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之前创业四次:最大痛苦是知道自己错了

2014-02-20 15:20 稿源:创业邦  6条评论

没有企业文化是最致命的

千尺下载是迄今为止王一做出的最接近明星企业的项目,据说高峰时期的装机量达到8000万,日活跃量七八十万,曾经是塞班系统上最大的下载软件,一度占据中国移动1.3%的数据量。但是因为两个创始人在业务方向上的分歧,王一相继退出公司运营和董事会,不过现在他还是千尺下载的大股东之一。这家公司目前主要做游戏分发业务,按目前的移动市场格局来看,几乎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如果说千尺下载只是给了王一点颜色瞧瞧,第三次创业今日美丽则是将他彻底推入谷底。千尺下载除了引入战略投资人这个教训外,还有一点让王一深有感触:那些让你跌入谷底的,往往也是将你推向高点的助力,这个助力有可能是人、物或势。而他在做今日美丽时,恰恰重蹈覆辙,而且这次几乎让他败得身无分文。

今日美丽起步也很顺利,2011年过完春节,北极光的几百万美金就到账了。当时所有人都在做团购、谈团购、用团购,所以这个故事也是从团够开始的。化妆品市场足够大,也没有一家线上公司独大,王一认为自己有办法抢到一块肉。

王一的执行力确实够强。2011年3月份,网站上线,当年9月,今日美丽的月销售额过千万元,第二年5月份,达到5千万的月销售额。今日美丽像池子里一条行动敏捷的鱼,不停地摆动尾巴,迅速吞下周围的小鱼。不管是用户转化率、留存率还是二次购买率,这些数据统一步调往上走。

但是等他们埋头吃尽小鱼,猛一抬头才发现,完了,周围没小鱼了,自己变成小鱼了。月销售额5千万的数据没保持多久,开始哗哗往下掉。别人在拼命蚕食他的市场份额,他却无还手之力。

为了把月销售额从3千万元冲到5千万元,他从团购转向线上商城。他觉得,增加SKU是吸引用户留下的一个有效方法。这个决定导致今日美丽在仓的SKU从最多时的100个,扩张到两三千个,库存压力瞬间变大,随之而来的是各项成本陡增。月销售3千万元的时候,公司每月只亏二三十万元。但是为了每月的销售额涨两千万元,王一要承受每月亏损两三百万元的代价。

盲目扩展SKU是王一做出的错误决定之一,而且他说这个决定恰恰是在公司发展最好的时候做出的。财务数据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还是要落在人的身上。

王一对今日美丽的评价是,那是家没有企业文化的公司。“什么意思呢?今日美丽的团队执行力都很强,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完成业绩指标,大家一天到晚念叨的只有KPI,KPI,KPI。不管你人怎么样,只要你的能力强,我就用你。

最简单的,公司部门之间不停地扯皮,一个人会为了自己的KPI,把所有资源集中在自己手里,反而其他的人会受到影响,整个公司受损。。王一说,“这时候我没有去平衡,因为我的眼里也只看到KPI。”

一个人能力很强是好事,但是假如他跟整个团队不是一条心,他对整个团队的伤害可能更大。这是王一切身的体会,也是他所说的,那些将你推向高点的助力,恰恰也可能是把你拉进谷底的因素。那些团队的强人,在王一决定把公司收缩的时候,还跟供应商、流量批发商签订了大量的合同,而他对此毫不知情。最后他被人堵在公司,无路可走。

他承认自己当时有点急功近利了。因为他总觉得今日美丽是老三,总是在不断地追赶别人。“当我们在做流量的时候,聚美已经开始做品牌了;当我们开始做品牌的时候,聚美已经开始做营销了。我们比聚美晚做一年,但是差距很大。”

可以说,这是王一创业以来最惨的时候。遥想当年,天软成功卖掉,千尺下载在他走之前,还有几千万的装机量,是业绩最好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能Hold住今日美丽,事实是没有。他问自己,“我到底错在哪里?”

2012年11月,今日美丽正式结束,他把以前创业挣的钱都用来偿清那些不知情的合同款项。然后把自己关在家里,想自己到底犯了哪些错误。连续很多天晚上睡不着,想很多事情,整个人濒临崩溃。那段时间是怎么挺过来的?他说,“硬挺。”

一开始他想,不该用这个人,不该用那个人。这些决定是错误的,但是迫不得已。可后来发现,“这些人都他妈是你王一自己招进来的,是你把他树立成标杆。那些迫不得已的决定,都是在你最得意、业绩最好,最牛逼的时候做出来的。”

当王一意识到大部分错误都是在自己的时候,他很懊恼。“创业者都是很偏执的,认为自己是对的。但是让创业者说自己做错了,而且打心里觉得自己错了,这是很痛苦的过程。”

