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罗永浩,背对背拥抱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圈内事(ID:quanneishi),作者:Fx Wei,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假如把手机市场比做一场舞台剧,在退场的那条通道上,老罗和黄章怕是快要相遇了。

在那个略显昏暗的退场过道里,两个桀骜不驯的人擦肩而过。他们谁都没有抬头看对方一眼,仅用余光扫到了彼此相似的尴尬与局促。

老罗心想,这土鳖,竟然以为自己会做营销。

黄章默念,这傻子,竟然以为自己会做产品。

两人的目光看向舞台,望着仍在台上却满头大汗的雷军,齐声挤出了一个字:呸!

小米、雷军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1

老罗眼里的自己是个不世出的产品天才,是手机行业唯一的聪明人驾鹤西去之后,被上天选中来拯救苍生的。

他对此深信不疑,就像黄章对自己的营销能力深信不疑一样。

2014 年黄章复出的时候,江湖上传闻说,魅族是“神一样的产品,猪一样的营销,背后有个乌龟一样的老板”。黄章不服气,要证明自己:

“社会化营销必须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又有魅力的,又有强大思想的,随时说一句话可能颠覆人家对价值观、对人生观的认识的一个灵魂人物,那个人就是我。”

老罗夸起自己来也经常搂不住:

“整个晚上都被层出不穷的创意顶得睡不着觉,刚才打了个盹儿,醒来已经开始研究中国和美国的专利法了……我这个企业终究是要杀出中国为全世界人民做手机的。”

罗永浩,锤子手机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这俩人说话的劲头实在是相似。我仿佛看到同一个人,在一个元气满满的早晨,洗漱之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左手摸着肚腩右手抚着秃顶,念出了内心深处的两段独白。

但两人的狂妄确实有他们各自的原因。

老罗办英语培训机构那会儿,看不上设计师的创意水平,自己琢磨了一下PS就做出了一系列海报,之后精品频出,奠定了他在创意届的地位。

黄章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2006 年,魅族就干出了全国第一款触摸屏外加无螺丝设计的MP3,当年销量全国第一; 2009 年的魅族M8,是国内第一部使用电容式触控屏的智能手机。

魅族至今都引以为傲的MX系列诞生于 2012 年,在那个小米“没有设计”、华为靠充话费送手机走量的年代,黄章对产品的追求可谓相当超前。

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攒了两个月生活费咬牙买下白色版MX 2,刚拆掉包装就被用小米的女友抢了去,对方只丢下了一句话:这手机真好看。

黄章(早期)产品做得好,老罗营销玩得溜,两位都称得上是各自领域里的佼佼者,但错就错在,他们跨界了。

2

老罗的自信背后的逻辑是这样的:做营销搞创意我最牛,做手机我还不分分钟灭了你们?

现实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样,对于观众来说,老罗的段子要比手机本身更招人待见。相声专场的门票收入水涨船高,锤子手机却没卖出多少台。

好不容易卖出去了,还因为品控被被用户退货,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黄章的错觉比老罗的更拧巴一点:做产品(曾经)我最牛,营销不行是因为我懒得动,我要用心做同样分分钟灭了你们。

2014 年魅族转型引入外部投资的时候,黄章去见客户。对方问:您亲自出山,是准备做多大, 100 亿怎么样?

黄章答: 100 亿是小case,我要为 100 亿我就不出来了。

对方追问:那, 1000 亿?

黄章答:我从不指标化,但我告诉你这个市场有多大,我就做多大!

说完这句话,投资人热血沸腾,果断投资,似乎手擒华为脚踩小米的美梦眼看就要实现。

然后投资人等啊等、等啊等,等到今天,魅族的市占率都没有突破过个位数,连“Others”的阵营都没有闯出来。

老罗和黄章对于跨界的盲目自信,对做好企业没一点帮助,倒是能一次次点燃失望的魅友和锤粉们。以至于这些死忠用户们,经常在清高和尴尬之间来回拉扯。

逛这两家的论坛,怎么看怎么拧巴,总有“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的那种怨念。

哎,都怪这俩人光吹牛,不争气。

3

除了狂妄,老罗和黄章两个人还都爱怼人,一点面子不给留。

前阵子魅族无孔手机众筹失败,黄章在论坛上diss下属:市场部都是在瞎搞。

市场部的人私下嘀咕,几年前您说“市场营销交给我,我来做”,这会儿您不出力就罢了咋还恶心人呢?

黄章这么做有他自己的道理。

早些年,董明珠和黄章见面谈业务,没成想剽悍的董小姐,上来就被黄大仙给批评了。

董明珠有个习惯,午饭吃得简单,就是员工餐。黄章看见不大乐意:董总,你这样不行,愧对员工、愧对公司。

董明珠一脸懵X:老娘给股东分红给员工分房子,对不起谁了我?

黄章微微一笑:公司需要你去做该做的事,不要去做那些不该做的事,我在家里吃饭,饭都是别人帮我装。你老操心不该操心的事,把自己身体累坏了,哪还有精力去做别的?

董明珠一脸的恍然大悟:我马上弄一个董事长大餐厅!

黄章心里怪得意:这就对了。

这董小姐到底老江湖,场面话说得你心花怒放,心里根本没当回事儿。过了两年鲁豫去拜访董明珠,会议室凑合着吃的还是员工餐,哪里有什么董事长大餐厅。

黄章可怪当真,回公司后还问自己员工:为了节约我的精力,你们说我是不是也得装修一下办公室?

员工们看着老板,气是真不打一处来:您在家吃着火锅唱着歌倒是挺自在,我们干起活来小心翼翼动不动还被骂。您好容易回来公司一趟,事儿还没干几件先要给自己装修办公室?

这就是黄章的悖论。一边,他认为他是唯一能拯救魅族营销的“灵魂人物”,一边又告诉下属说,一些小事儿别来烦我。搞得下属做怕做错,问又怕打扰到老板,只能蒙着眼睛瞎搞。

营销在黄章眼里的确是个小事儿,这么多年过去,小米雷军为了宣传都跑去B站当歌星念Rap了,魅族这边却沦落到靠李楠在办公室开直播。

黄章这两年除了在论坛爆料、骂对手、骂下属,啥动作都没看见,魅族从“小而美”变成了“小而不美”,效果是十分显著。

魅族市场部其实也不用太委屈,黄章啥也不管你难,你跳槽到锤子科技,碰到事必躬亲的老罗,照样过不了好日子。

作家叶三到锤子科技参观,进门便看到罗永浩在前台擦桌子——不是老罗闲,是他嫌前台小姐姐擦不干净。

擦桌子还好,要是赶上发布会,老罗对PPT的修改要求,能把人给逼疯。锤子发布会从来都没有准点儿过,为啥?老罗PPT没改好呗。

而且,老罗骂人,姿势更丰富一些,不仅在微博上骂、当面骂,还当众骂。锤子发布语音处理技术的时候,把合作伙伴名字写错了,老罗当场大喊:谁干的?!

专门负责PPT设计的许岑当时在台下一哆嗦,汗都下来了。这还没完,又过一年,畅呼吸发布,PPT上的字又给写错了。这次老罗站在台上满脸怒火直接点名:许岑你给我等着!

你看,甭管老板是爱管事儿还是不管事儿,骂起人来都这么不讲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