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接班人:张勇凭什么执掌4千亿美元公司?|Cover计划

2018-09-12 08:43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阿里巴巴 (2).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划重点:

  1. 与马云相比,张勇显得格外平凡和低调,他这样形容自己在阿里的 11 年:别想太多,顺势而为,既要抬头看路,又要低头做事。
  2. 张勇说,自己来阿里也是很偶然的事情,就是碰到蔡崇信,然后到杭州见了马云。
  3. 天猫已经成了阿里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而双 11 也成了每年的重大电商节日。这一切,也验证了张勇最初对B2C的判断。
  4. 张勇曾给出反思:在移动端,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定义电子商务是什么?我们是不是需要在另外的行业,比如通讯产业切入?

作者:朱晓培

编辑:范晓东

一年后,张勇即将接替马云,成为中国电商帝国阿里巴巴的下一任掌舵人。

消息并不令人意外,张勇此前被视作最有可能接替马云的阿里高管。三年前,马云已在一封公开信里宣布:陆兆禧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接任陆兆禧、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第三任CEO的是 1972 年出生,在阿里巴巴工作了 8 年的张勇(逍遥子)。

陆兆禧在阿里巴巴CEO的职位上呆了 2 年,而张勇干了 3 年半后,最终成为了马云的接班人。

两天前的教师节早上 9 点 10 分,马云又发了一封公开信,宣布了一个“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 10 年的计划”:经董事会批准,一年后自己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由张勇接任。

和马云的强大光环相比,张勇显得格外平凡和低调,但在阿里 11 年,那些资历更深的合伙人和员工都成了他的手下,很多人会经常问他,“逍遥子你是怎么走过来的?”对此,张勇曾在一次沟通会上如此回答:别想太多,顺势而为,既要抬头看路,又要低头做事。

张勇自己的回答,显然并不足以解释,他凭什么能从阿里脱颖而出、掌舵这家市值 4000 多亿美元的电商帝国。

成为逍遥子

直到 2007 年 8 月之前,张勇还不是“逍遥子”。

1991 年到上海财经大学读金融学的时候,张勇最大的梦想就是去万国证券的研究所工作。知名财经作家迟宇宙在文章中记录了这段往事。

那时候的万国证券,就好比中国的高盛,而创始人管金生则被称为中国的“证券教父”。然而,等他要毕业的时候,就发生了著名的“ 327 国债事件”,万国并入了申银,管金生被判了 16 年。于是,张勇又想去巴林银行上海代表处,但到第二轮面试的时候,巴林又出了事故招聘暂停。

最终,张勇加入了安达信。他一开始感觉还不错,觉得安达充满了活力和机遇。但到了 2001 年,安达信又因为“安然事件”出事了。 2002 年 3 月 21 日,正在外面搞着审计的张勇突然接到消息,安达信(中国)没了,并入了普华永道,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普华永道的员工。

2005 年,张勇加盟如日中天的盛大,担任CFO的位置。那一年陈天桥 31 岁,新晋中国首富。

在盛大,陈天桥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2005 年下半年的一天,陈天桥突然把包括张勇在内的团队叫过去开会。据前《财经天下》主编李翔报道,陈天桥说:张勇,你去算一算,如果《传奇》免费,我们的收入会下降多少?

当时所有人都反对,认为免费了收入不就没了吗?但陈天桥力排众议。 2005 年 11 月 28 日,盛大宣布,包括《热血传奇》在内的三款游戏免费运营,不再依靠出售游戏点卡按时长收费,而是通过为玩家提供增值服务获取收入。

后来,张勇常常想起这一段故事,他觉得创业者需要这种胆识和坚持。“这就是创业者的本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眼看着游戏收入每个月都在下降,还不如换一种模式,也许能够求生。”

2007 年夏天,张勇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问他愿不愿意了解一家叫阿里巴巴的公司。这家公司正在为它的急速扩张找寻人才。

张勇知道阿里巴巴,觉得电子商务是一个趋势,可以试一下。猎头就说:“如果有空的话,他们的CFO约你明天早上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吃早饭。”

