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圈的隐秘江湖:这5个派系跺一脚便能整出一次地震

2016-05-04 09:25 稿源:新芽  1条评论

以前,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中,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近几年天使投资行业正在密集爆发,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金额甚至可以媲美10年前VC投资额的量级。除了资金数量的激增,上市公司高管、演艺圈的明星等各种社会角色都纷纷加盟天使,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也走向多元。

不论天使投资行业如何发生巨变,其高风险,低成功率的本质特点仍旧存在,但如果瞄准方向、果断出击,带来的也可能是高收益。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获得平均800倍的回报;滴滴打车天使王刚,投资70万回报35亿……但“神话”毕竟是少数,多数天使每日都在对一个又一个“走钢丝”般的风险进行判断,稍有不慎,换来的便是资金打水漂的结果。

正因其极高的风险性,使得诸如税收优惠等外部的协助、成帮结派等抱团合投的温暖在这个圈子中额外的重要,各种天使组织中,总是出现他们共同的身影。

一个人的过去,会给他的现在及将来留下什么样的烙印?在同一家企业工作过的一群人,离开之后,再度投入到相同的领域工作,这样类似的一段职业迁移,会给这群人带来怎样的联系?

百度走出的天使:清一色的技术咖

表格中的红色字体,描述的是这些天使投资人们曾经在百度从事过的一段工作历程,可以看出,表中的7位天使,都或多或少与“技术”打过交道。

写代码、研究产品、做CTO,这一类给人以“冷淡”、“寡言”印象的职业类型,却同时出现在7位从百度“出走”的天使投资人身上,与其反差极大的是,他们转型后所从事的天使工作,却少不了频繁与人接触、沟通。

王啸,每次出现的形象几乎都是“黝黑皮肤+眼镜框”,吐字句子简短、语速不断加快,仿佛多说一句废话都是浪费生命;吴世春在公开场发言的时候,观点犀利的同时,言语间停顿次数也较频繁,嘴巴语速仿佛并不能与脑中的信息更替速度同步。两位看上去典型的技术男,却也投出一家又一家明星案例。

王啸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的一段信息或许能解析他们投资成功的原因,“我在百度,从技术端、产品端、市场端到销售端的整个链条中,看过很多事情,这些经历对于我做天使投资有很大帮助”,“很多规律、很多事情以前都经历过,这对我的业务判断作用非常大。”

清流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梦秋,在百度工作的11年期间,曾主导负责多个部门的工作,了解百度的每个部门,对行业深度的理解以及实操的经验也都与那段经历息息相关。

“程序猿”、“攻城狮”,并非只会对着电脑敲键盘,逻辑思维强势的他们,也能够亮相前台,尝试站在“刻板印象”的对立面,展现技术咖摇身一变的魅力。  

阿里走出的天使:擅长战略部署,喜欢投阿里创业者

不知是不是多数都有高管、负责一片区域管理的经历,从阿里巴巴出来的天使投资人,相比较于从百度走出来的天使而言,更擅长站在创业者身后做战略部署,指点江山,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低调的人。亦或与他们出走后加入或成立的天使机构,多在以阿里为中心映射出的杭州城有关,远离创业与投资集中场所“北京”,或许能为他们提供更多默默做事的清静氛围。

表格中,从阿里巴巴出来的天使投资人,除了做过诸如“十八罗汉”级别的高管、区域负责人之外,还有诸如赵仕勤、屈田这般曾在阿里从事投资相关的负责人,总体来看,阿里“毕业”的天使,曾在阿里巴巴所从事的职业,相比较于百度的“技术咖”们而言,更具备与外界市场的紧密相关性。

或许阿里巴巴提供的与市场紧密连接的岗位,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练就阿里“毕业”天使们的武器。这一点从王刚投资滴滴的历程中,更能看出一二,王刚站在滴滴程维身后,不论是对抗起初占据上海据点的大黄蜂,还是在之后与快的合并之中,都能体现出王刚对市场动向把握的敏捷。

从阿里中出来的投资人,也喜好投资从阿里走出来的创业者。比如王刚投资的滴滴打车,其创始人是曾经的阿里员工程维;吴泳铭投资的宋小菜,其创始人余玲兵,也曾就职于阿里巴巴;李治国投资的蘑菇街创始人陈琪,曾为淘宝网商城事业部、商户平台事业部产品经理……

阿里人喜欢阿里人,阿里出来的天使,也喜欢阿里出来的创业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