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将死,2018年BAT如何做教育

2018-01-26 14:48 稿源:蓝鲸edu  0条评论

在线教育资源整合平台,真的被宣判死刑了吗?

2018 年 1 月 8 日,百度传课停止维护客户端。据悉 1 月 2 日新上线的音频知识付费产品“百度小课”并未推出新APP,而是通过“百度传课”升级改版完成,这被认为是百度传课转型的新方向。

此消息一经披露,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作为百度曾经的“教育拳头产品”之一,如今选择转型。加之淘宝教育至今未设立单独的APP、网友评论中腾讯课堂毁誉参半——BAT在教育平台/类平台型产品上的尝试,相较于自身拥有的庞大流量,投入/产出比十分一般。

流量红利的“青铜时代”,平台型产品路在何方?BAT三家未来在教育领域,又将如何发力?

投资布局虽多,部分自有业务经营差强人意

虽然 2018 年初百度传课宣布离开教育舞台,但BAT2017 年在教育领域的投资布局却很频繁,三巨头皆将教育作为一项战略性业务。蓝鲸教育根据IT桔子和公开报道,对BAT2017 年在教育领域的布局进行细化整理。

如上图所示,我们可看到阿里的布局最为频繁,腾讯次之;百度稍逊于前两家。且BAT去年在教育领域的布局,普遍偏重于投资和战略合作。而非在各家体系内,亲自培育一个自有的教育业务或产品。

这可能与三家在C端市场中,较为知名的教育平台产品经营状况不尽人意有一定关系。蓝鲸教育通过百度指数查询BAT三家较为知名的平台型产品,与老牌教育巨头新东方、新兴教育公司朗播网进行搜索指数方面的比对,如下图所示。

虽然新东方、朗播网和BAT经营的教育平台在业务上并不相同,但我们从流量红利的角度出发,观察流量对这五家公司的影响。

其中“新东方”过去一年的搜索频次居于首位,“腾讯课堂”紧随其后但有明显差距;百度传课居于中间位置;淘宝教育与朗播网不相上下。结合二者所能享受的流量红利,淘宝教育明显居于下风。换言之,BAT自身持有的流量红利,对其教育业务的支持甚微。尤其淘宝教育,更是聊胜于无。

水面上的平台将死,但水面下的布局大有可为

这三家平台的真实经营情况到底如何?蓝鲸教育与数位知情人士深入沟通,探求三方的内部情况。

一位腾讯教育业务的执行层人员向蓝鲸教育表示,“业界所有的大平台,活得都比较艰辛。据我了解做to C点播直播课程平台的,基本都濒临死亡;腾讯课堂也只因流量效应稍好一点”。

一位深耕于教育领域的基金从业人士则指出,“淘宝教育的教学服务模式目前看来,已基本宣告死亡。其转型成店铺导流平台后,收入才有改观。双十一淘宝教育板块收入,核心交易量都在教材、学习卡上”。但他认为,这与其最初的业务设定“联系已十分淡薄”。

百度传课,据多位教育信息化行业一线工作者透露,“不论官方说法如何,这种大规模调整,在我们看来传课的原业务基本就是挂掉了”。他们认为,虽然 2017 年百度提出“教育大脑”这个以AI为核心的战略;但百度的教育业务核心应是百度文库。因为百度文库上的海量备课、作业资源是BAT中另外两家没有的。

据这些受访者近年来的了解,“虽然文库直指教育核心,但不仅没用好,反将重心转到其他方面,“坐在金山上扔钢镚儿”,他们形容道。

虽然平台模式的可行性被证明十分有限,但蓝鲸教育与腾讯智慧校园总经理,腾讯教育产品负责人付金懋沟通时,他向我们表示,“BAT在教育领域的布局,没那么简单”。

付金懋指出,现在腾讯自己在做的战略性教育项目并不少。例如平台类的腾讯课堂、腾讯精品课;类网校的企鹅辅导;信息化产品腾讯校园;第三方服务系统腾讯微校等。

付金懋认为,“我们在尝试所有的方向,但目前发展最快的是智慧校园。因为B端的需求要大于C端,所以针对B端的信息化产品做起来进展更快。据我了解,目前BAT都在做转B端的业务,因为B端的回馈情况相对稳定”。

而这与中央电教馆移动项目专家、在线教育百家讲坛发起人马永纪的想法,在某些方面不谋而合。“百度、腾讯和阿里并没有将体系内的教育业务,整体打包给某个管理人员或部门。目前他们大多是各自为战、正寻找能走通的路”。

马永纪认为,“BAT的教育业务现在做得都比较困难,三家高层可能打算先在各细分领域分散开、逐步渗透,当机会成熟时再集中。”据他观察,BAT三家B端业务,普遍做得要比C端好。

做好“底层水电”,流量依旧能带来红利

对于BAT教育业务未来的发展方向,蓝鲸教育与真格教育基金合伙人葛文伟沟通,深入了解第三方对巨头布局教育的一些看法。

“百度传课、腾讯课堂和淘宝教育的案例告诉行业,流量在教育领域的用处很低”,葛文伟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流量红利增长到极致时,就要靠内容和服务变现盈利。但BAT流量思维、互联网思维太重,因此切入教育领域时没有任何优势”。

在他看来,腾讯和阿里靠社交和支付起家。而教育的深度交互模式,与社交的轻模式、支付的即时模式截然不同。二者的纯平台模式,无法管控服务和教学的品质。

百度此次转型知识付费能否扳回一局,在他看来也是未知数。“如今的知识付费市场已经有了头部公司,例如喜马拉雅、得到、荔枝等。”葛文伟表示,“知识付费本质上也是内容输出,只是少了交互;且这个市场竞争同样激烈,知识红利同样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在葛文伟看来,BAT要想做教育,除了投资,还要在各自的生态战略里做。“平台是将自己放在核心位置上,做的是中心化。而生态构建则是去中心化,BAT只负责‘底层水电’”。

他表示,BAT还是要靠自身最擅长的流量赚钱,因此选择做服务效果会更好。“从流量角度出发,行业已经发现在业务层面很难出彩。但将流量红利赋能到合作伙伴身上,BAT反而有机会在教育领域分一杯羹”。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