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Ark 访谈】对话何一:币安没有忘记来时的路

2018-10-19 14:39 稿源:用户投稿  0条评论

 

  Primitive Ventures的Dovey Wan 的一条推文写道:“如果拿NASDAQ来横向比较,币安在 2018 年第一季度以 2 亿美元的利润与2. 09 亿美元的利润的纳斯达克不相上下,而币安拥有员工 200 名,纳斯达克有 4500 名员工,币安公司成立 8 个月而纳斯达克已有 47 年历史。”

 1996 年,浏览器的霸主网景还占据着市场的85%份额。 1999 年,微软IE就通过免费+预装的革命性模式一举夺魁,成为新的统治者。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并总以一种更加惊艳的姿态示人。

 2017 年 7 月 14 日,币安上线了。在那个骄阳似火的夏季,火币,BTCC,OK如日中天,李笑来凭借着“ICO.INFO+硬币资本+云币网”的铁三角,还是当之无愧的币圈第一大咖。赵长鹏带着他的技术团队,和何一的市场团队,组建了币安交易所。

  币安的团队是哪里来的?其实,这样一个在“九四风波”中展露头脚的初创团队,很早就跟着两位创始人。何一回忆道,她身边很多人, 2014 年从OKCOIN,到一下科技,再到币安,一直形影不离。这些人来自天南海北,很多放弃了高级的title,毅然决然地跟着何一到了币安。

  “我算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leader,大部分时候都在做正确的决策。”何一是个很挑剔的人,定下来一个目标,就一定要完成 8 分 9 分,甚至9.5。在和何一对话的过程中,“细节”这个字在不断被强调,“滴水石穿,绳锯木断”,细节的把控,成了这个团队最初的护城河。

  与乔布斯——管理的第一性原则

  何一在之前的某次采访里说道“我的男神是乔布斯,我很认同他的话<一流的人才不需要照顾他的自尊心>。”乔布斯作为极具争议色彩的人物,曾因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发明了第一台有图形界面的PC Lisa,也因为毫不让步的性格一度被自己创立的苹果开除。

  “其实就是做减法。”当聊到对乔布斯的看法时,何一说,无论是在审美,还是在管理上,终其一生,乔布斯一直在遵守他的“第一性原则”——做减法,回归本源。

  “第一性原则”最早是Elon Musk在一次采访中提出——“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也就是说一层层拨开事物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在何一看来,管理也是这样,并非多么纷繁复杂。管理学的第一性原则,归根结底就是把自己手里头该做的事做好。“其实我的管理和沟通是特别简单的,直给的。”何一说。做的好,就是好。做的不好,就是不好。完全由事情本身去评判。当问到赵长鹏是怎样的时,何一笑着说,长鹏其实更是一个温和的管理者,很照顾别人的感受,所以更多时候,长鹏是唱白脸,而她是那个唱黑脸的“坏人”。

  巾帼不让须眉

  “90%的区块链从业者都是男性。“一个区块链行业报告里写道。而在币安,无论是币安交易所,Binance Labs,还是BABI财经,我们都能看到非常多优秀的女性。

  “很多时候我们聊到女性时,会有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何一说。比如说,人们可能会认为女生就应该结婚在家,做家庭主妇,或者说在工作上,女生的逻辑思维能力比较差,不能做码农。“在一个信息越来越通畅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女性可以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何一觉得,大部分时候,一个的家庭,教育,成长环境,会塑造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但如果能够打破这些所谓的约定俗成的认知后,比如“女性不具备在科技领域或者说金融领域创造出大的成就的可能性”,每个人都可以去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所以,其实没有说专门招男生还是女生。”何一说,币安招人时,关注的是三点:对区块链的价值观,能否真正做好该做的事,和足够的正直。“区块链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离钱比较近,正直的人才能足够久的待下去。”龚自珍在《己亥杂诗》里写道“不拘一格降人才”。我和何一都觉得,这再适合于今天的主题不过了——一个人的教育背景、毕业学校,或者家庭因素,都不应该成为束缚职业追求的框架。

