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币雷军,良币小米

2018-06-04 14:04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猎云网(微信:ilieyun)厦门】 6 月 4 日报道(文/林红瑜)

愧疚曾经纠缠了雷军很久,一个金山上市搞了这么多年。

很多次,柏彦大厦整栋楼灯灭得差不多了,他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掐灭手里的烟,中南海最便宜的那种,觉得自己对不起金山的弟兄,没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沉默半响,然后用食指把不小心掉落在桌上的灰轻拂在一起,扫进烟灰缸里。

2009 年的冷夜,雷军梦醒。离金山上市的那天,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求伯君拿着酒杯对他说了些什么,包括西装领口的花,是紫色还是红色,他都记得不太清了,除了辞去金山CEO职务那天,对金山人的三个鞠躬,和那一句“我终于把债还完了”。

憋屈一股脑全涌上来了,他才发觉这些年来,最对不起的人是自己。

40 岁了,已经 40 岁了,他在黑夜里睁着眼,觉得自己白活了一场,好不甘心哪。一大半人生了都要过完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做,就好像只是跑来跑去,只是为了上市这件事情,什么都没有做。 

1.

其实,了解雷军的人知道。事实并非他所说的那样。相反,这四十年来他几乎没休息过,就快要把自己累死了的那种。

1992 年, 22 岁的雷军追随求伯君,成为金山的第 6 名员工,一路从北京开发部经理到珠海公司副总经理,最后升至北京金山软件公司总经理。

周鸿祎评价雷军——“在我们这一拨人里,他出道的时候,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按世俗的标准,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

实话说,从江湖辈分来说,他比我们(要高),他应该可以赶上算求伯君那一代,和杨元庆,和中关村的这些人是齐名的,我们互联网这一拨人只能算第二拨。”

看上去平步青云,其实雷军是极其少数的几个,爬楼梯登顶的人。他的每个机会,都是他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甚至有几分实业家的味道。

仙桃老表回忆起这个熟得早的男孩——“不善于到外去游玩,他只搞学习,从小学习的时候他爸爸都把饭递到他手上”。

“我们仙桃中学也还挺厉害的。 6 个班考了了 17 个清华、北大,我高二的同桌上了北大,高三的同桌上了清华。”这个不轻易放纵自己的人,也十足地认可靠努力挣来的成功。某种意义上来说,至今他还保有这种踏实的纯粹。

后来,雷军拿着清华北大的高考分,选择了武汉大学计算机系。

他比很多人懂得早,本来可以靠努力得到的东西,从来不愿意因为懈怠而失去了机会。

“相当勤奋”,身边人大多这样评价雷军。

不少金山管理人,都有过和雷军熬夜工作的体验。他习惯在下班之后,约高层在办公室谈工作。原金山高级副总裁王峰回忆,一谈就到半夜。

在金山工作的 16 年,雷军一如既往地,近乎7× 16 小时地工作。

他历来这样。早在武大的时候,雷军还曾因为大学室友不午睡在那看书,咬牙一改自己十几年的午睡习惯,把中午也抽出来念功课,困了用凉水抹把脸,就怕比别人落后。

电影是他在大学少有的几项娱乐。

尽管如此,只有到了每周六,他才允许自己去放映室,看的是晚上的第二场。因为九、十点前,他一定要在自习室学习。

他聪明,又保持着多年来自律性的勤奋,在很多既定的成功轨迹里一路狂奔。

这么多年来,他基本是领先的那个,从独木桥挤过来的人,笃定着金字塔筛选理论。如果不拼尽全力,就会成为筛子里被过滤出去的细小渣滓。在小学升初中全校第二名,初中升高中全校第三四名,高考前 10 名进入第一梯队大学,毕业后,同学背后议论雷军会是十年内混得最好的那个。

5840 天里,金山的很多事情,雷军都亲历亲为,甚至曾经负责过全公司的盒饭。他每天就睡一小会,很多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面对巅峰状态下的微软,雷军表达过这样的决心,“不做里程牌就做铺路石”,就算WPS不盈利,研发很花钱,也要坚持把WPS做下去。至今快 30 年过去,WPS一如既往地支持个人免费版。

2.

