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详细尸检报告:5家创业公司,最短活不过1岁!

2018-01-25 16:08 稿源:新芽  0条评论

一年沉浮,潮涨潮落。激荡的创业之河向前推进了一批又一批勇者,但也将其中一部分人拍打在了岩石上。

2017 年,我们经历了快速更迭的一个又一个风口,也亲眼见证了一个又一个陨落。不管他们是出自“豪门”的大企业孵化项目,还是白手起家的草根创业项目,在市场面前,都经受了一样的考验,没有一丝偏袒。

一年厮杀,帷幕落下,成者为王败者寇。

细数这一年中凋零的项目,他们也曾意气风发,豪情万丈,如今却被钉在了死亡名单上。新芽NewSeed选出几个“死因”颇具代表性的项目进行深度剖析,试图还原一份真实的“尸检报告”,为创业者提供一面“正容镜”,以供自律自省。(文末附 2017 创业死亡名单)

1、小蓝单车:做共享还是做单车,这是一个问题

死者:小蓝单车

年龄:一岁(2016年11月-2017年11月)

死亡时间:2017年11月20日

主要死因:资金链断裂

生前融资记录:完成黑洞投资、智能星通4亿元A轮融资

死亡之路:

2017 年共享单车死亡项目一茬接着一茬,酷骑、町町、小蓝、悟空……每一个都死得“轰轰烈烈”,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惨相。选择写小蓝单车是因为他是这一茬“韭菜”中,最有可能活下来的。

不得不承认,李刚是有一定能力的。 2015 年,他创立野兽骑行,不仅做骑行app,还做高端自行车整车,这家公司获得了李开复、徐小平等大佬的投资,而他当年只有 27 岁。在此之前,他曾在纽约做过金融行业分析师,回国创立快按钮,后被 360 收购。

一开始,李刚其实是打算为共享单车做供应链,他认为野兽骑行的优势在于产品端,所以涉足共享单车的方式是与其他玩家合作,为后者供应单车、“提供弹药”。

但当一个个投资人拿着钱来鼓动游说之后,他坐不住了,决定自己做一个共享单车品牌——小蓝,但他并没有长久的战略规划,其实如果他坚持一开始保守的策略,现在或许是另一番景象。

小蓝立志要做最好骑的共享单车,死抠产品。根据李刚发布的公开信,上线半年时间,小蓝单车累计投放了 60 万台车,最高时每日 300 余万日订单, 2000 万注册用户。小蓝单车的综合效率,甚至一度好于摩拜、远超ofo。他行业“老三”的地位被越来越多人认可,资方不断地拿着钱来找李刚,摩拜和ofo也想要并购小蓝,毕竟不管是ofo还是摩拜,并购了老三无疑能对对方带来很大的竞争冲击。

那时,小蓝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卖身还是融资。然而,没有等到作出决定,内忧外患一并爆发。

李刚在公开信中写道:“我没有想到六月初的一次宣传事故,毁掉了已经成型的大额融资和行业内并购。”

这次宣传事故,经事后调查是一个年龄甚小的广州运营团队,在没有恶意的前提下,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点,上线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推广活动。也许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这个活动原本计划的上线时间很早,但因为合作的游戏公司的缘故,拖延到了这一天。

小蓝CSO陈怀远曾对《风眼》说:“投资方开始变得不再积极,不管我们如何退步、降价、不停打电话。”,此前大家在一个桌面上平等谈判,而此后变成了小蓝单车去求投资方。

这次事件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一个活动推广在事先难道不应该有上层审核等程序?有说法是“活动太多,看不过来”。但如果存在这样的管理疏漏,证明公司内部的管理方面已出现混乱。

但实际上,一次失败的宣传并不足以摧毁一家公司。

在小蓝拿到第一笔 4 亿元融资之后,对于摩拜和ofo而言,投放量和用户量还是太小。于是,小蓝急吼吼地推出免押金、免费骑行的狠招。 2017 年 03 月 22 日,小蓝为进一步巩固行业地位,发布了搭载变速器的第二代单车Bluegogo Pro,同时推出半年免费骑行卡和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

这样的烧钱玩法,不是所有人都玩得起的。

小蓝单车推出的免费骑行特权卡,规定用户在有效期内的任意 6 天有骑行记录且小蓝单车押金未退,半年后将全额返现 199 元。到了 9 月底,骑行卡到期,小蓝单车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半年骑行卡延长到一年,受到用户强烈抵制。小蓝的资金问题被摆到了明面上。

退押金失败的用户在网络上的抱怨不断、登门逃债的供应商也喋喋不休、 10 月份的员工工资也没有如期发放。

小蓝的失败李刚做了反思,他对《风眼》表示,自己做的很多反思最后总结成三点:一,盲目乐观,凡事总往最好的方向想,并且在公司出现问题的时候没能及时踩刹车;二,在战略制定、战术执行、管理反馈方面做得不好,导致公司在高速增长的同时处于失控状态;三,用人不慎,做不到知人,也做不到善任,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在战斗。

