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行业的红利期结束了,连赚翻了的老司机“陌陌”都要变道了

2017-03-31 17:08 稿源:新芽NewSeed  0条评论

作为升斗小民,对于陌陌这样的公司,印象深刻的并不是它的“约炮”标签,而是今年年初的年会上,它发给每位员工的 25000 元非年终奖的现金。据说,这个数字是因为陌陌上市整整 25 个月。

而陌陌的此番“壕”气冲天之举,皆因为其直播业务带来的底气。 2015 年,陌陌的活跃用户增长几乎陷入停滞,转型压力巨大。直到 2015 年下半年开始发力直播业务,逐渐从社交转型到直播。

庆幸的是,陌陌靠直播业务,实现了逆袭。当 2016 年,直播被冠以“全民”的头衔后,陌陌又成了行业内争相说起的明星公司。不仅于此,陌陌还借此去除了被贴了多年的“约炮神器”的标签。

尽管如此,他的创始人唐岩并不想让陌陌被贴上 “直播平台”的定位,他更愿意陌陌是一个“社交平台”。

陌陌求变

直播业务在过去的一年里,成了陌陌的摇钱树。就在 3 月 7 日,陌陌交出了上市以来最亮眼的财报。公司 2016 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其净营收同比增长524%,达2. 461 亿美元,净利润 9150 万美元,同比增长674%。

而这其中,直播是陌陌最大的利润源。 2016 年四季度,直播为陌陌带来了1. 948 亿美元的营收,占总营收的79.2%。直播付费用户达到 350 万。四季度陌陌的月活跃用户数为 8110 万,这意味着,在其整个平台的活跃用户中,有4.4%的人为直播付费。

不过,成为一家直播公司可不是陌陌的梦想。唐岩在 3 月 26 日的 2017 雪球中概高峰论坛上强调,“我们内心里边还是会觉得陌陌更像一个社交平台,而不是一个直播平台,社交平台才是我们根本中的根本。直播更类似于我们商业变现的一个手段,或者说我们整个社交平条里边非常重要的一项功能,但它不是我们社交平台的根本。”

3 月 30 日,陌陌宣布正式从单纯的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平台升级为泛社交泛娱乐平台。产品方面,也将原有的动态视频与短视频功能“时刻”融合成了新的“视频”功能。

“视频社交,就在陌陌”,这是陌陌最新提出的品牌主张,通过品牌升级来强调自己的“视频社交”属性,淡化直播标签。短视频+直播,一下科技和美拍也是采取同样的布局方式。直播消费毕竟有场景局限,而短视频正好可以抓住这种局限所遗失的用户群体。

唐岩表示,未来陌陌会应用更多视频方式来达成开放性社交关系的建立,比如加入短视频社交、游戏社交、以及真人视频技术等。其 2017 年的主要精力也将放在改进社交视频产品和市场、品牌运作上。

而陌陌在风头正劲的时候,选择淡化直播属性,是因为, 2017 年的直播,已不能再继续做陌陌的“现金奶牛”了。

人口红利和直播行业红利期走到了尽头

腾讯科技企鹅智酷发布的《 2017 中国网络视频直播行业趋势报告》显示,直播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由去年下半年的 203 分钟下降至今年年初的 182 分钟。直播的疯狂期已然结束。

千播大战的大浪淘沙,已让不少小玩家出局。在创业的江湖里,向死而生往往只能死得更惨。祥峰资本合伙人徐颖在前段时间的一场活动上就表示,“对于那些没能在群龙混战中打出自己特色、形成强壁垒的平台模式直播公司,大平台切入的时候,就一定是它消亡的时候”。她直言道,如果在一年时间里没有积淀自己的品牌优势,基本就可以考虑放弃了。

除了行业内的竞争,政策监管和盈利艰难,也是直播平台们面临的问题。徐颖认为,小平台没有盈利很正常,“因为你只是以工具的方式切入,而在获取流量和盈利模式方面,都没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无路可退的直播平台,在今年,开始面对死亡。 2 月,光圈直播就因为弹尽粮绝而被曝倒闭。六间房创始人刘岩谈到直播行业的困境时表示,现阶段,直播行业最显性的问题不是资质问题,而是商业问题,这考验着平台对商业的处理能力。

用户增长红利已然殆尽,靠美女等元素撩拨用户的模式已难以产生新的流量效应。而直播平台的内容太过同质化,劣质平台势必将被迅速淘汰,未来,用户会越来越集中于头部大平台。同时,仅靠虚拟礼物分成、广告等几种有限的变现模式很难坚持到盈利。

随着红利期的结束,大公司可以选择战略调整,创业公司就只能正视淋漓的“鲜血”了。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