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拜币神教:7天红包百万,大佬各怀心思,区块链失控前夜!

2018-03-01 08:56 稿源:金错刀  0条评论

文| 创哥

从未有一个新生技术,如此接近金钱中心。

也从未有一个微信群,能一夜之间让人如此焦虑。

从春节前到现在,创哥已经被一个名叫“ 3 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 500 人微信群,疯狂刷了N波屏。

几百个“三点钟”子群因这个群而诞生,币圈新神陈伟星、薛蛮子、李笑来、徐小平、朱啸虎、沈南鹏、蔡文胜、周鸿祎,甚至高晓松、佟丽娅等想要了解区块链的明星也加入了进来, 500 人身份非富即贵, 7 天之内发红包超过了百万。

于是春节期间,创哥和各位小韭菜们茶不思饭不想,手机一刻都不敢放下地学习着币圈大佬的言论和观点,毕竟币圈一日,人间十年。

不断流出的劲爆群聊记录,一边看得稀里糊涂,但又一边大呼过瘾。

而其中风头最热的就是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在币圈赚了几百亿的俨然成为神级新领袖,从籍籍无名到大众将其封神只用了 10 天时间,在群里他敢爆料黑幕,谁都敢怼,但也有骂他疯子,但群里每次讨论,只要他在都是焦点。

作为币圈赚钱最多的中国人之一,众人不禁想问为什么是你陈伟星?

陈伟星昨晚在“三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里回答了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的十问,又一次山呼海啸般被刷屏了,干货+槽点,可以说是了解 “拜币神教” 的最佳入口。

◆  ◆  ◆ 

王峰第一问:

近一段时间里,大众开始接受一个新词儿,是一种草本植物,叫韭菜。北方人喜欢拿来包饺子。区块链里谈的韭菜,和饺子没有关系,而是在数字货币投机市场里交学费的散户或者赔钱户。我之所有这样开头,是你和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的互怼中多次提到这种草本植物。昨天和量子链帅初的王峰十问中,我把你们之间互怼,看成是新旧利益集团的公开撕逼(我们就事不就人啊)。

王峰追问:我看你事后很快发朋友圈声明,所持加密货币永不套现,且绝不割韭菜。朋友圈留言“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只有卖的才是韭菜。”我那天在网上一看,一震。你的话让我想起鲁迅先生说的“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哈哈

你确定这不是你的意气用语?如果是真心话,为什么?

陈伟星:我说的是真心话啊!因为未来没有非加密货币的钱,所以,我在未来等你们哈哈。

我和朱啸虎没有新旧利益之分,我也是旧时代过来的人,混得比他帅,只不过他想死在旧社会,我想活到新世界了。

金融市场变成了一个大赌场,极少数人赚钱,大部分人亏钱。即使在美国散户没那么多的环境下,短时间内亏钱的人不多,但大部分钱依然只传导到极少部分人手上。金融市场里面,债权的利息,最终是劳动者、创造者、组织者承担的。“这就是我们现在的金融制度,债务就是诱惑性的奴役工具。”

王峰第二问:

你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在春节到底发了多少个帖子吗? 3 点微信区块链群有今天的影响力,你认为你在其中起了多大作用?很多人看区块链,是因为徐小平老师当年振臂一呼“all in区块链”,又是蔡文胜的那句“不参与才是最大的风险”,再就是看到你一系列的精彩观点,比如区块链是“泡沫先行,之后财富上链”。我觉得,你在春节期间提高了区块链在互联网精英群体中的进一步关注度,感召了一大批人,同时加剧了另一大批人的焦虑感。你感觉,很多人还在等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还在观望,甚至持不屑和怀疑的态度呢?

陈伟星:我对区块链感到激动的事情,是因为以前一直解决不了的困惑找到可以赖以解决的技术手段了。为什么生产力发展到现在,那么多人还这么穷?为什么有人东西卖不出去,有人没有工作,有人没有钱?机器人越来越强,未来都被资本垄断了,不需要工人了,拿更多的人失业,该怎么办?为什么滴滴快的这样的估值能高成这样?

