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投资,颐和园办公,这家人工智能公司说,想离“创业圈”远一点

2017-01-11 15:11 稿源:创业邦  0条评论

格灵深瞳CTO赵勇

赵勇2012年初开始筹划辞职创业,2012年秋天见到徐小平,加速了这个过程。

“徐老师那个时候也不了解人工智能,可以说他是投人不投项目。他鼓励我去创业,做一些开放性的事情。”

当时最火的,是谷歌眼镜。身为谷歌眼镜主设计师之一,赵勇被国内创业圈结结实实轰炸了一番:

“我刚回国的时候,谷歌眼镜非常火。有人说,我给你钱,你来做个山寨版谷歌眼镜;有人说我来给你写本书,帮你出名;还有人发微博说,谷歌眼镜发明者宣布可以用意念来控制眼镜。我打电话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说,征得我同意了吗?他说,我帮你出名。我在美国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我那时候意识到,我需要离’创业圈’远一点,安安静静做事情。你看我们办公地点选在颐和园旁边的四合院,而不是创业公司聚集地,也有这个原因。”

2013年左右,非学术圈专业领域的人对人工智能和计算机视觉还知之甚少。转变发生在2014年。

2014年1月, Google 花大价钱收购了 DeepMind ,一家只有paper的公司。另外一件有影响力的事是,硅谷一家由 李飞飞 教授和其他人联合成立的公司,用人工智能技术成功读取了不规则验证码,随后获得亿级规模的投资。

国内热潮随之而来,格灵深瞳这样的公司突然走到了镁光灯下。

你看得见的是摄像头,

看不见的是更强大的“安全脑”

格灵深瞳是一家以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技术公司,通过大数据和机器学习,让计算机像人一样,看见并理解这个世界。

赵勇认为,产品代表公司,产品定义公司。格灵深瞳的主要产品,可以分为两种: “安全脑”和摄像头 。

人工智能是在大量数据积累的前提下,配合越来越优秀的算法发展起来的。安防产业天然的产出大量数据。在过去,整个安防体系是数据和设备体系:仅北京就有两百万台摄像设备,每天产生大量数据。但是,赵勇认为这些数据不能称之为情报。而人工智能是可以帮助安防行业升级的新工具。

通过人工智能的“安全脑”把数据结构化,让它们可以被检索;更重要的是搭建平台,把所有信息结合地理信息、时空信息和其它非视频信号关联起来,组成完整的情报体系——这就是所谓的 “安全脑” 。

以往,“安全脑”的工作由集成商来做,更早的时候是人眼在做,现在则用硅来完成。赵勇说,在不远的未来,各级公安单位都会需要“安全脑”,只是关注的重点不同。

区县公安部门希望解决小毛贼问题。

“地方小,毛贼是谁警方都知道。可是这些地痞流氓犯一次事,最多关一两天。所以区县公安局的需求是:找到这些人,即时通知当地保安,跟着这些小毛贼,多盯他两眼,降低犯罪率。”

公安部需要办的案子更严重些,比如抓逃犯,地区反恐。

还有需求是把技术与无人机结合,可以帮助部队搜山,参与边境国防工作。

但是,赵勇他们在帮助客户搭建安全网络的时候发现,人脸识别这一环有大量问题。每个客户都要求做人脸识别,但现有摄像头只能做到近距离识别,卡口里才能用,所有客户都表示只有卡口远远不够,他们需要对一个广场上汹涌的人流进行分析,把每个人都能分析出来。

“但是市面上没有这样的产品,所以我们自己做了这款产品。”

2016年10月,格灵深瞳发布了 人眼摄像机 。

赵勇带邦哥在格灵深瞳办公室实地体验了人眼摄像机,识别效果很棒。据赵勇讲,这款摄像头可在 70度广角 下识别 50米外的人 ,人脸识别技术非常精确, 识别率达到98% 。

“当你想在广角的情况下仍然看得很远,挑战的就是有效分辨率。刚才我们这款摄像头可达到 两亿有效分辨率 。但市面上现有的产品,即便高清的也 只有两百万 , 差了一百倍 。”

人眼摄像头从2015年开始研发,2016年发布,现在已进入量产,预计今年1月份开始出货。

赵勇说,格灵深瞳在安防领域现在更主要的产品还是”安全脑“,但是自己每天也在关注硬件的发展,有时甚至会为此去美国、以色列,与一个特殊的硬件公司讨论合作,希望能尽早把深度学习的硬件成本降下来。

“安防是最接近营收的领域之一。”赵勇说道,“中国的安防市场是 千亿级的 ,现在真正基于深度学习的产品 最多占几亿 。”

赵勇告诉邦哥,人员结构上格灵深瞳过去以研发为主,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现在这部分比例在减少,会有越来越多销售人员。

奥巴马都说中国的人工智能厉害了

到底有多厉害?

从技术指标和应用层面看,中国已然领先日本,欧洲,和一些传统发达国家。现在腾讯的微信Facebook都在学。人工智能应用层面与美国相比是并行,甚至更好。

赵勇说,自己去CVPR(IEEE国际计算机视觉与模式识别会议)、ICCV(国际计算机视觉大会)这样的计算机视觉顶级会议,发现有 三分之一的学者是中国人 。

但是在 原始理论创新 与 核心源器械开发 方面,中国仍与美国有不小的差距。比如,学术上靠论文发表数量与 影响因子 来评价科研能力强弱。相比容易灌水的前者,后者更有说服力,影响因子即文章引用数,通过这个数据可以看出一篇文章影响了多少人。刨去同实验室、师生等裙带关系的文章引用, 排名前50的中国人少之又少 。

国内也有公司尝试自己做底层技术。但如果限于内部开发应用,不开放出去,得不到社区智慧的开发与优化,加之本身也不比现有开源平台更有先进性,长期发展也并不具有优势。

所以国内现有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虽然把技术、团队、发论文数量、做底层框架拿出来广为宣传,最终依然要回归 产品和商业模式 。

赵勇认为,今天人工智能是一个被宠着的行业,很受资本重视,大家对此非常信赖,也过高期待了。说到底,还是要给社会提供价值。

编辑元素:

融资信息:

2013年4月 Pre-A轮 一百万美金 真格基金 联创策源

2014年6月 B轮 数千万美元 红杉资本中国

赵勇: 创始人兼CTO,曾在谷歌工作3年,是谷歌眼镜核心研发人员之一。2013年创办格灵深瞳。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