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成爆款,男频IP剧终于找到出路

2019-12-25 15:15 稿源:深响公众号  0条评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响(ID:deep-echo),作者:吕玥 ,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以往的IP剧为什么“失灵”?

《庆余年》的成功方法论是什么?

大热剧背后,阅文和新丽都做了什么?

《庆余年》的大热,为被看衰一年多时间的IP剧打了个“翻身仗”。

据猫眼数据,除《剑王朝》上线的前两天外,《庆余年》自 11 月 26 日开播至今始终占据着全网热度排名第一的位置,拿下剧集播放量冠军 20 次,目前累计播放量高达 34 亿。同时该剧在豆瓣上有超 14 万人打分,获得 8 分,位于一周华语口碑剧集榜单前三名之列,而在微博上也几乎每天都能出现数个相关热搜。

《庆余年》的表现一改此前男频IP剧的颓势,一开播就引发追剧热潮,甚至也带动了小说原著的火热。在小说原著最初首发的起点中文网上,《庆余年》位列阅读指数榜和 24 小时热搜榜的第一,也是百度小说热搜榜第一。

起点中文网排名榜单

频上热搜、每日超亿人追剧、各大社交平台热议,《庆余年》火的其实颇为出乎意料:大众对IP剧仍有刻板印象,且男频IP在几年里失败者无数,为什么偏偏是《庆余年》就火了?该剧的制作方又是怎样跳出了IP改编剧的老套路?

 男频IP改编方法论 

男频,包含武侠、仙侠、玄幻等题材、以男性为主要读者的网络文学作品。

在网文界,男频绝对是历史最悠久、占比极大、经典作品极多的类别,从网络文学小说最初的几个发源地“幻剑书盟”、“玄幻文学协会”的名字也能够看出这一点。但在影视剧方面,由于观剧主要人群为女性,男频IP远不如女频IP受欢迎,近几年IP剧均是以宫斗、穿越为主的“大女主”内容。

发展过程中,“大女主”IP剧的制作方们逐渐摸清了吸引女性观众的路数,刻意迎合女性观众的惯性思维,例如主角是颜值和人气兼备的流量明星,故事主线要以爱情为主,着重表现主角间情感纠葛而非故事本身等等。

女频大热后,网文小说里体量更大、历史更久的男频IP开始被大批量改编,但此前制作方形成的惯性思维在男频IP上并不好用。从 2016 年由《诛仙》改编的《青云志》到去年上线的多部经典网文改编剧,无一例外全部不及预期。

近年主要男频IP剧集及豆瓣评分

套路的失灵,表面上看是女频与男频小说的题材、内容、受众存在差异所致,而事实上,这种重演员而非重剧本、重颜值而非重演技、重情感细节而非重故事逻辑的套路在任何题材内容上都已失效,4. 7 分的《扶摇》、5. 8 分的《烈火如歌》和3. 8 分的《独孤皇后》都是最典型案例。

不论古装、现代,还是玄幻、都市,剧集本质上仍然是“故事”,观众其实还是在看内容本身。男频IP改编的失败经历,首先是说明在套路影响下,男频IP中优质内容并没有被充分挖掘、好好利用。从更深层分析来看,也是因为以前原著作者和平台都不具备话语权,较少参与影视化,买下小说版权的制作方在不了解原著的情况下改编,只能复制原有套路,以此来快速批量生产剧集,因而才出现粗制滥造的乱象。

经历了寒冬和行业调整期,平台和影视制作方也在进行尝试和试错。在持续修内功补短板后, 2019 年终是迎来了新变局,《全职高手》《陈情令》《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等剧在热播的同时口碑也稳定在了 7 分以上。

而此次《庆余年》的大爆,更是成为了男频IP的分水岭。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也表示:“以《庆余年》为分水岭,男频影视剧已经迈入了精品化阶段,而真正的精品内容,无疑可以吸引全量用户。”

以往阅文可能只是售出版权的一方,但现在《庆余年》则是阅文集团、新丽传媒、腾讯影业携手进行的IP改编项目。从曾经各环节割裂、孤立改编作品到如今整个体系的联动,这一变化体现出的是阅文正在向下联动制作方,作为IP源头的平台参与到内容制作中,势必会有效提升IP改编的成功率。

