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投资的1MORE上市了,卖耳机会是一门好生意?

2019-01-14 14:09 稿源:凤凰科技  0条评论

小米 (4)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出品《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刘正伟 主编 于浩

微信编辑 刘考坤

飞机舱门关闭的一瞬间, 50 岁的谢冠宏“失业”了。

下岗的的原因很“乌龙”,老板郭台铭认为他正式休假应该是在第二天,因此打电话让他回去开会。这要是在以往,谢冠宏肯定是立马下飞机赶回公司,但那次他没有。

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时,一定会再为你打开一扇窗。谢冠宏离开富士康后创立的万魔声学,就是这扇窗。

2018 年 11 月 15 日早间,共达电声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称,公司拟以作价 34 亿元吸收合并万魔声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1MORE”)100%股权,此次交易构成重组上市。

这纸公告让1MORE在 2018 年岁末再次进入资本市场视野,再加上“小米生态链企业”这个标签,也让这家公司备受业界关注。

“准上市公司吧。”谢冠宏近期接受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采访时表示,当监管单位最后正式核准之后,“准”字就可以去掉了。1MORE也将成为继华米科技和云米科技之后,又一家上市的小米生态链公司。

贵人雷军: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投资

谢冠宏与小米的结缘有个比较曲折的故事。

在创立1MORE之前,谢冠宏在富士康工作了 10 年,曾是郭台铭身边最年轻的事业群总经理;他曾蹲守苹果公司 2 个星期,用 15 分钟拿下iPod订单;之后还帮助富士康从亚马逊拿到了全部Kindle的订单。

当时谢冠宏在做Kindle电子书,那会儿Kindle还没有中文系统,听说国内有一个高手,能把Kindle刷机成中文系统——也就是多看,这一下子勾起了他的兴趣。

打听之下,谢冠宏发现这个刷机牛人还是一家做卡拉OK系统公司的老板,这个人就是雷军的好友王川创办的雷石。之后王川来到小米负责小米电视,虽然谢冠宏没能在小米电视上和王川达成合作,但两人的关系一直保持得很好。

后来谢冠宏通过王川认识了雷军,到了 2012 年,小米与富士康谈合作的时候,谢冠宏是富士康公司里最支持小米的人之一。雷军带着团队在台湾与富士康洽谈时,谢冠宏经常和他聊到半夜两三点。

谢冠宏从富士康离职之后,在香港出差的雷军第一时间找到了他,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投资。”谢冠宏当时曾开玩笑的问:“我做卡拉OK,你投吗?”雷军说:“只要是你做,卡拉OK我也投。”

当然,他们没做卡拉OK,而是一起做了耳机。“其实当初也没有想到要做耳机,当时想到手机的周边是一块很肥沃的市场,因为手机发展趋势很好,首先想到的是围绕着它来做。”谢冠宏说。

他当初想的是每卖一台手机,到底会有什么配件?在耳机、电源等周边产品中,谢冠宏最终选择了耳机创业,于是有了今天的1MORE。

1MORE于 2013 年创立,A轮获得小米科技、顺为资本入资;那时叫加一联创耳机公司,是小米手机耳机唯一供货商。此后经过多轮股权稀释, 2017 年 12 月,谢冠宏持股比例达到32.99%,超越小米系公司,成为万魔声学第一大股东。

从一开始,谢冠宏就拒绝做附在手机里的标配耳机,也不做纯代工。

2013 年的时候小米手机风头正劲, 6 月份的时候,1MORE为小米推出了第一代小米活塞耳机,不管是 99 元版还是 49 元简版都引起了极大关注。到 2014 年年底,1MORE宣布其活塞耳机累计销量超过 1000 万条。

如何走出过半营收By小米的怪圈?

1MORE是小米生态链上最早孵化的企业之一,也是得到小米帮助最久的企业。在万魔声学的销售收入中,目前有超过50%来自小米。来自小米的资源能够帮助1MORE这类生态链企业在创业之初可以快速在行业中站稳脚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与此同时,小米也并不限制这些公司发展自有品牌,如何提升自有品牌的销售占比,是此前华米和云米上市之初最受市场关注的问题。当小米模式失灵之后所面临的较大销量滑铁卢风险,成了小米生态链企业很难走出的一个怪圈。

“我要的就是规模。”谈到如今ODM业务占比过高的问题,谢冠宏显得很实在。“这些ODM对我的规模效率帮助很大,然后另外一个就是,我如果不帮助他们,他们光推手机,光推这个,也有一点遗憾。”

目前1MORE正在积极解开这个难题,依靠谢冠宏此前在富士康积累的丰富产业资源,去扩大除小米外的客户圈,如华为(间接客户)、华硕等手机客户。包括与前东家富士康,两家关系也很好,郭台铭还邀请谢冠宏去吃饭。

1MORE预计, 2018 年ODM业务与自有品牌业务相比 2015 年复合增长率分别超过35%和230%。在销售渠道,万魔声学产品在国内 26 个省份及港澳台地区,拥有超 40 家Hi-Fi音频代理商和 3000 多家线下体验店。

