候转一圈就可以解决一顿饭或者下午茶。还拿过小型的家用电器,这也创业公司也是很能花钱了。”

“这儿更像一个巨大的中转站,每个公司总有自己的归宿,也许更好,也许更差,这和望京SOHO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 几个月后,王艳搬回了总部,因为美团又拿下了另一座办公楼。 

成长

在很多望京SOHO的上班族眼中,陌陌科技是望京SOHO的“福将”,像一个“镇宅之宝”。

“每次电梯到了第11、 12 层,总会看到很多人上上下下,陌陌一直发展得很好,人也越来越多了。”在塔 2 工作的李江提到,由于工作关系,他也曾拜访陌陌,看到巨大的办公区,咖啡厅、休闲区、室内高尔夫和各种健身设备,“非常羡慕。”

陌陌科技 2015 年上市之后,一直保持着较为快速的发展。根据最新公布的财报, 2018 年陌陌净营收达到134. 08 亿元,同比增长51%。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28. 16 亿元。截止 2018 年底,陌陌已经连续 16 个季度盈利。

来自湖南娄底的唐岩, 23 岁就来到北京。经历了近十年的北漂生活后,他深刻体会到在城市里的社交关系缺失,大多数人的社交仅局限在小范围的同事圈和行业圈。“这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交网络,需求不能被满足的。”他相信,移动端一定会诞生一个社交爆款产品。

2011 年,唐岩创立了陌陌科技。早期的陌陌很“俗气”,聚焦在周围人群,俊男靓女居多,一度被舆论评论为“约炮神器”。然而这没有阻挡其用户数量的激增。

但唐岩保持着产品经理的特质,很快带领团队升级应用,封杀了和约炮相关的账户和色情内容,推出了群组功能,以地点加属性定义群组,过滤筛选用户,使用户在不同场景和不同趣味的群组中获得归属。同时,通过在各大城市铺天盖地的宣传,陌陌很快进入大众视野,团队也逐渐发展壮大, 2014 年,陌陌离开东三环的旧居,搬进了望京SOHO。

随后在直播的风口下,陌陌获得了新的提升。 2018 年初,陌陌收购陌生人社交软件探探,把一个崛起的竞争对手纳入麾下,保证了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领先优势。

这一年,陌陌在望京SOHO除了续租外,又租下了另外两层,共扩展到 4 层,人数也增加到 2400 多人。

创业初期,陌陌也曾“折腾过”。前后有过三次搬家经历。 2011 年,初创团队曾在三元桥霄云中心奋斗了半年; 2012 年 8 月,唐岩将自己的团队搬迁至京润水上花园别墅;同年 12 月,陌陌又举家搬迁至北京国贸万通中心,直到四年多前,搬至望京SOHO。

“一家大型互联网上市公司成长的过程中,总要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陌陌科技选择了望京SOHO。”一位陌陌员工提到,“这和陌陌的属性有关系,一直做线上产品,人员不会像阿里、美团那样扩充得特别多,规模较稳定的情况下,或许5、 6 年都不会搬。”

唐岩曾在网易的老同事方三文比唐岩早一年离职出来创业,其创办的雪球网的办公地址也一度和陌陌离得很近。但 2019 年,雪球没有再留在望京SOHO。如同很多发展不错的中型公司,会因为人员扩充而选择更大的场地,雪球现在已经在朝来产业园有一栋独立的小楼。

不止雪球, 2018 年末,随着融资和扩张顺利进行,宝宝玩英语、UU跑腿等在租金到期后,都搬离了望京SOHO。

“势力范围”此消彼长。作为望京SOHO的“大客户”,游戏公司触动科技曾在总建筑面积达 12 万平方米的塔3,租下了2. 4 万平方米,足足占了 5 层。触控科技CEO 陈昊芝入驻时大大赞赏了望京SOHO,“作为一家科技创新型公司,SOHO的环节可以激发员工创造力。”

当时,触控科技的《捕鱼达人》游戏热度居高不下。而现在,触控科技经历了赴美上市失败,业务不佳等问题后,早已退出一线公司行列,办公室也减小到了一层。

同样式微的还有互联网婚介。 2015 年,当百合网入驻时,SOHO举办了盛大的仪式,潘石屹感叹,“连找对象都互联网了,还有什么行业没有互联网。”

