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和区块链,都是这世间的相互成全

2018-03-05 09:02 稿源:首席人物观  0条评论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当所有流行都可能落入俗套时,一些人选择了拥抱表演型人格,一些人选择了随波逐流,或者迷失。

在上周刷屏的奇女子小二姐事件中,我更愿意相信她只是为了搏出位,像所有想红的人一样,只是做法上有点雷人而穿越。她很聪明,用三毛、转世、佛珠这些概念,包装出一个相对完整的人格,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小二姐发布《张杨导演,我爱你》的那天,有娱乐记者拍到出席活动的男主角,后者看起来很淡定。这世界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围墙可以无处不在。有人筑墙是为了保护自己,有人则是不得已被挡在了墙外——比如陈伟星肯定是这样看待唱衰区块链的朱啸虎的。

还有一些墙是慢慢建起来的,只是这项工程在 2 月的突然进展让人惊座。至于它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不用着急,你我都在其中,都会有见证的机会。

周鸿祎的颠覆与被颠覆

“回归A股的道路可以说是千辛万苦。”在上交所敲钟的周鸿祎感慨道。看上去是好不容易,但周鸿祎内心应该是乐开了花的,毕竟随着 360 正式回归A股, 360 的市值一度达过 4440 亿元,周鸿祎的个人身价也曾经超过了李彦宏。

但好景不长,身价暴涨的喜悦还没有持续 1 个小时, 360 股价就开始跌跌不休,而且是几百亿几百亿的蒸发,想想都令人心疼。截止到本周五上午, 360 总市值跌到3520. 69 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不到 3 天的时间, 360 的市值就蒸发近千亿。

看来,周鸿祎自称颠覆了安全行业,A股股民则颠覆了周鸿祎的钱包

其实 360 跌停在一些证券分析师眼里也是正常现象。毕竟前期泡沫那么大, 360 业务存在增速放缓、核心业务市场容量缩小等问题,而最近的水滴直播和疑似盗取B站数据库等负面新闻,也成为环绕在红衣教主头顶的一道霾。

但周鸿祎似乎顾不上眼前这点事。除了要糟心市值蒸发之外,他更重要的工作是考虑如何完成与江南嘉捷的那份对赌协议: 360 在2017— 2019 年三年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需分别不低于 22 亿元、 29 亿元、 38 亿元。

嗯,对周鸿祎来说,上交所敲钟也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龚宇:坚持就是胜利

在周鸿祎正式回归A股的那天,龚宇开始了自己的海外之旅。本周三爱奇艺向纽交所递交的招股书得以披露:拟融资 15 亿美元。

这份姗姗迟来的招股书忙坏了媒体人,从中挖出的点包括:即使筹划上市,爱奇艺仍不确定怎么实现盈利;被BAT富养的视频女儿们,即使上市竞争也不会消停……然而,比起招股书里的冰冷数字,龚宇与爱奇艺挺到现在的故事似乎更有温度

在视频领域熬 8 年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2010 年龚宇出任爱奇艺CEO时,这张船票看起来并不算理想,当时的优酷、土豆已经在筹备上市了。龚宇花了 3 年的时间追赶对手,此后还被卷进了愈演愈烈的烧钱战。虽然有金主爸爸百度的输血,但每每被媒体问及“何时上市”,龚宇都只能回答“还没有时间表”时,想必他心里也是多少有些波澜的。

龚宇上演了“坚持就是胜利”的故事,而在他带领爱奇艺递交招股书之时,曾经的对手古永锵选择了隐退,出局的王微去做了动画,酷 6 的李善友则做了知识付费,更多人则是不知去向。

一度,龚宇喜欢在亚运村的名典咖啡馆接受采访见面,因为那里挨着他曾经创业做焦点网的地方——汇宾大厦。“我喜欢这里,感觉亲切,让我怀念,我喜欢在这和朋友见面。在这里,能让我想起过去的岁月,想起过去的人和事。”

这是理工男少有的真情流露。由此我们也对爱奇艺的上市敲钟有了另一份期待:类似王小川的温情时刻是否会再次上演?

张旭豪的勇猛和无力

张旭豪曾是脸谱化的枭雄,强势、粗暴是媒体赋予他的重要特征,而这些特征来自于他的家庭。像每一个在宠溺中长大的孩子那样,张旭豪骨子里有一种逞凶斗狠的基因,打篮球、格斗这种有强烈肢体碰撞的活动都是他所喜爱的。

他一度留着寸头,爱穿休闲服,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事实上他也确实和别人打过架, 2016 年 11 月,张旭豪就曾因为和他人打架而被警方传唤,这大概是CEO里的少有记录。

但在资本面前,类似匹夫之勇的打架并没有什么用处。尽管张旭豪在朋友圈让大家冷静点,并自嘲“看来还是实力不够,需要继续努力”,但很多业内人士似乎已经认定,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这件事是一定会发生的,并且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早在阿里出资帮助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时,就有人预言,张旭豪的饿了么会落入阿里口袋。

无他,当张旭豪的股份被稀释得只剩2%的时候,实际上也就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而阿里的强势风格已经在无数前人身上得到了验证,从UC的何小鹏到优酷的古永锵,无论二者后来的选择如何,最终都是出局者。人们由此断定,这一幕也将在年轻气盛的张旭豪身上上演。

传言初起时,张旭豪并不信邪,他在谈到被阿里收购这件事时,曾自信地说,“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能被收购那还算有你一个退出渠道。”

很多时候,张旭豪表现得并不像一个信命的人。他曾对经纬的投资人张颖说,“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在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中,他还野心勃勃地阐述了everything 30′的理念。

但随着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的逐步落实,这些梦想和实践注定要要搁浅了。

小二姐的墙

能让人忘记焦虑的大概只有八卦了,越狗血越好。

本周小二姐的故事暂时击穿了区块链的焦虑。此前,当所有人都在朋友圈讨论陈伟星和朱啸虎的撕逼时,当不断有大佬号召你投身区块链时,最关键的是,当不时听说有人已经靠炒币买房买车你却还是一脸懵时,焦虑呀,那是真焦虑,感觉自己又错过了几个亿,眼瞅着财富自由的机会又失手了。

好在,画风在本周四随着一篇《张杨导演,我爱你》的刷屏有了改变,我的朋友圈终于恢复了正常,人们不再说着拗口难懂的词汇,就连段子都变得生动了。比如,“好看的皮囊 3000 一晚,有趣的灵魂十万+一篇”等等。

这篇夹杂着大量热词的文章显然刺激了很多人,一大批人哭喊着求放过:“放过三毛吧,这大概是三毛被黑得最狠的一次”、“放过文艺青年吧,这大概是女文青被黑得最恨的一次”、“三毛做错了什么”、“放过我们不婚主义吧”。

截止到元宵节的最新消息是,奇女子小二姐在柬埔寨的一家理发店里剃了光头,并附文说,“今天十五,谢谢你渡我成佛。”而张杨方面,至今只有一个发在小号上的疑似回应。看起来,二小姐的戏,迎面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

图:小二姐微博截图

其实,小二姐不是第一个这样的戏精。早年的木子美也玩过类似套路,但如今又有几个人记得她的脸?情色刺激固然是老套路,但前浪死在沙滩上也是这个世界永恒的残酷规律。

区块链也是如此。多数人根本不关心其中的技术和可能带来的改变,能赚钱就是王道,越快越好,越多越好——正如 2015 年时全民狂欢的股市,当然,疯狂之后的结局大家就都知道了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