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一梦二十年:那些聪明、孤独和投机的人

2018-12-11 10:52 稿源:猛哥分号公众号  0条评论

8

2002 年,网易北京站筹建,黄章晋推荐了唐岩。那时他正在亲戚家的礼品店做推销员。

与此同时,陈一舟辞去搜狐副总裁,“又不是大股东,又做不了主,一天到晚在那里守着,没什么意思。”他创办千橡公司。

陈一舟走后,周枫回清华大学继续读研,后赴美国读博,被丁磊收入麾下,主持开发有道词典及有道搜索。许朝军和王小川还留在搜狐。

2005 年,许朝军升任搜狐技术总监,当时搜狐股价持续走低,他一度很绝望,偶然看到社交的六度分割理论,就去劝说张朝阳做SNS,但张朝阳无动于衷。

正好,陈一舟在做人人网,许朝军于是离开搜狐加入千橡公司。王小川则继续留在搜狐,接任技术总监一职,后顶住张朝阳,开发出搜狗,苦熬 14 年。

人人网不是陈一舟的“亲生娃”,是他捡漏买回来的。

2003 年冬天,留学美国的王兴决定放弃博士学位,回国创业,他找来了两合伙人,一个是本科室友王慧文,一个是中学同学赖斌强。三人在清华附近的海丰园租下,推出社交网站“多多友”,可惜一年后失败。

王兴经过复盘,认为SNS的核心价值是熟人关系。恰好大洋彼岸的Facebook正如日中天。于是,王兴抄袭了Facebook的界面, 2005 年 12 月推出校内网。用户增长迅速,红杉资本找上门来,但心高气傲的王兴对估值不满。

很快,校园SNS竞争进入白热化,玩家纷纷进场,其中包括陈一舟的5Q网。

王兴没钱烧下去了,不得不以 200 万美金“卖身”给陈一舟的千橡公司。一年后,王兴从校内外离职,继续创业。

2006 年,陈一舟把校内网与5Q网合并,改名人人网,成功占领校园市场。而在两年前,他还买下了猫扑,着手改造为门户,在中国社交领域可谓志得意满。

9

人人网笼络住了学生党,可对白领人群一筹莫展。

2008 年,中国的白领们都在争车位,那是开心网的一个社交裂变小游戏,不到一年,开心网的注册用户量就突破了 1500 万。

开心网由原新浪首席技术官程炳皓创办,借助病毒式传播,全球排名在几个月内就逼近新浪、搜狐、网易等老牌网站。

为了打掉这个强劲的对手,陈一舟抢注了域名kaixin.com,使得程炳皓只能使用kaixin001.com。

千橡公司开通了同一名称的“开心网”(kaixin.com),服务功能、服务对象、服务内容与真正的开心网(kaixin001)基本相同,网民难辨真假,开心网(kaixin001)增速放缓。

程炳皓把陈一舟给告了,官司延宕两年,最后法院判陈一舟赔偿 40 万。然并卵,开心网已错过了最佳发展机遇。

2010 年底,人人网注册用户超过1. 7 亿,进入巅峰期,被称为中国的Facebook。可人人网的前方还有一座大山需要翻越,那就是QQ空间。

早在 2005 年,腾讯就推出了QQ空间,不过反响平平。四年后,模仿人人网的QQ校友上线。当腾讯买下qzone.com域名后,QQ空间由个人主页转向SNS。

马化腾可不像程炳皓那么好欺负,他用陈一舟最熟悉的招数“杀死了”陈一舟。

只用几个月,QQ校友在用户体量上就完全碾压人人网,SNS之战迅速收官。到 2010 年底,QQ空间用户超过4. 8 亿。

见大势不妙,精明的陈一舟于2011 年5 月携人人网赴美上市,当天市值超过70 亿美元,一举超越搜狐、优酷、网易、新浪,仅次于腾讯和百度。市值最高时曾达到 94 亿美元。

但那也是人人网最后的风光。

10

有QQ横亘在前,社交领域的对手们前赴后继地沦为“炮灰”,唯有微博差点成为搅局者。

微博就是舶来品。

2007 年,Twitter在美国走红。它是微型博客,只能发送 140 个字符,但可以通过电脑、手机发送,方便快捷。

王兴认为这会重新定义互联网传播信息的方式。离开千橡公司后,他又拉来在百度工作的清华学弟穆荣均,模仿Twitter, 2007 年 5 月推出饭否。一年后,用户突破 100 万。

但很快,王兴又一次为自己的稚嫩付出代价,因为触碰了“高压线”,饭否被关停 505 天。这事实上宣告了饭否的死亡。

饭否虽“死”,但新浪迎来了巨大生机。 2009 年 9 月,新浪微博上线,通过拉名人入驻的战略,全国网民为之癫狂。

腾讯、搜狐和网易等门户也纷纷推出微博,展开大战。

中国真正进入微博时代。李开复还写了一本书《微博,改变一切》,他认为:“因为有微博,网络传播的社会化时代已经到来!”

