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网】互金十年,九死一生

2017-12-28 08:55 稿源:腾讯科技  0条评论

文/腾讯《深网》 王潘

2014 年 5 月 11 日,那天正好是母亲节,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飞往香港去参加一个公司的董事会。不过,在首都机场T3 航站楼办理完登机手续后,她并没有直接前往安检口,而是在等待一个人。

没过多久,去外地出差刚刚赶回的罗敏抵达T3,他想约吴海燕聊聊自己在做的校园分期项目趣分期,二人在航站楼找了个咖啡厅坐下,简单交流了一下看法,然后各自离去,从此再也没有下文。

更早之前,另一位投资人也听说了一个叫罗敏的人在做校园分期,当时正在进行融资,但他并没有直接联系罗敏,而是拿起电话拨给了另一个人。

乐信集团创始人肖文杰

电话另一端的肖文杰听说有人做了和分期乐模式一样的公司,十分惊讶,因为分期乐诞生以来一直很低调,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人复制了。他连忙问这家公司是什么来头,这位投资人说,他叫罗敏,以前是好乐买的副总裁,肖文杰听后连说了几个“不可能”,因为几天前他还和罗敏还通过电话聊分期乐的业务,更早前罗敏还说过要加盟分期乐。

一位知情人士向腾讯《深网》透露,当时的肖文杰还正在想着怎么帮罗敏自己做的业务去转型,听说这件事瞬间就懵了,赶紧让他的投资人李黎去帮忙确认,结果很快就证实了。

肖文杰和罗敏是江西老乡,两人都生于 1983 年,同一时期在南昌上大学。从 2005 年SNS创业失败,到拿了鲍岳桥几百万天使打水漂,到后来加盟好乐买,以及离职再创业,这十年来罗敏走的十分艰难。肖文杰尽管之前没有创过业,却在腾讯财付通团队积累了五年经验,并做到产品总监岗位,出来创业是带着一支正规军。

上述人士说,罗敏表示希望加入肖文杰的团队,肖文杰便将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没想到罗敏转身就做了一家模式相似的公司。

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

就这样,两个老乡彻底反目,从好友变为对手,上演了一幕“信任”与“背叛”的故事,在全国校园市场展开了两年多殊死搏斗。针对此事,腾讯《深网》近日联系罗敏和肖文杰二人求证,双方均不愿做出任何回应。

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历史上,类似的故事屡见不鲜。不过,时至今日,两家公司各自走出了自己的商业模式,不再是直接竞争对手,两家公司也都在美国成功上市,市值均在 20 亿美元以上,其中趣店(原趣分期)市值更是一度超过 110 亿美元,但随后在上市两个月内股价跌了近七成。

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流血上市,自 2015 年 12 月宜人贷登陆纽交所, 2016 年中国金融行业遭遇严苛监管之后,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终于在 2017 年迎来大爆发。

这一年,信而富、众安保险、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融360)和乐信等多家金融科技公司先后登陆纽交所、纳斯达克或港交所,金融科技行业在经历了十年苦熬之后,终于迎来了收获期。但在这场资本盛宴背后,创业者们如何走过低谷?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生动故事?

孤独前行

2014 年夏天,正当罗敏和肖文杰二人还为校园市场打得不可开交时,最早切入校园市场的唐宁已经告诉宜信旗下P2P平台宜人贷CEO方以涵,是时候考虑让宜人贷赴美上市了。

唐宁最早在 2006 年创办了专注做早期投资的华创资本,当时IDG资本每年也就投资七八家企业而已,华创的投资数量更是少到四五家,所以唐宁想把投后服务做得更深。华创当时投资了一家主要做大学生就业前职业培训的公司——达内,可以说是这家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宜信的诞生。

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告诉腾讯《深网》,达内早期在培训招生和宣传上遇到了一些困难,尤其是对于还没进入工作岗位的学生而言,根本无法承担高昂的培训费用,唐宁当时就想,能不能让学生少交或不交钱,先接受培训,再慢慢还款。

吴海燕至今还清楚记得当时的学费是 16800 元,这笔钱对于已经花了家里四年学费,还没找到工作的学生来说,门槛很高。“当时大家就喊了一个口号叫‘T-PET’(达内宠儿),招了一批尖子生做了一个实验班, 16800 元的课程,只需要先交 3000 元就能来上课,等学生培训完找到工作后,再分期偿还剩下的学费,这件事在 2006 年极大地帮助了达内拓展生源。”

这一方面降低了达内招生门槛,另一方面对达内教学质量也是一个很好的背书,因为找到工作后再还款,也就意味着找不到工作可以继续再培训或者先不用还款。

唐宁想自己把这个模式做大,但最早没有人相信。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早期招兵买马时,唐宁常常在五道口“桥咖啡”里坐一天,面试不同的人。有的人因为地点偏僻找不到干脆爽约,有的人面对身穿T恤、短裤、拖鞋的唐宁,听他说完要建立中国的信用价值体系就觉得这件事根本不靠谱。

