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社交大败局

2018-09-06 09:42 稿源:银杏财经  0条评论

QQ截图20180906094656.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作者 | 李越

编辑 | 秦简

上线一周完成1. 5 亿元融资,上线 10 天总激活用户数超 400 万, 8 月 29 日单日新增用户超 100 万,这是子弹短信交出的最新成绩单。

这样的数据,几乎就要接近移动互联网时代APP最快增长记录了。即便是微信,在最初上线的半年时间里,用户数也未突破 100 万。网易和中国电信推出的易信,曾在上线 24 小时内用户数突破 100 万,也是因为有巨大流量导入。

但是,子弹短信要想成为下一个微信,其难度堪比登天,微信筑起的社交关系链,才是真正的护城河。

曾经小米的米聊、阿里的来往、网易的易信、 360 的口信和盛大的kiki等,拥有的资金和资源支持比如今的子弹短信只多不少,它们均希望能挑战微信的地位,但最终结局是无一成功。反而是以企业通讯作为主打卖点的钉钉成为该领域的领先者,以陌生人社交起家的陌陌走上了独立上市的道路。

米聊“诈尸”

“腾讯已经成就了一代霸业,但强大如罗马帝国、强大如大秦王朝,都有衰落的一天,这是自然规律。关键点在腾讯会因为什么原因、会在什么时候衰落,这值得我们大家琢磨!这就是我们创业的机会。”

2010 年 7 月 27 日,小米创始人雷军发布了这样一条意味深长的微博。在当时,他已经瞄准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QQ会诞生在哪里。

2010 年 12 月 10 日,反应迅速的小米仅仅用了不到 2 个月的时间,发布了中国第一款模仿kik的产品——米聊。Kik是一款基于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用户可以免费短信聊天。 2010 年 10 月 19 日,Kik应用上线,在短短 15 日之内,吸引了 100 万名使用者。

在米聊第一版发布后的聚餐中,提及腾讯,雷军说:“如果腾讯介入这个领域,那米聊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被大大降低,介入得越早,我们成功的难度越大。据内部消息,腾讯给了我们 3 个月的时间。”

雷军所获悉的情报来自腾讯深圳总部,他的视线没有注意到广州的一支小团队。

据吴晓波《腾讯传》一书记载,张小龙是在QQ邮箱的阅读空间里第一次知道kik这个新产品的。在一个深夜,他给马化腾写邮件,建议由他的广州团队做一个类似kik的产品,马化腾当即回复同意。

张小龙的类kik产品立项于 11 月 20 日,从时间上看,大概比雷军迟了将近 1 个月,他带领着一支不到 10 人的小团队,用不到 70 天的时间完成了第一代研发。

让雷军没有想到的是,2011 年 1 月 21 日,腾讯推出了重磅炸弹“微信”,只比米聊晚了 1 个月。但最初微信并不是米聊的对手,因为微信上线的最初半年内,用户数都不到 100 万,这样的数据在腾讯几乎就是失败的代名词。

上线之初,马化腾给张小龙发了一封邮件,说微信是不是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如果竞争对手来模仿,会不会在上面叠加一点东西,就说他创新了。张小龙回复说,微信的功能已经做到极简化了,竞争对手不可能超过我们了,因为我们是做到了什么都没有,你要超过我们总要加东西吧,你一加,就超不过我们了。

但是米聊的爆发,正是因为添加了新功能,这超出了张小龙的预期。2011 年 4 月,米聊借鉴香港一款名为 Talkbox 的同类产品,为米聊增加了对讲机功能,用户猛增到 100 万,拉开与微信的差距。

一个月后,微信新版本也增加了语音聊天功能,用户同样出现井喷。 2011 年 5 月 19 日00:49,张小龙在微博上说:“辛苦了很久,微信的同学们今晚享受到用户暴涨的喜悦了。mark一下。”又过了两个月,微信的日增用户数一跃达到 10 万以上,这是在没有导入用户QQ关系链的前提下完成的,雷军看到这个局势已经很紧张。

2011 年 7 月,微信推出“查看附件的人”功能,这个功能彻底扭转了战局,自此开始,微信每日新增用户超 10 万。与此同时,腾讯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核武器”QQ,以此为微信导流。

不过,这时的米聊却开始掉链子,由于没有做IM的经验,米聊吃了不少哑巴亏。不少米聊用户都记得,也就是从 2011 年下半年起,米聊经常出现掉线、信息不能即时发出(收到)的现象。对米聊用户而言,基本的功能都不能流畅使用,这简直是致命的。

“舍得,有舍才有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这是 2011 年 8 月 7 日雷军在距离小米手机新品发布会还有 9 天时发布的一条微博,它也被认为是小米开始放弃米聊的标志,此时的微信虽然只上线了半年,但却犹如滔天巨浪一样席卷了整个互联网。

