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社交二三事

QQ截图20180904150000.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个胖子的世界(ID:we_the_people),作者: 柳胖胖。

这两天抽空听了下探探CEO在 2016 年的时候,接受某媒体两个多小时专访的录音(是的我拖了两年多才开始听),和今天国内探探with陌陌、国际上MatchGroup整合所有约会类产品的格局比对,挺有意思,以下分享几点自己的心得:

1、但凡做类陌生人社交(或者说在线约会)的产品,你只能满足男性或者女性其中的一方,不可能同时满意。比如陌陌,让男性可以根据地理位置或者其它条件无限制和女性打招呼,那么女性的体验必然不爽导致流失;探探则是充分保护了女性,你不喜欢的人是没有任何机会骚扰你的,但男的就很憋屈。

2、其实当年微信附近的人的问题和陌陌一样,男性用户每到了一个地方就打开附近的人看一看,打几个招呼,但女性除了做“魅力测试器”之外别无多大用处,好在微信的机制是必须加上好友后才能聊天,女性用户不至于频繁被骚扰而流失。

3、陌陌后来找到了直播这种产品形态,不提它在商业上的表现,单就用户层面来说,它非常适合解决陌陌上 1 个女性用户要面对太多个男性用户的问题,因为如果是一对一私聊,除了微商和淘宝客服之类的我相信没有女生愿意同时和那么多男生聊天,也不太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探探CEO说陌陌当年做群组其实就是为了让 1 个女的能够地去对付应更多男的,有一定道理,但显而易见的是直播提供了一个更加粗浅而高频的互动场景让所有人都尽量满意。

4、直播场景里,大部分男性看了主播几个小时的表演(免费)之后,基本诉求得到满足,一小撮人追求更深互动,那他就打赏,打赏得最多的那几个人可能还能发展到线下。

5、我过去把直播理解为纯商业产品,只能用来增加公司收入,是不完全准确的。直播的营收和利润很有爆炸力,这放在过去YY天鸽 9158 身上是OK的,但从陌陌的数据表现来看,新增用户确实因为直播也提高了留存和互动。

6、但这里有个问题要注意,如果是一个真正想来进行陌生人交友甚至是奔着结婚去的女性,在陌陌上想找到合适对象的可能性很低,理论上要比探探低很多,且过程体验要比探探类的产品差很多,其实带有类似目的的男生也是一样的。

7、在陌陌通过直播赚的盆满钵满后,最终也没能让大部分男性用户实现轻松约炮的人生梦想,能在陌陌上约到的男性大部分在线下或者其它软件app上也能轻松约到,一般来说他们都有扎实的家底和不错的技巧;而女性如果想要纯约炮的,那么用不错的美图技巧弄个头像就完全够了,本人如何不重要,总有愿意收你的男生。

8、探探现在的逻辑是通过付费来区分用户行为。想让pass掉你的女性知道你对她心动了?那就付钱买superlike吧!其实就是让用户付费购买了骚扰权。这个国外的Tinder也做了且做的更早。

以下,是经济学人 8 月 18 日刊的专题文章“Putting the data  into dating”的翻译,部分细节有一咪咪的修改,原创仅指本文开头 8 点和以下中文翻译部分,enjoy!

一、5%的男性从未获得过任何匹配

在线约会改变了人们寻找配偶的方式,也无异于一场大规模社会实验。在择偶这项人类最私密也最重要的活动中,互联网和大数据精准匹配的力量才刚刚开始显现。

在全球,每月至少有两亿人使用数字约会服务,而且相识于网络的人们缔结的婚姻可能会更持久、更幸福,数字约会为全球千百万人提供了一种更有效的寻找配偶的方式。

在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婚姻是从在线配对开始的,互联网是美国人第二喜欢的结交异性的方式,并且正在迅速赶上现实世界中“朋友的朋友”这种介绍方式。

由于选择更多,再加上数字联系只有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建立起来,数字约会市场的效率远远高于线下。

约会应用引发的某些道德恐慌被极大地夸大了,鲜有证据表明网上约会的机会会助长不忠行为。在美国,互联网出现之前离婚率一直在攀升,之后便开始下降。

但对有些人来说,在线约会是个坏消息。由于两性在挑剔程度上的巨大差异,一些直男注定永远不会在网上得到配对。

在中国的应用“探探”上,男性对他们看到的60%的女性表示感兴趣,但女性只对6%的男性感兴趣。

这种差异意味着有5%的男性从未获得过任何匹配。在线下约会中,可选男性的数量要少得多,直女因而更有可能与那些在网上没机会被选中的男性牵手。

这个新的浪漫世界也可能为社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既然约会者的选择机会极大增加,他们之间的阻隔就可能被冲破:证据表明,由于可以绕过同质社会群体,互联网正在促进跨种族婚姻。