不过,随着“T-PET”模式效果越来越好,达内在全国开设了二十几个分校,宜信很快也去各个分校服务达内的学生,同样开了二十几个网点。以此为契机,宜信在全国各地建立如铁军般的地推团队,并且逐渐拓展到学生以外更广大的市场,唐宁也从华创资本淡出,全职出来做宜信。

唐宁是 2006 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格莱珉银行创始人尤努斯的“中国信徒”之一,他最初给学生借钱去参加达内的培训,几乎就复制了尤努斯当年在孟加拉给要制作竹椅却没有足够资金购买原材料的贫困妇女借钱的模式。

1200 公里以外的上海,也出现了另一位尤努斯的信徒顾少丰,当尤努斯获得 2006 年诺贝尔世界和平奖以后,顾少丰受到启发决定放弃此前进展不顺的播客社区,开始尝试在中国推行小额借款模式,这才有了拍拍贷。

2007 年,在上海一家茶馆内,张俊,顾少丰,胡宏辉等几个拍拍贷创始人像往常一样开会,其中只有顾少丰是全职。当时拍拍贷的业务始终没有得到员工和家属认可,公司招来的八九个员工也经常会一次全部走光。这次开会时,之前招的几个员工又全部都走了,仅仅剩下顾少丰的两个亲戚碍于面子没离开,但这些人还要面对发不出工资的窘境。

拍拍贷CEO张俊

顾少丰提议所有创始人掏钱回购股份,但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热烈响应,毕竟除他之外所有人都已经买房成家,而顾也是在用微软工作期间攒下的积蓄在投入。“他平时从来不喝酒,那天他让服务员去帮他买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当场嚎啕大哭起来,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这是我决定全职出来创业的很重要的一个触发点。”张俊告诉腾讯《深网》。

除了员工和外界质疑,就连顾少丰以前在微软的老同事、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看了也觉得非常不靠谱。“第一,当时没有人在网上借贷款,而且借非常小额的钱,借给了谁你无法感知;第二,顾少丰的形象就是纯IT男,去搞纯金融的事,根本就无法想象;第三,当时没有人做这个行业,很孤独,没有任何的标准和参照。”

但张俊不想再看着大学同班同学顾少丰一个人苦苦支撑,他 2008 年从微软出来去微创学习做管理,并在 2009 年决定全职加入拍拍贷。在离职前,张俊把想法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父亲则告诉他“千万不要犯法”。张俊妻子答应给他三年时间去闯,这期间她养家,要没有做成再另谋出路。

董骏

2008 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在华尔街从事债券交易工作的青年董骏也亲身经历了这场危机,当时他所在机构持有的债权卖出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大幅压价,每次卖出都会体现出一定规模的账面亏损,工作很难开展。当时很多中国人都纷纷回国,董骏也综合考虑了国内的机会,准备回国创业。

不幸的是,董骏并没有赶上好时候,他回国创办了一家名为恒信悦华的担保公司,却遇上担保行业出现一批资质不够的公司,放大很多倍杠杆做担保,导致危机爆发,整个行业可谓全军覆没,恒信悦华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董骏准备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念书,寻找新的机会。

即便有不少创业者已经入场,但 2007 年- 2012 年的金融科技行业,还游走在十分边缘的地带,当时整个北京的星巴克内,人们几乎都在聊微博、团购和移动互联网。

腾讯《深网》从知情人士处获悉, 2011 年底的一天,光速中国邀请了一批熟悉的创业者聚餐,其中来了一个人是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他与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是中学校友,二人都曾就读于上海的华中师大附中。

当晚,在场的人讨论了对未来趋势的看法,有哪些好的创业机会,二人都谈到金融搜索平台拥有巨大的机会,庄辰超却透露,他实际上已经在行动了,但是很难找到一个既有金融背景又有互联网背景的复合人才出任CEO。

最后,他们不得不寻找在海外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庄辰超和宓群共同认识的叶大清成了最佳人选,他曾在美国投资银行Capital one、金融机构美国运通工作过,也在互联网公司AOL美国在线以及美国最大在线支付公司Paypal工作过。

不久后,曾在银行担任过高管的陆佳彦和曾在酷讯与张一鸣一起做技术工程师的刘曹峰也加入了进来。他们三人做的这家公司叫融360,最早在清华南门附近的小区华清嘉园办公,当时租了一个二居室,叶大清和陆佳彦很少走出小区,这里白天做办公室,晚上又做宿舍。

2012 年初,北京早已进入寒冬,雾霾严重,叶大清当时就带领团队窝在这栋居民楼,等待产品内测。而一年前,他还在美国做职业经理人,享受头等舱、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待遇。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