买上海一个高端房子,比很多上市公司 10 年的利润还高;而这个上市公司的1%的股票,可能还能买上海的一套房子?这些问题,实际上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可惜太大了,没人愿意去想。大家都想着赚钱,拼命找工作,拼命加班。

这些问题,都源于刚才讲过的货币制度和金融工程。

王峰第三问:

有人说你有“看透人生,玩弄傻叉于股掌之间”的那种优越感,比如我看群里就有人挺讨厌你的腔调,但是群里大部分人喜欢你,甚至叫你耿直Boy。可是,我看这不到十来天里的时间里,你不但怒怼了人家独角兽捕手朱啸虎,还陆续惹恼了人缘极好的百合网慕岩、最懂牛腩和美甲的互联网思想家雕爷、人和你一样帅连公共账号都比我们写得好的经纬老大张颖、还有国金苏亮等一大票人。

在我看来,你这么年轻又很早在财富上获得成功(有人说了赚了几百亿),很多今天很多上市公司CEO口袋里的现金和股票账面估值远低于你,你能有今天的气候,必有你的成功法则。我今天先不问你的成功法则,这个留着半年以后问你。

我的问题是,你一言不合就开怼的性格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要一下子怼这么些人呢?是你相信狭路相逢勇者胜,还是因为比特币信仰?

陈伟星:我觉得首先是因为对于区块链的信仰,你看我和张颖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之前发朋友圈或者微信,我也反对他的观点,试图和他解释区块链的价值。但张颖我反问他一些问题,说一些不同观点,他马上会和我认真的探讨,甚至私信问我问题,让我去给他们公司讲课。

朱啸虎是压根不想好好学习,一棍子把一群热心创业的青年打死,还道貌安然,我觉得很好笑。

我是social design派,我相信这个社会未来是可被编程的,人与人的关系不需要中介来守信,用只能合约来实现。现在的中介转走了绝大部分钱,未来只需要给机器一点点能源。

王峰第四问:

你昨天私下和我说,你非常不认同把今天的区块链技术当成是 1994 年Netscape刚刚推出网络浏览器Navigator的年代,觉得这话很TM傻逼。我表示基本认同,否则怎么解释 3000 亿美金比特币市值,哎呀我们怎么总是谈钱啊。

但我又注意到,你已经开始和ofo戴威讨论他的小黄车如何用区块链和Token设计新的生产关系了,我相信听完你这话,急的不一定是戴,更可能是摩拜的胡玮炜了。其实,听到你这样说,何只是戴威和胡玮炜呢,你的老对手滴滴的程维不急吗?难道我们不就更急?据说那些还没有进入三点钟学习组织的人更是急得不行。

我的问题是,区块链的春天真的到来了吗?如果是,为什么?我记得,记错了你千万别怼我,我怕怕,好像你和张颖争论的时候,说这个区块链风口期最多只有半年。为什么?

陈伟星说区块链是人类的春天,不为过。现在能看得到的大机会,实际上是越来越清晰了。

王峰追问:风口来了吗?风口期有多长时间?你预计今年会有折腾到什么局面?很多人去日本,不在国内干。国内有机会的扩容,还要看监管如何做。滴滴们呢?虽然我一直想去日本看看区块链环境,但是更期待中国的机会。

陈伟星:区块链发展有四个要点,1.信仰并长期持有比特币的人数与持币量;2.波浪形抬高的大泡沫;3.健壮的基础设施;4.不断上链的资产。

基础底层链的community、经济体链的community、去中心和中心化的交易所、钱包等各种基础设施,已经很多团队都在开始研发了,这些是必然需要的,后来者很难赶上。资产上链是被大泡沫吸引上来的,和当年我们很多公司为了国内的高估值拆vie回来一样。

第一波的大机会,已经很明确,这六个月会有足够的选手。后来者,只好在这些community里面去做内容,再要去创新,需要新的技术突破。实际上,第一波机会,区块链上现在并不缺什么,都是看得到的技术需求;后面一波重大的技术突破,还没有看到。

王峰第五问:

你在三点钟讨论群里的言论,涉及到了大量宏观经济学和货币经济学知识,感觉你信手拈来,奥地利自由市场学派、凯恩斯、哈耶克都在你的文字里不时被提及,有人开玩笑说你一个春节就成为了民间第一经济学家,也有人说你是区块链第一思想家。连群里的阿里巴巴曾鸣教授都夸你有很好的宏观经济学底子,我当时好奇,你怎么可以知道得这么多。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对宏观经济、货币史有如此丰富的涉猎?我记得你大学是学土木工程的,为什么你如此深通经济学?进一步问你,和你很熟悉的马云,曾经在演讲中多次提到他最不相信经济学家,你作为一个快的出身的创业者,为什么开口闭口都是经济学家的口吻呢?