但与此同时,约会者也更能够选择与自己相像的伴侣。所谓的“同型婚配”,也就是具有相似教育和收入水平的人配对,已被指为导致收入不平等的原因之一。

而在线约会可能会使这种影响愈加明显,这是因为受教育水平的信息就那么显眼地摆在个人介绍上,而在线下永远不会这么展示。

不难想象,未来的约会服务可能会根据用户上传的基因组信息通过优选特征来匹配对象。约会公司也面临固有的利益冲突:高效而又完美的配对又会让它们失去付费客户。

同时,在面对数字约会市场的残酷现实及自己在其中的处境时,许多用户都抱怨压力很大。有关身体形象的负面情绪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就已存在,但当陌生人可以随意草率地发布对自己吸引力的评判时,就放大了这些情绪。

已有研究发现,数字约会是导致抑郁症的相关因素,从诈骗到虚假账户,困扰其他数字平台的问题同样也出现在数字约会领域:所有新创建的交友资料中至少有10%是虚假档案。

二、70%的同性关系始于网上

300 多年前的 1695 年 7 月 19 日,一则开时代先河的广告出现在了伦敦的一本叫《Collection for the Improvement of Husbandry and Trade》的杂志上面。广告主是“一位年纪大概 30 岁、自称有非常好的房地产资产的绅士”,他表示如果有人能够撮合他与某位年轻善良的淑女喜结良缘,他将会提供 3000 英镑的报酬。

这类广告内容后来成为了报纸业的主打产品,并且持续了几个世纪。

现在,就像媒体行业的其他业务一样,交友、约会和结婚等事情统统都已经搬到互联网上来了,而那些征求异性朋友的人在这场转变中做得非常好。

在美国,个人广告促成的婚姻占比不超过1%。而今天,在所有最终成功结婚的初次约会(first meeting)里,是通过dating网站和app约见的占了1/6。

早在 2010 年的时候,互联网就已经取代了教堂、社区、教师和办公室成为美国人结识异性更经常的场所。从此之后,酒吧和饭店的作用也开始下降(参加下图)。

在线约会尤其为那些有非常特定的要求的人提供了便利,对于寻找同性伴侣来说,这种变动甚至更为令人吃惊。互联网是同性配对(不管是不是临时性质)主要的见面场所,70%的同性关系始于网上。对于同性恋者来说,一个远远扩大了的市场已经产生了非凡的影响。

观察到这一现象的新墨西哥大学社会学家Reuben Thomas说:“在寻找伴侣方面这是非常大的转变,这是前所未有的。”根据各种性取向搜索求偶者是一个福音:更多人可以找到他们寻求的亲密关系。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内,人生伴侣的选择均受限于阶层、地方以及父母意志。在19、 20 世纪时,这些约束有所弱化,至少在西方是这样的。自行车极大地增加了年轻人的选择,都市里的现代生活也是。

但大家在摆脱了乡村之后,又面临着新的困难:如果他们知道你对约会感兴趣的话,如何才能知道谁对你感兴趣,谁会没有兴趣,或者谁可能有兴趣呢?

1995 年,在Netscape推出第一款被广泛使用的浏览器还不到 1 年的时候,一个叫做match.com的网站就成立了。该网站首先在男同和极客群体流行起来,但是很快就传播出去,因为这对那些在一段长期关系破裂后需要想办法重新约会的人来说帮助特别大,在网上碰面的情侣已成司空见惯。

2010 年之后,这些服务开始从笔记本电脑转移到伴随年轻人成长的手机上。 2013 年,初创企业Tinder引入了一个既绝妙又简单的想法,直接给用户看潜在的伴侣,看上就向右滑屏幕,没看上就向左滑。看到彼此照片的两人都是向右滑动时,网站就安排双方联系,结果表明这种做法大获成功。

跟上一代基于PC的服务相比,此类基于手机的服务即时性更强、更加个性化且加更公开化。

更即时是因为这类服务不是用来为将来的邂逅做规划,或者用来远程聊天,而是用于随时随地寻找某人;更个人化是因为手机的即时性非键盘可比,摄像头随时就绪且随身携带;更公开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很多人现在对于在公共交通上浏览筛选伴侣,跟朋友八卦潜在的匹配对象这种行为,已经相当的乐此不彼。潜在伴侣的截图在Whatsapp和iMessage上传来传去,一旦被限制在特定时间和地点时,约会可以延伸到任何地方。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