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ive!年收入超AKB48,如何在中国复制初音未来

2017-12-01 08:53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要复制初音未来,PGC模式比UGC更有优势

在谈“复制”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初音未来”和LoveLive!是什么。

从本质上看,初音是一款音乐创作软件,每个人都可以用来创作歌曲。这批创作者就是初音的核心粉丝,创作者越多,初音的知名度越高。

再看LoveLive!,整个企划由日本动画公司SUNRISE、唱片公司Lantis和杂志电击G's magazine联合推出,从音乐、书籍、 漫画 、动画 、再到游戏、周边,所有的产品都是由专业公司打造。

也就是说,初音未来和LoveLive!是两种不同的创作模式,前者是UGC,而后者属于PGC。

在上海望乘的创始人任力看来,UGC的模式之所以能让初音未来成功,是因为日本有很强的同人文化积淀,有大量优秀的的音乐创作者。但在国内,同人创作产出的内容,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还不足以支撑虚拟偶像从亚文化走向真正的产业。

“音乐创作门槛比较高,要做出符合国内的内容,目前还是PGC比较理想。”

UGC圈子里一些优秀的创作者也正在走向PGC。比如B站著名的P主(Producer),创作了《普通DISCO》和《达拉崩巴》等洛天依神曲的ilem,去年 2 月就被太合音乐收入麾下,而去年底,上海禾念则宣布了和太合音乐进行深度合作。

但作为歌姬,如果没有持续产出的高质量新歌,很难想象人气能维持多久。目前,虚拟歌姬洛天依的原创歌曲已经超过了 6000 首歌,每月新增的歌曲在 100 首左右。

产量上的要求使得PGC模式越来越流行,小旭音乐的CEO卢小旭就告诉娱乐资本论,他们去年与虚拟偶像合作的原创歌曲不到 30 首,今年则增加到了 70 首;另一家音乐公司墨明棋妙则透露,他们最近正在为一家虚拟偶像男团创作歌曲。

在安菟的制作人的刘勇看来,除音乐外,开发多种形态的PGC产品,正是Lovelive!等企划类IP能够迅速占领用户心智,全方位收获价值的主要原因,也是其不同于传统虚拟偶像而更具有变现能力的地方。

相比歌曲,小说,动漫游戏视频等产品的优势在于更擅长讲故事,一方面可以强化虚拟偶像的人设,一方面本身就能聚拢一大批粉丝,更别说内容本身就可以收回一部分成本。

基于这个原因,上海望乘选择了网易漫画合作《漫画家与大明星:悦蓉与悦成》,推出男性虚拟偶像“悦成”,和咪咕数媒合作推出虚拟偶像“楚楚”,定位虚拟歌姬的“心华”则计划于明年推出自己的游戏。

“重要的是讲故事,在国内,像初音这种不靠故事的UGC模式基本上不可能成功。”任力如此总结。

同样,蜜枝科技也正在和多个领域的专业公司合作,打造虚拟女团安菟的动画、漫画,音乐等作品。其中打造《九州海上牧云记》世界观的Art+团队为其量身打造了独立宏大的世界观,动画番剧则由老牌动画公司七灵石和日本偶像动漫的几位大师一同打造。除了周更的漫画和每月 4 首歌曲,一支MV之外,还计划于 2018 年推出安菟的动画OVA/全息演唱会和音乐类手游。

在安菟制作人刘勇看来,UGC和PGC模式在变现上的本质区别是IP的版权归属问题。粉丝们为虚拟偶像创作的歌,同人故事和同人画,当然能增加虚拟偶像的人气,但版权始终在创作者。

如果公司不打造自己的原创内容,而始终想着借用粉丝创造的内容,这样成本固然是比较低,但实际上也限制了虚拟偶像变现的方式。“UGC模式下,虚拟偶像就只能走流量变现的道路,接广告,接代言。如果是PGC的话,就可以直接靠内容和后续的品牌授权收费。”

以lovelive为例, 2015 年光音乐一项的收入就达到了 22 亿日元。而剧场版动画的票房收入则达到了 28 亿,动画相关的总收入。

这样看来,对虚拟偶像而言,从UGC走向PGC,更有想象力的变现方式可能不是音乐,而是音乐之外的内容产品,比如,小说、动画、漫画、游戏、短视频等。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文/移星月,编辑/高庆秀、郑道森)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