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赖奕龙:如何从FM转型语音直播,年营收十几亿?

2018-05-16 15:39 稿源:i黑马  0条评论

“荔枝”赖奕龙:如何从FM转型语音直播,年营收十几亿?

FM本身的形式,限制了“声音”的表达,和荔枝平台的发展。

文|黑马哥

广州,亚运城体育馆外, 5000 多个年轻人聚集。他们大部分是 95 后,甚至 00 后的年轻女孩,青春的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容。Cosplay、宅舞、Hip-pop等成为展台的主题,这不是哪个偶像在举办演唱会,而是荔枝APP在举办“荔枝声音节”,到现场的都是他们平台的用户和主播。

以“声音内容”为主题的荔枝平台,如今有超过 3000 万月活用户, 300 万活跃主播,用户以 90 后、 95 后年轻群体为主,其中超过六成为女性。

“女性更倾向于用声音交流,那样更情感丰富细腻,有陪伴的感觉”,赖奕龙对i黑马(ID:iheima)表示。这位说话带着粤语口音的 70 后“大叔”,一手创造了年轻人精神上“隐秘的圣地”。

2013 年,荔枝以FM(网络电台)起家,在成为中国三大网络FM平台之一后,赖奕龙却在 2017 年年底宣布“去FM”化。他认为,FM本身的形式,限制了“声音”的表达,和荔枝平台的发展。

去FM化,寻找独特定位

首先,各大网络FM平台内容同质化严重,依赖于头部大V资源。高晓松、罗辑思维、凯叔讲故事等等“名人IP”成为平台疯抢的对象,需要付出高额的成本,但各个平台都一样,没有差异性,依靠大V的平台也不会沉淀忠实用户。

另外,各家都是录播的电台模式,这缺乏用户互动和创新形式,除了媒介是手机,与传统电台差别不大。

1999 年就开始在互联网创业的赖奕龙,既做过社交,也做过电商。曾经组建过摇滚乐队,喜欢粤语歌的他,把荔枝当成自己最后,最想打造的产品,他不甘心荔枝就是个播放大V录音的APP。

“视频网站可以搞网剧、综艺、直播、短视频等形式,为啥声音就只能搞个FM?”,赖奕龙决心在音频行业搞“改革”。

声音直播的意外之喜,百亿级营收的机会

荔枝的产品在多头并进中寻找机会,直播、短音频等大趋势上,赖奕龙都放出多款产品进行突破,这看起来很腾讯,而且获得“收获”的方式也很腾讯。

2016 年 10 月,荔枝开始进军语音直播。当时,考拉APP等“友商”,已经从语音直播领域退出。谁也没想到,荔枝开始在语音直播领域开始爆发。上线一年后,语音直播活跃的用户千万级,主播十几万,给荔枝带来过亿的月营收,收入规模还在不断扩大,这让荔枝抓住了成为百亿级营收APP的机会。

赖奕龙说他现在只做大趋势的判断,把产品打造交给年轻的产品经理。

“我主要思考的是我们服务的人群是谁?其实荔枝有大量优秀的民间主播,他们是独特的。我们不用追逐大V,平台上做音乐节目、情感节目、搞笑、游戏、二次元音频节目的主播,就是他们粉丝心中的明星。开始我们也追逐‘风口’,搞大V,搞知识付费,但其实并不符合我们平台上人群的需求,后来我们就反思,我们的用户到底需求是什么?我们的独特定位是什么?”

赖奕龙发现,音频的忠实用户是女性,她们更注重细腻的情感互动。而语音直播的成功,正是建立在挖掘并推广针对女性用户的男主播,服务好女性用户。

语音直播生态

在“荔枝音乐节”节,i黑马(ID:iheima)采访了荔枝上两个月收入达数十万甚至百万的男主播,罗师傅和曲调。荔枝的音乐直播与映客、YY、六间房等视频直播生态不同,虽然收入也靠粉丝给主播送礼物、打赏,但是荔枝上最受欢迎的是男主播,而打赏的都是女粉丝,且粘性非常高。

罗师傅之前在映客上直播唱歌,之后转移阵地,到荔枝全职做语音主播。他说:“荔枝更聚焦,我用语音和歌声交流,反而能和粉丝更好的互动。因为我的粉丝大部分都是女性,感情细腻,对比嘈杂的视频直播,荔枝氛围很好。”

并且,荔枝上沉淀了大量的女性用户,和罗师傅吸引的粉丝属性一致,专注在荔枝平台之后,他的收入反而更多了。罗师傅还组建了一个超过 200 人的主播公会,里面都是男主播。

映客、YY等视频直播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标签是东北人、女主播,付费的大部分是男性。而荔枝上最受欢迎的则是南方口音的男主播,付费的大部分是女性。

主播曲调说:“女生是感性的,你的声音会给她们想象”,曲调的风格是古风,直播时会用古人的语境对话,唱古调,听他的的声音会有和古代贵公子对话的感觉,这让他拥有很多喜欢古风,汉文化的 95 后女粉丝。

荔枝的主播都有独特的人设。曲调也有一个百人男主播的公会,大多是古风、二次元类型的主播,他在江苏老家开了一家公司,来经营公会的日常事务。曲调的公司收购了一些二次元、古风IP来进行经营,公司一年有数百万的营收。

短视频之后是短音频?

赖奕龙除了是个互联网创业者之外,还是个标准的文青。在年轻的时候,他当过一年的电台主播,并且有自己的摇滚乐队,开过音乐会。

他悄悄告诉i黑马(ID:iheima),他也是个荔枝主播,用一个马甲给大家放粤语歌,目前已经有几万粉丝,没人知道那个ID就是他。赖奕龙着迷于亚文化、民间文化。曾经有一段时间荔枝追求大V,主流精英,但是最终赖奕龙想通了:“荔枝包容的基因,让平台有了独特的主播人群,他们吸引粘性极强的用户,我们干嘛要去追求大V?”

荔枝开始推自家平台土生土长的主播,给他们倾斜资源。曾经有一个拥有千万级流量的大V离开了荔枝平台,赖奕龙也不去挽留,“主流大V有钱就可以,但是我们独特的主播文化,平台文化是不可替代的”,他说。

赖奕龙下个目标是尝试短音频产品,他在内部孵化了几个产品,走类抖音“时尚路线”的魔音APP,反馈反而没有老派的“用心说”数据反馈好,这让他很吃惊。“做产品不要带入自己的主观臆测,用户会用脚投票,用户数据就是最好的决策依据”,赖奕龙认为很多创业者把太多不必要的情怀融入了自己的产品,所以做不出如微信、快手这样亿级用户的APP。

赖奕龙的目标是做出“快手”那样的产品,他开玩笑说:“想不到清华毕业的工程师宿华搞出了快手,我这样接地气的连续创业者却还在努力”。

他认为快手并不代表低俗,而是一个极简,有包容性的产品,只是快手下沉到了农村,所以会展现一些城市人群不常见的百态。赖奕龙给荔枝定下的目标,也是成为一个极简、包容性的产品,能真实地展现民间、各种文化的百态。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