在世纪佳缘工作 3 年,李盛经历了公司最动荡的发展阶段。 2016 年世纪佳缘从美股退市,被新三板公司百合网合并,他搬入望京SOHO, 留在合并后的百合佳缘。然而这次变动后,他每天的通勤时间延长了近两个小时。

合并后,百合佳缘占据了婚恋交友市场超过70%的市场份额,但随着“小龙女”龚海燕和“求职达人”慕岩两个明星创始人的离开,公司发展也差强人意。 2018 年财报显示,百合佳缘净亏损 8248 万元。

但即使强强联合,也改变不了互联网婚介市场天花板过低的事实,据易观监测数据显示, 2018 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整体市场规模不过 40 亿。李盛认为,婚恋平台更大的冲击来自来自微信、微博、QQ、陌陌等社交平台,还有豆瓣、简书等社区。

2019 年,百合佳缘CEO吴琳光提到,团队下一步要发力直播业务,通过推出“红娘直播”,把线下红娘业务搬到线上,也配合之前的“围观直播”和“关窗密聊”。

“百合佳缘应该会做成一个以结婚为目的能正经谈恋爱的陌陌。” 李盛调侃。

如今,百合佳缘要去挖陌陌的用户,触控科技也希望通过最新的“区块链+游戏”回归。望京SOHO里,还有很多处在关键转型期的老牌公司。

但更多的机会还是留给了风口上创业者。

例如从事医美整形类app的新氧已成为目前望京SOHO里发展最快的企业之一。 4 月 9 日,新氧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总部位于深圳,国内最大的MCN公司蜂群文化也把北京的办公室设在了望京SOHO, 3 年前,业内知道MCN概念的人都很少,现在已是创业的风口,蜂群文化也拥有了上千个抖音和小红书的头部网红达人。

新的风口出来,望京SOHO还是一个重要的试金石。

仍是中心

相比陌陌科技刚搬来时,周围基础设施仍然很不健全,现在望京已经是京城IT企业继中关村之后青睐的区域。尤其随着美团、阿里、绿地的强势入驻,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始把望京当做一个安家的选择。

整个望京都是互联网人新的聚集地。 2015 年,《财经天下》杂志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北京中关村、上地等老牌互联网公司聚集地,已经很少有能容纳快速增长的创业公司的空间了。而且,因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天然光环,创业公司选择在这类地段开设办公室,容易导致基础员工的大量流失。

类似的趋势也发生在硅谷,Airbnb之类的新兴互联网公司也选择在Market Street 8th和9th大街落户,远离了拥有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的Palo Alto。

2015 年时,潘石屹还不明白为什么塔 3 里90%都是互联网公司,现在,望京SOHO的负责人们已经可以打出互联网公司的专属广告,即使这意味着要承担空置的风险。

4 年中,望京SOHO人来人往, 2018 年末,有 400 多间办公室空置,而过年回来后,这个数量立刻缩小到 200 间。更多创业公司依然看中这里的特殊光环。

随着人员的聚集,望京SOHO周围的交通更堵了。且在方圆 3 公里之内,新增了上百家健身房、 8 家电影院和数不清的知名餐馆。以前主要由韩国人居住的几大住宅小区,逐渐被互联网人口取代,房租逐年上升,却依然有更多人愿意进来。

“望京SOHO附近总是充满了人情味,住宅很多,晚上走出大厦,就可以看到遛弯的老太太,乱跑的孩子,很快放松下来,消解了压力。”上述陌陌员工提到。

如果现在再咨询望京SOHO的写字楼租赁,中介会不遗余力地为你推荐周边的大厦,多数可能会更宽敞,且价格更低,甚至会问你是否对国贸附近感兴趣,“除了国贸三期那样著名的写字楼,国贸很多楼价格已经比望京低了。”

这意味着望京SOHO已经渐渐成为了一个新的“中心”。

还在为说唱事业奋斗的张博,如今白天做短视频,写歌,晚上在三里屯的Mix Club演出。他的音乐已经赢得了一批粉丝,甚至广告商。

在《望京SOHO》这首歌的MV开拍前,张博的哥们儿说可以借给他豪车作为道具,“说唱音乐豪车美女是标配,总有那么几个兰博基尼、保时捷之类的。”

但他最后决定,还是开着自己的小破帕萨特出镜,气势全无,还有点土,但这是他自己攒钱买的第一辆车,“很符合望京SOHO的气质”。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响、张明、小丽、王艳、李盛为化名。)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