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投资教父阎焱:都说我强势,我只是不圆滑

2018-10-12 10:16 稿源:寻找中国创客  0条评论

QQ截图20180829163025.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作者:蔡浩爽 刘素宏

1998 年,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的成思危先生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这就是后来被认为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的一号提案,风险投资由此在中国真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

从微光中出发,中国创投经历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经历传统产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几波浪潮,资本与技术越来越成为推动整个新经济的两股重要浪潮。

在这期间,创投行业也涌现出一些具有影响力的人,我们记录下那些值得记住的瞬间和需要反思的刹那。仰望浪潮之巅,也不回避至暗时刻。

假如有两条路摆在面前:一条平坦宽阔,但没什么精彩;另一条丛林蔽日,但说不定有未知机缘,阎焱一定会选择第二条。

要形容阎焱前 60 年的人生选择,再没有一句评价比他微博上的个人简介更为贴切:不喜欢平庸。

作为中国第一代 VC,阎焱创造的纪录值得被记述:投资盛大,缔造了中国最年轻首富,第一次让世界资本市场意识到在中国做 VC\PE 可以赚大钱;通过谈判,使赛富从软银获得独立,引领“VC 独立运动”风潮;在金融危机时逆势注资姚劲波,挽救了风雨飘摇的 58 同城……

雷士照明事件后,阎焱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但江湖上总有他的传说。

我们对阎焱最大的好奇是:他是如何在早年方兴未艾的中国 VC 市场中,成功练就一双鹰眼,捕获了几次互联网浪潮中的明星公司?

坐在办公室上了年头的古董交椅上,阎焱像是一个经历了早期资本厮杀、愈显岁月积淀的长辈,不再需要使用外在的锐气压人。而当谈起行业乱象时,他针砭时弊的棱角仍在。

从没有上过高中的插队青年到掌管着数十亿美金的顶级投资人,人生对于阎焱来说没有既定之规。他用自己的经历向人们表白:“一定要去尝试,不一定会成功,但至少不会后悔。”

开山辟路的第一代外资VC

2018 年是阎焱从事投资的第 25 年。他领导的赛富亚洲目前管理着总规模近 60 亿的人民币基金及 40 亿美元基金。即便在全民创投的今天,这个数字也不容小觑。

截至今日,赛富已经投资了 400 余家公司,布局覆盖了消费类产品及服务、科技、传媒、通信、金融服务、医疗、旅游及制造业。

阎焱似乎总能捕捉到每个代际的优秀公司,其中包括一批对中国互联网发展具有创世意义的项目:盛大游戏、银联商务、神州数码、完美时空、 58 同城以及后来的知乎、映客、探探、如涵、博纳影业、三角兽等。

在阎焱初涉投资的 1994 年,中国创投尚处于草莽时代。 IDG VC 在中国还只是公司内部刚成立一年的投资部,投资女王徐新尚未进入本土券商百富勤开始她的第一笔投资, 27 岁的沈南鹏还在美国,张颖可能还没大学毕业。夹着皮包到处想给人点钱的 VC 们被和“皮包公司”画了等号。

这一年的 4 月 20 日,中国接入了第一条国际网络专线,带宽只有64kb/s,网速与即将进入5G 时代的今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马云在这个时候还没做中国黄页英文网站,距离百度和腾讯的出现也还有 5 年。

一年后,中国出现了第一家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瀛海威。阎焱至今还记得北京中关村白颐路南端的街角处,瀛海威那块巨大的招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此处向北 1500 米。”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一批外国风险投资机构代表,阎焱见证了国内创投的从无到有,也为中国 VC 行业开创了诸多先河:

1998 年,“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中国创投事业曙光微现。 41 岁的阎焱在这一年力排众议操盘了美国国际集团旗下的亚洲基础设施基金 AIF 对中国海洋石油的2. 8 亿美元投资。 3 年后,中海油成功在纽交所上市,给 AIF 带来 3 倍账面回报。

2003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不久,新浪、网易、搜狐等刚从重创中缓过来。加入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的阎焱捕捉到商机, 4000 万美元注资深陷法律纠纷的盛大网络。

后来盛大创下一年内上市的神话,白手起家的陈天桥一时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这个案子在两年内给软银亚洲带来的账面回报高达二十余倍,而在阎焱看来,“盛大并不是赚钱最多的项目。它的意义在于,第一次让全世界资本市场意识到:在中国做风险投资是可以赚大钱的。”

业内将盛大视为一道分水岭,此后,风险投资在中国进入了春天。而真正让阎焱在中国创投领域奠定自己江湖地位的,是由其主导的著名“赛富独立事件”。

2005 年,盛大等项目已经让阎焱领导的软银亚洲成为全球最赚钱的 VC 之一,年平均回报率高达90%。但阎焱此时的身份却有些尴尬。投资回报80%归 LP(有限合伙人)思科,GP回报20%里的绝大部分归软银和孙正义,阎焱和团队作为基金实际领导者,获得的回报少得可怜。

恰逢孙正义在互联网泡沫中损失了几百亿美金。“我们现在都说孙正义投资有多伟大,实际上那个时候他投得很多项目都赔得一塌糊涂。”

为收购日本电信,孙正义不得已选择向银行贷款 290 亿美金,而日本银行提出条件:软银必须从所有投资中退出。借此机会, 2004 年底,阎焱就赛富的独立问题与孙正义进行了谈判。

2005 年,双方和平分手,软银亚洲更名为软银赛富,阎焱独立募集到6. 4 亿美金二期基金,其团队掌握100%GP的股权。

赛富独立事件标志着“VC 独立运动”的开始。阎焱之后,IDG开始独立融资;吴尚志离开了中金创立了鼎辉;徐新离开霸菱投资创办今日资本;张磊也离开纽交所创建高瓴资本。“取得独立的唯一途径就是能单独融到资。”阎焱跟老友们分享了他的经验,“募不到钱,就只能跟着别人玩儿。”

现在的赛富重点关注中后期投资,克制地不追风口。“如果都去赶‘风口’的话,那好的投资人和不好的投资人还有什么区别?全世界就都跟着一块忽悠呗。”

世上大多数生意的投资逻辑都大同小异,关键的三点就是人、项目和产品,阎焱尤其看重创业者本身。“人的力量是最大的,尤其是创始人。创始人必须是一个好领袖。商业模式不对还可以调整,领袖不行基本没戏。但如果过早强调团队,反而会内耗得一塌糊涂。”

2017 年,赛富亚洲对中国的消费前沿做了跟踪研究,提出一个命题:移动互联网时代,在人们生活和消费方式的相关领域,哪些最有可能出现突破性、爆炸性的增长?“我们发现,以视频为导向的电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未来,垂直电商可能机会更大,比如专门针对白领的电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