不可否认,雷军把金山打造成一家擅研发、高产出、高效率的软件公司。但更多时间里,金山在搏命追赶微软,疲于狙击盗版,苦于上市受挫中苦苦挣扎,总是差了那么一口气。

听闻在最累的时候,雷军曾在一次拓展训练中对着大伙说,自己不容易,大家不容易,活得太窝囊了。说着说着,这个大男人哭了。

“ 20 几个副总裁和部门经理拥上去,把雷军团团围住,大家抱头痛哭。”

金山从第一次提出上市,换了A股、斯纳达克和港股,IPO了足足五次,花了八年时间,才换来了港交所一声钟响。对此,雷军曾开过一个玩笑,“我的经验甚至多到可以给别的公司做IPO咨询了”。

2007 年 10 月 16 日,雷军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他看着香港联交所上金山股票的数字开始跳动,才舒了一口气,心想,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回答金山什么时候上市这个烂问题。

他原以为自己会紧张,却发觉整个人特别平静,在平静底下,触发着一种遍及全身的疲倦和失落。

这一切对于雷军来说,似乎都离他踏上北京这块地的那天,看上去近了一些,似乎也更远了一些。

毕业的那一年,雷军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决定去首都。 13 个小时的铁皮火车,颠簸,他一路没怎么睡。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北京,还没有什么高楼,但走在北京站广场,就不由得四顾茫然。”

哪怕雷军是武大计算机系公认的,最好的那个,两年内修完了别人四年才能读完的所有课程。学校各类奖学金,他几乎拿了个遍,还包括在核心期刊发表了一篇论文。

武大《汇编语言程序设计》这门课程开课 20 多年来,只有两个同学拿过满分。雷军是其中之一。

他也曾在武汉一条街修过电脑装过软件,创过业卖过汉卡。

尽管如此,火车靠站的时候,这个被同学预测为十年内会混得最好的年轻人,仍然感到无措,北京真大,说不清自己究竟要去哪里,直到他接到了求伯君递来的名片,名片上印着“香港金山副总裁”。

一身名牌,黑呢子大衣,呢子质地很好,雷军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求伯君的样子,“我当时真是有些被震撼了,我当时就觉得那就是成功的象征。”

在当时的雷军眼中,“求伯君因为写程序,在金山成功了,而且是打工成功的。金山如果能够造就一个求伯君,就会造就出第二个、第三个。”

早在 2004 年,雷军就已经财富自由了。他创办的卓越网以 7500 万美元卖给了亚马逊,保守估计分得上亿元。

成为金山总经理,带领金山上市,声名甚至超过了求伯君。

该有的都有了。

而当他真的实现入京时的目标,成为第二个求伯君,这一刻说不出滋味的成功,反倒他让他体验到了一种叫做落寞的情绪。就好像站在一片塑料制成的大地上,分不清什么是真实。追逐了这么久,却发觉也不过如此。

3.

他曾经形容金山“就像带着手铐脚镣跳舞”。这一比喻,何尝不是在说雷军自己。

陪跑金山上市长达八年,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赏识他的求伯君,以及金山这帮优秀的兄弟。

跟着自己这么多年,辛苦了这么多年,雷军不想他们什么也没捞到。

金山上市后,员工分到的期权价值1. 08 亿元,是当年预计利润的一半。雷军一直说,“真的要感谢股东们……还要感谢求伯君和创始人张旋龙。”

丝毫没有提及自己。他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让兄弟们等太久了。这些没说出口的歉意,全在新闻发布会上对 2000 位金山人鞠的三个躬里,也是一场告别。

在金山哭过却从来没有放弃过的男人,在上市的第二个月,辞去了金山CEO的职位。

他觉得责任尽完了。

财富自由,每天睡到自然醒,约人约事只约到第二天,决不想第三天要做什么。雷军半隐退的生活状态,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功成身退。

但对于雷军来说,这却是一件不太愿意开口的故事,“IPO之后,很落寞,迷失了,每天早上起床不知道要干嘛”。路过柏彦大厦,到了金山办公室也不愿意多呆会,雷军就带黎万强到楼下的胖胖烧烤吃饭,扒拉两口后说,我怎么活成了退休老干部呢。

