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al.ly:一款中国APP为何让几千万欧美人“兴奋”

2017-03-25 11:19 稿源:i黑马  2条评论

唯一的希望是猎豹傅盛的钱。

阳陆育在 2014 年底参加了一次傅盛战队的活动,进了半决赛,但很不幸,在决赛中被刷下来了。由于当时猎豹一位投资经理想促成这桩投资,所以事后还有些联系。

但几乎是基于同样的原因,投资迟迟未敲定。“3、 4 月份我们快起(下载)量的时候,他们还在犹豫。”阳陆育向创业家&i黑马回忆。

他决定“吓唬”一下他们。办法是,拿着每天都在不断增长的数据告诉他们,musical.ly快要爆发了,再不投就没机会了。

这次试探让猎豹终于下了决心,投了 500 万元的A轮。这笔钱救了musical.ly。

融资的七弯八折没有影响数据的增长。在拿到 500 万人民币投资之后,他们也搬离了孵化器,在复旦大学附近租了个月租一万四的老别墅,开始一心做产品。“因为我们接下来天天要加班了。”

在那栋老别墅里,他们主要干两件事,做产品和睡觉。阳陆育说那是创业至今最难忘的一段时间。“一楼办公,二楼我和家人住,三楼是大家加班睡觉的地方。外面有个小院子,大家干活累了就在那儿抽烟喝酒。”当时最开心的事就是一打开后台,发现下载上传等数据又涨了。

“那个时间很有激情,(因为)本来是一个已经决定关门走人的事,突然一下逆转了。”

这次的增长也借了几次“势”。朱骏披露给《福布斯》另外的细节:软件刚刚发布时,每周四晚有一个下载高峰期。惊讶之余,他们开始找寻原因。原来Spike TV(美国一家电视台)每周四晚上都有一个“对嘴型(Lip Sync)唱歌比赛”,表演结束后,大家都会跑去苹果商店搜索“Lip Sync”,把musical.ly给找了出来。

之后更有被美媒热衷报道的,用户自发玩起来的“don’t judge me”(直译为“不要评判我”)事件,核心传播点是不要以貌取人,正符合青少年那段时期表达自我的需求。

发展到后来的加速增长,以及一些“借力打力”事件, 2015 年 7 月,他们登上了苹果应用商店美国地区的榜首。

朱骏告诉《福布斯》杂志,在此之前的四月份,musical.ly还在 1400 名的位置打转,每周会往前上升 100 多个名次。离榜首不远的时候,上升变慢,一天一个名次。

2015 年 7 月 6 日,musical.ly登顶。十分巧合,这一天是阳陆育的生日。

“what?成为美国app store第一名?超过了facebook、youtube?!”

*musical.ly于 2015 年 7 月登顶iOS总榜第一

“我第一个告诉的是团队,”阳陆育对创业家&i黑马说,“在办公室里吼一声,第一名!happy完了后,赶紧截了一张图到我们的投资人微信群里,然后就炸开了。”

喜悦在当晚团队成员的庆贺中达到了高潮。在此之前,由于服务器一时涌入了大量用户,扛不住,导致大家每晚都得加班,没人睡觉。收获成功的当晚,所有人都喝醉了,兴奋不已的他们将红酒撒到了阳陆育的身上。

这件衣服阳陆育至今没洗过,将它保存在了家里,这是“梦想照进现实”的物证。

登顶一个月前,musical.ly还接受了美国SIG的B轮融资。这说来也是一个“曲折”的故事。经历两次波折,投资才最终敲定。

见SIG的第一面,谈了半个小时,对方便问阳陆育:现在可不可以签?

对方答应得如此之快,阳陆育的第一个反应是,钱要少了。

他回去想了一个下午后给投资人打电话,我觉得我钱要少了,对方问,那你想要多少,阳陆育把拟融资额翻了一倍。

没想到对方又是想都没想,一口答应,并说“今天签”。

阳陆育顿感依旧不妥。他于是在电话里又拖了一下。没签。

最后的成交金额定格了。因为被弄郁闷了的SIG投资人最后说了一句话,我再给你涨一下,可以,但是先说好,不能再涨了。阳陆育最后用了“很有眼光”来评价这位美国投资人。

“你们赚大了。”阳陆育后来告诉SIG。

一个起死回生的创业故事。musical.ly到底为什么会突然火起来?就连BI的科技记者Alex Heath也不解,对ABC news说,好像就是在青少年的口口相传(teens telling each other)中做起来的,然后就突然火爆了(exploded)。

阳陆育给出的答案是,他们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娱乐社交机会:青少年处于一个急于表达的年龄,同时有大把的时间来娱乐交友。musical.ly的产品逻辑是,给普通人提供表达自我的平台。从“产品逻辑”这一点来说,阳陆育认为musical.ly和快手是相似的,就是社交平台的“去中心化”。

“我们添加了音乐背景,让发布者认为自己的视频拍得还不错,这就降低了制作门槛。”阳陆育对创业家&i黑马说。

另一个秘诀则是,一开始他们就确定做社交不做工具。“很多人想从工具往社交转,这怎么能转呢?”

