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往事:饭局、名利场、互联网江湖

黑客,鼠标,隐私,互联网,创业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商业与生活(ID:xiaopeizhu8),作者: 大道格,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金庸先生的江湖世界中,最精彩的片段莫过于华山论剑;而互联网世界的“华山论剑”,当属每年汇聚无数目光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

金庸笔下,三次华山论剑,英雄人物更迭,铁打的格局不变。

互联网江湖的刀光剑影不啻于金庸笔下的群雄逐鹿,并驱争先腥风血雨可见一斑:新英雄频出拉踩老巨头,大佬之间时有呛声,乌镇饭局C位夺人眼目,市值位次变化风波诡谲……

围观者看热闹、追八卦,聚焦重点在“派系”“市值”和“身价”,但明眼人却能撇去表面浮漾,深挖互联网江湖真实格局。

乌镇名利场

自 2014 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始,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三人只要参加,演讲位次都在其他互联网企业家之上,其表现为:三人中常常一个开场、一个压轴、一个排在中间位置;官方议程中三人顺序相邻且总是排在其他互联网企业家之前;后续宣传中,三人也总占据官网焦点图位置。

当然,总会有三家凑不齐的时候,比如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马云功成身退,马化腾缺席,李彦宏便被顺理成章地推向C位。

大会宣传片里,李彦宏成了唯一近距离亮相的企业家,主论坛中,他被安排为开场演讲。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李彦宏的位次,没有变。

但没有谁不想在这一举世瞩目的舞台上成为主角,因此,新英雄们为了享有更多话题,各出花招,频迸金句,隐约可见刀光剑影。

2014 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BAT三巨头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全员到齐,马云对京东放下豪言,“阿里巴巴要培养更多的京东”。

2017 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刘强东隔空回击马云:“今天我们一部分人已经富起来了,富到了一个月赚几十个亿,而在我们国家还有几千万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的状态下,这是每个富人的耻辱。”

2015 年,滴滴程维、携程梁建章、美团王兴以及今日头条张一鸣首次亮相世界互联网大会,新兴力量登上舞台。

那一年,小米雷军和 360 周鸿祎相邻而坐,结果两人因周鸿祎坐在椅子上酣睡,雷军眼神颇有杀意的照片火遍社交网络。

彼时,周鸿祎和雷军还是宿敌,周鸿祎推出 360 特供机,因疑似一张米粉攻击 360 的照片,在网上掀起骂战。周鸿祎甚至向雷军约战:“约你见面谈一谈,下周一上午十点见面朝阳公园”,雷军则回复说:“用产品说话。”

2016 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两人依然坐在一起,却已经握手言和,面对记者的镜头还能互相调侃。

风头最劲的当属 2017 年“东兴饭局”,马化腾位居主位,刘强东、王兴分居两侧,酒局上,张一鸣、程维、周源等 80 后企业家后生可畏。在场的 15 个企业家,号称共同撑起了中国 5 万亿的互联网市值。

这边厢腾讯系觥筹交错,那边厢马云回呛称,“我要组织个饭局,全世界顶级,但有什么意义呢?(这)不是我要表达的。” 他直言,“这些饭局他们没请我,请了我也没时间。”

推杯换盏之间临时建立的合纵连横革命统一战线,却难抵不久后的分崩离析甚至势如水火。

美团和滴滴反目,先后杀入对方府邸,抢占打车与外卖市场;腾讯和今日头条的“头腾大战”愈演愈烈;王晓峰悲情出局,共享单车繁华不再;刘强东因明尼苏达事件招致名誉、京东商誉受损。所谓“饭局腾讯系”早已名存实亡。

如果说此前参加饭局是一种“姿态正确”——反映身段和身份的名片,那么现在的饭局则褪去了表面和气的“做局”,回归大佬情谊的自然。

六年乌镇,一直坚持到今年,仍可以坐在一起约饭,爽朗大笑侃侃而谈的,只剩李彦宏和丁磊。

互联网江湖

乌镇互联网大会是互联网江湖的一隅,也是英雄宿命的放大器。

每一年都有新的风口、每一年都有新英雄辈出,然而,乌镇高曝光的 360 手机业务如今杳无声息,摩拜单车已被收购风光不再,当初乱花渐欲迷人眼,如今却是“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

与乌镇相仿,如今互联网界,新英雄似也辈出。BAT三巨头坐阵久了,人们总希望有些变数,于是,盘点市值成了最直观的选择。

比如美团、字节跳动等市值及估值高企,迎来不少拥趸,百度成了屡被比较的参照系,似乎只要超越百度,就能稳坐第三,与AT可相抗衡。

但要明确的一点是,业界当初称BAT,评判的标准是什么?