而现在,李刚在卖房卖车借钱,想尽一切办法给用户一个交代,算是比那些跑路的共享单车CEO们更有担当。

死亡启示:

1、最怕跟风,忘了自己的初衷。2、别跟行业老大比烧钱,比不过。3、懂得知足和收敛,小学老师教过“骄傲使人落后”。4、选对合伙人很重要

2、布丁动画:版权大刀,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死者:布丁动画

年龄:三岁(2014年6月-2017年2月)

死亡时间:2017年2月

主要死因:下架大量无版权内容

生前融资记录:无

死亡之路:

2014 年,布丁动画一经推出就迅速走红了, 2015 年其累计用户或者日活跃用户都突破百万, 16 个月时间赢得超过 1000 万的青少年用户。布丁动画自称“累计覆盖3000+正版日本动画,95%+市场份额的国产动画,20000+原创视频,1000+创作者”,据说日活就有 70 万。

2015 年下半年,布丁动画也曾有过与B占一决雌雄的抱负。

它一度被认为是二次元领域最有潜力的黑马,甚至入选了“ 2016 年上海最值得加入的互联网公司提名”。

不得不说,与创业的时间点有关系,在布丁动画入局二次元之时,是刚有引进动画但监管和版权维护都没有跟上的时候,掀起了二次元草莽创业的浪潮。

这样很冒险,一旦监管和版权加紧,便会对没钱的平台进行致命一击。

布丁动画的危机其实早在其背后公司思帕客做另一款产品“火花TV”时,就已经显现。

火花TV在 2012 年成立,提供国产剧、美剧和港剧一站式观看,那时候动画还只是花火TV的一个番剧栏目。 2014 年左右,视频网站开始激烈竞争电视剧版权,火花TV劣势凸显。但由于动画在火花TV上表现良好,于是公司进行业务转型,将动画板块独立,这便是布丁动画的雏形。

没广告、免费看、资源多、更新快。布丁与AB站的模式极为相似,吸引了非常大的流量。但与AB站不同的是,布丁“没爸爸”。

如火如荼的发展让布丁忘记了当初火花TV转型的原因,悲剧很快来了,背靠各种“爸爸”,有财力的平台开始购买国内外动画独家正版版权,盗版资源不断被监管和下架。从 2015 年下半年开始,布丁动画的大量盗版内容陆续下架,一年时间过去,空寂寥。布丁宣布关闭主营业务。

此前,有不少媒体报道布丁动画融资三轮,但这三轮融资时间都在2012- 2013 年间,这个时候布丁动画还没有上线。也就是说,这三轮融资是火花TV正在运营的时候完成的,布丁动画运营三年其实没有收到投资人一分钱。但是作为动画聚合播放平台,布丁动画的运营成本其实是很高的。

陈悦天告诉娱乐资本论,布丁动画自上线以来就一直在融资,起初资方也是抱着非常看好的姿态在观望。大家都想着布丁动画可以复制B站的路径,但它的上限也就在B站。 2014 年是二次元收割流量红利的好时期, 2015 年则已经被消耗完了,投资人也愈加趋于冷静。

其次,布丁动画的“自我生存”能力也有问题,也就是不会变现。虽然布丁动画上线了电商板块,还有通过社区培养二次元原创,以求原创内容变现。但布丁晚了一步,二次元社区需要极强的用户黏性,但由于大量内容下架,布丁很难加强用户黏性,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

死亡启示:1、单纯模仿,不死也伤。2、没“爸爸”的孩子像根草。3、洞察局势,踩准时机。4、变现!变现!变现!

3、订房宝:找错了市场,苍井空也救不了你

死者:订房宝

年龄:四岁(2013年7月-2017年1月)

死亡时间:2017年1月27日

主要死因:市场低频

生前融资记录:2014年完成浙商创投、丰厚资本、娱乐工场6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完成东方富海、丰厚资本、浙商创投3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完成东方富海、浙商创投

1000万元A+轮融资。

死亡之路:

订房宝第一次广为人知是因为苍井空。

2016 年 3 月,订房宝发布消息,苍井空正式入职订房宝公司,出任首席用户体验馆一职。

这场捆绑营销将订房宝推向“消费女性、擦边球营销”的风口浪尖。虽然负面评价不断,但这次营销确实将订房宝推向了公众视野。

订房宝创始人是从阿里离职创业的,曾有在糯米网做酒店团购的业务经验。订房宝与全国连锁酒店达成库存管理系统的直联合作,获取钟点房的动态房源,酒店通过产品直接接受订单。将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放在订房宝平台上,以高性价比的分时预订为卖点。

