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抖音、现金贷,我的煤炭老家被互联网复苏了

2018-03-01 09:03 稿源:园区界  0条评论

今年回家,我处处都能闻到一股复苏的味道。

我的家乡是那个这几年经济动不动就跟东三省竞争第一(倒数的),研究生毕业拼命去抢环卫岗,曾经凡提及必言“煤醋米”,现如今它出名是因为那儿是贾跃亭和李彦宏们的老家。

我的家乡在山西太原一个产精品煤的郊县,从初中起班主任就教导我们要走出去,“煤再挖 60 年就没了,到时候你们的子女干什么?”

上完山西最大煤企旗下包办的小学、初中、高中,我们那届 800 名学生一半出走,一半留守。

我是出走的那一波,大龄,未婚,非单身女中年,在成都上学,在上海闯荡,如今滞留北京 5 年,刚刚够到买房的资格,正纠结摇号那么麻烦有地铁干嘛不坐呢。

以前每年回家都会在煤尘面飞舞的马路上感慨万千,今年回去,啥乱七八糟的感慨也没了。

可能真的人到中年,看问题客观多了,情绪少了。

有过得好的,有过得不好的,都是选择,没有高下。

复苏的味道,是在听家人朋友们说单位工资总算开始按月发了,那个时候感知到的。

我没办法代表整个山西,就谈谈以煤为主要营生的这个郊县的波动。跟贾樟柯和柴静的老家汾阳一样, 2008 年以前我从大人们口中听来的谈资是:当地首富的路虎、霸道各几个颜色,一般停在什么地方。除了路虎、霸道这种比较“虎气”的名字,再高级的跑车大人们也叫上名字来。

自从 2008 年 30 吨年产量以下的小煤窑被国企整合兼并之后,那种去北上整个单元买楼的段子再也没怎么听大人们聊起过。

从 2008 年到现在这十年间,家乡从“你家是不是有座煤矿”的刻板印象,开始转向关注煤老板出走,从豪车遍地到煤价一跌千丈,从研究生竞争环卫岗到集团内部悄悄减员劝退,再到人们“上四休三”的无奈。

这过山车般的日子里, 2018 年春节,家乡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好久没发的工资总算开始按月发上了。

年度一问:不如回来

这十年时间恰好是我出走的那十年。这十年的春节,父母和我之间一个不变的话题是:不如回来。

不过,这个话题的答案会根据每年行情不同有所变化。

最开始集团公司效益好,增员增岗包分配的时候,我得拖着行李箱仓皇逃离。以至于我去上海闯荡的第一个月,我妈一个电话没打,就为了逼我回去。

今年过年,同学在家里聚会,我妈听说留在上海的那几个同学开始换车换房了,话锋竟一转:“哎,当时你还不如留在上海继续发展呢,你看看你们这些同学。”

中间因为在上海太拼生病回家一段时间,回家之后的主要任务就是接受我妈安排的一个接一个的相亲。

5 年前,因为受不了家里体制内工作的那套规则,借考研的名义再次出走。

2 进 2 出,我明白我为什么留不下来。

而这期间,这家煤炭大企业的效益也越来越差。因为工资发不出来,当地素有“小香港”之称的美食街上,川湘饭馆倒了一半,因为再也没有公款结账了。

也就在这期间,我妈的口气松了一回,“你们这些出去的都是有能力的,出去好好发展也挺好,以后自己开个公司那也不错。”

今年,市场上各种新能源冲击最终抗不过煤炭固有资源优势,家里的煤又能卖出去了集团公司的效益又好了起来。

留守的同学们按着体制内的规则走着,看见升迁的、调动到省里集团总部的同学,我妈又会念叨几句,“你是不愿意回来,你要是当初留下来,凭你这能力能升个科级干部也没问题吧?”

当然,劝我留在上海发展,也就是前后脚说的话。

以前还据理力争,今年我再也不多话了,父母看起来是在劝我,实际上说的是他们自己的彷徨,但总归是希望我往好里发展。

家乡单位效益好转是好事,工资能按时发下来就是天大的事,往后每年都希望再跟我妈聊这话题的时候,听她劝我回去。

那股复苏的气息,好像是伴随着互联网的渗透在家乡那片黑金大地上散开的。

我那挖煤的家乡也开始挖起了比特币,崩盘的钱宝网里不少朋友中招。春节期间有篇热门文章叫:东北没有互联网,我家乡正好相反,微信、微商、现金贷;快手、抖音、生二胎,一个都没少。

别人看中的是你的本金

对,我也想不到,家乡有人卷进钱宝网崩盘事件里,而且一亏就是百万级别。

(网络配图:MMM互助金融平台)

在这些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的非法集资的浪潮里,我印象深刻的也就是“教育”我妈千万别信那些邻居发给她的MMM返利网。给她科普什么是庞氏骗局,什么是非法集资,什么样的人傻到你啥到不做每天给你发钱。好在我妈躲过了e租宝和MMM那几波,牢牢记住了一句话“你看看中的是别人的利息,别人看中的是你的本金。”

但她还是没躲过民间集资放贷的高息诱惑。不过挺好,花钱买了教训之后,现在提到高息我妈会觉得没有掉馅饼的事儿,提到借贷想到的就是催收那些糟心事儿。

不过,从同学聚会情况看,家乡的小贷行情比去年差。

走出去的同学大部分都在金融行业里,大部分跟互联网金融相关,不是做居间业务,就是做风控。

浪潮席卷过来,赫然发现,我们都在其中。每一波都没落下,每一波都逃不走。

除了走出山西的,还有走进省城的。体制内包分配的工作,在我 2009 年毕业那年是10: 1 左右的竞争程度,在那之前还是靠在校成绩,学校平均成绩,获奖证书积分。我那届加了笔试,参考书是考公务员的那几本书,想回体制内的得卯足了劲复习备考。进去之后,是去操作岗还是管理岗舒适程度天差地别,而那之后的操作就要参照体制内的规则了。

不过,山西反腐怕也有十年了,十年前还有疏通的机会,现在不说花钱疏通关系,分配指标都没有了。

可是呢,就有同学扔了价值几十万才能疏通来的岗位,投身近了现金贷。赚过钱,体会过其中的善恶,同学说以后要转型做心理咨询师。今年过年回去,不知道是否转业了,她倒是生了二胎,凑了一个“好”字。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