使命、愿景与价值观

  当我们在谈论企业文化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说到文化,币安无疑是独特的一家交易所了,无论从高居第一的不破发率,还是低调务实,很少花钱做PR的风格,都能够窥探一二。“企业文化的第一部分是使命”何一说,“使命,是你为之要奋斗一辈子的事情。”如果我们看整个行业的发展,互联网解决了信息自由流通的问题。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写信、和村口大妈聊天、从各种媒体获取信息。但只有互联网出现之后,我们才知道,噢这个世界是这样的,我们每个人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获取的信息。但信息爆炸的时代来临后,大量无价值信息,用户反而更难选择。区块链的到来,第一次为价值的自由流通提供了可能。放眼非洲,密集的人口,广袤的土地。然而,超过80%以上的用户都是没有银行账户的,每年巨额的外汇,手续费损耗高15%以上,这片大陆仿佛与世界是割裂开的。“所以对币安来讲,我们的使命是实现价值的自由流通。”“文化的第二部分,是愿景。”愿景指的短期可以实现的目标。币安刚成立时,愿景非常简单——成为区块链世界的头部企业。时过境迁,区块链市场也由牛转熊,现在的币安,希望能去建设一个区块链的世界,为普通用户提供更多的公平使用场景。 “直白点说,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在未来的 3 到 5 年里面,区块链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能够被更多的人使用起来”何一补充到,现在全球区块链用户不到 3000 万人,如果真要成为一门变革的产业,用户还有百倍的增长空间。币安的Slogan ——“Exchange the World”就是这个愿景吧。“最后一部分,是价值观。”何一说道,价值观书面一点表达,就是提供一个公平的使用场景。“通俗一点,就是保护韭菜。”对于任何一个部门,在做行为决策时,它思考的第一原则是,有没有为用户提供了公平性,是不是保护了用户。最后,何一补充到,“保护韭菜”在币圈可能会被看作笑谈,但交易所在这上面的差别,经过时间的洗礼,就会渐渐显现出来。自媒体UP财经在 2018 年 1 月到 3 月的数据统计显示,这段时期内币安破发率仅11.7%,而同期另外两大交易所破发率均达80%以上。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退潮时,人们才知道谁在裸泳。熊市不期而至,热钱效应褪去后,大量的空气项目原形毕露。币安不出一年,就势如破竹地做到了行业的领头羊,利润比肩纳斯达克。这个年轻的胜者,能否保有其初心,成为穿越牛熊的长青树。“失去初心分两类,”何一说,“一类是,你非常艰难,捉襟见肘,所以失去初心。”币安去年刚刚发行BNB,就遭遇九四的寒潮。在生死存亡之秋,币安依旧选择了按照市场价(约为发行价的4- 5 倍)进行退币。相距彼时已过去一年,这种“壮举”依然罕见。“第二种容易失去的初心,是当你赚了很多的钱,就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忘了来时的路。” 何一说,自己做了币安后,生活跟过去没有太大的改变,依旧非常简单。网景有超过90%浏览器份额,但最终因为没能颠覆自己,最终就会被微软颠覆。何一清楚的认识到,周期性行业的盈利,对于整个行业的浩瀚波澜来讲,只是一点小小的涟漪。区块链的世界才刚刚开启,币安身前的路还很长。“对于任何一个志存高远的人来讲,赚了一点钱便去享受奢侈生活的这种快乐,和你拿着钱在去exchange the word的那种快乐,是不一样的。”

 

写在最后 

 9 月 20 日,美团在香港上市。梁宁当日发文《美团的破局与开局》,称为“拉手是2VC模式,窝窝团是并购驱动模式,而美团是用户价值驱动型的模式”。美团八年,从毫无先发优势,到成为国内市值前五的互联网公司,其第一性原则永远把是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正如何一说的“你的价值观可能会遭人嘲笑,但经过时间的洗礼,差距就会渐渐显现出来。”币安生于巨头割据的年代,从黑马到独角兽,水滴石穿,源于运气,但并非巧合。不论是何一的“不拘一格降人才”,还是币安的“第一性原则”,都无时无刻传达出,这个年轻交易所,没有忘记来时的路。我和何一的采访持续了接近 70 分钟。在采访的末尾,何一说,“区块链的世界还非常非常早期,早期到什么程度呢,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们是幸运的,站在五年后,回看现在,可能我们正在亲眼见证一个个亚马逊、谷歌的崛起。而此时经历的熊市,对于区块链变迁的浩荡大潮,又是多么渺小的一点涟漪呢。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