毋庸置疑,市值是一项标准,但这并非全部。仅主营业务是否形成绝对垄断这一条,就可以排除掉好几个市值高企的公司了,比如京东、拼多多等。道理很简单,要成为当之无愧的巨头,起码要是所在领域的绝对第一名。

同时,该主营业务还必须是高毛利的刚需业务,这可以保证你经过 20 年时间考验后,该业务仍然处于活跃状态。这能排除掉一些娱乐性质较强的kill time公司,因为媒体类、娱乐类产品生命周期通常较短,后来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取而代之,想想此前的博客、微博时代即可理解。

而搜索、购物、社交这三大赛道对应三大国民级的需求,是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以搜索市场为例,截至 2019 年 6 月,中国网民规模达8. 54 亿,而我国搜索引擎的用户规模就达到6. 95 亿,较 2018 年底增长 1338 万,占网民整体的81.3%。

可见,成立 20 年时间,搜索市场仍不断扩大,而且,百度的搜索市场份额一直保持在80%以上;与此同时,每年双 11 能不断刷新交易记录的天猫淘宝证明着电商领域不断增高的天花板;社交领域的网络协同效应也让拥有微信和QQ在手多年的腾讯几乎无可撼动。

据QuestMobile2019 年秋季报告显示,截止今年 9 月,互联网公司中依然只有BAT三家用户规模超 10 亿,亿级以上用户规模APP中,阿里系淘宝、支付宝、高德地图等,腾讯系微信、QQ、腾讯新闻,百度系百度、爱奇艺、百度地图等排名均居前列。

BAT三家用户规模超 10 亿 图片来源:QuestMobile数据

BAT也曾经历过字节跳动这样高速发展的高光时刻,但能保持各自领域 20 年的市场霸主格局,足以证明它们的主营业务满足人们刚需。

换言之,BAT早已发展成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这和规模、营收、市值无关,这是它们天然的赛道优势。

论营收,阿里、腾讯、百度也是破千亿营收仅有的三家互联网公司。而且,BAT均已盈利多年,囤积了大量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阿里、腾讯、百度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值分别为 2122 亿、 1844 亿和 1373 亿,排在互联网公司前三。

依靠这些储备的现金,BAT可以从主营业务向外扩展,不断布局更多的基础业务。

巨头和大公司的区别还在于,在一些隐形的贡献上,BAT也总是更胜一筹。比如BAT已连续多年是纳税排名前三的互联网公司, 2019 年也不例外:中国互联网协会、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络安全产业发展中心最新公布的 2019 年中国互联网企业 100 强榜单中,阿里、腾讯、百度依然位列榜单前三名。

另外,一周前北京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公布北京市 2019 年积分落户申报情况,互联网公司中,BAT员工落户人数最多,百度以较高优势居于第一。

人社部公布北京市积分落户情况 图片来源:北京市人社部官网

因此,后起之秀们还需要足够长的时间证明自己:首先类似“百度一下;给个淘宝连接;加个微信”这类认知和定义要在人们心智中扎根;还要撑过产品生命周期一过人们腻了的危机;必须具备极高的护城河,成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在提供就业机会、税收贡献和福利待遇上,也要做出更多实打实的贡献才行。

下一个 10 年

抛开意义不大的市值对比,我们来看看未来的发展趋势。

1998 年是中国互联网破局元年,这一年张朝阳创办搜狐,与新浪网易后来并称三大门户。腾讯和京东诞生,次年百度搜索出现,电子商务萌芽。BAT雏形已然萌发,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用户人数的急剧增加,BAT三家的产品百度、淘宝和qq也开始大量渗透进“寻常百姓家”。

2012 年,中国手机网民第一次超过了PC网民,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启。

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了一批巨头和独角兽公司,但是,现在,新的问题又被摆在它们面前。

那就是:下一个时代,究竟是什么?

