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皆凡人,但他们如何摆脱99%的炮灰命运

2017-06-08 09:15 稿源:我是波波夫  0条评论

文|波波夫

今天,豆瓣红人七七完成了惊人一跃,成为第一个在豆瓣时间开设付费专栏的素人。此时,距离她注册豆瓣已经过去了七年半,在这期间,七七经历了离职、创业、出书、授课,并一步步给自己贴上「治愈系摄影师」的标签。

浓浓的「治愈风」从七七在豆瓣的标题中可以感受一二:「爱是最美的滤镜」、「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摄影师」、「春风沉醉的夜晚,聊聊我们的餐桌理想」,为此,有九万多人关注了这个常住上海的姑娘。

相比此前在豆瓣时间开设专栏的心理咨询师简里里来说,七七属于更为典型的豆瓣红人:普通白领的工作经验、拍得一手好照片,写得一手精致文字,任性辞职,出书开班,精神物质双丰收,无数工薪一族的理想人设。

七七、喊麦天王「MC天佑」、电商达人「HoneyCC」这些邻家出身的素人网红的成功是可以复制的吗,他们是如何跳出99%的大概率漩涡、成为幸运的1%头部达人?

01 

 高度聚焦:在某个领域挤入前1% 

专注首先是一种人生态度。

哈佛大学首位女性心理学教授艾伦·朗格在 1980 年代曾做过一次著名实验,邀请 16 位七八十岁的老人,请他们在一周的时间里居住在一个按照 1959 年风格布置的小楼里,看 50 年代的电影和情景喜剧、讨论古巴危机、一切让他们感觉生活在 1959 年。

一个星期后,老人们的视力、听力、记忆力都有了明显的提高。朗格教授后来解释到,由于老人们时刻提醒自己生活在年轻时的 1950 年代,这种专注力有助于对人和环境重新敏感起来,在心理上相信自己年轻了 20 岁,于是身体做出了相应的配合。

专注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生存技能。

成功学大师教导我们:多数人不是因为他们的能力不够而挫败,他们失败是因为把能力分散到太多的方向上。偏执狂一般聚焦在一个目标上,这可能是能够成功的唯一策略。

美国畅销书作家丹尼尔·科伊尔甚至为这种专注量化了一个标准——任何领域的任何专家都要经过一万小时专心致志地练习。

尽管我们无从得知每一个素人在成为网络红人之前究竟流过多少汗水、磨练过多少个小时,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持续专注做同一件事:七七离职之后,在豆瓣的文章几乎都是分享摄影心得,并且高度强化治愈系风格;MC天佑这样的喊麦达人,也是在不断地揣摩底层心理,专注用喊麦的方式宣泄一个群体的愤怒。

只有这种精力和方向选择上的双重聚焦,内容网红们才有挤入前5%、甚至1%才的变现可能。

在一次会议上,拇指阅读创始人左志坚感叹做了 10 年内容仍困惑变现,同台的马东摇了摇头:「(那是因为你)没有做成头部内容,做到腰以上的内容可以够本,如果做底部一定会赔钱。」

长尾效应在整个内容市场基本失灵,以网络主播为例,《 2017 网络主播新风尚: 4500 多位主播告诉你的直播真相》针对全国 4500 多位主播进行问卷调查后统计发现,直播月收入 1 万元以上的头部主播占比仅为5%,月收入仅在 100 元以下的主播占比超过 7 成。

02

 善于分享: 50 位美国商界领袖的经验 

当你获得某项专业技能后,距离成为网络达人还差两步。俗话讲酒香也怕巷子深,如何令人愉悦地接受你的分享也是一门重要的隐形技能。

但分享也许是一项少数人才拥有的天赋。

柏林自由大学研究人员 2014 年曾经对 35 名社交媒体使用者的大脑连接功能,对其大脑活动进行了评估。每个研究对象都制定了一个分享隐私的范围,如多久发一次照片,多久更新一次个人信息,以及多久更新一次状态。

这项研究最终发现了控制人分享隐私的大脑区域网络:那些喜欢在Facebook上吐露心声的受试者,大脑内侧前额叶、新皮质楔前叶和背外侧前额叶皮层的活动都异常活跃,新皮质楔前叶和后侧前额叶皮质的连接性也更强。

考虑到注意力作为当下最稀缺的资源,分享对于个体的发展极为重要。七七走红豆瓣也是源于「我做的早餐会发光」等相册分享,她在豆瓣上先后建立了 40 多个相册,为她收获人气奠定了基础。

杜克大学商学院教授 Dorie Clark 通过采访 50 位美国商业领袖,发现他们都在致力于塑造社会认同——让人们有理由去倾听他的想法;同时进行内容创造,这能让人们评估他的价值;最后,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通过社交网络让他的思想和价值得以传播。

今天的分享大部分发生在社交网络和内容平台,比如朋友圈、微博、豆瓣、知乎的大V们大都是善于分享的人。对于一个内容创业者来说,如果不主动分享,就难以让你的想法得到传播和认可。Dorie Clark就鼓励职场年轻人应该善用社交网络,让行业领袖注意到你,在社交网络上转发你的文章。

03

 搭建社群:一场持久战 

社群概念如今看似老去,但对于内容变现来说极为重要,但如果做不到前述两点,搭建社群就是痴人说梦。

从网红的角度看,社群至少会带来两点好处:

首先,不断收集反馈信息以提升内容生产品质;典型一例,《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总编单之蔷经常在微博上放出几张备选杂志封面,然后征求用户意见;小米的雷军、凡客的陈年也是社交网络的产品测试老手。

其次,为将来的变现打下群众基础。通过搭建社群,也是内容生产者与用户建立深度联系的好机会。七七举办线下影展,并非展示自己的摄影作品,而是向豆瓣粉丝征集图片,在营造用户参与感的同时,同时也强化了自己在治愈系摄影这个细分领域的市场卡位。

当下流行的社群,正是克莱·舍基提出的「无组织的组织」,一群人基于共同的兴趣,在网络社区上集结并一致行动。显然,选择那些互动性性更强、互动性更高的平台,更有利于内容生产者进行社群运营。

国内几大主流的知识付费平台各有特点:知乎、得到、喜马拉雅更侧重内容——知乎则以问答见长、得到核心是「帮你读书」、喜马拉雅音频优先,相比之下,作为一家有十多年历史的线上社区,豆瓣的文化、社群属性更强、互动性也更为突出一些。

从社群参与者看,在现在原子化社会中,人们更加注重人以群分,加入各种兴趣社群,成为除去家庭、职场之外难得的让人松弛的人际互动方式。在这些社群之中,他们不仅仅是单向接受生产者提供的内容,而是通过评论、线下活动的方式得到了另一种消费满足和自我实现。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顶尖的内容生产者,不仅要成就自我,更需要成就消费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