陈伟星:这个世界上的知识,想明白了都是简单的;复杂的往往是不明白的。我这两年吃饱了撑着,去看了很多经济学的书,也去全世界访问了很多奇葩,经历了无数个夜晚的苦思冥想。

不是因为要去忽悠官员,因为想找大的创业机会,想超越之前,不然抑郁症了。拼命喝酒拼命思考,创业者活着就是为了解决一个又一个更大的问题,这样很爽。

我是先思考经济和金融,再发现区块链的。一开始只理解比特币,我投了一圈区块链后,越来越理解区块链的速度了。我最早投的区块链项目,基本都是边喝酒边决策投的,哈哈哈,根本喝不醉,越喝越不想回家。自从找到了区块链,酒也戒了,女朋友也不要了,喝完酒回家思考人生。

王峰第六问:

卖掉快的那两年,你心里甘心吗?雷军当年卖卓越网给Amazon的时候,我在金山办公室恭喜他发财,他说你试试卖儿卖女就知道这是什么心情。

快的滴滴合并时的规模,是和美团大众点评、 58 赶集合并的case同一个量级的,都是百亿美金量级,甚至你们的影响力更大,但很多人只知道当年大众点评的张涛、赶集网的杨浩涌,还有很多人那时只知道快的,不知陈伟星,为什么那时你如此低调?怎么前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哈哈。

陈伟星:WC,我没办法啊,输了啊。所以借酒浇愁去了,喝着喝着就开心了。

我没啥好和公众讲的,也没啥兴趣讲,所以就几乎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区块链是一场生产关系的变革,需要传播,他和别的技术不一样的地方是,信仰和共识比技术还重要。比特币这样,技术更新那么慢,到现在已经是非常牛逼的。智能合约、扩容,其实对比特币没那么紧急重要。

王峰:卖了就卖了?喝酒酒量大吗?

陈伟星:这两年无聊,让我认识了各种各样的精英,学习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好酒,挺好的。想明白区块链后我变化才大。

群员:星星总有了更好的开始,程维现在一定比星总痛苦啊!

陈伟星:我和程维很不一样的性格,其实我们当时是同一届的北京化工大学同学,但我不喜欢那个学校读了三个月就退学了,他坚持到最后。我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王峰第七问:

我知道你在进入区块链之前,可能处在一个相对空档期。做快的不久你引入了CEO,转而扮演更宏观一点的董事长角色。快的和滴滴合并之后,你转型纯粹的投资人,投了很多项目。这个时期,你一定想过你自己的大方向再去创业吧?为什么没有再创业?我是指像当年快的那样自己做一个新的BigOne。

陈伟星:我和程维很不一样的性格,其实我们当时是同一届的北京化工大学同学,但我不喜欢那个学校读了三个月就退学了,他坚持到最后。

我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王峰:你和程维有缘啊。

陈伟星:不是去中心化的问题,是如何解决公平性问题和劳动者激励的问题。你不能以赚钱论英雄,不是以独角兽论英雄,要以改进了多少社会缺陷来论。现在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不均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才当前全世界的最大的机会。

区块链就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技术工具。

所以我们要恭喜人类和人类的领袖们,他们有了从未有过的历史机遇。

要寻找大机会,得深刻的理解人们的痛楚,而不是数自己的功绩。

群员:VC大多数一群焦虑抑郁的人群,投出独角兽的是极少数赢家,朱啸虎不是天天说他很焦虑么?因为他也不知道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陈伟星:朱啸虎更关心他投资的公司的估值和套现的时机,而不是社会的问题,这样就缺少了思考这些问题的动机。

王峰第八问:

王峰:我看到你在区块链产业的投资,非常震撼,几乎是大获全胜。我曾说过,最早的移动互联网成就了IDG周全、熊晓鸽,电商成就了红杉的沈南鹏,而移动互联网成就了经纬的张颖,甚至O2O还成就了金沙江的朱啸虎,而你几乎卷走了区块链早餐最好吃的蛋糕,我看过你的区块链投资组合,包括币安、火币网、Qtum和TRON等一大批市值最高的中国团队项目。所以,我套用红杉沈南鹏他们惯用的“赛道论”,你是不是把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基础公链都当成了赛道?如果我的“赛道论”猜想是正确的话,老实坦白,你到底投了多少数字货币交易所?又投了多少公链?你是怎么发现币安的投资机会的?