在国外,万魔声学销售渠道已拓展至美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和韩国等 25 个国家。其成立至今的累计耳机产品销量也已经突破了 5500 万条。

另类重组上市,估值过高受质疑

业绩逐年增长,上市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事实上,为了登陆资本市场,1MORE实际已经筹谋了许久。

1MORE的前身是成立于 2013 年 10 月的加一联创, 2015 年 11 月加一联创更名为万魔声学。谢冠宏等创始股东通过1 More Inc.的香港独资子公司加一香港控股,随后逐步引入了People Better、Shunwei、GGV、IDG等多名投资者。

在 2015 年底的一次媒体专访中,谢冠宏表示公司有登陆新三板的计划,但最终快速降温的新三板被万魔声学舍弃了。也就是说,1MORE成立满三年之际就开始筹划自己进军资本市场的道路。

频繁的股权转让和A股IPO寒冬之下,找一家上市公司进行重组,成了1MORE快速登陆A股资本市场最佳选择。1MORE在完成自身一系列的股权变动的同时,最终选上了与自身业务具有一定关联性的共达电声。

公开报道显示, 2017 年底,在转让股权给宏创控股原控股股东于荣强失败后不到半个月,共达电声实控人潍坊高科与1MORE的子公司爱声声学签署控制权转让协议,以当时股票市价两倍的价格转让股份,交易对价9. 95 亿元,随后,公司完成易主。谢冠宏在 2018 年 3 月就已成为共达电声的实际控制人。

在去年的重大资产重组说明会上,1MORE管理层预计公司未来五年( 2019 年- 2023 年)净利润金额分别为1. 5 亿元、2. 2 亿元、2. 8 亿元、3. 5 亿元和3. 8 亿元。

但让资本市场很疑惑的是,和去年年末7. 5 亿的估值相比较,一年不到的时间,1MORE的估值从去年的7. 5 亿左右的到了今年 11 月份的 34 亿,翻了 4 倍以上。

1MORE在 2017 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6. 29 亿,同时去年公司的净利润也达到了 3697 万。按照公司 34 亿的收购价格,以及去年的净利润来计算市盈率的话,标的公司的市盈率在 92 倍左右,这一估值明显偏高。

去年登陆纽交所的华米科技与云米科技,上市后旋即量价齐跌、股价破发,目前股价仍在发行价 11 美元和 9 美元下方。1MORE借共达电声重组上市后,需要用持续好的业绩去证明自己。

增收不增利,今年要开始反攻

做技术出身的谢冠宏其实并不擅长、也并不喜欢聊资本和经营数据。只有聊起产品和行业趋势的时候,他才会变得很健谈。

苹果 2016 年 9 月推出的AirPods,至今销量依旧火爆。据调研机构KGI分析师郭明池提供的数据,2017 年AirPods总销量估计为 1300 万至 1400 万左右, 2018 年这一数字有望翻一倍至 2800 万。

这样的销量成绩足够让其他厂商眼红,也促进了耳机市场的真无线化和智能化。出门问问、科大讯飞、1MORE等,先后在去年上半年推出了自家的真无线智能耳机产品。

可以说,未来几年内,TWS真无线耳机的精彩,并不会比这两年的智能音箱大战逊色多少。在谢冠宏看来,无线不牺牲音质、无线降噪、智能化将会是未来真无线耳机的发展趋势。

“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无线降噪。”谢冠宏说。无线耳机的体验等同甚至超越有线耳机,甚至在此基础上加入降噪以及智能化体验,是接下来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因为市场占有率高的缘故,“打败Beats”或者做“中国的Beats”总是会被树立成初创耳机品牌的目标,1MORE也没能幸免。

“我从来都不想做中国的Beats,我不知道是谁跟我们讲的。”对于这个标签,谢冠宏显得有些无奈。如果非要给1MORE找一个对标的对象,谢冠宏认为Bose和SONY才是学习的对象。

来自富士康的DNA以及 50 岁高龄开始创业的缘故,让谢冠宏在给1MORE做新产品决策,会显得有些保守。比如真无线耳机产品和智能耳机产品,1MORE其实是晚了业界约大半年时间推出。


“我在今年以后不会那么保守。”谢冠宏说,在同样是晚了一两年的智能音箱跟智能家居部分,他决定从今年开始反攻。除了希望重组上市的垂直整合能够越来越顺利,谢冠宏还希望1MORE未来在全球市场做到非常有竞争力,在国内市场维持第一的地位。

根据此前公告, 2015 年- 2017 年及 2018 年 1 月- 10 月,1MORE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269. 2 万元、41637. 06 万元、62981. 85 万元和69375. 53 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401. 6 万元、2598. 73 万元、3697. 21 万元和3018. 71 万元。

不难看出,1MORE2018 年前十个月比去年一年的营业收入都还要高。但是同时,公司前十个月的净利润却只有 3018 万。也就是说在营业收入增加的同时,公司的净利润却反而出现了下跌,而且这种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在 2016 年和 2017 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如何改变高营收低净利的现状,也将是1MORE未来完成上市后需要思考的。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