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狱归来 他想在新零售领域再做一个“聚划算”

2017-09-13 08:53 稿源:i黑马  0条评论

牢狱归来 他想在新零售领域再做一个“聚划算”

他打算怎么做?大起大落之后他又学会了什么?

首发 | 创业家&i黑马(ID:chuangyejia)

文 | 王亚奇

阎利珉出狱已近一年。近日,这位前聚划算总经理要在新零售领域再做一个聚划算的消息引人关注。

细数中国商业史,在某个时刻被命运抛入深谷,或一夜之间锒铛入狱者不在少数,但能经历成功——失败——再成功三部曲者寥寥无几。但是,这并不妨碍大家对他们出狱后动向的着迷:曾经的传奇真的结束了吗?

对于阎利珉,续传可能刚刚开始。

而今迈步从头越,阎利珉为什么要做一个“果小美版聚划算”?他打算怎么做?大起大落之后他又学会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170912194016

(*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

9 月 6 日,北京,创业家&i黑马在果小美投资方IDG资本位于中粮广场的办公室见到了阎利珉。阎今年 37 岁,留着多年未变的平头,圆脸,阔唇,因为一直保持向下方看的样子,镜片后的眼睛形成了两条细细的线。如果不是言谈间他的对答如流和极为清晰缜密的思考,我们很难把眼前这个看似羞涩、腼腆的人和“有自我催眠能力、有激情有说服力、有超强执行力”的阎利珉划上等号,而这些,都是前阿里同事对他的描述。

“您考虑过再做职业经理人吗?”创业家&i黑马问。

“职业经理人,我有想过。”停顿数秒后,阎平静地补充道,“也做了十几年,现在相对想做一些自己可控的事,所以会选择创业。”

如此看来,四年牢狱之灾犹如人性的炼狱场,并没打消他想要掌控命运和干件大事的欲望,而让他进入到了自我认知的第二阶段——要兼听则明。“还敢催眠呢,现在连睡觉的时间都没了。”阎利珉笑称。这是整个采访过程中,他为数不多的情绪表达。

莫道谗言如浪深,莫道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刘禹锡的这首诗说的不止渡尽劫波,还有九转功成。

重回零售赛道

阎利珉是去年十月份回到成都的。归来后的近一年里,他主要干了这么几件事:休整了几个月,春节后在成都极米科技做顾问,寻找创业标的,今年六月底All in办公室便利货架,搭团队,见一波波投资机构,融资。

与很多初创企业囿于人才和资金的情况很不一样,阎利珉有大量的支持者,其旧部会亲切地称呼他“老大”,在他的微博下留言“期待召唤”。阎利珉曾透露一个细节,此前已有十几批人从北京、杭州到成都,等着他的项目。按照接近阎的人士的说法,期间不乏雕爷、IDG资本董事楼军这类知名人士亲自飞往成都与其谈论投资事宜。

GXM

官方资料显示,成立 2 个多月,果小美已进驻成都高新南区 200 多家公司,铺设了 300 多个点,累积完成了总额超 1 亿人民币的三轮融资,公司骨干成员中多有来自阿里巴巴、支付宝的老员工。

“(资本、人脉来找我)不能说都是个人影响,很多因素在里面。这是个风口,恰好我们又坚定要做,团队起来不算慢,模型跑出来似乎也不错,才有了现在的结果。”阎利珉说。

毋庸置疑,阎利珉赶上了无人零售的红利期。 2017 年初,在门槛低、回本快,可迅速规模化的诱惑下,众多新兵老将跟风而入,迅速扛起了一统办公室流量入口的大旗。据创业家&i黑马统计,目前该行业已完成融资的玩家多达数十家,其中包括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创办的猩便利;原回家吃饭团队创办的七只考拉,还有领蛙、老虎快购、小e微店等。果小美生逢其时。

但大量资本入局,并不等同于人们相信这个赛道潜力无限。从网络上对“办公室便利货架”这件事两级分化的评论来看,这并不是件能勾起大众想象力的事。

“这个市场一年不超过 500 亿,天猫上几个店小二一年的KPI都比这个大。”阎利珉直接推演出了赛道的大小。他告诉创业家&i黑马,从平台角度看,办公室便利货架真不是个风口。一、二、三线城市,一家独角兽把竞争对手全部吃掉也推算不出一个千亿市场。

既然如此,阎利珉为什么要跳进来?