平衡速度和效率

其实从天软到千尺下载,再到今日美丽,王一没有想过自己到底为什么创业。就像身上存在惯性一样,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创业。所以第四次启动创业模式之前,他希望能想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王一说,他是个对自我认知能力很强的人,会从以往犯过的错误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剩下的,就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2013年初,他跟天使投资人一起想了70多个方向,最后选择了淘当铺。这次,王一很重视团队构建,他吸取今日美丽的教训,他先制定了用人的标准,“能力为基础,道德优先”。他很清楚,企业文化不是一纸空文或口号,早期的核心团队基本决定了企业文化的基调,而且他们会传承下去,所以他对核心团队的筛选近乎苛刻。今日美丽原来的团队经他严格挑选,只有部分留在淘当铺。

就算经过重重关卡留下来的这些人也不意味着绝对安全,甚至创业至今王一已经忍痛割爱很多次,其中不乏那些可以独当一面的强兵悍将。“早期创业公司有个能力很强的人不容易,但是他不符合团队文化。”这些走掉的人里有的因为把客户资源握在手里吃独食,有的抱着打工的心态混日子,有的不愿意承担责任,习惯性地赖在别人头上。

但是大公司里这样的人不是比比皆是吗?王一是否因为之前的创业教训而感染上道德洁癖?“公司大了,这些人能包容。但是骨干、核心的早期员工必须要这样。企业文化也是靠最早期的这些人灌输下去的。以后什么样的领导就会招什么样的兵。”王一说。

他做决定不再迷茫,因为他手里攥着这样一把尺子。“当你用尺子不断衡量的时候,事情会反过来印证你的尺子,这把尺子会越来越准。”

王一希望淘当铺是三国文化。就像三国时期的大小割据,命运未卜,可能像袁绍这样有实力的人一不小心也就被曹操灭了,而刘关张也可以在偏僻的小村里逆袭成功,决定成败的是信念和团队。。

就连投资人也觉得王一跟之前不一样了,虽然他还是一张娃娃脸,但是整个人的状态已经完全不同。淘当铺最早的投资人是蓝驰创投和依然支持他的北极光创投,在王一眼里他们是真正意义上帮忙不添乱的投资人。他每天跟蓝驰的投资人通电话(王一给我看了他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是真的),沟通业务,还有心态。

跟前面几个项目不同,王一对速度和效率的平衡更有感觉,甚至他有意放慢脚步。典当行是个历史太悠久的传统行业,没有受到互联网的洗礼,依然我行我素地运转。他从当铺最不在意的商品流入手,利用电商帮助他们去卖绝当品,每卖出一件商品收取5%到15%的佣金。这样一家一家地磕下来,北京260家典当行里,有100多家与淘当铺签订合作关系。

事实上,帮助典当行卖绝当品只是他的一个附加服务,前期建立信任的方式。王一的目标是互联网金融。要知道,典当行每年的放贷纪录是万亿级别,而且波动很小,每年保持了30%的复合增长率。如果能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切入,这块蛋糕足够诱人。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下流行的P2P信贷,严格意义上讲,他们的业务不太一样。典当行需要质押物,什么3C类产品、黄金、汽车等五花八门的实物都可以抵押,甚至几吨玉米、几套钢架。一天起贷,最长不超过6个月。短期贷款利率低、快速这算是典当行的优势。

但是相比P2P无抵押贷款,典当行的业务是不是显得太过于老套、笨拙?王一倒不这么认为,一是国内很多人没有信用纪录,而且据说P2P网站的审核非常严格,贷款成功率不是一般的低。而且典当行主要面向大量的小企业主、个体户,而不是白领,所以像水泥搅拌机等生产资料以及工业原料都是他们的宝贝,是可以用来作质押物换来短期资金周转的。

王一的美好愿景就是将线上用户成功引流给传统的典当行,然后从中收取佣金。如果你留意过91金融和融360的页面,其中的典当金融板块就是淘当铺的业务,他们彼此进行了数据对接。如果在P2P网站无法通过审核,用户可以考虑淘当铺的其他贷款方案。不过这块业务直到去年12月份才推出的,原因就是典当行一开始不太接受互联网

可是用户需要互联网。比如,不是每个典当行都能承接所有的质押物,有相应的鉴定师和出货渠道,他们才能接相应的业务。再进一步,典当行也有青黄不接的时候,万一你抱着东西去了,人家的钱却放光了,只能白跑一趟。淘当铺在这个时候就有用武之地了。

但是目前看来,淘当铺还需要时间预热市场,现在每月帮助典当行销售绝当品的金额在百万元左右。同时如何把典当行牢牢拴在自己的平台上,也是王一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问他,今日美丽败得一塌糊涂,你不担心别人怀疑你吗?还有,你自己有没有怀疑过自己?

他是这么回答我的,“我不介意任何人怀疑我,我没有做出成绩,怀疑我是正常的。但我不怀疑自己,团队不怀疑我,我的投资人不怀疑我,我信任的人不怀疑我,这就够了。凤凰涅槃你是有感觉的。

来源:创业邦 文/翟文婷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