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亿融资 互联网造车狂奔而来

2018-05-08 17:01 稿源:亿邦动力  0条评论

【亿邦动力讯】 2018 年 3 月 26 日,项目批下来后,田彬杰彻夜难眠。

他感叹“好多次差点夭折,领导层很支持,但技术上存在争议。”

一名同事曾拍着田彬杰的肩膀说,从广州开到北京“胆子太大了”,汽车还在测试优化,要全负荷 2000 多公里,电池需要全天候运行,沿途充电桩是否匹配?

新造车势力的长途自驾,国内没有经验可寻,也没人敢挑战。

但是,一个月后的 4 月 23 日,小鹏汽车G3 发布会上,大屏幕播放“一路向北”的视频,记录了整个项目点点滴滴。

舞台一侧,老板何小鹏身着棕色西装,下身牛仔裤,面带微笑,眼中流露出赞许的目光。

已过知天命的何小鹏看起来与年龄不符,长着一副娃娃脸,却早已是互联网圈里出名的舵手。

这位曾经的UC创始人,曾经创造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收购,阿里巴巴以 40 亿美元整体并购UC。

正如何小鹏离职阿里,在微博/微信中所说,他将“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这次出发的是小鹏汽车 8 人车队,他们开着小鹏汽车从广州出发,爬山涉水,一路向北,直奔北京。

北上OR折返?

郴州,是队伍的第一站,距广州 390 公里。

途中,炫酷的小鹏汽车招来路人驻足。甚至,汽车行驶在路上,其他车主拿出手机拍照。

小鹏汽车是一款新能源电动汽车。它在路边充电桩充电时,不少车主主动询问:“这车卖多少钱?”“这么大的屏幕?”“这车需要加油?”

(一路向北团队照片)

但酷炫的外表下,他们却遭遇当头棒喝。

第一天晚 21 时,在第一次使用高速路充电桩充电时,一辆车充到80%突然报错,这属于三级故障。

“这很严重。”队员郝帅嘟囔一句,其他人陷入沉默。

队长田彬杰也焦躁不安,他心里知道,任何车辆安全问题,会让项目停止。

“再换一辆车试试。” 田彬杰推测,如果另一辆汽车还在80%处报错,极大可能是充电桩的问题。

后来经过团队中技术人员钟文东多次沟通,确认是充电桩和车匹配问题,汽车换到另一品牌的充电桩,问题解决了。

截止 2017 年底,我国建成各类充电桩 45 万个,保有量位居全球首位。京、沪、粤占 8 成。高速公路有充电站 1400 多个,站间距离 50 公里。但是,充电桩运营企业众多,技术标准参差不齐,目前正在逐布改善。

回忆当时,团队成员都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三级故障不能解决,整个行程就将泡汤。田彬杰事后总结,“很多超充桩,你不去充个电试一试,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整个行程充满未知,这是团队面临最大的问题。

麻烦总是接踵而至。

次日,被团队成员称为“移动充电宝”的随队柴油发电车,因为要执行任务,被迫离开。

所有人开始揪心,接下来几天,服务区的充电桩成为唯一动力源。

“我不清楚下一秒,是否出现各种问题。”田彬杰回忆,在前往长沙的路上,他内心紧绷着一根弦。在白天旅途间隙,他也睡不着:高温情况下,汽车连续充电放电,人员疲劳,很多严峻考验要面对。

“到达长沙的时候,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这时车队已经开了 700 公里。

没有移动充电,没有技术支持,到了长沙已经超过预期。

如果这时折返回去,行动也算是成功。

但是,一路向北的车队选择继续北上。

“PPT造车?”

舞台一侧,小鹏汽车CEO何小鹏盯着屏幕上的一路向北的历程,微微点头,流露出难得的自信和得意。

公开场合,他不止一次抱怨“造车苦。”

何小鹏把造车比喻不停地填坑,难度比互联网创业高 100 倍。因为,在汽车行业从 0 到1,最起码要 6 年。

一部车有接近 3 万个零件,何小鹏说,即使零件的出错概率为1%,也就是说可靠率是99%的话。一台车把 2 万— 3 万个零件组装在一起,这个车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出问题,根本无法上路。

此前,小鹏汽车设计一款很酷的沙发座椅,智能性高,舒适度好。但是,供应链的同事告诉他们,沙发不能用。因为如果用,需要从车顶吊装到车里,成本太高。

有一次,一位供应商想看制造基地,小鹏汽车总裁夏珩带着客户来到仓库,供应商是三个人,走着走着就剩一人。另外两人说什么也不进去,非要在门口等着。

供应商后来告诉夏珩,他们看见破旧的仓库,一群穿着蹩脚的西装,黑西裤配白袜子的小伙子,怎么也无法和特斯拉联系起来。让两位手下在门口接应,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外面的人能够赶紧报警。“外人甚至怀疑我们是传销人员。”

何小鹏也遇到类似困难。他经常和房地产开发商沟通,但地产老板对小鹏汽车不关注,一连碰壁几次。

小米总裁林斌鼓励何小鹏,小米之家最初开店的时候也不顺利,当规模起来后,逐渐顺了下来。

“我感觉现在比以前痛苦,有很多维度的事情很复杂。” 对何小鹏来说,最初他是不懂汽车制造的,他没有全职参与到小鹏汽车的管理中去,更多的是扮演一种创业导师的角色,但造车的痛苦和波折他都看在眼里。

据统计, 2017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达到 180 万辆,占全球累计销量超过50%,是名副其实的新能源汽车大国。未来,大众、丰田、奥迪、奔驰等合资与豪华品牌的新能源产品均将在中国市场密集推出。

互联网新势力造车一直不被人看好。

作为传统车企代表之一,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多次怼互联网造车,称这些公司是“汽车圈的野蛮人”,有些企业不懂汽车,也没有很多钱,之所以“造车”,是意在资本市场上圈钱。

或许李书福所说的野蛮人就包括贾跃亭。

贾跃亭把最大的赌注压在汽车上。在 2016 北京车展,贾跃亭推出电动概念跑车,他现场利用乔布斯式口吻说:“我们用全新方式定义汽车,希望能超越特斯拉,引领行业进入新时代”。

但是 7 个月后,乐视的资金供应链断裂。此后,外界对新势力造车质疑声更加大。很多厂商,被称为“PPT造车”。

互联网造车运动也不缺少失败。

2015 年 8 月份,博泰欣慰出现资金不到位等问题,推出概念车后就陷入停滞。曾经高喊生态化的乐视汽车,成了乐视生态破产的表象。一度被声讨的游侠汽车,被西拓工业集团接盘,连法人都换了。富士康和腾讯联合推出的和谐富腾,在 2016 年出现一系列变故后不了了之……

但是,何小鹏没有想到,当初的一群极客少年,真的三年内造出车。

2016 年,小鹏汽车正式发布了首款车型BETA版,定位为一款纯电动SUV。随后的 2017 年,小鹏汽车百亿级生产基地落户肇庆,同时也完成了由优车产业基金领投 22 亿元A轮融资。同年 10 月,小鹏汽车1. 0 版下线。

小鹏汽车终于“苦尽甘来”。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