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路由困境:追逐每个风口 又被每个风口抛弃

2018-08-06 08:42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图片.png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划重点

  1. 这些年来,路由器这个行业并无多大想象空间, TP-link,D-link、腾达、华为、 锐捷网络等这些公司稳居第一阵营和第二阵营。
  2. 当年的极路由还是获得了100%的增长。如果是一件纯硬件公司,这种增长堪比神话,但如果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这种增速似乎不怎么让人满意。
  3. 在APP的用户中推广硬件,这个事情极路由做了半年多,最后停止了。极路由这种战略摇摆对公司日后面临的隐患埋下了伏笔。
  4. 极路由融资不顺畅原因曝光:先期融资估值过高,后续的想进来的投资机构在风口消失的状况下不愿承受高估值,而前面的投资机构也不可能减低估值。

《深网》 作者 薛芳 张帆 编辑 高宇雷

当下的极路由,危如累卵。

8 月 2 日凌晨,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内部信称,受到P2P公司i财富的影响,极路由的正常运营难以为继,资金链断裂、处在破产边缘。王楚云在公开信中称,他已经抵押了房产,本人更是欠债数千万。

王楚云这封创业维艰的内部信本来是发给极路由的员工,告知他们现在公司遇到了困难。但这封内部信被转到了一个有 500 名成员的微信群,进而被公开化,引发了媒体的集中报道。极路由也因此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王楚云的遭遇引起了不少创业者的同情,猎豹CEO傅盛甚至在朋友圈喊话,“谁认识王楚云,我想帮帮他!” 各种对王楚云的遭遇同情一边倒的时候,也有另外一种声音夹杂其中,极路由与i财富的真正关系被质疑。

极路由的联合创始人李恺并不否认极路由当下的困境。他说,极路由正在全力自救。他向《深网》复盘了昔日风口上的一个极客创业的明星项目为何一步步陷入今日的困境。

智能硬件公司“谋变”

作为一家智能硬件公司,100%增长已经很好了,但放到互联网公司里,这个速度太慢了。

王楚云的微信签名是“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别人在幸福的用着路由器”。“楚云是一个思维非常活跃的人”,李恺评价。

2011 年,王楚云在做微博营销,为了解决宽带网络贵和慢这两大问题,他改装了路由器——在一台有USB口的路由器上刷Openwrt,带宽从原来的1M变成了10M,而网费却由 1000 元变成了 600 元。这次偶然经历使得王楚云走上了创业之路。

王楚云先是找来了大街网的前同事,毕业于清华的李恺;接着又找了曾在TP-Link工作多年的张利鹏,后来又找了丁衣和王健。王楚云主抓产品、招聘和对外沟通;李恺负责公司内部流程的建立和梳理;张利鹏负责硬件研发;王健负责销售、渠道和供应链;丁衣则主管营销。

这些年来,路由器这个行业并无多大想象空间, TP-link,D-link、腾达、华为、 锐捷网络等这些公司稳居第一阵营和第二阵营。但这只极客团队创业后,给路由器加上智能两个字就变得不一样了。

接下来的这个故事,王楚云对媒体讲过好几遍。 2012 年底,王楚云已经陆续投入了 1000 多万元人民币到公司账上。为了融资, 2013 年元旦后王楚云找到了雷军,当时的雷军很感兴趣,也想投资。

“当时雷军想要先投资,如果日后极路由发展得好,他打算直接收购,然后纳入小米生态链体系,这意味着极路由将来的发展空间会很有限。”当天晚上跟雷军聊完,王楚云和团队开了会,最终拒绝了。

这只极客创业团队就这样意气风发,信心满满的踏进了智能硬件的赛道。在李恺看来,智能硬件互联网创业的坑极路由都踩到了。先是以低价换市场。

2013 年 7 月,极壹正式上市销售,当时定价 269 元,初期成本有 199 元。这款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产品,当时因主推有政策风险的“翻墙”服务一炮而红,在极客人群中建立了初步的影响力。

因为存在政策风险,这一功能很快被砍掉了,极壹的价格也相应调整至 199 元。为了留住用户, 2013 年 11 月,极路由召开新品发布会——发布极壹的升级产品极壹S和第二代双频产品极贰,售价分别为 99 元和 169 元。

李恺表示:以极壹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产品把传统路由器的市场撕开了一个口子,但这种以降低成本价或者接近成本价出售的策略优势很微弱,传统路由器厂商已经把成本和售价做到了很低,毛利空间有限。

极路由以价格换市场的策略并不算成功。即便如此,李恺叙述当年的极路由还是获得了100%的增长。如果是一件纯硬件公司,这种增长堪比神话,但如果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这种增速似乎不怎么让人满意。

APP拉新也失败了

低价拉新失败了,APP拉新,但也失败了,但他们迎来了智能硬件创业的风口,而这个风口。终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2014 年时候,极路由的创始团队都觉得用户增长的太慢了,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来促进用户的增长,于是就想到了一个曲线救国的方式,就是做能带来高DAU的APP。

李恺叙述,在APP的用户中推广硬件,这个事情极路由做了半年多,最后停止了。极路由这种战略摇摆对公司日后面临的隐患埋下了伏笔。除了APP拉新,极路由还试过操作系统拉新。

资料显示: 2014 年 7 月 15 日,极路由推出了其路由器操作系统——HiWiFi OS。HiWiFi OS包含HiCloud云服务平台、HiMobile移动终端、HiStore插件商店三大部分。

极路由的做法,与早年的小米异曲同工, 2011 年 8 月之前,小米手机还没造出来,但MIUI已经有了几十万的种子用户。而当时市场更为迫切的需求却是极路由路由器“极贰”的量产出货。

极路由此举当时被业界解读为极路由的战略调整,从过去简单的硬件冲量,转为探寻服务层面的变现可能性。而这种变化的背后,来源于所谓的智能客厅入口的争夺战。

2014 年随着大厂争夺移动互联网入口,小米、百度、 360 等互联网公司,用低价甚至免费的硬件获取用户,再以硬件为基础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一度,智能路由器被解读为智能客厅的入口。

智能硬件的兴起,与资本助推息息相关。 2014 年创投圈最火热的两个领域即是智能硬件与O2O。京东于 2015 年发布《中国智能硬件趋势分析报告》,当中指出,在 2014 年,智能硬件行业融资金额达到 47 亿元。

尽管 2014 年走了弯路,但伴随着智能硬件火爆,“ 2014 年、 2015 年的增长依然是100%。路由器是一个用户品牌认知并不强的行业,这对极路由来说,就是机会,”李恺表示,“那时候的极路由已变成了一个业绩不错的智能硬件公司。”

“现在回过头看,过早地追求过多目标对智能硬件创业是一种舍本逐末的做法。应该把精力放在核心产品技术的升级上,打造好的产品体验,服务好目标客户,不应该老想着走捷径。这是对所有创业公司都是可以借鉴的经验。”李恺反思。

李恺的反思在极路由的员工中被认同。

“智能路由器的概念是极路由第一个喊出来的,公司的技术团队都很牛,但关于智能路由器,始终没有建立统一的技术标准,极客们是一群有要求的人,”极路由近期的离职员工王刚(化名)告诉《深网》,他 2013 年入职。

2015 年 2 月 5 日,极路由发布会上,极路由宣布加入海尔U+产业联盟。那时候,极路由已经狂飙突进在智能家居入口的路上。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