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51Talk?这家公司使用微信聊天机器人开展英语学习教育

2016-06-14 17:43 稿源:创业邦  1条评论

Rikai Labs基于微信的按需英语教学平台

不管是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还是实时流媒体辅导课程,对于绝大多数教育科技初创公司来说,最大的瓶颈其实都一样,那就是:老师。

“聊天是一种双向媒介,应用在教育行业非常适合,”大卫·科利尔说道,他是Rikai Labs公司首席执行官,这家英语教育初创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如果你可以和一个会说英语的聊天机器人说话,其实也是在学习英语。”

Rikai Labs正在使用聊天机器人提升其英语教育平台的可扩展性。过去的英语学习要么就是拿一台电脑,要么就是和一个老师进行互动,比如一对一的视频会话,而Rikai Labs采用了一种被他们称为“人工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手段,将计算机和人工教学有效地整合在了一起。

举个例子,在一个指定课程中,Rikai Labs的学生将会与聊天机器人和人类老师同时交流,通过结构化内容和更开放的角色扮演,提高学习效率,所有课程都是通过微信聊天界面来进行的。

“我们真的不认为人工智能会取代老师,”科利尔说道,“人工智能更像是老师的一个助手。”

实际上,“人工的人工智能”概念来自于亚马逊Mechanical Turk机器人,亚马逊将一些机器人难以处理,或是不太适合机器人处理的工作任务外包给人工完成。这些任务通常被看做是“人类智能任务(HIT)”,比如给图片打标签,或是给语音文件做标记等等。然而对于Rikai Labs来说,“人类智能任务”则包括学生和老师之间开放性的对话,事实上,他们的聊天机器人不需要经过特别训练就能实现“和人类说话”。在Rikai Labs公司内部,他们把自己的聊天机器人称作“老师机器人”,主要负责一些简单的交互,比如提供练习课件材料或回答学生问题。

“现在,聊天机器人做的都是‘脏活累活’,”科利尔说道,“理想情况下,一个老师机器人可能同时应付20个学生。”

随着Rikai Labs聊天机器人越来越智能,该公司的学生/教师比率指标也会有所上升,也就是说,每个老师可以服务更多学生。基于微信平台的聊天机器人(有时也像Rikai Labs的学生一样)会通过老师纠正教育进行自我学习,它的学习经验不仅可以通过人与人的交互中获得,而且在人机交互中也可以。举个例子,当Rikai Labs的学生与聊天机器人练习英语时,老师能够观察他们的对话,一旦发现错误,老师就可以直接进入到聊天对话里面进行纠正。根据科利尔透露,随着训练材料数量的不断增多,Rikai Labs的聊天机器人能通过“自我学习”变得更加出色,它不仅可以找到语法错误,而且还能逐步优化教学技巧。

中国聊天机器人行业仍然处于早期阶段,微信聊天机器人蕴藏巨大机遇

在中国,聊天机器人似乎还没有引起整个科技行业的重视,不过在西方,很多科技巨头们都开始积极推动聊天机器人技术的开发,比如Facebook,谷歌,微软和亚马逊。举个例子,谷歌和Facebook都在积极开发功能强大的自然语言处理工具,这些工具将会成为聊天机器人的重要基础,帮助机器人更好的了解人类语言,并作出合理的回应。

今年五月,谷歌将旗下自然语言处理引擎SyntaxNet开源;Facebook也有自己专属的自然语言工具DeepText,通过学习Facebook社交网络内容,帮助聊天机器人模拟人类语言。但在地球的另一端,除了百度之外,似乎中国的科技巨头们还没有太过关注聊天机器人这一(或相关)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和自然语言处理。

除了Rikai Labs,微信平台上还有一些其他聊天机器人账户,比如微软小冰,她是一个热情的女机器人,可以陪用户聊天和玩儿游戏(笔者和她比赛猜中国成语,结果我输了)。另一个聊天机器人账户是图灵机器人,但是和小冰比起来,似乎这款机器人的语言能力还不太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微信平台上有很多商业和服务类账户,但他们很少会使用聊天机器人。

“微信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但令人惊讶的是,它还没有被充分利用起来,”科利尔说,“比如在海外协作平台Slack上面,每天都有很多人在上面发布一些很酷的应用程序,充分利用Slack平台。而在微信上,企业似乎还是把它当做网页来使用,简单地把自己的营销材料放到上面而已。”

微信为开发者提供了应用程序接口(API)支持,可以帮助聊天机器人实现很多功能,比如检索文本语音输出。但是,绝大多数微信应用程序依然使用了HTML5页面,很少挖掘微信内置聊天机器人的潜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外几个聊天平台,比如line和Facebook Messenger,他们都有效地利用聊天机器人实现盈利。而现阶段,微信唯一能给给他们带来较大利润的,就是支持小额支付的微信钱包。

当然,聊天机器人依然有很长的道路要走,特别是涉及到开放性和结构化的对话聊天,“我们正在尝试一些有针对性的方法,让聊天机器人不是简单的随机聊天,”科利尔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看到聊天机器人在教育领域的规模化扩展。我们甚至可能需要另外一个机器人来监视观察‘老师机器人’,否则它很可能会像微软的Tay一样学坏。”(注:Tay是微软开发的Twitter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Tay被设定为十几岁的女孩,主要目标受众是18岁至24岁的青少年。但是,当Tay开始和人类聊天后,不到24小时,她就被“教坏”了,成为一个集反犹太人、性别歧视、种族歧视于一身的“不良少女”。)

如今,中国的英语教育市场的利润很高,但同时竞争也非常激烈,Rikai Labs同样面临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竞争,行业内不但有规模较大的传统教育公司,比如英孚和华尔街英语,还有其他创业竞争对手,比如流利说和刚刚上市的51Talk。

目前,Rikai Lab的服务是免费的——学生只需要关注他们的微信公众号就可以开始学习,但是免费用户无法获得太多学习内容。根据科利尔透露,两个月后他们计划推出其他教育项目,每堂课会收取学生20人民币的学费,约合3美元。(翻译:Tino,编辑:picar)

本文由创业邦(微信公众号:ichuangyebang)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