首先阅文和新丽始终在强调的就是“尊重原著内核”。以《庆余年》为例,阅文和新丽找到的二次创作者——编剧王倦和导演孙皓都是原著的忠实读者,在改编前对故事已有充分了解,这首先就避免了原著本身被更改的面目全非。

编剧王倦

王倦也讲述了在剧本改编时特别注意的几点:一是没有选个现实朝代把故事套进去,因为这样写就是个老套的朝堂权谋戏,《庆余年》必定泯然众人;二是没有单纯选择穿越,而是保留了原著的科幻线,以此来把故事关键人物和秘密串联;三是尽量保留原著大线主要情节,避免写出一个完全不挨边的新故事。

其次,《庆余年》的成功还得益于几处“出奇制胜”的改编。

首先该剧最大亮点就在于加入喜剧元素,笑点和权谋的结合为该剧带来耳目一新之感,相比历史正剧的观剧门槛更低。在角色设计方面,王倦扩充了对配角的描写,既能够打造人物群像,避免人物扁平化,同时也改掉了男频小说缺乏逻辑的“主角光环”套路,更具真实感。在故事内核设定方面,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这一核心主题,让剧集的思考深度也远超一般男频剧和打怪升级的爽剧。

由此来看,《庆余年》的成功依然还是因为“内容”,平台、制作方以及二次创作团队的思维和能力是创造这一成功的关键。

《庆余年》成功背后 

每一次跳出套路的创新背后,都是操控者在能力升级后才能发起的行动。《庆余年》是一次国内男频IP改编的重要尝试,也是阅文在收购新丽传媒后,保持IP从开发到改编成型全流程水平在线。

首先是阅文充分发挥出了IP内容和粉丝源头应有的作用。据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介绍,阅文明确了原著内核价值,并在改编过程中给予了大量的意见和建议。在制作过程中,阅文还组织了原著粉丝提前观影的活动,从目标受众方获得第一手反馈信息,以此来保证剧集的改编不偏离原著的故事结构和底层内核。

作为制作方的新丽传媒,更多的是运用了多年IP剧制作经验,并在持续补短板后解决以往出现过的问题。在IP改编过程中,新丽传媒也在尝试更好地处理剧情和完善人物,在保持原著精神和合理改编之间寻找更好地融合,至少从《庆余年》来看新丽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探索。

在各自领域具备头部优势的阅文和新丽,以内容为牵引形成了1+1> 2 的协同效应。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向市场讲好IP故事、甚至是成为中国的漫威,站在IP源头的平台至关重要。此次《庆余年》的成功,也是阅文以内容为牵引力进行全产业链布局的有力实践。

阅文CEO吴文辉早在两年前就提出了内容生态战略,其中内容聚合、版权运营、互动社群作为三大重点,使得阅文形成了以优质内容为源头、保证作者和读者两端活跃性的内容生态。在此基础上,阅文将重点放在了“IP全链运营”上,提出版权销售+联合投资+自主研发的“三驾马车”计划,形成完整的IP开发模式。

《庆余年》便属于自主研发这一模式,新丽传媒、腾讯影业都在这一过程中与阅文一起深入参与其中进行IP开发。

此次阅文首先进行了书影联动,目的是在纳新固本的同时扩大影响力。例如在《庆余年》的播放期间,QQ阅读、起点读书与腾讯视频在APP内互相导流,实现了阅读场景和看剧场景的无缝链接。在这几大小说阅读产品内,阅文也特意配合剧集推出了主题征文、发起话题贴等多种形式的活动。

另外,阅文和新丽传媒也与《庆余年》的出品及联合承制方腾讯影业携手规划IP联动开发,在剧集成功播出后辅以游戏开发,形成小说—影视作品—游戏的IP开发链,将IP的商业价值最大化展现。据腾讯影业介绍,在电视剧改编的同时,游戏的开发也同步开始,剧集跟游戏之间的形象、人物、设计互相打通,这一次的IP开发组合拳,配合非常紧密。

收购新丽传媒,阅文得以更快进入IP运营下游市场,其在版权源头的梳理能力和改编参与也在不断加强,从而确保更多IP的价值始终被提升。

《庆余年》的成功是对优质IP剧价值的证明,也是阅文的一次成功破圈之旅。阅文加强了自己在内容生产上的话语权和对IP的掌控力,与新丽逐渐整合之后进一步释放IP改编运营及制作能力,未来《庆余年》将不会是成功个例。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