之所以定位为“钟点房分时预定”,是因为孙建荣认为企业高管午休、正常情侣以及“约炮情侣”这三类庞大人群对钟点房有着强大的需求。

之后的 2015 年 5 月,与订房宝签约的酒店数量达到 3000 家。同年 6 月,订房宝与速8、如家、汉庭、锦江之星等连锁酒店合作,签约数量在 12 月达到了 26000 家,拥有 15 万用户量。订房宝不仅把产品覆盖到一至四线共 300 个城市,并且日单量达到 2300 单。

不仅如此,在 2016 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订房宝还被李开复、徐小平等知名投资人评选为“ 2016 年度创客 40 强”。

但孙建荣在 2017 年初在朋友圈发出一封长信:“我的投资方和公司团队都很信任我,但是一个低频的产品始终无法找到高频产品来做补充的话,对企业来说负担太重,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决定彻底放弃订房宝。”

孙建荣口中说的低频,其实在 2014 年前百度产品经理毛朴澄就曾在知乎上分析,订房宝难以将滴滴打车的模式复制到酒店领域上:“一是需求频度低,无法形成口碑传播,且无法独立支撑用户下载一个专门app的门槛;二是不存在刚需,用户打车的刚需被满足得不够好,因此打车软件受到追捧,但线下直接预订酒店或已有的线上预订平台,都基本可以满足用户预订钟点房的需求。”

订房宝联合创始人任国栋则认为,钟点房并不低频,但对于全行业而言,不具备爆发力。

除了低频和爆发力弱,让孙建荣止步的还有另外几点原因:

1、在有成熟巨头的市场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很小。“除非有雄厚的资金、资源。”订房宝累计推出的业务中,钟点房产品拥有 60 万注册用户。用户总量不算太小,但凭一己之力,服务依然拼不过OTA。

2、国内外市场情况不同,国内市场没有他想象的乐观。

3、曾经历过不理性的烧钱时期。在订房宝早期阶段(2014~ 2015 年),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国内都是一种烧钱的环境。“创业者必须要清醒,把创业当成生意做。”孙建荣说。

4、早期花了太多资金做品牌。

创业启示:1、别把投资人的钱不当然,钱要用在刀刃上。2、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3、因地制宜,调查好国内市场情况。

4、星空琴行:“来,给你画个饼吃”

死者:星空琴行

年龄:五岁(2012年4月-2017年9月)

死亡时间:2017年9月2日

主要死因: 盲目扩张

生前融资记录:2012年完成九合创投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3年完成顺为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2014年完成蓝驰创投领投的近千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完成嘉御基金、顺为资本2000万美元C轮融资。

死亡之路:

2013 年 8 月,雷军问周泽楷:“这个市场能不能开 50 个到 80 个站点?团队有没有能力开出 50 个到 80 个站点?每个店能不能做到 50 万到 80 万的营业额?”周泽楷都给了肯定的回答。

而当时的星空琴行却只拥有北京凯德晶品购物中心和杭州西城广场购物中心 2 家门店而已。

拿到了雷军的顺为基金A轮投资 300 万美元,周泽楷的目标就定下了:开店 80 家!

但是开店可不便宜,门店租金 10 万左右,加上水电装修、物业、人力样样都要钱。很快 300 万美元就被烧光了。

2014 年,拿到蓝驰创投领投的近千万美元B轮融资,扩张的步子更加气势汹汹。

从 2013 年到 2015 年短短两年间,店铺数量从 2 家飞速增长到 75 家,且均为直营店。

扩张之路不仅烧钱,而且还贴钱。

星空琴行首先将钢琴和课时捆绑销售,一台价值 5 万的钢琴,出售价格在 5 万4,送 150 个课时。为了吸引老师,琴行将 100 元/课时的价格涨到了 120 元/课时,并平均每月给每个老师 2000 元交通补助。

计算下来,如果琴行卖了一台 5 万 4 的钢琴,实际上是卖一台亏一台。

寻找中国创客了解到,星空琴行 2016 年财报的净利润为“-199844738. 35 元”,这意味着, 2016 年一年亏损将近两个亿。

而周泽楷为了活下去,也通过讲故事的方法,为投资人画大饼。

据中童观察报道,周泽楷曾说:“当时第一个商业模式的定义是移动琴行,拿到雷军的A轮投资;B轮是蓝驰投的,当时我们要做成一个中国最大的连锁培训机构。B轮到C轮的时候又改成了要做平台型的撮合机构,把老师全部转化成兼职。今年星空提出要做素质教育很大的品牌。” 3 轮投资,换了 3 个故事,每一次都是上个故事走不通换下个故事。

2017 年 9 月 2 日,星空琴行全国门店关闭,周泽楷失踪,家长们大骂骗子,让公司和投资人陷入尴尬的境地。后来周泽楷出现,解释了由于过往的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也承认了烧钱补贴的打法显出疲态,他四处借钱填补亏空,但是也只能疲惫地说一句“我确实无能为力了”。

创业启示:1、仰望星空的时候,先脚踏实地行不?2、烧钱,烧钱,就知道烧钱!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