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猎到ofo、映客两只独角兽,他是如何做到的? - 站长之家

3年猎到ofo、映客两只独角兽,他是如何做到的?

2018-05-22 14:53 稿源:创业家  0条评论

QQ截图20180522145447.jpg

编辑:yinming

自 2014 年加入金沙江至今,罗斌 3 年时间投中了两只独角兽:映客和ofo,他们具备风口的一切特征:指数级增长的用户数、迅速蹿升的估值,以及媒体口中的话题热度……然而,在罗斌和金沙江发现他们的时候,风未起,巨兽尚年幼。在江湖上留下过太多与“风口”有关的传说,罗斌却说,早期投资是一门手艺活,要坚持纪律,恪守本分。

从计算机本科到法律硕士,从投行到风险投资,在一次次辗转之后,罗斌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那片海:做投资,而在金沙江创投,他如鱼得水。

前尘往事

罗斌身形高大、方正,讲起话来也是憨直。聊到酣畅处,又恍然一顿:“话又说多了。”很多问题,他都愿意敞开谈。也有一些经常被媒体问到的问题,说得多了,他又有些不耐烦。

他不喜欢自己没想清楚就一个劲问问题的创业者,认为那是不自信、没主见的表现,ofo创始人戴威就不一样,“他话不多,但都能说到点子上,很沉稳。”这是罗斌对戴威的第一印象。

2016 年 3 月,当罗斌第一次在北大校园看到ofo单车,终于找到了困扰自己许久的“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答案,立刻搜索项目的相关信息,给这些小黄车背后的主人戴威发了封邮件,当晚戴威就回复了,双方约定第二天上午十点见。

两人说话间,朱啸虎推门而入,一起聊了 20 多分钟,朱啸虎当场给了戴威一个价格,周五拉着戴威又跟几位合伙人见了一面,结果,投委会的意见“惊人的统一”,这让罗斌也颇意外。 最终,金沙江投了ofo的A轮 1000 万人民币,项目估值达到 6000 万。

ofo 融完A轮后没过多久,摩拜宣布融资消息。随着两边不断加快的融资速度,各大机构入局站队,后面的故事被说过太多次……但,戴威曾在采访时明确表示,他认为意义最大的一次融资来自金沙江的A轮。

速度

“出手快”是金沙江的另一记招牌,罗斌在金沙江投的第一个项目——映客,跟ofo一样不到一周被拿下。连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都感慨,自己也搞不清金沙江为什么速度这么快。但金沙江拥有比较简单的组织架构,导致没几家公司能够跟他抗衡决策速度。除非见得更早一点,否则抢不过金沙江。

罗斌直爽的急性子跟金沙江很合,他说,“我投一个项目,一旦决定就要赶紧签,做尽调也会很快,我不想在人家公司打扰太久”。

急归急,罗斌总结自己能投到好项目,靠的还是每天的学习研究,他多次强调投资人要保持“独立判断”,这是投资人最重要的能力。他每天大量阅读寻找新项目却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按兵不动,但在发现机会后短短几天就促成项目投资,他在变幻的风投生涯中始终坚守自己的思考体系,独立做出自己的判断。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始终留有当年辩论队的痕迹。

2003 年,还在中山大学念计算机本科的罗斌开始接触辩论,今天很火的《奇葩说》辩手马薇薇、邱晨当时是他的队友,在集训的 5 个月里,他大量接触了社会学、哲学等方面的知识,“我忽然发现自己不想写代码了。”罗斌说,于是本科毕业后选择了保送北大攻读法律硕士。

打辩论,培养了罗斌透过大量纷繁复杂的材料抓住最本质的东西的能力,在大量的准备和训练中去“术”得“道”形成自己独有的体系能力,在整个辩论过程中不受对方干扰的坚守自己的观点,沉着冷静寻找机会,在抓住对方破绽的时候迅速出击一击得手的能力,并且在其投资生涯中,一直被学以致用。

在加入金沙江之前,罗斌在普思做天使投资,当时, 9158 和YY还是PC时代的直播巨头,他也一直在寻找直播的机会。到了 2015 年,随着4G的推出,视频直播的风起。罗斌认为:“以后的社交都会变成视频化,而移动直播的好处,就是你可以看到别人样子以及生活方式。而映客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2015 年国庆前夕, “17” 被苹果官方下架, “映客” 异军突起, 7 天时间用户量涨了十几万。

罗斌算了一笔账,“按照映客当时十几万的日活,每天十万的收入算,如果做到日活一百万,一个月就三千万,盈利和用户量都很大,这是很Easy的决定。”于是金沙江创投在 2015 年国庆节之后联系到映客,从接触到最后决定投资只用了一个星期。

映客直播创始人、CEO奉佑生说,虽然映客冲到排行榜前面后也有其他投资公司陆续找过来,但都比金沙江晚了一两个星期。

金沙江投了映客后,罗斌跟奉佑生坐在大望路边上的复地首府,罗斌建议:“这点钱打起仗来不够,得马上再融一轮。”春节期间,映客开始发力做推广,全面铺广告,奉佑生将一部分砸在当年春节上映的《美人鱼》贴片广告,最后电影拿了 30 多亿的票房,映客的用户量也跟着猛增了一波。

作为早期投资人,罗斌要投的是“能做到很大的公司,甚至是伟大的公司”。

罗斌认为要做大事,就得在风口上,而风口显然是没法追来的。因为当风口已经成为风口再去追,早就为时已晚。他眼中的风口,是十亿美金机会的风口,一定基于某些环境变化才会出现:“电商崛起其实是基于整个PC互联网的崛起,打车和外卖的兴盛都是因为手机硬件普及,移动直播能够成为风口则是因为4G覆盖和移动支付的普及,而且移动端直播因为应用场景更多,比PC端直播更有潜力。”罗斌告诉《创业邦》。

大公司尤其是 10 亿美金级别以上的公司,都是因为抓住了环境变化的窗口。“投资人天天盯着市场,每个人都能讲出自己的逻辑和方法,但具体能否准确判断每个时点,才是最核心问题。”这是ofo、映客之后,罗斌的总结,“投资要看对风口的预判和把握,还要在有巨大希望的领域找到最牛的团队”

投资做的久了,过手的项目足够多,会形成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罗斌最近开始在看项目的时候寻找之前戴威、奉佑生的影子,“我会回想,之前投的项目的创始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当年,我对戴威的感觉,对奉佑生的感觉,帮我赚过钱的创始人给我的感觉,如果感觉不够,我会觉得有点虚。”

凭感觉,听起来有点玄乎,如果把它具象化,罗斌看人,看五点:狼性、战略洞察力、应变能力、格局、做人,“遇到这样的创业者再加风口才可能是等于至少 10 亿美金的公司”。

行至今日,罗斌并没有太多沾沾自喜,一直盘旋在脑中的问题是:下一个好项目在哪里?他发朋友圈:“做这一行越久,越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经历过映客、ofo,罗斌深感“即便是投好项目也觉得很不容易,包括金沙江之前投滴滴、饿了么,这些公司每天都要保持一种战斗的状态,危机四伏。”创业、投资,皆如此。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