14 岁的网红们与musical.ly的未来

登顶之后就顺利多了。

阳陆育披露,差不多半年之后,即 2016 年年初,他们的日活已经稳定在 200 万左右了,同时注册用户突破了 2000 万,约占美国人口的6%。

这期间他们同步在做一些事,版权正版化,探索社交的更多玩法,做直播。通过尝试他得出结论,在美国做直播没有中国的市场空间大,“美国人觉得,这件事值得赞赏,就打赏你,大概几毛钱。他们决不认为你应该借此发财,如果就是去那边化个妆,给大家看一下就能发财的话,太没天理了,因为你并没有展示出真正超人的技能。”

开始进入欧洲市场。逻辑很简单:欧洲受美国流行文化影响很深。在当地没有运营人员的情况下,欧洲的用户数赶上了美国。用户覆盖率最高的是瑞典, 900 万人口,日活是 150 万,每 6 个瑞典人里有一个在玩musical.ly。

平台上的网红也在养成。

最为知名的要数Baby Arail,一个来自佛罗里达州的 15 岁女孩,目前有 1810 万粉丝,之后去铺其它平台,在Youtube上有 212 万粉丝,Instagram上有 630 万粉丝。她还被ABC的新闻直播间请去录了一期节目,话题是谈谈作为青少年网红的体验。她在节目中说,“我喜欢musical.ly,我能在上面表现自己的创意。”

*Baby Ariel接受ABC采访

维基百科的页面是这么描述艺人Rolf Jacob Sartorius的:“艺名Jacob Sartorius,美国歌手,网红,在musical.ly上靠对嘴唱的小视频红起来的人。”Jacob目前在musical.ly上有 1580 万粉丝,基本上每天会发三次小视频,还在上面发布了自己的原创歌曲“Sweatshirt”,之后窜到了iTunes上的前十名。

*“你真可爱”恐怕是Jacob听过最多的话

IT活跃人士Xavier Di Petta这么解释Jacob的走红:“对, 10 岁的女孩很容易成为贾斯丁·比伯的脑残粉,但再脑残也知道不可能和贾斯汀结婚。但她们看到Jacob的时候会想,他跟我一样大,有可能会成为我的男朋友呢。”

如Xavier Di Petta所说,musical.ly上的网红是粉丝自己捧出来的,亲民,互动性强,不像偶像明星高高在上。

和Jacob一样走可爱路线的还有今年马上要满 15 周岁的男孩Carson Lueders。和其他musers不一样的是,他常常在musical.ly上发布自己的原创歌曲。为了自己的演艺事业,他甚至还在两年前和妈妈一起搬到了洛杉矶。他最早是在youtube和itunes上发表歌曲,但自己承认是musical.ly让他一下子红了起来。记者问他小小年纪被如此之多的女孩子熟知是一种什么感受,他回答,“有时只要出门就会被认出来,hey,你就是musical.ly上那个小孩儿(kid)吗?”

女孩儿Loren Gray Beech红了以后,开始收到粉丝们送来的礼物。但这些礼物很怪异,都是些用过的钱包和项链,她妈妈分析道,这些小孩子不可能找父母要钱买礼物送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于是只好把自己用过的东西寄来给她。

除了平台养成的网红,一些成名的、二十几岁的“老艺术家”也在上面和自己的粉丝会师,或者吸新粉。

“这个软件让我感到惊讶,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分享音乐的地方。而且如果现在你不玩的话,有点out了。”R&B歌手杰森·德鲁罗 (Jason Derulo)说。

鉴于musical.ly这种不断往音乐行业深处走的发展趋势,阳陆育说公司今年有三个打算,一是暑假在美国的 20 个城市做一次户外巡演,嘉宾是平台上的网红、流行歌手、喜剧艺人等,计划每场观看人数在一万人左右,收门票。二是联合美国的电视台做场选秀活动,评选出来的红人直接输送到电视节目和电影里去;三是和唱片公司一起选秀,唱片公司每月给musical.ly二十个新人,新人们会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作品,“看谁会起来,唱片公司就捧他。”

阳陆育把这几件事定义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造星运动”。这和 2016 年夏天美国媒体对他们集中报道的角度是吻合的:明星的出现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且有低龄化的趋势。

而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是,在上海的musical.ly,必须紧跟美国流行文化,和美国青少年始终亲密同行,才能在这波潮流中越走越远。

“你们有没有主动去了解和熟悉美国流行文化?”

“我们运营团队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看美国的各种新闻八卦、娱乐八卦。要把这群用户服务好,你至少要跟它在同一个语境里。”

挑战亦未曾缺席。

阳陆育坦言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时差”,只有“尽可能去克服”。解决办法之一是,多多动员平台上那些热心到会帮他们建Instagram账号的志愿者。“社区志愿者有好几千人,他们会帮助我们服务其他的用户。这个模式是我们成功的法宝。”而为了报答这些志愿者,musical.ly会送给他们一些定制的T恤礼物等,或给他们机会与团队的人聊聊天。

在用户数量上,因为仅仅服务青少年,始终会面临欧美市场的增长瓶颈,而要实现互联网公司在商业模式上的成功,用户数又是亟需进一步扩大的。当欧美市场爆发型的增长期过去之后,下一座城池在哪?

musical.ly有进军中国市场的打算,期望锁定一批引领娱乐时尚的“潮人”。

阳陆育自己最为担心的问题是,当公司越来越大的时候,还能否继续保持最为宝贵的创新精神。“当初我们公司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这个是最重要的东西。”他对创业家&i黑马说。

至于商业模式,他一没有开始做,二没有太多担心,理由是“视频广告在美国的爆发趋势非常明显”,同时“美国有一个成熟的互联网广告市场”。

那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继续做用户增长。”顿了顿,他对创业家&i黑马说,“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推荐关注海苔娱乐微信公号(ID:haitaiyule)。

[*本文系i黑马原创,作者吴丹,刘建强编辑。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获取转载格式,未经授权、转载必究。推荐关注海苔娱乐微信公号(ID:haitaiyule)。]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