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蜻蜓FM的新旧生意经

2018-08-24 15:45 稿源:吴怼怼  0条评论

主播,直播.jp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牟欣(ID:醉蝶)也没有想到自己竟能成为收入在“金字塔尖”的那群主播之一,毕竟距她成为全职主播才一年光景。

的确,她是幸运的。对于大多做主播的人来说,都面临着这个行业“赢家通吃”的困境。正如醉蝶所说,“收入最多的永远是金字塔顶尖的百分之二十的人,多数主播其实挣的都是辛苦钱。”

有的主播能月入上千万,如曾有一名叫“崔阿扎”的YY主播震惊了不少人,因为其一周的“粉丝刷礼物”收入为 1068 万元。不过也有近半数主播月入不足 5000 元。据《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排名前5%的主播收入,占到了平台主播全部收入的92.8%,其中1%的主播就占全体主播总收入的80%。

不过,在醉蝶看来,她的成功只是“顺势而为”,“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收入的增长与行业的成长是正比关系。行业发展得快,收入就增长得快,这个行业从 0 到1,我们的收入也就实现了从 0 到1。”

而这个机遇的提供者,真正造势的人,是她所在的平台——“蜻蜓FM”。

01

谨慎的PUGC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扎堆到主播这个行业里。相关数据显示, 2016 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有54%的应届生选择了网络主播。对于他们来讲,这个行业代表着“名利双收”。

今年 7 月,蜻蜓FM推出了素人主播招募活动“天声计划”。活动报名通道于 7 月 16 日在蜻蜓FMAPP开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吸引了 3000 余名选手参加活动,提交作品近万份。林栖也是其中一名参赛者,虽然现在还在读研阶段不过现在她的择业目标就很明确,想做一名声音主播,因为当主播不仅时间随意,而且还有不错的收入和粉丝。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洗牌了各行各业,带来了共享单车、外卖等业全新产业爆发点,实现了一批又一批人的梦想。荔枝、喜马拉雅、蜻蜓FM等音频平台也不例外,让以醉蝶为代表的素人的声音主播梦从此能生根发芽。

但相比于荔枝和喜马拉雅,蜻蜓FM在实现用户主播梦方面一直都显得有些“保守”。荔枝FM和喜马拉雅从一开始便全面开放了UGC策略,吸引了大量用户生产内容,而以收录电台起家的蜻蜓FM虽然也一直在做“声音主播”这门生意,但步子却求慢求稳了些——一直咬着PUGC,不做UGC。

早在 2015 年,蜻蜓FM就在行业里首次提出PUGC主播生态概念,并举办全球播主竞技大赛,大规模邀请电台主持人以及垂直领域意见领袖来开办音频节目,接连上线梁宏达的《老梁体育评书》、《蒋勋:中国美术史》、《史航煲电影》、《张召忠开讲》、广播剧《太平洋大逃杀》等音频IP节目。内容付费兴起后,又拉来高晓松、蒋勋、梁宏达、张召忠等主播开办付费节目。

这些人都是自带流量的KOL,而“天声计划”的面世代表着蜻蜓FM终于肯向前迈一步:接受素人。活动以文学IP为本,设置“读书”这样的超低主播准入门槛,号召大学生、播音爱好者们就百余本经典出版物及网络文学作品进行播读。书籍包括青春文学如饶雪漫的《秘果》,文学名著《边城》、《朝花夕拾》,优秀期刊杂志《故事会》,以及来自起点、晋江等文学网站、出版社提供的小说作品等。

醉蝶在“天声计划”中获得了第二名的成绩,这是经过了为期 20 天的网民公投得到的结果。第一名是一位更“素人”的大学生张奇钰(秦川)。不过即便如此,蜻蜓FM也要让这部分人专业起来,而不能让其在平台上“自由发挥”。蜻蜓FM将为获奖主播提供精准业务培训、专属的版权、资源、资金等一系列支持,联动影视综艺、电商多维度打造主播IP及商业化模式。

野蛮生长的UGC模式易困于版权及内容品质争议,因此,长期坚持PUGC的蜻蜓FM短期内没有理由开放UGC,但是,这不能阻碍其通过各种方式吸引主播加入,例如通过蜻蜓FM上架的“蜻蜓直播”APP,普通用户也能注册成为平台主播并尝试直播。

02

潜在的IP

重视PUGC和平台秩序并不代表会扼杀素人的主播梦。相反,随着对有声书的重视,蜻蜓FM只会在打造个人IP、发掘新声音上花更多功夫。

从 2012 年开始,移动端有声书平台陆续上线,喜马拉雅FM、懒人听书、蜻蜓FM等成为最早入局移动有声书领域的平台。彼时,有声书还只是一朵小浪花,随着 2016 年知识付费的爆发,这朵小浪花已经泛起了巨浪。

数据显示, 2017 年中国有声书用户规模为2. 96 亿人, 2018 年用户规模有望增至3. 83 亿人。而市场规模也随之水涨船高。 2017 年中国有声书市场规模达32. 4 亿元,预计今年将增至45. 4 亿元。

蜻蜓FM的COO肖轶说,有声书是平台付费音频中复购率最高的一个类别,达到50%。有声小说“收听之王”《盗墓笔记》累计播放量63. 16 亿,有声书人均日收听时长超过 3 小时。

为了追赶迅速扩张的市场,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等平台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新措施。 2018 年年初,喜马拉雅FM推出“万人十亿新声计划”,扶持内容创作者。懒人听书则继续与出版社等合作,获取版权资源加持。 8 月 9 日,蜻蜓FM与纵横文学联合宣布,双方达成文字及音频版权互授,联合打造文学IP,共同拓展有声书阅读市场。

在与蜻蜓FM的战略合作中,纵横文学将为蜻蜓FM每年独家开放 1000 本作品的优先选书权,作品由蜻蜓FM制作成有声书后,在蜻蜓FM播出和纵横文学旗下的熊猫看书APP双向播出。那么,这些书该由谁来读呢?答案或许来自“天声计划”的优胜者们的福利——他们将成为各自播读书籍的官方指定有声书演播者,并赢得蜻蜓FM提供的百万声酬。百本书籍的签约主播将入驻蜻蜓FM直播频道,为听众直播播读参赛作品参与互动,并将播读成品上传为可回听的点播节目。

说得更明白些,借着这次比赛,蜻蜓FM是要挖掘和扶持有潜力的声优。

不同于视频主播,更多依赖于颜值,音频主播更多依靠实力。实力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学识,比如蒋勋、高晓松、许知远。另一种是声音好听,能够将IP作品以适合听的方式表达出来,让听众沉浸其中。如果说前者更多是名人和KOL的专利,那后者其实是素人能够得到发展的契机。

随着音频平台和声优主播化学反应的加速,将来音频主播不仅是冯提莫、张大仙们凭借镜头才成为炙手可热的游戏主播。音频主播IP将会趟出一条可持续发展路径,蕊希创办的《一个人听》,《程一电台》相继受到资本青睐就是最好的佐证。

这段时间《六年,公众号改变命运》一文在新媒体圈刷屏,在大家注意力逐渐转向微信和微信公号的过程中,一批传统媒体人挥别了一个时代,他们曾经可能是记者,是杂志专栏作者,最终因为微信这个生态,把文字的力量转化成生产力。往后走,就有各个垂直领域的人才冒出来,他们未必是媒体出身,但是各有一技之长,比如美食、时尚、科技、幽默、情感等等。

如今,蜻蜓FM已签约主播 10 万余名,有专业科班出身,也有素人养成,不知道音频平台对声音主播的资源加持又将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