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折腾的“中国互联网第一个女编辑”,创业选了件有难度的事儿 - 站长之家

爱折腾的“中国互联网第一个女编辑”,创业选了件有难度的事儿

2017-07-10 09:07 稿源:刺猬公社  1条评论

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个女编辑”的闻进,在新浪的 16 年里经历了门户网站的兴衰起伏。年届不惑之后,她离职开始自己创业。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有颗爱折腾的心。

刺猬公社 | 加菲

闻进把创业的办公室定在了北京东二环边上的当代MOMA,这里有百老汇电影中心、库布里克书吧、山丘艺术中心……一个充满了文艺气息的地标。

闻进的骨子里也有文艺的一面,比如,她喜欢穿白色棉麻长衫,窗台上的有工艺插花,办公室会养猫,待客的茶杯是从台湾专程买回来的陶艺杯。

甚至,她在北大读博士,主修的也是美学,博士毕业论文还是两岸三地当时唯一一篇写插花的。


在这样一个文艺的地方,她做的创业项目却一点也不文艺——短视频的版权保护与交易。甚至,她讲起里面的门门道道来,听者会觉得有些枯燥。毕竟,这是一个跟法律条文直接相关的领域。

2014 年 12 月从新浪离职后,有着“中国互联网第一个女编辑”之称的闻进,选择了一条新的赛道。在传播格局的剧变下,很多身在其中的人都面临抉择,闻进也迷茫和焦虑过,但因为喜欢“折腾”,她还是走上了创业这条路。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很有难度,”闻进笑着说,“但我安慰自己,只要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好一点点,就觉得是进步。”

用近两年时间在迷茫中找方向

2017 年 2 月 8 日,界面CEO何力在朋友圈晒出一张图并配文:“据说这是中国第一份短视频的国家版权登记证书。”


对于短视频制作者来说,这张证书的出现意义非凡。

这意味着维护短视频的版权时不必再经历线下的繁琐程序,也使得短视频的维权之路变得更为迅捷。

促成这份依托互联网而实现的线上版权认证的登记证书,就是出自闻进之手。

这也意味着,从新浪离职后近两年时间,她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离职前后,闻进也曾陷入焦虑和迷茫。

“每个人在离开这件事上都不可能完全欢悦。我并不是有很大抱负才离开的,而是因为受到了阻碍。”她说,“实际上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也遇到了天花板,被屏蔽住了。”

离职的时候,她并没有想好要做什么。有不少平台向她抛来橄榄枝,她多方了解后,发现这些岗位和自己之前在新浪所做的事情并无差异,她觉得“很没有挑战性”。

要创业吗?她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想做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但很难找到方向。

“刚开始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要是再去给别人打工,心里挺过不去的。那干脆创业吧, 40 好几了再不试一把就没机会了。但是创业做什么呢?真不知道,那时候也挺慌的。”

感到慌乱的时候,闻进也发现身边的朋友们都有些焦虑,无论是传统媒体的还是互联网平台的。于是,她干脆把这些焦虑的朋友们聚集在一起,每月开一次讨论会,听听别人创业成功的心得,给自己提供一些创业思路。

这也正是她的公司“妹夫家”的由来。

“妹夫家”这个名字听起来怪怪的,其实源于“media focus+”的简写“MF+”,是这个简写的谐音。一开始,“妹夫家”就像个俱乐部一样,里面聚集着几百号人,大多是想从传统媒体跨向新媒体的人士。


“妹夫家”沙龙

刚开始,“妹夫家”最大的产品是沙龙。闻进每月会组织一次沙龙,探讨新媒体转型。这个沙龙就像“原始汤”一样,不断孕育着创意的诞生,闻进做短视频保护,很多程度上也是源于从这些沙龙上获得的创意。

意外搭上互联网的早班车

无论是加入新浪还是离职创业,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闻进将其概括为“爱折腾”。

1996 年, 22 岁的闻进从兰州商学院毕业。

兰州商学院当时是原国家国内贸易部直属院校。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北京粮食局工作。

