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的逆袭之路!互联网下半场的这波红利他们抓住了

淘宝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蒋菲 李思婕,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小镇青年正在牢牢抓住互联网下沉红利,努力寻求命运的蜕变,从生活的激流中打捞出人生的意义。

小镇青年将成为互联网下半场最大的增量,这是一个在 2018 年达成的共识。人们将目光投向一二线城市之外,那里分布着近三百个地级市、近三千个县城和近四万个乡镇,是一片广袤无垠又令人浮想联翩的长尾地带。

对比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和白领阶层,没有房贷负担的小镇青年看上去有钱又有闲,用大把的时间成就了快手、趣头条和王者荣耀的营收。与此同时,小镇青年的另一面,却多多少少为人忽略——当互联网商业的光芒投射到这片最基层的土地上时,也释放了许多小镇青年的激情与梦想,他们凭着敏锐的嗅觉和顽强的拼劲,牢牢抓住互联网下沉红利,努力寻求命运的蜕变,从生活的激流中打捞出人生的意义。

我们找到了三位奋斗中的小镇青年,他们的故事,他们所从事的快递行业,就像镜子,照出了下沉市场最真实的一面。

开淘宝店的快递点老板

中国至少有 22 个龙潭镇,湖南常德市的这一个,藏在桃源县的大山深处,人口不过 2 万出头。 2013 年 2 月, 26 岁的邹斌承包了百世快递龙潭镇代理点,小镇至此通了快递,然而第一年在苦捱中渡过,网点平均每周派送 20 个快递,而揽件量则几乎为零。

从网点去县城取件,往返路程超过 100 公里,赚到的派件费不够付汽油钱,邹斌只能坐着公交车来回取件,要不是还开着一个服装店,一家人生计都是问题。

那一阵子,邹斌颇有些英雄气短的感觉。回想一年之前,他还是东莞一家企业的电商主管,年纪轻轻便月薪上万,手底下还管着 60 来号人,要不是一路蹿升的房价浇灭了扎根东莞的希望,他可能不会回到日渐凋敝的故乡。

为了拯救这门生意,邹斌在服装店外挂出了“淘宝代购”的招牌,还印制了广告卡片,挨家挨户发给镇上的居民和村里的乡亲。没过多久,第一单生意找上了门——村民老何家的猪仔饱受蚊虫肆虐之苦,他想买一盏灭蚊灯,跑遍全镇却一无所获。

淘宝上买的灭蚊灯很快到了,放在猪圈里试了整晚,第二天一早,在村民们的惊叹声中,蚊子的尸体用铲子装了小半麻袋,邹斌当场拿到了几十盏灭蚊灯的订单——村里家家户户养猪,蚊虫叮咬影响肉猪长膘,有时还会致病致死,看到灭蚊灯的效果这么神,谁家不想要?就这样,一盏小小的灭蚊灯,点燃了小镇网购的第一把火。

小镇上的网购需求五花八门,邹斌也是大开眼界——农户们找他买各类农作物粉碎机、提粉机;阿姨们托他买广场舞服装和改衣服的拉链;学生们找他买文具和课辅资料,还有TFBOYS的偶像纪念册,卖得比任何课辅资料都火。

每笔代购,邹斌会收取 2 元代购费,并且提醒卖家,记得发百世快递。 2016 年,网点日派件量攀升到四五十票,邹斌关掉服装店,买了辆货车,专心搞起快递。

随着网购风靡小镇,其他快递公司也陆续在镇上开出网点,有了竞争对手,邹斌又开始琢磨怎么把揽件量做上去,最后决定发挥自己的特长,开家淘宝店,和农户合作,把家乡土特产卖到外面去。

采购清单上,娃儿糕、雪花酥、红薯粉、蒿子粑粑、辣椒、黄骨鱼、牛肉酱、腊鱼……应有尽有。 2018 年,邹斌通过电商卖出了 100 万元的土特产,跟他合作的农户中有位何大爷, 60 多岁还在帮人架电线杆,邹斌看不下去,就帮何大爷把自家产的辣椒、粽子卖到网上,一年下来增收三万多元,何大爷再也不去架电线杆了,还琢磨着把在广东打工的儿子也喊回来做电商。

土特产生意越做越大,邹斌的快递业务量也水涨创高,连续三年全镇发货量第一,一家独占三分之二市场。 2018 年,邹斌的日均派件量达 100 票,揽件量 68 票,仅快递一项收入,就赶上了在东莞打工的水平。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