陈伟星:朱啸虎更关心他投资的公司的估值和套现的时机,而不是社会的问题,这样就缺少了思考这些问题的动机。

你不去关心别人,就会失去最早服务别人的机会,每一个创业者需要最早的发现别人的痛楚,最早的去服务他们。

王峰:恩恩,放过啸虎吧。

王峰第九问:

你说过资本市场受名人影响越来越大,估值模型脆弱,为什么你这样说?按理说,今天的世界,不止是互联网,还有AI、IOT和Blockchain,这些科技的力量,足以让一个能人不要任何资源就可以崛起,比如当年的马化腾和扎克伯格,只要足够的聪明,或者说有更清晰的认知,根本不愁没有机会。但是,如果真的以名人影响来做价值评估上的尺码,是否意味着今天的这个社会,感性认知因素要占据理性认知因素的上风了?如果是,面对今天的环境,青年创业者们该怎么办?不会这么悲观吧?

这个问题,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明白我的苦心?

陈伟星:因为我们的资本市场的力量太大了,资本在创业优势里面越来越大,名人站台,可以比普通创业者更加容易吸引聚集投资者,估值更容易高,资本市场都这样。

年青人的机会,永远靠两点,新技术和新文化。

王峰:名人站台已经是区块链的标题打法了。传统股权投资不是这样玩的,乐观看未来。

陈伟星:我们要相信,他们也曾年轻过,他们也都很聪明,如果没有新的技术和新的文化因素,问题轮不到我们来解决。所以要创造优秀的企业,一定要紧紧的盯住新技术发展,和新文化的形成。

王峰:我昨天突然悟出来,新的就是对的,年轻就是对的。世界要向前,大家看不懂的东子,很有可能是大事。

陈伟星:传统股权也一样的,现在融资节奏太快了,资本的力量太大了,所以现在的创业者,一定要注意在机会来临的时候,聚拢势能,迅速提高资本门槛。

王峰第十问:

王峰:最后,严肃地问一句,你有比特币理想吗?怎么为我们描述你的区块链理想?

这是最后的qiuestion,Finally.

陈伟星区块链时代,改变世界不是一个人能干的,而是,大家都永久持有比特币,干掉美元霸权。

王峰:“可以自由选择,是几夫几妻模式,选择违约分配方式,采用分布式仲裁。”伟星这样描绘它的区块链理想。

群员:星星说的是family chain。

陈伟星:同时,要通过硬分叉这样的机制,和社区博弈,来保护比特币的物理性(不受人为控制)。

王峰:“区块链时代,改变世界不是一个人能干的,而是,大家都永久持有比特币,干掉美元霸权。”伟星抽了口烟,淡淡地说了一句。哈哈。

陈伟星:然后,各种共识下的token,来实现多货币机制,去中介化的信用机制,来把交易成本降到最低。

未来会非常有趣。

甚至,我觉得人民公社类似的会继续兴起。

一个公社主任,带来大家生产,比如橘子,与另外一群公社主任,带领着生产不同类别产品的群体,提前交换,组成混合型币,通过智能合约锁住规则。这样,一个农民只要生产出产品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交易。

努力的生产 100 个橘子,就已经有了 100 种不同的商品和服务,丰富会让他感受到富裕,为了这种富裕的感觉他更加努力工作,就促进了更多的财富创造。

◆  ◆  ◆ 

创哥总结:

区块链技术,到底处在什么阶段?

其实大部分还在技术研发和改良阶段,离真正技术落地,还有一段距离。

几百个凌晨三点夜夜未眠的姊妹群,到底是因信仰区块链而摇旗呐喊,为圈住财富而逢场作戏?

没进群的人在焦虑,一遍遍问着区块链有价值吗?比特币有价值吗?炒币能赚钱吗? 

在群里的人更焦虑,每个人都像猛虎扑食,为“主链”之战摩拳擦掌。谁能成为区块链基础层的主链,谁就有可能成为未来的苹果、微软等巨头。

可同时,事情的另一面渐渐显露出来,缺钱,缺可落地的又能快速发展的应用,缺乏被认同感的公司和人,才会有那么多人那么急切的想要扑进数字货币大风口中。

越是深刻研究区块链技术,越能感受到人性的贪婪和恐惧。别让凌晨三点的焦虑,和币圈的伪繁荣掩盖了这项技术真正的应用价值。

在这波狂热的区块链浪潮中,任何理智的投资人都应该远离单纯炒币行为。

祝大家晚节保重。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