黎万强察觉到不太对劲,认识了七年,他第一次看到雷军这个样子。

多年后,雷军才肯多说两句。“离开金山对我是一次重创,心理上的创伤超过了大家的想象。我这个人很努力,很勤奋,带着一帮和我一样的人,打了这么多年江山,整成这个样子,我肯定不服气。要是我没努力也认了,但是我非常努力。二十多年,这么多的机会,一个都没捞着,我问自己为什么,问题肯定出在我身上了,那我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不服输。”

在相当长的日子里,雷军保持着非常标准的中国优秀学生的节奏,进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第一梯队的大学。工作也不例外。

当一个有上进心又肯吃苦的年轻人想追求点什么,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坐在体面的位置上赚到体面的大钱,这样的成功往往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也是中国式的成功。

而当雷军按着既定方向走到顶,却发现这种众人眼里的成功对他来说,如同投石入海,扑通一声,接着就没声没息了。

“很多人都说我是成功者,但我感受不到。”这不是雷军自己想要的成功和人生。

4.

雷军偶尔会冒出一个念头,觉得自己四十多年来,活在一个谎言中。

“我从小就是好孩子、好学生,根红苗正,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我如此笃信并践行着所接受的东西。你想想,一个想法单纯、积极向上、非常热情的青年人,他的信仰一点一点被现实无情击碎。他在社会上打拼了一二十年以后,遍体鳞伤,为什么?他发现他所接受的那套教育是行不通的,你知道这多可怕吗?多可悲吗?”雷军开始刻意不要司机,每天背个包去徒步,花了很长时间反思。

2009 年,北京入冬了,一到夜里,没声没响的。过了几年投资人生活的雷军突然梦醒,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如 18 岁那年,雷军睡不着,闭上眼睛就是《硅谷之火》和乔布斯。他激动地绕着武大操场那个 400 米的跑道,走了一圈又一圈,一遍一遍问自己:

——“我要怎样才能让我的人生与众不同?”

——“我们中国人能不能办一个世界级的伟大的公司?”

20 年后,雷军已经是当代企业家勤勉成功的上限典范。,他再一次叩问自己:

——“你还有没有勇气去追寻小时候的梦想?”

勇气的代价,他心知肚明。

“这么试下去风险很高,有可能身败名裂,有可能倾家荡产,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个成功者,我需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么艰难的一件事情吗?”

“其实我真的犹豫了半年时间,”雷军坦白,“最后我觉得这一种梦想激励我自己一定要去赌一把,我说只有这样做,我的人生才是圆满的,至少当我老了的时候,我还可以很自豪的说,我曾经有过梦想,我曾经去试过,哪怕输了。所以我最后下定了决心,办了小米”

在燕山酒店对面的咖啡酒廊里,雷军宣布创业。那天也是他的生日,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雷军重生的时刻。他决定坦诚面对内心的向往。

“办小米刚开始,我认为我100%会输,我想的全部是我怎么死。”别人创业是想着怎么赢,雷军创业是想清楚了怎么输。他经常开玩笑:“我跟自己说,偷偷干个小米,干成了咱就干,干不成,咱就不承认。”

其实不是怕丢份,更多的是低调。他辞退了司机,雪天里打车等了两小时,出差不住五星级酒店,定的都是快捷连锁。

有人在动车二等座遇见过他。有人搭乘飞机,看到雷军坐在经济舱紧急出口位。

从做小米的那天起,他就以一个普通创业者的身份重新出发了。

5.

雷军说过,创业者应该把90%的时间用来找人。

林斌,是他能懂他的朋友,也是他找到了第一个搭档——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前副院长、Google全球技术总监。俩人都笃定移动互联网是大势所趋,道同,自然相为谋。

随后林斌给雷军推荐了不少谷歌的同事。

来面试的人问雷军,“你要做手机啊,那你认识郭台铭吗?”

他老实回答,“我认识郭台铭,但是郭台铭不认识我。”

“那谁帮你手机呢?好吧,那你认识中国移动的老大吗?”

