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创业39岁迎来上市,美团创始人王兴都做了什么?

2018-09-10 15:08 稿源:i黑马  0条评论

美团.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超级独角兽”美团点评即将登陆港交所,王兴也将迎来人生中最重要的高光时刻。不过,前方正等待着他的战斗,远未结束。

当前,美团基石名单已出炉,除了大股东腾讯领投 4 亿美金外,Oppenheimer、Lansdowne、Darsana、结构调整基金这 4 家基金机构亦入围基石名单,预计上述机构将共分配约 15 亿美元,占此次发行总规模的约三分之一。

这意味着中国、美国、欧洲的长线投资人都持有了美团的股权。

作为国内最大的O2O生活服务平台,从这家“超级独角兽”递交招股书至今,大众对其关注的目光从未缺席:人们对这家公司的核心理念、商业模式、未来路径的好奇与探讨,从未停止。

创立八年以来,美团带着自己独特的基因和不拘一格的打法在局势愈趋复杂、资本密集竞争、消费降级趋势的情况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激烈商战”与“扩张边界”,直至走到IPO前夜。

“烧钱补贴大战”、“营收跟不上亏损”、“人傻钱多收摩拜”…这些标签是普罗大众对美团的直接印象。资本的力量、巨头的夹击、模式的演化、布局的扩张…美团如何在迅速发展中自我挣扎与决策?

01

美团的边界,王兴的耐心

关于无休止的拓展边界,王兴曾说过: 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

王兴读过一本书《有限与无限的游戏》,读完他还有个短评: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实际上只有一个无限游戏,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王兴称,边界思维和终局思维一样,但很多事不能用这种思维来看,很多事情没有真正的终局,终局本来就是下棋的术语。很多时候,我们要看,怎么让棋盘不断扩大。

王兴讲过一个美国棒球手的故事。棒球手的职业生涯中有非常辉煌的成绩,但体育竞争非常激烈,大家认为他会走下坡路。

别人问他说:你过去职业生涯是一直向上的,但到了一定年龄,体力会下降,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他给了一个非常简洁的回答: 对我来讲,重要的事情不是一定向上或是向下,关键是我在持续向前。

说回王兴自己,他不希望给美团设置会成为束缚的边界,如同那本书所讲,他希望美团的游戏是无限的游戏。

02

天赋是先机,而耐心才是护城河

王兴说: “一个人,他只有对未来有更多的信心,才会对现在有更多的耐心。” 换句话说,一个人之所以能大器晚成,源于他压根从来不会放弃自己。

然而,如果将“大器晚成”四个字用于王兴身上,想必很多人会不以为然。只不过,在这个急功近利、英才辈出的时代里,我们同样听说过太多少年得志的故事。

比如出生于 1982 年,因卖掉摩拜套现 15 亿的胡玮炜;又如出生于 1983 年,创业 3 年便身价百亿的趣店创始人罗敏;再如同样是 83 年,身价 300 亿的今日头条CEO张一鸣,要知道,他曾是饭否的一名普通员工。

在创投圈里的绝大多数人眼中,王兴是一个聪明刻苦的创业者,但时运不济,每当他踏入一个领域,都会遇到九九八十一难。

直到 2009 年 12 月底,王兴带着团队大刀阔斧地干起了美团。这一次,王兴再一次捕捉到了互联网浪潮里的大浪花,但这并非得益于他天生的聪明或是运气,而是在经历了许多次失败后,他逐渐培养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思维方式。除此之外,他的身上也比别人多了一个成功的必备因素—— 耐心。

谈到美团,不得不提及 2011 年左右的“千团大战”。

王兴的美团是较早进入市场的选手,可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包括阿里、腾讯、新浪等巨头纷纷涌入战场,同时还有来自美国的团购鼻祖Groupon...可谓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截止 2011 年 8 月,本土的团购网站数量已超过 5000 家。面对如此惨烈的竞争,已遭遇过各种失败的王兴反而不骄不躁,他始终坚持两个原则:

1. 专注于“本地化生活服务”,坚持差异化竞争。 这一策略,巧妙地避开了与淘宝等巨头平台“实物团购”的正面竞争;

2. 现金为王,坚决不靠烧钱赢得市场占有率。 要知道,在当时依托资本“漫天烧钱”的竞争态势下,美团一直依靠口碑赢得了低成本的高效运营,这是其不死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王兴的算盘里,餐饮、旅游、电影、到店综合类每个领域都能做到几百亿美金。他说, 单餐饮这个事情的盘子就和淘宝一样大,因此美团完全有机会慢慢做到阿里、腾讯这样的规模体量。

或许,这才是王兴能耐得住寂寞的最重要原由,毕竟,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足够湿的雪球、和一个足够长的滑坡。

03

王兴何以成为王兴?

“王兴即使当兵都要当有头脑的兵,要知道为谁打仗、为什么打仗。” 这是班主任吴雪峰老师对他的评价。那是 1996 年的夏天,王兴正在福建龙岩一中读高二,当个班长也有模有样。

如今,王兴在美团“带兵打仗”已八年有余,他不断遇到“头疼的新问题”:

如何管理全国 50 多万的日均活跃配送骑手?如何靠技术降低配送成本、提升配送效率?在美团切入的多个领域中如何找到最适合的管理人才?在美团庞大复杂体系下如何优化流程并提高各环节连接的效率?

上市后,美团必须以季度/半年的固定频率公开财务数据,这对于大量切入“低毛利、高补贴”行业的美团而言,挑战不小。

王兴的隐忧也是美团的掣肘。

作为“科技改变世界”的信仰者,王兴深信 商业的本质就是效率问题,而科技就能解决效率问题。 如今,美团的程序员已经超过了一万人,已然是一家巨型的科技公司。

对于王兴而言,上市之后的美团将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关注与压力,被“强敌围猎”的机会也更大。比如阿里新零售布局中的每条业务线都有可能成为美团产品系下的强大对手,美团需要跑得更快。

三年前的国庆节前夕,天气如同昨日的香港那样阴沉闷热,王兴回母校与学弟妹们分享了一句心得: “创业是一个不断受打击的过程,需要积极向上、奋勇拼搏的品质。”

彼时的王兴,或许不会想到如今走到IPO前夜面对着无限可能的未来,自己依然是同样的心态: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不得不说,缺钱,始终是王兴的痛处。目前,外卖、打车、单车都是美团庞大体系中的“出血口”,亟待资金支持。再计算一下这些年的融资经历会发现,美团已经在一级市场上融资上百亿美金,能拿的钱都拿过了,但还是不够花。 当企业体量大到数百亿美金规模,往后越难拿到融资 。对于资金饥渴的美团来说,近乎是无法调和的矛盾。

但在王兴的算盘里,餐饮、旅游、到店综合类每个领域都能做到几百亿美金。他说光餐饮这个事就能淘宝一样大,因此美团有机会做到阿里、腾讯这样的体量。

不过,这可能需要再等 5 到 10 年,但王兴耐得住寂寞。而美团能否随着上市成为新一级,值得期待。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