李开复言过其实了,微博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乔布斯才有。

2010 年,苹果公司接连发布了iPad和iPhone 4,这宣告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世界被彻底改变。

伴随智能手机的普及,新浪微博成为国民性的现象级产品。 大打对攻战的腾讯微博败下阵来,马化腾第一次感到紧张。

在社交领域屡战屡败的王兴不得不更改赛道,创办了美团网,又将在O2O领域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饭否停更后,有两个员工离职,其中一个是王兴的老乡张一鸣,他创办了今日头条。

11

移动时代与PC时代,宛如两个不同维度的世界,谁能率先抢到一张“船票”呢?

2010 年 10 月,雷军迎来第一个风口。这个中关村的“劳模”把金山公司送上市后,蛰伏了两年,在 40 岁时,重新出山,创办小米。

小米合伙人黄江吉注意到一款基于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kik Messager,它能实现免费短信聊天,当年 10 月登录苹果和安卓商店, 15 天就吸引了 100 万名用户。

黄江吉和雷军都认为,这是小米的一个机遇。此后一个月里,他们都在讨论移动IM软件如何实现。到 12 月,小米发布了中国第一款模仿Kik 的产品,即米聊。

在一次聚餐时,雷军表示庆幸,“据内部消息,腾讯给了我们 3 个月的时间”。可惜,他只盯住了腾讯在深圳的总部大厦,而忽略了腾讯在广州还有一支尖兵小分队。

小分队的队长就是“潜龙在渊”的张小龙。 2005 年,腾讯为狙击MSN,收购了拥有Foxmail的博大,张小龙因此加入腾讯,负责改造QQ邮箱。

尽管马化腾表扬“QQmail团队是腾讯的骄傲和典范”,但QQ邮箱并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张小龙压力很大。

2010 年 11 月的一个深夜,他给马化腾写了封信:我们应该做一个类似kik 的产品。

马化腾回复了 4 个字:马上就做。

其实马化腾的压力更大。微博一役失利后,又遭周鸿祎重击,3Q大战正处于关键节点。

张小龙在饭否记录了当时心境:“这两年,我博览了群书和群山,路过了死亡之谷和罪恶之源,现在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粗气了。”

2010 年 11 月 20 日,在工信部调停3Q大战的当天,微信项目正式启动,次年 1 月 21 日,微信上线。从时间上来看,腾讯最终只给雷军留了 40 天。

接下来,便是米聊与微信的生死较量,争分夺秒。

2011 年4 月,米聊借鉴了香港一款名为Talkbox 的同类产品,增加了语音对讲机功能。但一个月后,微信新版本也增加了语音聊天功能,用户井喷。

3 个月后,雷军投子认输,全心去做手机。

可丁磊和马云不信邪。网易和中国电信合作推出易信,阿里巴巴则推出来往,都试图与微信一争高下。

事实再次证明,在互联网领域,老二都没有好下场。

2012 年 3 月 29 日凌晨 4 点,微信用户突破 1 亿,历时 433 天。这是互联网史上的一个奇迹。

短短三年,张小龙再造了一个腾讯。

12

2014 年 10 月,经过多次传谣和辟谣后,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宣布离职。这位昔日中国互联网的标志人物与门户时代说再见了。

在方兴东看来,陈彤此时离开不是太早而是太晚。

而作为曾经的网络红人,方兴东曾一度淡出互联网圈,再次被人关注,则是成为“马云和刘强东之间的男人”,他与其创立的“互联网实验室”,卷入了京东和阿里巴巴的公关口水战中。

“博客之父”沦落至此,令人唏嘘。这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社交平台 20 年发展史的缩影,从BBS到SNS,从微博到微信,许多产品和旗手,惊艳亮相后却泯然众人。

没有什么永垂不朽。恰如张小龙回顾自己 26 年人生历程时,在饭否上所写:

人要成功很难,比成功更难的是,知道自己的成功是偶然的。

面对强大的微信,依旧有不断兴起的社交新秀试图发起挑战。

易信失利后,丁磊发飙,群发邮件:“微信 5 分,易信 0 分,来往负分”。

抵抗微信,网易似无可用之人。颇为讽刺的是,有一个从网易出走的人却愣是挤出一亩三分地。

2011 年 3 月,新任网易总编唐岩提出离职。他的创业方向随即公开:专注于移动陌生人交友平台——陌陌。

关于陌陌的诞生,有一个香艳的版本。 2006 年年末,唐岩和同事坐在广州的某个酒店里聊天,看到不远处有个漂亮妹子,于是产生了一个念头:身边这么好看的姑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定位她?