雷军连忙摆手说:“哎呦对不起,我也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

为了招募英才,雷军不断地和受邀面试的人讲他的商业模式、公司前景。有些时候,雷军觉得自己更像是被面试的那一个。大部人都觉得雷军不懂得怎么做手机,也没办法跟运营商卖手机。这事不靠谱。几乎没人相信他能把手机做成。

尽管如此,这个不善言谈的男人依然耐着性子,拉住对方聊上4、 5 个小时,不厌其烦。

后来他提到“反正前十个跟我谈下来的,一个都没来”。质疑一直充斥在这段创业初期。

招人花了雷军很长时间,最后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的一群聪明人,才慢慢聚了起来,有金山在线、金山词霸的黎万强、谷歌3D街景项目参与人高级产品经理洪锋、前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高级总监周光平,以及原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刘德。

这支 6 人团队,一人干了一碗小米粥,跟着雷军悄咪咪地做起手机。

除了招人时面对的不解,更难的是,雷军得打消供应商对新成立的手机公司根深蒂固的警惕。

因为手机的零件具有定制性,供应商需要花钱研发开模。一旦手机公司倒闭了不做了,对于供应商来说,浪费是很严重的。

对此,雷军姿态摆得很低。——“我去找每一个供应商,反正大部分供应商都不相信我们,我们都是一趟一趟地拜访。”

夏普显示屏被公认为最好的显示屏之一。雷军曾多次到日本总部谈合作,但是无一成功。

2011 年,他和团队决定再次拜访。

当时正值日本大地震引发的福岛核泄露事故期,那架前往日本的飞机上,除了雷军一行,空无一人。

到了办公室,雷军发现,他们是这个公司唯一的访客。

一遍一遍地讲述小米的未来,一轮一轮的商业谈判,一次次的当面交流。

夏普终被打动,决定为这个诚恳又坚定的男人和没做过手机的小米公司,破例一次。

此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小米成为了夏普显示屏业务亚太地区最大的客户,这是后话。

一起负责供应商谈判的刘徳,回忆起那段奔走的日子,“五个月,见了 1000 多人,瘦了 20 斤。

6.

2011 年 8 月 16 日,小米举办发布会,距离干下那碗小米粥,已经过去四百多天了。

雷军和大家打了招呼,搓着双手,向还在排队无法进场的粉丝道了个歉,说话的时候轻轻摇晃着身子。

他身上的黑色POLO衫和牛仔裤,凡客诚品的,是好兄弟陈年做的牌子。帆布鞋是另一个好兄弟,乐淘网毕胜的产品。

他说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人。

“今天晚上的小米,就像早升的太阳,一点点升起了。让我们一起来见证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他双臂搭在身前,抑扬顿挫又一板一眼地念出了这句话,像初次参加演讲比赛。

一如 1992 年的那次登台。那时他大四,和同学冯志宏研发了免费杀毒软件《免疫90》,解决了电脑病毒肆虐武大计算机全线瘫痪的问题,意外斩获了湖北省大学生科技成果一等奖。

雷军因此受湖北公安厅邀请,客串了反病毒课程的讲师。

楞青小伙,一上台,刷刷地把提前写好的稿,一口气念完了。抬头一看,说好的 2 小时的演讲,只过去了 15 分钟。雷军只好站在那,强装镇定地把稿子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

20 多年之后,雷军仍然不太会说,站在大舞台上,人一多,还是会有几分害羞。

而当他讲起小米的配置小米的性能时,说到激动处,还会不经意地振臂。

雷军已经记不得做小米的四百多天里,弯腰递出多少张名片,多少次讲到口干舌燥,才换来了小米 1 的豪华供应链团队和高性能的软硬件:

手机ID设计,全部由小米内部来自摩托罗拉的硬件团队完成。

手机生产,由富士康和英华达代工(均为苹果手机代工厂)。

手机电容式触摸组,也是由专为iPhone供货的台湾TPK生产的。

手机CPU采用当时高通最新版本的芯片,也是 2011 年处理速度最快的——1.5GHz双核的处理器。

当时的苹果公司最新款的手机iPhone4,采用的也不过才单核1G。而小米是当时国内首家使用该芯片的手机,也是全球第一家。

手机操作系统,采用小米根据google开源android系统源码修改后的MIUI操作系统。

“在摩托诺基亚时代,做操作系统的版本要三到五年,进入苹果时代,一个IOS需要一年时间,进入了人Android时代,一个季度发一个新版。”