第二天早上,是一个周五,张勇第一次见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当时的CFO蔡崇信。回到上海,下一个周二,张勇就坐火车从上海去了杭州,一天之内见了马云、当时淘宝网的总裁孙彤宇以及当时阿里巴巴的首席人力资源官、后来蚂蚁金服的CEO彭蕾。

因为家住上海,如果答应了去阿里,那就意味着他必须搬到杭州去。他跟太太商量,结果,对方很支持,因为她经常逛淘宝并且在上面买东西。 8 年之后,当他跟太太说,自己要做阿里巴巴集团的CEO时,太太也显得很平静。“挺好的,那就做呗。”

那年 8 月,张勇帮盛大做完那个季度的业绩发布,加入阿里巴巴,出任淘宝网CFO。按照阿里的惯例,他为自己挑选了一个花名“逍遥子”。此后在杭州,他一直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周末的时候就回上海跟家人团聚。

十多年后,已经成为了逍遥子的张勇说,自己来阿里也是很偶然的事情,就是碰到了Joe(蔡崇信),然后到杭州见了马云。

有一次,在西湖边上的湖畔居,马云和新加盟的高管们聊天,挨个儿问他们:“你为什么来阿里?”张勇回答说:“很简单,我已经干过一个 30 亿美金公司的CFO了,我想干个 300 亿美金的。”

那时候的他,根本没想过要去做业务,有一天会成为阿里巴巴CEO,成为马云的接班人。毕竟,那时候的他是正儿八经根正苗红的CFO。

当逍遥子成为阿里巴巴CEO之后,马云说:“说来惭愧,我以前经常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而逍遥子是CFO出身。”

天猫和双11

《张勇八年》一文中讲到过一个故事。因为刚刚开始做电子商务,对淘宝规则并不清楚,UTC行家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曹轶宁忽然接到了同事的通知:有一个叫逍遥子的,警告说要把UTC行家在淘宝商城上的店关掉。UTC旗下拥有瑞士军刀威戈等多个国际品牌代理权。

曹轶宁大吃一惊,忙问逍遥子是谁,凭什么要关我们的店?同事回答:逍遥子是淘宝的CFO。曹轶宁更吃惊了:淘宝的CFO还管这个?

张勇以CFO的身份进入淘宝网,有一段时间曾经兼任淘宝的COO。

淘宝商城成立于 2008 年 4 月,但直到 2008 年年底,发展都不顺利。原来的负责人离职了,下面的团队也要散掉了,就剩下了 20 多个人。

张勇兼任着淘宝网的COO,有两个向他汇报的总监分别负责着淘宝商城的招商和运营。但淘宝太大,大家的重心都不在这上面。“既然爹妈(两个直接负责的总监)都不心疼,那就只能爷爷(张勇)自己干了。”

“当时去做商城很简单,不是我想做,而是我不能看着它死掉。我觉得这个业务不能死掉。为什么我要自己去做,因为我坚信B2C在未来是一个大趋势,是阿里巴巴不能失去的一块。没人管,那我就自己去管。”张勇说。

2009 年 3 月,张勇接手淘宝商城, 4 个月后,商城事业部重新恢复独立运营。

也是在这一年,张勇“发明”了双11。

第一次做双十一,张勇只是出于一个朴素的目的:当时是淘宝商城诞生的第二年,很多消费者不知道这个品牌,我想通过一个活动或一个事件,让消费者记住“淘宝商城”。”他和同事一起挑出 11 月 11 日作为活动的时间,原因是这一天处在十一和圣诞节之间,是一个理想的促销时间点。

2010 年 11 月,张勇在杭州指挥完商城的第二次双 11 后,同事们在庆祝的时候,他独自回到了办公室,关起门来静静地吸烟,心里觉得有些伤感。当时,他以为这是自己亲自指挥的最后一个双 11 了。