做不过微信,那就退而求其次。既然腾讯的微信很强大,小米联合创始人、米聊负责人黄江吉(KK)就说,米聊要争做第二,将“发烧友聚集地”做到极致,从IM变成SNS,与微信展开差异化竞争。

2012 年 5 月,雷军公开承认米聊被微信打败了,但是小米输得并不冤,他觉得微信本质上就是QQ的马甲。

“当初做米聊就是与腾讯赌时间差。做米聊曾有设想,如果腾讯一年后才有所反应,米聊胜率是50%,如果腾讯两三个月就有反应,米聊应该100%会死掉。有一点我很遗憾,我最初判断腾讯需要 6 个月的时间,但腾讯 2 个月就推出这个产品,真的让我大开眼界。”雷军说。

但让KK遗憾的是,米聊做IM打不过微信,最后连SNS也没做起来。从 2014 年 1 月份后,雷军就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提过米聊了。

让人意外的是,就在人们以为米聊早已消失无踪时,小米却在 2018 年 6 月悄然让米聊复活了。米聊团队在MIUI论坛发帖,宣布推出全新米聊,该版本优化了聊天的交互、扩展了广播的内容,同时加入了趣味的小游戏。银杏财经发现,在腾讯应用宝商店内,米聊最新版的更新时间就在前天,可见在“诈尸”了几年之后米聊又重新回来了。

另一件巧合的事情是, 7 月 9 日,在小米集团港交所上市当天的晚宴上,小米创始人雷军宣布,黄江吉(KK)将回归小米,负责一项重要的工作。

丁磊折戟

2013 年,就在微信将米聊打败,已经打扫完战场的时候,在 1300 公里外的杭州城,有两个大佬摩拳擦掌,不谋而合,都想亲自入场挑战微信的地位。一个是马云,另一个是丁磊。

当微信开始商业化,谋求收费而且“抛弃”公众号,这一举措确实伤了很多人的心,丁磊站出来表示不同意。

2013 年 8 月 19 日,网易牵手电信推出易信,电信持股73%。在记者那天的采访中,丁磊就忍不住向马化腾开炮,大喊腾讯搞垄断。然而曾经落魄时,两个生于 1971 年 10 月的男人还聚在一起喝啤酒。

早在PC时代,丁磊就尝试着挑战腾讯, 2002 年推出网易泡泡,剑指QQ。如今智能手机的流行和3G网络的到来,丁磊再次看到了天时地利。

鲜少出来接受群访的丁磊,这次主动给易信站台,发布会当天拉来一群小伙伴:张朝阳、齐向东、蓝烨等。结果却出了不少洋相,张朝阳却被电信的主持人灭绝了亮相的机会,蓝烨被主持人念成了蓝华。

“其实你们想想,我把免费流量拿出来,把免费短信拿出来,腾讯肯定是猴急,猴急最后的结果就是会开放很多特权,最后得好处的还是你们嘛!所以你们要给我们鼓掌啊!” 群访末尾丁磊又忍不住抬高声调补充了两句。

在丁磊的口中,“腾讯新闻客户端抄袭网易新闻客户端,腾讯的名字也是抄袭网易”,结果这次自己把易信成微信的“亲兄弟”。

上线仅 24 小时,易信的用户数量即突破百万,发布首日还登上苹果商店社交榜第一。注册、留言、发短信全堵塞,搞得丁磊措手不及。花边社和京华时报为此准备了两篇稿子,丁磊得知后悄悄加了社长易信,卖萌"跪"求谅解,并很快将短信通道扩了大三倍。

前两个月用户增长超过 2000 万,本以为年底将突破 1 亿的用户规模,却在 10 月开始停滞,近 7 成用户活跃度为零,易信陷入僵局。

一边是自诩为电信业的“共和国长子”,一边是典型的互联网“官僚企业”,两大阵营因管理风格差异巨大开始陷入内斗。丁磊烦恼不已:“电信的人每天都会问我各种数据,我有一种打工的感觉”。那年年底,丁磊对当时国内的OTT产品打了个分“微信 5 分,陌陌 4 分,我们 0 分。”“隔壁”的来往也无形躺枪,被打了个负分。

2014 年 8 月,易信拿到了“亿级俱乐部”的门票。丁磊发表内部信,大赞易信增速超过当年的微信,但是对活跃度讳莫如深,只留了一句“只要方向对的,就要去死磕”。易信发布一周年,丁磊也只发了一封公开信:“我认为易信可以给个及格分了。” 当时,有报道说易信的活跃用户只有 1 成。

易信CEO离职,电信全面撤退,真的只留下了丁磊死磕。三个月后,网易前高管胡琛被丁磊感化,重回网易执掌易信。虽有短日的回光返照迹象,但是却难以让用户持续为“两个微信”买账,易信逐渐被遗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