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应用Hinge:在最后一刻自救的励志故事

2014-11-13 10:57 稿源:快鲤鱼  0条评论

Hinge 约会应用 创业故事

编者按:Justin McLeod是约会应用程序Hing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讲述了他如何用最后一笔资金举行产品发布会,从而挽救初创企业的故事。

Justin McLeod,今年30岁,是应用程序Hinge的创始人,Hinge是一款可以连接Facebook好友的约会应用。这个Tinder的竞争对手在华盛顿特区成立,业务已经扩展至全美20个城市,目前已有800万用户通过其配对成功,已获得来自500 Startups和Great Oaks Venture Capital共计860万美元的投资。

2011年,McLeod从商学院毕业后,他拒绝了来自麦肯锡的工作机会,转而创建自己的公司。但是在应用Hinge吸引大量用户之前,他几近破产。去年,McLeod决定,是时候冒险将桌面应用程序重新打造成移动应用了,也是时候将公司的最后一笔现金花在发布会上了。这个不寻常的举动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在发布会上,应用Hinge吸引了公司有史以来数量最多的用户,投资人提供了足够的资金以支持公司走向下一轮融资。然而你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Hinge经历的命悬一线的时刻:发布会马上要开始了,前一晚该应用才等到苹果商店的审核通过!

下面,McLeod亲身讲述了Hinge的创业故事。

2011年2月,我在哈佛商学院读书,计划在毕业后去麦肯锡咨询公司工作。我知道最终我会做一件有关创业的事情,而且我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也有软件开发背景。哈佛在毕业前夕有举行“最后之舞”聚会的传统,毕业生们可以在那里向喜欢的人进行表白,抓住毕业前最后的机会。我为班级开发了一款Facebook应用,你可以在上面标记出你悄悄喜欢的人,如果成功配对了,你们就会收到通知。这款应用备受关注,尤其是那些不想去OKCupid或Match.com等交友网站的人。我觉得这似乎可以成为现实生活中人们社交的新途径——通过朋友来结识他人。

我想,去认识朋友的朋友,这个过程可以变得更简化。我着手开始工作,决定放弃麦肯锡的工作,尽管所有人都认为我这样做十分疯狂,我已经开始编写Hinge的代码了。

“最后之舞”最终没有成形,但是我们已经 在Facebook上开发出了桌面应用程序,你可以浏览你的朋友,点击并提交你喜欢的人。如果你和别人都把对方标记了出来,你们都会收到系统的通知。我继续开发这款应用程序,将搜索发现的理念添加进去,这样你就可以找到那些从未见过面的人了。同时我也决定,毕业后全身心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去。那年夏天,我从朋友和家人那里筹集了一些资金,做出了程序的原型,在华盛顿特区开始了我的创业之路。

我们的公司设在华盛顿特区的创业孵化器Fortify中,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最初的资金。加上从一些天使投资人那里获得的投资,我们总共筹集到100万美金。在2012年1月,我雇佣了第一位员工,不过这件事始终还是朋友和家人在忙活。那年的5月,我雇佣了第二位员工,在哈佛和华盛顿特区推出了新版本的应用程序,但是都以失败而告终。使用这个应用程序的人很少,也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公司不知道将去向何方。

2012年的感恩节,我回到科罗拉多的父母那儿,跟家人一起过节。第二天,我意识到之前所有的工作都是白费力气,对此我十分恐慌。我们的产品确实在一点点地改进,但是在钱快花光之前我仍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我思考应用程序哪里出了问题,不断问自己,如果重头来过,我会怎么做呢:我会把它做成移动应用程序,我会让它变得更加简洁。而且我会更加关注人们的实际需求,比如基本的信息,你与其他人的联系,以及用户的吸引力水平等等。

我打电话给我的合伙人,表示我们需要利用最后的3.2万美元重新开发应用。感恩节后,我们取消了一切活动,我和我的两位工程师离开华盛顿几周,在佛罗里达租下了一间公寓,将应用程序的所有东西重新设计,赶在圣诞节前将新的程序开发了出来。我们几乎一直呆在公寓里,起早贪黑,每天工作到凌晨2点。从头到尾地重新设计了整个应用程序,并且决定要举办一场盛大的产品发布会。我们在南部的佛罗里达,同时我们的市场营销总监在华盛顿特区筹划产品发布会,与各个供应商们联络。