在他看来,过去同城聊天室的火爆证明了中国人交友的“刚性需求”,因为中国人比较内向,所以需要一个工具,LBS使得虚拟交友和现实世界有了对接。

2012 年春节之后,陌陌开始爆发性增长。而Mike隋的一段安利陌陌是“约X神器”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后,陌陌用户在一年之内就达到了 2000 万。

2014 年 12 月,陌陌在美国上市。从成立到上市,只用了短短 3 年,堪称互联网创业的奇迹。

来往则创造了另外一个奇迹,不敌微信后,马云把专门负责此战的陆兆禧给撤了,张勇被扶为接班人。

来往团队在阿里巴巴内部度过了非常难堪的一段日子,知耻后勇,开发出钉钉,一举切入办公社交领域,成为新独角兽。

13

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人口红利和流量红利难以为继。

内容,成为中国社交产品搭建的壁垒,出现了“选择什么平台,就是选择成为什么人”的奇景。

今日头条靠算法推荐起家,引入社会关系,摸索出一套完整的方法论,孵化出抖音、火山和西瓜视频,对微信展开“围剿”。

王兴没能在社交领域更进一步,张一鸣却成为“黑马”。

各大社交平台一窝蜂都上线算法推荐,引发了新的矛盾,用户没有自主选择信息的权利,只能被动接受平台推送的内容。信息茧房被人诟病。

社交产品必须不断探索新机制,以弥合这种矛盾。

子弹短信给予外界极大想象,关注度曾短暂超过微信,可惜昙花一现,

智能社交媒体“Ta在”继而异军突起,它采用动态化算法,参考用户的学习能力来演化生成标签,从而把有相同价值观的人聚在一起。

这与传统算法截然不同。后者为建立人机联系,设立各种兴趣标签,但忽略了人的价值观及学习能力,过于机械,以致不合常理、扭曲或者失真,这才使得“美女”、“游戏”、“段子”等内容刷屏。

此外,“Ta在”还提出有限社交,只有当系统判定两人可能成为好友时,双方才会开启 3 小时的对话。

既回避深度社交捆绑,又能找到同类,这样一个自由表达的社交时代足够令人期待。

有颠覆就有新生。打败微信的肯定不是微信,但一定是不断的创新。商业世界永远不缺下一个张小龙。

14

2018 年 9 月 25 日,章泽天发朋友圈:“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便是圆满。中秋快乐,惟愿守得云开见月明。”

10 年前,章泽天还在读高一,同学给她拍了一张手持奶茶的照片,发到猫扑,被各大社区转载,“奶茶妹”名满天下。不久之后,微博兴起,她开通微博,成为网红,后来的事人人都知道,“奶茶妹”变身刘太太。

那是猫扑贡献的最近一次网络热闻,过后就如浪花入海,再无半点动静。 2014 年曾传出要被陈一舟出售,但没下文。

倒是陈一舟曾经的骄傲——人人网,最先被“卖身”。他把游戏、视频、团购、在线教育、分期购、理财、交通、直播、区块链等所有风口都尝试一遍后,人人网终于被折腾得“半身不遂”。

2018 年 11 月 14 日,人人网发布公告,以 6000 万美金出售。

不知道王兴看到这则消息时内心会作何想,他没在饭否留下记录,毕竟他已不再稚嫩,有了更广阔的天空。两个月前,成立 8 年的美团在香港上市,市值超过 500 亿美元。

同样在社交领域折戟的雷军到底有了好运, 2018 年 7 月,小米在香港上市。可黄江吉却在一年前“意外出局”了。

同样意外的还有许朝军,离开陈一舟后,曾加入盛大,又辞职,五次创业,其中不乏灵光乍现的社交产品,几番辗转,终因赌博被抓。而那时,王小川刚从美国敲钟归来,他坚守搜狗,终于苦尽甘来。

人人网卖身 5 天后,西祠胡同发布公告,宣布将关闭近三个月管理消极、发帖不活跃的讨论版。

“作为一家 1998 年成立的网站,现在还活着,总会有点意义吧。这个我说不清,留给别人说吧。”刘琥拒绝了采访。

曾经红极一时的社交平台就剩下天涯社区了。 2018 年 4 月,在新三板挂牌 3 年的天涯社区发布摘牌公告。挂牌以来,天涯社区成功募资 1 亿元,但转型不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人人网被出售后,陈一舟如此反思:

社交产品是荷尔蒙产品,当然要交给荷尔蒙含量高的年轻人。这是规律,不能违反。

罗永浩激情虽存,然廉颇老矣,空留遗憾。“Ta在”创始团队倒是一帮年轻人,三年磨一剑,他们能赢吗?

陈一舟曾跟友人说:“程炳皓当然会恨我”。可程炳皓表示不恨,他说谁都希望赢。但是违反规则的“赢”,不是真正的赢。

过去 20 年,中国社交领域群星闪耀,聪明者转身,投机者托大,孤独者坚韧,翻手输覆手赢,一言难尽。历史还在继续,真要看清潮涨潮落,恐又须另一段 20 年来打量。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