雷军想说,如果觉得系统不好用,有一个新想法,能不能现在就改,为什么要等,为什么不能改。

研发人员告诉他,这个实现不了,所有的操作系统都没这样玩过,和他讲了无数困难。

雷军还是决定试一下,每周更新一个系统版本。

从计划开始到小米 1 发布会那天,MIUI操作系统已经持续更新了 52 周。

这也是全球首个向用户开放的操作系统,粉丝可以在论坛上,提出自己的需求和BUG。截至发布会那天,全球共有 50 万用户参与了开发。

7.

当他宣布,小米 1 定价 1999 元时,全场人都站起来,用力鼓掌高声喊道“好”。

这些配置,这个价位,如今看上去可能已经稀疏平常了。但在 2011 年,却是一记响雷。

当时整个中国手机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拿北京中关村来说,手机店玻璃柜里,摆的全是山寨机,把HTC、诺基亚、摩托罗拉全部山寨一遍。

就这样,用户都至少得花 2000 元以上,才能买个勉为其难像模像样的手机,保证屏幕点得动,运行不死机,有信号电话拨得出去。

国产品牌呢,更是剑走偏锋。有的呢,贴个牌就开始吆喝叫卖了。有的呢,价格高得令人乍舌。

2010 年,酷派主打的一款智能手机N930,售价 5980 元。同年,主打音乐手机的OPPO 非触屏非智能翻盖机U529,售价 2399 元。这一年,OPPO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能听音乐的滑盖机。

甚至有人这样说过“小米出来之前,随便做个垃圾手机都能卖,现在你做个垃圾试试?”

发布会的二十多天后,小米在网上开放预定, 34 小时,预订数量达到 30 万台。小米,一个创业不到两年的公司,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实现了 8 亿元的销售额。

对于小米取得的成绩,华为余承东曾经公开表示:“祝贺小米,祝贺雷军。从小米 1 开始我就看好其商业模式,我们当时荣耀 1 工艺和质量领先情况下,也没敢迈出走互联网销售的步子,内部反对声音和制约因素很多。”

雷军则回复——“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国产手机。大家一起加油!” 

也是在小米登场的这一年,华为决定放弃FOLLOW运营商做定制机的路子,建立自己的手机品牌。

前华为人曾说过,复制小米的成功,建立了电商品牌和互联网品牌,是华为手机的关键一跳。

2013 年,用了不到两年半时间,小米成为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三。

2014 年,小米营业额超过 100 亿美金,这基本上是人类商业史上最快突破 10 亿美金和最快突破 100 亿美金营业额记录的公司。

中国手机市场也开始变了。

智能手机变得便宜了,很多人都买得起了。

国产手机甩掉了山寨的骂名,有了很多专利。

手机不再是黑盒子。它变得透明,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各家手机厂商上一款新手机,都开始把自己的配置,一一解剖出来给用户看。

某个层面上来说,小米让国产手机商发现,原来不靠山寨机也是可以的,原来我们也能做出好手机,然后手机竟然可以这样卖,利润压得这么低竟然也能赚得到钱。

小米让国人发现,国产手机也可以是好手机,千元机也可以是高性价比的手机。

雷军谈过小米手机的初心。“我在初期做小米的时候提到,零广告预算,也几乎是零渠道预算,成本定价,生产材料多少钱就定多少钱,这就是为什么我做硬件研发还必须要做零售。

就是因为这样的高效率,我们迅速挤走了中国所有的山寨机,而且反过来逼着国产手机厂商进步,如果不能改善品质,不能改善效率,不能改善设计的公司就全部被淘汰了。”

他没有夸大。

2010 年前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三名,均为外国品牌,市场份额高达80%。酷派是榜单上唯一出现的国产手机,市场份额为6.4%。

2018 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十名,除了苹果三星,已经没有国外品牌。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高达56.6%。

小米这枚良币,倒逼手机市场变革。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