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担心求职“寒潮”,一大波稳就业政策已经在路上

招聘,job,工作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来源:苏宁财富资

者: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黄志龙

每到岁末年初,“裁员”、“失业”的话题都会热起来,今年也不例外,公司职员和应届毕业生们对求职“寒潮”的担忧,正随着就业市场的种种风吹草动悄悄滋长。那么,今年的就业形势究竟如何呢?让我们用数据说话。

客观把握真实的就业形势

从统计局发布的数据看,就业形势并没有明显变化。

2018 年1- 11 月,城镇新增就业人数 1293 万人, 11 月城镇调查失业率降至4.8%,三季度城镇登记失业率降至3.82%,达成了人社部年初提出的“ 2018 年要实现城镇新增就业 1100 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的三大目标。

不过,就统计口径而言,上述两个失业率指标可能存在低估。具体来说:

城镇登记失业率可能存在低估的原因有三个:一是采取行政登记方法,这完全依赖失业人员主观行为,而失业人员登记动力不足,使得统计的失业人数偏少;二是数据只包含户籍失业人员,未包含流动人口失业人员;三是年龄限制在 16 岁以上和男 50 岁以下、女 45 岁以下。

城镇调查失业率的统计口径虽然扩大到流动人口,与登记失业率相比,也更加科学,但也有一些不足:一是调查样本量较小,仅调查 31 个大城市失业率;二是没有反映失业的结构性特点;三是没有完全打破城乡二元就业结构的偏差。

那如何客观把握真实的就业形势呢?或许可以从以下两方面数据寻找答案:

先来看就业景气指标。这里有三方面表现值得关注:一是 2018 年 12 月,制造业PMI从业人员指数降至48%,服务业PMI从业人员指数降至47.7%,不仅长期低于荣枯线50%,也创下了近年来新低;二是长江商学院发布的BCI企业招工前瞻指数从 2018 年 2 月的77.8%降至 12 月的54.7%,创下有统计以来新低(参见下图);三是 2018 年三季度末全国用工景气指数降至98.4,为数据发布以来新低。

再来看更加接近市场真实情况的企业招聘需求数据。根据猎聘网发布的《 2018 年四季度招聘趋势调研报告》, 2018 年四季度预期全国增加招聘数量企业占比为24.4%,同比减少2. 4 个百分点;从行业来看, 2018 年四季度房地产、互联网、金融、消费品、机械制造等行业招聘数量显著下滑;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人数同比增速也不断下滑, 2019 年 1 月 10 日,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显示,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人数达 540 万人,规模持续扩大。

另外,最近天风证券的研究报告《消失的招聘广告——从招聘平台看就业状况》引起了广泛关注。该报告对全国 200 个城市的爬虫数据显示: 2018 年4- 9 月共消失了 202 万个招聘广告,在这些消失的岗位中,一线城市占15%,二线城市占68%,三、四、五线城市分别为8%、3%和6%;员工规模为50- 500 人的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加大,使其消失的岗位占比高达50%,中小企业对就业市场的影响比大型企业要大;民企招聘广告数量占比最高(72%),但在4- 9 月下降0. 4 个百分点。

 中央打出“稳就业”组合拳

这种就业形势,国家层面早已有了应对。 2018 年下半年以来,中央多次强调“六稳”( 稳就业、稳外贸、稳投资、稳金融、稳外资、稳预期),“稳就业”始终位列首位。

一系列稳就业的政策或举措已经在路上:

2018 年 12 月 5 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等利好政策。

2019 年开年之初,国务院主要领导马不停蹄地在银保监会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调研,要求国有大行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发展,为稳经济和稳就业提供金融支持。

2019 年 1 月 9 日国常会指出,“发展好小微企业关系经济平稳运行和就业稳定”,并出台了大力度、全方位的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政策,如每年 2000 亿元、持续三年的减税政策,等等。

未来稳就业的三大发力点

在此背景之下,下述三个方面或将成为稳就业的主要着力点:

首先,支持高校毕业生就业的政策有望出台。教育部数据显示, 2019 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到 834 万人(参见下图),同比增加 14 万人,为 2010 年以来最高,同时 2019 年全国研究生报考人数达到 290 万人,同比增长21.8%,创下改革开放 40 年来新高。此外,根据《 2019 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就业压力大、提高就业竞争力为大学生考研的首要动机。

预计在今年的毕业季来临之前,一系列支持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就业的政策将出台。例如,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延缓就业时间;支持毕业生到三四线城市就业;鼓励毕业生加入到乡村振兴的事业之中,等等。

其次,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将发挥作用。民营企业一直是新增就业岗位的主要来源,而 2018 年以来民营企业新增就业岗位出现减少,主要原因有三个:

一是金融强监管和结构性去杠杆政策,使得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风险偏好下降,民企融资和经营困难加剧;

二是民营企业受传统产业去产能、环保限产政策冲击较大,不少民营企业陷入破产重组,失业人数增加;

三是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景气回落,使得出口预期恶化,民营企业也受到了较大影响。

有鉴于此,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稳定民营企业信心和预期,已成为 2018 年下半年以来中央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些政策将在 2019 年逐渐生效并发挥作用。

最后,基建投资陆续落地,对冲地产周期下行对建筑业就业的冲击。地产周期的景气回落,使得真正能带动就业的建筑工程投资、安装工程投资长期负增长, 2018 年1- 11 月二者的同比增速分别为-3%和-8.7%(参见下图)。在此背景下, 2018 年三季度末,建筑业从业人员同比增速下降到1.52%,创下近年来新低。然而, 2018 年下半年以来,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入库PPP项目加快落地、增加基建补短板投资等政策的陆续落地,将使得 2019 年基建投资触底反弹,并成为稳定建筑业就业、对冲地产周期下行的主要工具。

综合来看,短期内就业压力可能会有所加大,但中国经济和就业的腾挪空间巨大,中央已经采取并将继续出台一系列稳定就业的政策,可以预见,就业紧张的形势或将在 2019 年下半年有所缓解。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