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当街撒钱,狂怼普京,连他都不知道,还玩什么区块链!

2018-02-02 14:46 稿源:创日报  0条评论

来源:创日报(微信号:chuangribao)

文:汪大

你应该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 2018 年有人跟你聊区块链,那一半是骗局。”

不过,创哥最近看到有家公司要 ICO 的消息,还是挺兴奋的。这家公司叫 Telegram ,它跟微信一样,是一款聊天软件,在上面收发比特币就像用微信发红包一样简单。

要是没有它,你知道新手玩币需要多努力吗?

假设你来到世界上加密货币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 —— 韩国 Bithumb 。首先,你需要提供身份证,进行几轮面试,再提交银行流水来证明自己的收入。这还没完,你还得创建二级钱包账户,再把资金从交易所转到钱包平台,才能开始买卖加密货币。

听着就头大,这是还没开始就想放弃的节奏啊。而且需要用户提供一系列身份证明,也完全违背了“去中心化”的宗旨。

所以,那些币圈大佬其实都在用 Telegram。

它的好处是:不受任何政府监管,但又是全世界最安全的通讯软件。Telegram 的创始人杜罗夫兄弟把它的源代码全部公开了,并向全世界黑客发起挑战:“只要你们能找出漏洞,截到一段我们两兄弟聊天记录,就能获得 20 万美元的奖励。”

这笔钱,至今还没人拿到过。

听起来吊吊的,但真的能行吗?今天创哥就给你讲讲 Telegram 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的故事,看完你就明白,这货不仅啥都干得出来,而且绝对靠得住。

7 岁诅咒老师, 27 岁当街撒钱

中二少年越长大越任性

帕维尔·杜罗夫(PavelDurov)是俄罗斯人,他出生在神奇的 1984 年。因为父母在意大利都灵市的大学里教书,所以他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度过。

别被他乖巧的照片欺骗!他可不是好惹的。

老师不让他在课上睡觉,他就黑进了学校网站,把自己最讨厌的老师的大头照贴在了首页,旁边还配上了一行字“Must Die”。

学校领导发现后,只能把学校网站给封锁了,但帕维尔又黑了进去,这么反反复复玩了老师好几次。

像帕维尔这样喜欢捣蛋的小朋友,学校老师肯定不待见。不过他毕竟是个天才啊,轻轻松松就考上了俄罗斯最好的大学之一 —— 圣彼得堡大学, 2001 年,他回到俄罗斯。

喜欢硬刚的基因一直在帕维尔的身体里,他一直是个不稳定因素。 27 岁那年,他又犯二了。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帕维尔要给自己公司的副总发奖金……

帕维尔:“这是给你的奖金。”

副总:“我不要。”(这副总似乎也很二)

帕维尔:“你不要就扔了吧。”

没想到这副总还真抓起一张钱就往外扔。

这时候帕维尔拦住了他,并说:“你这样没有创意,看我的。”

想象一下 200 多张面值 5000 的卢布(约 500 人民币),被叠成纸飞机,从天上落下来的样子,闻风赶来的战斗民族把帕维尔的办公楼围得水泄不通,差点发生踩踏事件。

实际上这是帕维尔最后一次在俄罗斯装逼。因为得罪了普京,撒完钱之后,他就溜了。

为了用户隐私连普京都怼

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

刚刚 YouTube 的截图不太清晰,所以帕维尔到底啥样?

emm……创哥没有放错图片,这就是帕维尔本人。

坦白讲,身材好的人偶尔显摆一下太正常了,不过帕维尔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怼普京。没错,就是那个把他赶出俄罗斯的普京大帝。

上面是帕维尔发图时的配字,他向所有战斗名族的男同胞发起了“光膀子挑战”,希望在座各位网友一起来秀(怼)身(普)材(京)。

大家都知道,普京走红网络全靠自己的硬汉形象,媒体又老喜欢曝光他非工作状态的照片,比如像这样的度(半)假(裸)照……

帕维尔看到这组照片,心想:谁还没个胸了?于是……如你所见,已经有六万多人给这场小规模的撕逼点了赞。

好端端的为啥要怼普京?这还得从 06 年,帕维尔创办了 VK 说起,其实他俩早就结下梁子了。

VK,全称 VKontakte,说白了就是俄罗斯版的 Facebook,看界面你就知道这俩货没啥大区别,而且 VK 也是从俄罗斯几所高校开始推广,俄语优势让 VK 轻松击败 FB(FB 在俄罗斯的占有率常年不到10%),它迅速成为整个东欧最受欢迎的社交软件,目前累计用户量超过3. 5 亿。

上面是帕维尔自己的 VK 主页,下面是他在主里的个人简介。

从小就与众不同的帕维尔可不是在装逼,他一直有极端的自由主义,还经常发表一些例如俄罗斯应该废除货币,甚至是无政府主义的言论。

所以他非常反感媒体,社交软件跪舔政府的行为,尽管帕维尔承认 VK 借鉴了FB,但是他却没有一颗感恩的心,经常实力嘲讽了扎克伯克。

FB遵从俄罗斯要求,关闭了“普京反对派”的页面

FB 为了进驻俄罗斯,迫于政府部门的压力,封了一些反对普京的账号(这种事大家见怪不怪了吧),但是这些账号依然活跃在 VK 上,所以俄罗斯政府同样要求  VK 也把这些账号封了,不曾想遭到了帕维尔的严词拒绝,隔天特警就上门请他去喝茶了。

后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安全机构要求 VK 交出一个乌克兰政治家的个人信息,帕维尔这次更加厉害,不仅贴出了安全局发来的最后通牒,还附送了狗子表情包嘲讽俄罗斯的官员。

这件事彻底把普京大帝给惹毛了,帕维尔也因此上了俄罗斯安全局的黑名单,时不时被叫去喝茶这还算小事,最后干脆电话被监听,还被诬陷酒驾、袭警,可帕维尔明明连驾照都没考过。

他的两个合伙人感觉 VK 要凉,偷偷把48%的股份抛售给了一家叫做“普京大帝亲信”的基金会。(你懂的)

当帕维尔得知这一切,为时已晚。除了在 Instagram 上竖中指,他什么都做不了。

VK 大势已去,自己又随时可能被抓进去。最后,帕维尔不得不出售了自己12%的 VK 股份,卸任了 CEO,变卖了所有不动产,换回近 5 亿美金,逃离了俄罗斯。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