此时我已经停止领取工资,其他的人也降低了薪水。那个时期我们很不稳定,其中的一名工程师才刚刚离开一份稳定的工作加入了我们。

一月份的时候应用程序一开发出来,它就在苹果应用商店上线了,之后我们回到了华盛顿特区。第一版由于微小的漏洞被苹果应用商店拒绝。我们不得不搬离Fortify,去到1776孵化器,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办公室里工作。我们修复了软件之后,重新提交给应用商店。

我知道,如果想要成功,我们需要大量在Facebook上互相联系的有影响力的核心人群。我在华盛顿特区有很多朋友,开始在他们中间扩撒2013年2月7日Hinge将举行发布会的消息。我们邀请了大名鼎鼎的DJ Viceroy,布置了开放的吧台,跟孵化器借了场地,那是一个位于一座在建办公楼顶层的、基本上只有地板和墙壁的开阔空间。

在此期间,我们仍旧没有收到苹果应用商店的消息,然而发布会的日子就快到了。我们马上要举办这样一个盛大的发布会,却甚至没有可以发布的应用程序。

2月6号,就在发布会举办的前一天,我们的应用程序仍旧没有在应用商店上线。既然没有任何消息,我们着手制作Hinge移动网页版本,确保在发布会的时候有东西能够用来推广。然而,那天晚上8点,Hinge上线了,命悬一线!

发布会取得了极大的成功,那晚至少有3000人出席。整个会场真是挤满了人。发布会上有艺术指导,我的摄影师朋友帮忙拍照,还有很多其他的朋友们都来帮忙。我们聘请了20位调酒师,布置了开发式吧台,雇佣了安保和保洁人员,所有这些花费加起来有25000美元。

第二天,Hinge配对成功的数量甚至超过有史以来的总和。在这场发布会之前,我们的用户少得可怜,大概只有100位,每天的活跃用户在50位左右,但是这场发布会让用户数量暴增。

那个时候,网上交友和移动客户端交友的理念并没有流行起来。尽管发布会帮助我们吸引了大量的用户,但是没有人愿意告诉他们的朋友他们正在使用在线交友服务。所以让那些名人使用这个应用,让大家看到他们在不同地方签到,是我们需要做的事。

这是一个很大的赌注——在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中间创建一个在线约会网站,让用户舒服地使用该服务,并且向朋友们进行介绍。尴尬被减少的关键在于该应用程序的简单易用性。因为作为用户来说,如果你需要这种交友服务,在别的平台上,可能就得付出一点费用,创建一个账户,并且回答系统的所有问题——这不断提醒你,现实世界里你的恋爱生活并不顺利。但是Hinge和类似的应用程序让你轻轻点下按键,就能享受交友服务了。这个理念在于,无需花费金钱,没有任何痛苦,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去认识一些有意思的人呢?

在发布会之前,我们的公司几近倒闭。我们没有能力向投资人展示所取得的进步,但是发布会之后仅仅两天,注册用户数便达到史上最高,投资人给了我们生命。资金的缓和让我们有动力到纽约去跟投资人交谈,介绍我们的项目。最终,所有这些给我们带来了A轮融资。但是这一轮是用户驱动的。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Hinge,这些用户也不断向他们周围的朋友介绍。不久,我们的用户开始给我们发邮件,询问怎样才能加入到投资中来。一个有影响力的用户曾联系我们投资事宜,他说服了他所有的朋友前来投资。其他的投资人也在用户的介绍下加入进来,最终我们筹集到400万美元的资金。

回首2012年的那个感恩节,我们意识到资金即将花完,那个时候相当可怕。我们本可能一蹶不振,那本可能成为公司的终点。对于一名创业者来说,最糟糕的莫过于不知道未来应去向何处。大多数时候,我在创业之路上都会有下一步的计划。以前事情进行得可能并不十分顺利,但是在那个感恩节,我真的处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的阶段。幸运的是,我们走向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作为一名经营着创业公司的创业者,你还是一名风险管理者。你不能冒着疯狂的、愚蠢的风险。我不想人们承受风险,让他们将资金投入到我们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上。回想起来,这就像Hail Mary Pass一样,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在现实中,我们其实有理由举办一场产品发布会,这是经过考虑的行动。我们知道邀请3000人参加之后,应用程序会获得多少用户,知道多少用户会进行注册,知道我们期望的配对率是多少,也知道我们还剩下多少钱能够利用。

尽管我们的时机相当凑巧,但我们故事的寓意并不是要冒着疯狂的风险,而是应该深思熟虑,对风险进行控制。我们十分努力,发布会取得了成功,也证明了那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这能不能让我们成功,曾是一个大胆的猜测,不过最终它奏效了。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