腾讯是最幸运的,PC时期和移动互联网时期,它分别押中了qq和微信两张船票,微信使它翻身成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拥有最大入口的流量霸主。

但移动互联网发展已遇瓶颈:撑起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手机数、手机的APP数和APP的用户都增长趋缓甚至锐减。

QuestMobile数据显示, 2019 年Q2 时,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距最高值已经净减 200 万,可见,11. 38 亿的用户量已经触顶。

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距最高值净减 200 万 图片来源:QuestMobile数据

用户在线时长也开始放缓,从 2018 年 12 月到 2019 年 3 月,用户时长增速从22.6%降至11.8%,到了 2019 年 6 月,增速已经滑到了6%,人均单日时长358. 2 分钟,增速很快将面临负值。

移动互联网时代,真的快要结束了。

下一个时代是什么?5G?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虽无法准确言明,但大体可知,整个社会在向这些新趋势迈进。这些领域,必定会诞生下一个时代的新船票,这也就意味着,还在挣扎抢夺旧船票的企业,即便短期内获得胜利,也会在下一个序幕开启时,无奈地丧失主动权。

全球排位靠前的微软、谷歌、IBM、亚马逊等公司,都在前沿科技领域大力布局。反观国内,多数公司仍在移动互联网战场厮杀,押注新技术的互联网公司实在屈指可数。比如量子计算机,除谷歌、IBM、英特尔外,国内企业阿里、腾讯、百度也相继建立了量子计算实验室或者研究所专门发展量子计算技术。

放眼江湖,在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计算)D(大数据)及其他新科技领域均砸出真金白银的,还是只有BAT。

BAT已经不仅是搜索公司、电商公司和社交公司了,它们有两手准备,一手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牢不可破的“水电煤”互联网基础设施,在某一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如一直以来占据80%搜索份额的百度,社交软件的绝对王者腾讯和拥有淘宝、支付宝等几大杀器的阿里。

另外一手,它们正不约而同地面向下一个时代布局,普遍押注云计算、大数据、自动驾驶、智能家居、人工智能、VR/AR等新技术。

以云计算为例,根据Canalys报告, 2018 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高达 804 亿美元,同比增长46.5%。摩根士丹利还曾发布研究报告称,公共云计算市场将在中国“起飞”。

中国会是云计算爆发的主战场,而目前国内一线云计算市场,BAT再次聚首,即使小玩家不断,但新三国杀的主角仍当属BAT,当然还有另外一极,华为。

再看AI肉搏战,在银行、保险、汽车、家电、安防、零售、医疗等领域均有布局的,仍逃不开四大豪门:BAT和华为。

BAT、华为AI领域布局 图片来源:虎嗅

其中,国内的AI研发和普及也经历了一个较为波折的过程。 2013 年,李彦宏带领百度大力投入AI领域,除了在技术研究上发力,还积极推动AI技术在中国的推广和普及。 2015 年,当主流企业还未关注AI时,李彦宏就开始向公众频繁介绍人工智能,并连续 5 年在“两会”提交人工智能相关提案,其中包括“希望以国家的力量建立一个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深度学习计算平台”的“中国大脑”计划、完善人工智能相关伦理的提案等。

关于AI的话题,李彦宏一直讲到今天,直到近两年,马云才开始提及:未来是人工智能时代,万物互联。而马化腾的说法则是:人工智能智能产业规模未来 10 年将进入高速增长期。可见,二马也加入了强烈看好人工智能的队伍。

华为在BAT之外自成一派,从通信、硬件等领域进入AI,独有一套硬派小生玩法。而互联网公司中,BAT在应用、技术、基础三层均打造了战略阵地,可以说,用金钱和技术砸出来的AI势力中,百度系、阿里系、腾讯系是新的三极。

比如,阿里在零售、金融和娱乐营销等领域高效赋能;百度则在自动驾驶、交通出行、智能家居、手机等领域另辟蹊径;腾讯的优势领域集中在教育、交通出行和家电等。

最直观可见的是专利数量,外媒报道,IBM、微软和谷歌分列人工智能专利前三名,百度位居第四,以 1522 件专利排名中国公司之首,腾讯申请了 766 件专利,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排名第二。

对于普通人而言,大量AI应用还很陌生,但我们可以想见,一旦AI能够大规模商用落地,新时代入口不会拱手他人,BAT也许还是那个BAT。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