这样一份体制内的工作,在别人看来稳定而安逸。但对于从小怀揣着记者和律师梦想的闻进来说,这份工作带给她的满足感远远不够。

两年后,她从粮食局离职进入中华书局。在她看来,后者似乎离梦想更近一些。

然而半年后,她又从中华书局离职。

“我为什么离开中华书局?那时候有人跟我说国外的互联网已经发展起来了,我可以在国内找个互联网公司做inter。当时非常兴奋,就去人才市场找这样的互联网公司。”闻进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每周,她都会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彼时,闻进对互联网的认识还一片模糊,误打误撞地面试了一个叫做四通利方的公司。

“我问他你们要不要招网管,他说招。我就问他需不需要技术背景,他说不需要。于是我就登记了。结果后来去面试,对方问我懂不懂技术,我说不懂,他说我换个人来面试你吧。换来面试我的人就是老陈。” 老陈即陈彤,曾长期担任新浪网总编辑,是中文门户网站的重要开拓者和先锋。

就这样,闻进在 1998 年 12 月正式入职四通利方,也就是后来被大众熟知的新浪网。


闻进和新浪的同事们

“在我之前,并不是没有女编辑,本来四通利方有两个女编辑,但她们在四通利方变成门户网站新浪网之前离职了,所以我成了第一个女编辑。”闻进说。

闻进曾在文章中写过自己“初遇”新浪时的兴奋感:“当时的感觉是,我将从一个整天埋首在文件堆和书稿里的小秘书,一下子站在了整个世界的窗口前,一种平淡的生活就要被打破,浑身充满了兴奋。”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在加入新浪的 16 年里,她的确经历了打仗一样的生活。

“当时我一进去就开始做‘克林顿绯闻’,我们在线上做了专题,但那时候国内没有信息源,都是去国外扒,翻译了以后弄成短消息放在网上。”

闻进加入新浪的时候,整个世界也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她赶上了许多重大新闻事件:西南航空坠机事件、科索沃战争等等。

尽管接二连三的新闻事件让她疲惫,但这个过程中她收获的无数“第一次”带给她的惊喜远甚于此。

让闻进从一个专注扒新闻的“小编”转向对外合作,还要归功于她的老板陈彤颇带点“性别歧视”的安排。

“老陈把我叫过去,意思那些主力编辑都是男的,像我这种女的就得多做点公关合作的事情。所以对外合作就让我负责了。”

对当时的新浪网来说,最主要的对外合作在于跟各传统媒体谈新闻源。

为了能将纸媒的新闻信息转载在网站上,闻进和陈彤先后和新华社等几大权威新闻源合作,这也使得新华社、《北京晚报》和《人民日报》成为最早一批在互联网上拥有数字信息的几家媒体。

随着新浪网在内容布局的扩张,为填补各频道内容上的空白,闻进率先对外洽谈起了版权合作。

奥运、中超、NBA,这些都是闻进和她的团队引入的优质版权内容。

新浪的优质独家内容吸引了大批用户,一度让新浪体育成为行业翘楚,同时也让新浪成为国内第一个跟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签约的平台。

当一匹狼最先发现一块好肉时,接下来就会有无数只狼一拥而上。这个行业向来如此。

于是,优质版权引进成为各家平台竞相争夺的一块“好肉”。

2008 年,各家平台竞相争夺北京奥运会的官方主办和合作伙伴身份,按说已有相当成熟的奥运版权内容运营经验的新浪应该万无一失。

但最后关头,这个身份被其他平台获得。这让闻进非常苦恼。

没在情绪上耽误太久,这位叱咤版权合作领域的女战士又重新投入了这场战役。

“我们没办法,怎么办?我干脆去谈了所有的奥运金牌队,我拿下了乒羽、水上、排球等金牌队的独家合作权。而这个独家合作权可以创作出新的奥运内容。”

这股绝处逢生的劲儿让闻进在版权合作的玩法探索上更加积极。

之后,新浪没拿到NBA的独家权益,闻进和她的团队就干脆飞到美国签下了科比、易建联等一众球星,以此创造出新的NBA内容。


闻进与新浪CEO曹国伟、NBA球员科比、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参赞合影

也是这十六年对接版权的经历,给闻进积累起丰富的人脉资源的同时,成为她创业的基石。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