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N血腥价格战,被BAT终结的暴利和“A股一哥” - 站长之家

CDN血腥价格战,被BAT终结的暴利和“A股一哥”

2017-11-28 16:34 稿源:AI财经社  0条评论

【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文 | 周伊雪 编辑 | 赵艳秋

沉默两秒钟之后,云熵科技CEO肖志明终于无奈地承认,两年前选择进入CDN行业创业,“不是一个好时机”。

2015 年 12 月,云熵科技获得 1000 万美元A轮融资,宣布入场CDN。对大部分人来说,“CDN”或许显得陌生,但它却与我们日常的网络生活密不可分。它提供“一种网络加速服务”,让身处不同地方的人们都能快速访问各种网页。

一直以来,它隐身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幕后,“高速增长,低调赚钱”。“很多销售做了CDN这个行业后,别的行业就都瞧不上了。因为一个客户签进来,每年就有上千万元的营收。”一位从业者对AI财经社说。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院数据,在 2010 年至 2015 年期间,CDN业的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2%,相较而言,同期热热闹闹的手机市场,年复合增长率才8.8%。

对于当年入场CDN的肖志明来说,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巨大市场的一个潜在商机。肖志明认为,传统CDN行业价格过高,而云熵科技通过“去中心化技术”,收集路由器、机顶盒、手机等智能设备的闲置带宽,转而为企业客户提供CDN服务,可以将成本降至传统模式下的1/10。“这个价格对小客户来说极具诱惑力,也就意味着巨大的市场”。

然而,肖志明未能料到的是,就在他进入这个行业的同时,阿里云、腾讯云等云计算巨头也相继入场,并打起了价格战。在肖志明看来,这场价格战与轰轰烈烈的百团大战、共享单车大战无异——巨头烧钱抢市场,大批缺乏资本输血的创业公司难逃关门倒闭的命运。

暴利时代终结

最先感受到行业血雨腥风的,或许是传统CDN巨头网宿科技。这家企业曾是A股一哥,自 2013 年至 2016 年中,在不到四年间股价翻了 18 倍。几年前,在网宿举办的一场年底答谢会上,一位网宿员工不无骄傲地对周边的人介绍,虽然公司股价当时已涨到近百元一股,“但还可以买,肯定还会涨”。

网宿在CDN业内深耕十余年,占有40%以上的市场份额,是市场的第一玩家。

12 年前,面对IDC(服务器托管)业务的增长天花板,网宿决定进入CDN行业。当时这个行业几乎只有一个玩家——蓝汛,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份额。网宿最初的策略十分简单粗暴——以不到蓝汛一半的价格为客户提供加速服务。在获得最初客户群后,网宿不断加大研发投入,逐渐提供高性价比服务。此后,网宿的营收与市场份额双双增长,并在 2013 年超越蓝汛,成为CDN市场份额第一的企业,并持续至今。

可以说,网宿充分享受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在 2010 年至 2015 年这段时间内,网宿科技的营收增长率几乎每年都超过50%,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则达到80%。账面上源源不断的利润增长传导至资本市场,令网宿的股价不断高企。

云供应商快速抢占国内CDN市场 数据来源:方正证劵

但历史似乎总在重演,当年靠价格战打开市场的网宿,如今也被新的竞争对手以同样的手法围剿。

历经百团大战、共享单车大战洗礼,互联网巨头对价格战已驾轻就熟。首先是阿里云在 2015 年宣布旗下“极速CDN”产品降价,降价后价格仅相当于网宿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随后腾讯云加入战局,宣布CDN服务最高下调25%;此后金山云、百度云、迅雷等厂商纷纷跟进降价,CDN行业开启一轮又一轮的降价潮。据AI财经社了解,目前一些供应商给企业的CDN价格都已低于 10 元/M的成本线。

2015 年初,一家云计算企业找到某公司CDN采购负责人陈辰,推荐其采用新上线的CDN服务。当时,陈辰所在公司业务不断扩展,对CDN需求旺盛,成本支出也越来越高。“我们考虑到,主机、存储、数据库等业务已经都在云上,使用云厂商提供的CDN服务,相当于走内网,能够显著降低成本。” 陈辰告诉AI财经社。于是,在测试过服务质量后,他们最终决定采购云厂商的CDN服务。

在过去两年,尽管网宿仍占陈辰所在公司CDN服务的大头,但份额已降至六成,另外四成被两家云厂商瓜分。陈辰透露,自CDN价格战以来,其采购的服务单价已下降50%。“未来还会加大采购云厂商的CDN服务。”他说。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