这一年 9 月,前百度COO叶鹏加盟阿里巴巴,出任淘宝网副总裁并且分管淘宝商城。按照公司的安排,张勇将不再兼任淘宝商城的总经理,而是专注于自己CFO的工作。

都说好了,年底交接。

然而,到了年底,却发生了一场人事大地震。

2011 年 2 月 21 日,阿里巴巴B2B公司宣布,董事会委托的专门调查小组用一个月时间对阿里巴巴B2B平台上的客户欺诈投诉进行调查,发现 2009 年和 2010 年分别有 1219 家和 1107 家“中国供应商”客户涉嫌欺诈。上市公司阿里巴巴B2B的CEO卫哲和COO李旭晖引咎辞职。

当时,B2B业务还是阿里的主要业务。 卫哲去职之后,淘宝网的总裁陆兆禧开始兼任上市公司阿里巴巴B2B的CEO,刚接管淘宝商城的叶鹏也被调到了B2B部门任职,张勇回归淘宝商城。

这一天是 2011 年 6 月 16 日,又被称为淘宝商城的“独立日”。

阿里巴巴宣布将淘宝拆分为三家公司:C2C的淘宝网、B2C的淘宝商城和电商搜索引擎一淘。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次拆分,是阿里巴巴集团将B2C的淘宝商城分拆上市的前奏。

2011 年,张勇思考将淘宝商城的品牌跟淘宝的品牌分开,因为淘宝商城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定位,就是卖便宜货的想法和概念。他希望做新的品牌天猫。

但是 2008 年开始,因为让大量的淘宝商家以很低的成本入驻,导致鱼龙混杂,有不少的品牌本身自己就是有假货的问题或者是管理不规范的问题。阿里认为天猫未来是一个品牌旗舰店,应该将整个淘宝和天猫的距离拉开,将真正有实力的大商家留在天猫,没有实力的小商家继续在淘宝里面孵化。

2011 年 10 月 10 日,淘宝商城发布新规,调整对商家的技术服务费和违约保证金。但没想到,这个规则出来以后,第二天就有很多的人反对。

实际上,张勇组织大家先开了一个大商家的有二三十人的会,问大家把服务费提升 10 倍,怎么样?大家说没问题,我们都支持。但没有想到没开会的商家不支持。

于是就闹出来了“十月围城”的事件, 3000 多个中小卖家不断围攻淘宝商城,而且成立了反淘宝联盟,发动了一波一波对大商家的攻击。

比如说韩都衣舍,这些小商家就去买空韩都衣舍的货物,要求送货上门,然后退货。韩都衣舍也没办法,只能发货:“我不发货被淘宝惩罚,发货来去的成本都是我自己的,万一衣服丢了还没办法,因为他们是反淘宝联盟。”

攻击前后持续了一周,淘宝方面最终做出了一定让步,政府部门也介入此事,做了调解和调查。

张勇后来称那是“艰难的一周”,但他不后悔。“你最后必须要做决定……(要做为了长久健康的事情。”

马云没有因此指责张勇。他说,自己当年能够成熟起来,是因为没人替自己做决定,必须自己做决定,哪怕是错了。“张勇今天再不可能出商城事件。商城暴乱,他还会再让它出现吗?不可能了。他比谁都懂,这就是一次痛苦带给他的。”

后来马云提到,自己有一天碰到了克林顿。克林顿说:“在我们美国,我只要有50%的人支持我,我就很开心了,我就可以当总统了。”马云感慨:在中国90%的人支持都还不行,只要有10%的人要闹事,就会闹出淘宝商城这样的事情来,还没法控制。

十月围城刚过去,就是新的双 11 了。

当时的淘宝商城市场总监应宏(花名“魄天”)第一次同张勇开会,魄天做了一个PPT,第一页用红色字体写了几个标题大字:“双十一狂想”,提出要把双十一从“光棍节”变成“网购狂欢节”。

张勇双手一拍腿,说,这就对了!这个主意靠谱!

淘宝商城独立和“十月围城”之后,张勇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这年的双 11 给了他这个胜利。 2011 年双十一成交额上升到 52 亿元,其中淘宝商城(天猫)贡献了33. 6 亿元。

现在,天猫已经成了阿里最重要的业务之一,而双 11 也成了每年的重大电商节日。这一切,也验证了张勇最初对B2C的判断。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