一切源于半年前,他获知的一个消息。今年 4 月,阎偶然从前同事处了解到办公室便利货架项目,其中有两个数据引起了他的兴趣,一是无人货架在一家大概 30 人的公司运转三个月大概有七八千元的销售额,二是“霸王餐”的耗损率(创业家&i黑马注,主要指未付款产生的耗损)大概在3%~4%,即每 100 元中有 3 到 4 元是收不到的。

阎说,他对办公室人群关注已久。聚划算当年也是每天早上 10 点钟开团,冲着office客群去的。阎最早做过BI数据分析,结论是接近四成的人会把办公室作为网购的收货地。而目前线下流量比线上更便宜,获客更精准,办公室便利货架又无限靠近目标客户,每天陪伴用户超 8 小时,符合懒人经济趋势,这让它成为阎利珉眼中获取办公室客流的最佳渠道。

“在很多传统零售玩家眼里,订单可能就是订单。对我而言,从互联网到电商,从PC到手机,我看到的是流量。办公室便利货架让我们团队看到了下半场流量变现的可能性,这是我们愿意All in的基础。”

在阎利珉的想象中,办公室便利货架最终会是一个上半场+下半场的赛道。上半场,用货架获取流量;下半场,流量汇聚到线上,果小美会变成极致单品的“聚划算”,办公室范围的拼多多,底层采用网易严选模式反向供应部分产品,消费场景由办公室延伸到家。

但,如此宏愿能否实现,关键看阎能否打赢上半场。

问题和解决之道

阎利珉给创业家&i黑马算了一笔账:果小美自助货架单个成本在 300 元~ 400 元之间,货品 600 元左右,BD成本 100 元,上一个点的基本成本在 1000 元。单个货架按照目前 2000 元左右的月流水,30%~40%的毛利,一般两个月回本。

看起来,这是门诱人的生意——货架铺设成本不高,赚钱模型不差。

问题恰恰在此,门槛低意味着同质化竞争激烈。各家卖的都是类似的快消品,一个公司只需要一家供应商,如何不在跑马圈地中败下阵,成为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在天猫超市或京东超市,最常售的商品大概有几千个SKU,7- 11 一家店大概也就 2000 至 3000 个SKU,现在办公室便利货架要选择 30 至 50 个SKU,所以一定是买手模式,产品不会千篇一律。”阎利珉解释。

而为了解决SKU少,消费者众口难调这一问题,果小美设置了六个初始套餐,其BD人员每到一个企业都会根据这家公司的性别比例、加班强度、行业属性、消费能力、写字楼level等推荐不同的套餐。

比如游戏公司男程序员多,加班强度大,泡面、自热火锅、火腿肠、可乐一定是他们最喜欢的;一些会计师事务所、互联网+装修公司女性居多,对应的SKU里一定有酸奶、进口类商品。

进入运营阶段后,用户的购买额如达到一定数字,会获得一个换品卡,可以在线上自主更换3- 5 个SKU。这样做也是让用户有参与感。目前,果小美的上新率是每月换品20%-30%, 2 至 3 天实时监控补货。

“淘系最擅长的就是运营。” 阎利珉对此信心十足,这是他熟悉的赛道。

但一个更大的问题接踵而至——因无人值守带来的货物丢失问题,即耗损率。不可避免的,这是一门需要和人性对抗的生意。

“不是说去挑战人性,那必输无疑。这本身是件风控的事,从选公司到选位置,选品,客单价规划,所有环节都要控制,不能到看报表的时候才发现耗损率超过10%,说我要撤了。那根本来不及了。”阎利珉说。

在追求密集进驻一个片区的同时,果小美还更偏好那种加班强度高,人员流动小,员工天天待在办公室的公司,原因是这类公司员工的自律精神较高。

货架位的选择也是门学问。比如,阎利珉认为置于茶水间就绝对是个大坑。 “一定要放在流量大且众目睽睽之下(的地方),否则君子慎独这件事很难发生。”

与别家只扫一个二维码即可购买所有商品的做法不同,果小美货架的每个商品都有二维码,这是不是变麻烦了?

阎利珉的回答是,第一、单独的二维码可以追踪商品的生产批次,便于把动销不好(创业家&i黑马注,卖不出去)的商品取回;第二、扫大码很繁琐,拿罐可乐还要在列表上找半天;第三、减少耗损。扫大码的话,有可能用户左手拿着 12 块钱的零食,右手在手机上点了一块八的可乐,拿A付B,还可以安慰自己说付过了。

能做选品,擅长运营,洞悉人性,隐隐看上去果小美似乎有大的机会成为该行业的领头羊,但仍有风险。比如作为后来者的跨城之战,它究竟能抢下多少地盘。

阎利珉不以为意。他认为中国式创业最后很容易产生马太效应。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